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人不能有惰性

  早上五点闹钟就响了,北原秀次呻吟了一声,勉强控制住自己把闹钟宰了的心坐了起来——没必要多睡觉,人进入深度睡眠只要十五分钟就能恢复百分之七十的精力和体力,在深度睡眠过后再睡的效率极低,睡多了甚至会晕头涨脑,反而不如拿来干别的事情,等累了再想办法进入深度睡眠休息好了。

  进入深度睡眠很简单,只要足够累就行了。少睡觉也很简单,只要你目标明确,意志力够强就行了——这么说说似乎很容易,但人生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懒惰啊!

  学习很苦,很多人不肯忍受这份苦,生活也很苦,但很多人却能忍受那份苦,说白了就是懒啊!学习属于自讨苦吃,需要自己动起来主动出击,而生活之苦是自己找上门来了,只要躺着就能吃苦,所以才造成了很多人吃不了学习的苦却能忍受生活中的苦……

  傻瓜一样!

  人不能有惰性,那才是真正毁人一生的东西!性格决定命运,要坚决的把懒惰从性格中消灭掉,这才是治本的办法。

  北原秀次有些艰难的将被褥叠好放回到了壁橱,只觉得大腿、手臂、手腕、手指、脖子都酸痛得厉害,大概是昨天运动过头了的后遗症。

  他迈着螃蟹步挪着去了洗手间,直接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看着镜子中自己湿淋淋的、白里透青的脸色,等着困意完全退去。

  百次郎有些激动的扒着箱子边沿望着他,两只后腿还踏着步子,尾巴打得箱子壁“噗噗”作响——北原秀次心软归心软,但他真称不上是养宠物的好人选。他把瓦楞纸箱子用美工刀割了几下做了个简易狗窝,垫了几张废报纸后就把狗丢了进去,并且关在了洗手间里,根本也不管这狗心情如何。

  不让你睡大街就不错了!

  他等困意完全消失了才擦干了脸上的冷水,然后活动着肩膀手臂在洗手间里转了一圈,又把纸箱子里也瞧了瞧,发现这狗真是识时务,竟然真的没有随地大小便。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冲百次郎招招手:“走吧,我们出去。”

  百次郎立刻从美工刀割出的活动板那里钻了出来,伸着舌头欢快的跟在北原秀次脚边,而北原秀次拎起素振棒,戴上了耳机,让手机开始播放英语课文,嘴里小声重复着出门去跑步了。

  他平时就跑步的,干什么离了好身体都不行,学习也不是说只是一味埋头坐在那里,三天两头病倒反而效率更低,所以他一直有给晨练分配时间,而且现在还要练习剑道了,他准备把晨跑中也分出一部份来进行素振练习。

  当然,跑步时脑子也别闲着,刷一下【英语】技能的经验值,这个高考也是考的。

  他住的这个公寓一公里多外有个小公园,他就直奔那里去了,百次郎迈着四根小短腿跟在他后面,竟然兴高采烈。

  北原秀次也不管这狗,它自己走了正好,省得自己纠结。

  慢跑到了小公园,他回头一瞧,百次郎还跟着,摇着尾巴十分欢快。他咂巴了一下嘴,犹豫是不是该赶走这家伙——他以前养自己都费劲,根本也没养过宠物,如果这狗要养的话该算是他两辈子第一只宠物了。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百次郎,发现它长得挺喜感的,看起来倒也不讨人厌。它大概有柴犬血统,咧着个嘴总像是在笑一样,但血统不纯,似乎又有些像是秋田犬,毛比较蓬松,像只大号的狐狸,不过耳朵虽然是三角的,却又趴趴着,好像又夹杂了别的狗种特征……总的来说,应该完全不值钱,难怪流落到了大街上。

  大概是这样吧,北原秀次也不太懂狗,好像狗是血统越纯越值钱的。依百次郎这尿性,弄到宠物商店去估计也卖不了两个子儿,更何况它的主人应该算是小野阳子那孩子吧?卖掉似乎也不太好……

  北原秀次想了一会儿,指了指一棵树下,命令道:“挖坑。”

  百次郎看了看树,犹豫了一会儿过去翘起一根后腿撒了几滴尿,然后又转过头来望着北原秀次,似乎等着表扬。

  北原秀次叹了口气,领着它换了棵树,先用脚扒拉了几下,再次命令道:“挖坑。”

  这次百次郎似乎懂了,冲着北原秀次用脚扒拉的地方撅着屁股用两只前爪玩命的刨,屁股下面“呼呼”往外喷腐叶腐土,片刻就挖了一个不浅的坑,然后又转过头来,一脸谄媚地期待夸奖。

  “拉屎吧!”

  百次郎歪着头,又没懂。

  北原秀次无语了片刻,他也不能裤子一脱给这傻货示范一下啊。

  ……

  拧着百次郎按了半天,百次郎终于拉了臭粑粑后还学会了自己埋起来,北原秀次看着它想了想,觉得也行吧,这狗也算是比较有灵性了,应该不至于会把家里拆了,至于吃的,自己吃剩下的给它就行,要是不满意它随时可以走。

  自己又不欠这狗的。

  他不再管这呆狗,拿着素振棒一板一眼开始做练习,不时看一下左下角的经验提示——现在LV5了,已经是初阶技能,刷经验开始变得坑爹起来,早就不是一挥就经验+1,而是规规整整连挥四五次才经验+1,至于四次还是五次,那完全看游戏系统的心情状态。

  素振是个发力与收力的过程,而稳定收力比发力还要费劲。向下斩落有重力加成,而收回来就成了抵抗重力和惯性。

  今天的训练效果远远不如昨晚,睡了一夜恢复的活力值还没消耗多少,他的肉体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昨天肌肉里产生的乳酸还没完全分解完,今早就又开始堆积,很快就让他觉得双臂酸麻开始不受控制了,最后素振棒直接脱手飞出,转着圈儿远远落到了树林里。

  蹲在一边的百次郎猛然窜了出去,闷头向着素振棒追去,半晌后连拱带拖的给北原秀次弄了回来——它还太小叼不动,倒着拖两下再拱一拱,七扭八歪,不过乐在其中,欢快之极,似乎以为北原秀次在和它玩游戏。

  北原秀次摸了摸它的狗头,它“呼呼”喘着气也拿脑袋在北原秀次手里蹭,狗脸上满满都是享受,幸福到快冒泡了。

  北原秀次看着它这副狗样子……还真是狗样子,忍不住哑然失笑,笑骂道:“没想到你还能干点事儿!走吧,咱们去吃饭。”

  吃饭?百次郎的狗眼瞬间亮了,哈喇子流了出来,北原秀次无语的看了它一眼,顺手给了它脑袋瓜子一巴掌,没好气道:“也就这点出息了,我吃剩下的给你,别指望我给你花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