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要看吗?

  北原秀次一直读完了这本薄薄的杂记才对RB剑术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然后和自己融合出来的【古流剑术】对比了一下,发现式岛叶收集的古流剑术其实也不算多,都是些流传较广的流派,其中有鹿岛新当流、二天一流、药丸自显流、柳生新阴流、体舍流、天然理心流、鞍马流等等……没有他最关心的小野一刀流,也就是福泽冬美的剑术流派。

  不过一刀流的简单介绍倒是有。一刀流的核心技法是“切落”,也就是指将敌方的攻击从正面斩落并顺势砍倒对方,算是古流中的古流。这招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对距离的判断、出手时机、自身反应速度等等都要求都极高,一个不慎就成了对砍,而且出手比对方迟,自己先被砍死了。

  “一刀流以中段架构为主,直进直退,以斩消斩……”北原秀次用指尖摩挲着纸上的字句,目前他的假想敌就是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此时刚练了几个小时已经开始在脑子里琢磨怎么修理她了。

  他其实心眼也不大,被福泽冬美无故找麻烦心中还是憋了火的。换了谁也憋火,无缘无故就引来了敌视,而且还是个女生——福泽冬美被他揍了无所谓,搞不好还能引来一片同情。他被福泽冬美揍了就丢了大人了,风评一定下降。

  安安静静读个书就这么难吗?

  不过天下就不可能有顺顺利利的事,不打架的高中不是真的高中!该打就得打!

  北原秀次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手臂还是酸痛,大概以前从没有做过这种强度的运动,只能慢慢适应。他放下书望向了客人,发现她正趴在书包上写作业,很入神,穿着白袜子的小脚丫子一卷一卷的。

  说真的,他上辈子到这辈子都没怎么关注过女孩子,看了一眼竟然不能确定小野阳子的年龄,只能估计也就在十岁左右吧……应该是国小四年级或是五年级。

  她穿着一身国小学生的制服,白衬衣,系着浅蓝色的领节,戴着翘沿的深蓝色帽子,身上是和帽子同色的外套和短裙。脸嘛,是瓜子脸,抿嘴的时候有酒窝,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一对大大的眼睛在灯光下折射着亮光,不过此时里面满是困惑——猛然看上去竟然和福泽冬美有些像,是个小美人胚子。

  小野阳子很敏感,低着头似乎都注意到了北原秀次的目光,有些惊讶地抬头望来,见北原秀次在看他,连忙露出了一个满是讨好的笑容。

  北原秀次马上回以一笑,不过片刻后有些心酸——这种笑容他也熟悉,他以前没有自保之力时就这么笑!而谁乐意这么笑啊,就是因为太为难太害怕了才不得不这么笑。

  虚弱无力,只能以讨好别人求自保……单看这个笑容,北原秀次就敢肯定小野阳子平时过得不怎么如意。

  他不由自主的脸上神情就温柔了起来,有些同病相怜,轻声问道:“功课难不难,有不会的地方吗?需要的话我可以教你。”

  小野阳子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不能麻烦欧尼桑。”

  “没关系!”不敢给别人添麻烦,生怕惹来厌恶,这熟悉的感觉这让北原秀次心更软了,主动走了过去,并且开玩笑道:“哥哥可是学霸,教你肯定没问题。”

  就算现在是个伪学霸的状态,辅导一下小学生还是没问题的。

  他盘腿坐到了书包前,低头看了一眼练习册便指着问道:“最后这道题不会吗?嗯,这只是拐了个弯而已,不要在意这些数字啊小数点啊,这其实是在考察分数知识点……你看,题目中是记帐错误,实际少的是原价格的十分之一,我们知道了这一点后……”

  北原秀次细细讲解了起来,而小野阳子望了望灯光下北原秀次的脸,突然有些恍神,但马上集中起了注意力认真听着。她称不上聪明,一个弯子死活就绕不过来了,听了好久才明白,高兴的甜甜笑道:“谢谢欧尼桑!”说完便趴在那里写了起来。

  北原秀次在旁边看着,发现没错误,便看了看她垫在练题册下面的朱红色书包——以前他看RB动漫就有些好奇RB小学生为什么要背那么大个书包,难道课业压力很大?课本和作业本多得需要用个和登山包一样的玩意儿来装?

  他伸手捏了一下书包,发现很有弹性,触感竟然像是真皮的,估计不便宜。而小野阳子已经把作业最后一题做好了,有些困惑地看了看他捏书包的手,问道:“欧尼桑,怎么了?”

  “哦,只是有些好奇,这么大的书包背着很沉吧?”

  “不沉啊!欧尼桑以前没背过吗?”小野阳子脸上的困惑之色更重了,这种书包是学校统一要求的,她见过的小学生人手一个,她一年级就开始背了。

  “我是从鸟取县来这儿读高校的,我们那儿和爱知县不一样。”北原秀次欺负小野阳子这年纪应该没出过远门,张嘴就糊弄她。

  小野阳子也确实没出过远门,顿时释然了,直接将书包举了起来,甜甜笑道:“看起来大,但实际很轻。”说着她将书包背到背上,然后趴下演示,“要是地震了,就这么背好趴下,把书包盖子掀起来盖在头上,可以防止被砸伤;要是落水了,抱着书包不乱动可以十五分钟不沉哦,而且书包反光,被汽车灯一照特别亮,不会被汽车撞到……”

  小野阳子想讨好北原秀次,知无不言,“这都是学校安全教育课上说的,听说这书包要二百多道工序,全手工制作的,很贵很贵,不过用完小学六年可以再卖给学校。”

  北原秀次拍了拍书包,啧啧称奇。RB是个天灾频发的国家,地震火山轮着来,台风暴雨是日常,难怪要生产这种古怪的东西,想来是想万一遇到自然灾害可以提高学生的生还机率,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小野阳子看到北原秀次露出了明白的神色,也觉得很高兴,觉得自己也算是帮了对方一点忙。她把习题册装进了书包里,顺便给北原秀次看了看书包里面,果然作工相当精细,多层厚皮连环相叠,说是书包不如说是个皮甲加游泳圈。

  她收拾好书包后便无事可做了,又和北原秀次不熟,一时想不出什么话说,便抱着膝坐在那里,只是眼睛情不自禁望了一眼闹钟。

  北原秀次也看了一眼闹钟,发现马上都要十点半了,而小野阳子的母亲还没回来。虽然RB职员加班是正常现象,但这也加得太晚了吧?不由安慰道:“别担心,应该快回来了。”

  小野阳子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问道:“欧尼桑是要休息了吗?”她小脚丫子一卷一卷抓着榻榻米,望了一眼虚掩着的门,好像在犹豫是不是该告辞了,“我在这也好久了,多谢……”

  北原秀次微叹了一口气,打断她的话,笑道:“老实在这儿等着吧,我只是看你在看时间,以为你担心妈妈等急了,别多心。”很敏感的孩子啊!他好歹是个人,也不好意思把一个孩子夜里赶到街上去。

  “真的没关系吗?”小野阳子低着头问了一句,绞着手指又解释道:“我平时看的夜间剧要到时间了,所以才看了一眼闹钟,并没有着急……妈妈一般都回来很晚的。”

  北原秀次有些好奇小野阳子的妈妈是干什么的……摆夜摊卖关东煮的?不过他不方便问,便望向了公寓里那台十四寸的显像管小电视,笑道:“我没付电视费,收不到几个台,要看吗?”

  …………

  群号:629977672,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