第十九章 冥想战

  街上还人迹罕见时,北原秀次便早早到了私立大福学园,直接去了教室,在自己位子上坐好掏出了习题开始研究昨天没解完的那道数学题。

  百次郎当然被他关在了公寓里,他还没发疯到带狗来上学。不过他临走时警(wei)告(xie)了百次郎,告诉它目前是寄住试用期,他回来发现屋子里有任何东西损坏了或是脏了,立刻将它驱逐出境,绝不客气。

  他咬着笔头在思考解题思路,大学上了快两年,公式都还差不多记得,解题思路技巧倒是忘得七七八八了,而教室里渐渐也吵杂了起来,不少同学也到校了,正干值日的干值日,在黑板上抄课表的抄课表。

  北原秀次倒不介意参加一下值日活动之类的,但似乎高校自治体系里的基层干部,也就是小班长了解他的底细,对他这个伪学霸、第一阶层的人气选手有优待,派给他的班级内分工是“饲养物管理员”。这是个超级闲职,就是有空时去学校饲养区去看看养的那些鸡啊、兔啊死了没有,没死就添把饲料——就这种闲职北原秀次都一次没去过,学校饲养区在哪他都没问过呢!

  RB是个强者为尊的文化体系,强者受到优待是天经地义的,别人在忙他坐在那里K书也没人有异议。做为强者(伪)的北原秀次也渐渐习惯了这种隐形的特权了,而且竟然觉得比较爽,学习的劲头更足了。

  “呦!”内田雄马也来了,他把书包挂到课桌一侧,冲北原秀次打了个招呼。北原秀次头也没抬,随口问道:“伤没事了吧?”

  内田雄马笑道:“没事了,阿律还没来吗?”

  “没见到。”

  内田雄马看北原秀次忙着做题,也不打扰他,转头去找别人了。北原秀次抬头望了他一眼,发现他在四处询问哪个人国中时和福泽冬美是一个学校的,八成想着探听情报。

  昨天他被福泽冬美修理了,今天应该开始谋划要报仇。北原秀次也不管他,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今天有早班会,班长传达着学生会的最新指示,宣布了接连三天下午放学后在体育馆招开社团招新展示会,号召大家去参观并选择心宜的社团,同时将关于各社团的介绍彩页在班里传看。

  这不关北原秀次的事,但班里吵杂得更厉害了,他丢掉了笔头打开了技能栏看着一个主动技能【冥想战】,想了一会儿,打算试试。

  这技能来自《五轮书》中,在【古流剑术】升为初阶时被抽取了出来,原本是宫本武藏进行脑内训练的方式,后来被大多数剑术流派所吸收,于是基本上都有了静心盘坐进行意念训练的方式——名称各不相同,比如“无相“、“心战”、“心之剑”等等,但其实都一样,就是指在脑海内模似和对手对决,以提高自己在实战时的应变能力。

  这技能昨天晚上他看过,只是当时觉得连剑都握不好似乎没有进行对战训练的必要,便先丢到了一边,而现在也没其他事情可做,不如测试一下自己LV5的剑术水平怎么样了。

  他直接发动了技能【冥想战】,结果眼前一黑,似乎灵魂离体一般的感觉,等能再看清东西发现已经身处了一个残破的神社之中,周围都是淡淡的雾气,阴风不时飞卷而过,再低头看看自己,发现服饰什么的没变,但手里多了一把打刀。

  他活动了一下手臂,发现和现实中好像没有不同,抬手抽出了打刀,只见云纹吞水,刃口闪着刺目寒光,竟然是把真家伙,不由心中惴惴——过会儿要是有敌人,不会被真的砍死吧?

  雾中缓缓走出了一个浪人打扮的剑客,敞着怀抱着刀,嘴里叼着柄勺(掏耳朵用的),站到了北原秀次的不远处。

  北原秀次盯着他看了片刻,那家伙头顶上出现了简单的介绍:神道流剑士,人物等级3,鹿岛新当流LV5,体术LV5。

  还行,那手游也不算太离谱,是按自己的水平设置的对手,要是冒出个剑圣来就太夸张了。北原秀次这么想着发动了技能【古流剑术】,顿时有了打刀和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相关被动【剑类专精】开始生效。

  对面的剑士一声不吭,也拔出了打刀,摆出了一个上段架式,一双眼睛阴冷地盯着北原秀次,满满透着血腥味。

  北原秀次对比着【古流剑术】在他脑内呈现的印记,认出了这是上段阴构,一种类似八相但倾向于玩命进攻的姿态,便选择了中段式谨慎起手相对。

  阴风卷过,两个人缓缓接近,北原秀次牢牢盯着对方的,心中选择着应对方式——对方滑步直斩,自己便侧身让过后控剑横斩他的肋下;对方若是横步斜斩便控剑用刀背格挡,然后反撩对方手腕。

  他第一次对战,根本也没想先下手为强主动进攻,而正心里盘算着,却见对方突然消失不见了,顿时大吃一惊。

  不过马上剑术技能传递到他脑中的一个印记鲜明起来,几乎是瞬间他便明白了,对方使用了三角步,也被称为缩地的技巧,通过快速移动进入自己的视野盲区,然后再冲到自己身边,如同瞬移,让自己无法反应——对方算一个点,视野盲区算一个点,自己算一个点,三个点构成了一个三角形,故名三角步。

  失去了对手的踪迹他本能就有些慌乱起来,情不自禁就胡乱一刀斩出,寄希望于瞎猫碰到死耗子,不过马上腹部一凉,再定晴一看只见对方已经一个就地翻滚躲出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嘴里叼着的柄勺一上一下,面色阴冷的正缓缓收刀入鞘。再看自己,却见腹部平平一条横线,正滋滋向外喷血……此时疼痛感才传来,而力量似乎随着大量失血快速失去,眼前一黑直接回到了教室。

  ……

  北原秀次坐在那里呆愣了半晌,脸色有些发黑。如果不算双方持剑接近的话,他0.5秒就挂了……眼力不过关,心理素质不过关,反应速度不过关,技巧不过关,简直和个活靶子一样。

  毕竟游戏变异了,和以前远远不同。以前技能学会了就是学会了,随便使用效果如一,而现在却需要肉体的配合,偏偏现在脑中所想和身体所做根本合不到一起去……

  还有刚刚最可怕的不是反应慢,而是没有经验,面对敌人竟然慌了,明明知道不该乱砍的但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稀里糊涂就砍出去了……而且自己的胆气也不足,竟然害怕了,恐惧时连身体都失去了部份控制,动作僵硬到严重变形,中刀的那一瞬间还闭上了眼睛,连最后的反击都没有做。

  这……原来并不是只是单纯把技能等级刷起来就万事大吉了,没有想像中容易。

  还需要更多的练习,更多的实战经验,任重而道远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