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心软

  外面叫骂,北原秀次也没当回事。这种情况在这里算是日常了,常有一些失意的人喝得烂醉,然后一路打砸叫骂发泄生活中的怨气——住在这里就没有一个得意的人,真是天天有,而且基本没人管,偶尔有人见闹得太厉害才会报警,然后警察来用被子把醉汉一卷一绑拖回治安所去醒酒。

  不过这次北原秀次想了想,轻轻推开了门,望向了走廊尽头的黑暗中,轻声叫道:“阳子?”

  “嗷呜~汪!呜……”

  回答他的是一声狗叫,接着狗叫声成了呜咽声,似乎狗嘴被捂上了。北原秀次略等了会儿才听到小野阳子的声音响起,“欧尼桑,我在。”

  “父母还没联系上吗?”

  小野阳子站了起来,小声说道:“我和妈妈一起住……妈妈还没回电话。”

  单亲家庭吗?北原秀次忍不住心软了一下,又看了看公寓下一个醉汉正拿着一根木棍在敲打垃圾箱,还不时指天狂骂几句,想了想便说道:“太晚了,外面不安全,到我这里来等吧!”

  小野阳子看了看北原秀次,又看了看楼下的醉汉——她是知道的,这楼上也住着几个酒鬼,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喝饱回来了,要是无意间注意到自己……

  她虽然小,但也深知自己住得这地区不是什么好地方,平时放了学回到家尽量是不出去的,而现在天已经这么晚了,外面黑咕隆咚的也确实挺吓人,再看看北原秀次剑眉星目,一脸正气,实在是不像是坏人,两害相权取其轻,便犹豫着提起了书包抱着小狗走了过来,轻声询问道:“会不会给欧尼桑添麻烦?”

  “没事。”

  “那……就麻烦欧尼桑了,我等这段时间过了就离开。”

  北原秀次一笑,将门开大,说道:“进来吧!”

  “谢谢!”小野阳子鞠躬道谢,将手机捏在手里,然后贴着边溜进了公寓内,尽量让自己笑得甜一些,别露出了紧张和提防之色。

  她在简易玄关处脱着鞋,注意着身后北原秀次的动静,却发现他将门只是虚掩了便往室内走去,不由惊讶问道:“不关门吗,欧尼桑?”

  北原秀次回头一笑:“就这样吧,我这里也没什么值得抢的。”所谓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他一个单身男性,该避的嫌还是要避的。

  小野阳子眨了眨眼便明白了,心中微松,小脸上的笑容也自然了许多,但提着书包进了屋内才发现不小心将狗也抱进来了,顿时又想出去将狗送走。而北原秀次已经拿过了装书的那个瓦楞纸箱,笑道:“这是你养的狗吗?先把它放到这里面吧!”

  (别弄脏了自己的地板……)

  小野阳子迟疑了一下,将百次郎放了进去,小声道:“是我的狗,但妈妈不让养在家里,只能放在街上。”

  (很温柔的人呢,竟然不嫌弃百次郎脏脏的……)

  百次郎进了纸箱也不闹,两只前腿扒在纸箱边沿上,冲北原秀次轻声叫了一声,好像在打招呼。

  北原秀次瞧了它一眼,发现就是一条普通的土狗,而且血统应该挺杂,猛一瞧也分辩不出狗种,不过一对狗眼看起来倒是蛮有灵性。

  既然这狗不闹不吵也没有弄脏屋子的打算,北原秀次便不管它了,招呼小野阳子道:“随便坐,阳子,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没什么能招待你的,抱歉了。”

  小野阳子很有礼貌的再次鞠躬,甜甜笑着说:“已经很感谢了,欧尼桑。”

  北原秀次看她虽然笑得甜,但手脚却十分局促,显得有些不安。这种经验他也有,他有过一段时间在亲戚家流转,知道该怎么处理比较好——就是最好别管她,让她自己呆着最好了,太热情反而适得其反。

  “那好,阳子,我去看会儿书。”

  “好的,欧尼桑。”

  北原秀次去了屋内最里面,把靠近门的地方留给了小野阳子,然后拿起了一本“小兵法”看了起来,和脑子里的那些还不清晰的印记相印证。

  小野阳子看北原秀次这个态度倒真感觉自在了不少,冲着百次郎竖了竖手指,命令它绝对不准吵,然后小心跪坐下,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她坐了一会儿,偷眼瞧了北原秀次一眼,发现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集中在了书上,没注意这边,便大了胆子仔细打量起来。

  乌黑的头发对男生来说有些偏长,细细碎碎撒在额前,五官在灯光下有着深邃的阴影,这让北原秀次看起来冷硬了不少。眉头微微皱着,嘴唇抿得很细,似乎在认真思考——小野阳子看了一会儿,竟然发现有些挪不开目光,好像北原秀次身上有着某种神奇的吸引力,给人安心又可靠的感觉,似乎只是这么看着就有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她强忍着再看的欲望将目光移向了缝隙里有些发霉的榻榻米上,心中微微奇怪,但很快就释然了——他是高中生啊,肯定和自己认识的那些小男生不一样,这很正常,一定是自己少见多怪了。

  她呆了一会儿没事做,看着北原秀次也不管她,便拖过了书包,悄悄取出了书本开始做功课,很快便沉浸在了学习之中。

  室内一时寂静无声,只有外面街上偶尔传来几声含糊不清的呼喊,而百次郎扒着箱子站了一会儿发现没人陪它玩,只好卷在了箱子里开始打盹。

  北原秀次在看式岛叶收集的一本关于剑术的杂记,这本不能当技能书来用,但里面记录了一些关于古流剑术的趣事,正好可以用来给他扫盲。

  现代剑道一般指体育剑道,是一项体育运动,而剑道的前身剑术就是赤果果的杀人技了,在很长一段时间活跃于战场之上。

  其主要分为三大流派:一刀流,神道流,阴流。

  有记载最早的剑术流派就是中条一刀流,由中条长秀创立,其核心主张粗俗一些讲便是“在敌人砍倒我之前先砍倒敌人”,其一刀指的是一刀毙敌而不是指只拿一把刀——其中很多分支流派都有持双刀作战的技法,不过没有二刀流三刀流四刀流之类的称呼。

  现在最有名的一刀流支派是北辰一刀流,其外传的四十三套连击动作是RB警察必修的课目,某种意义上算是官家武学。

  同时做为首创剑术流派的一刀流核心精神一直贯穿了RB剑术发展的始终,也就是快速砍倒敌人以防止自己被砍,这使RB剑术一直充满了进攻性……

  北原秀次缓缓翻动着书页,印证着脑内的剑术印记,发现确实如文字所述,RB剑术中就算是防守也都是为了随后顺势砍倒敌人,以攻对攻更是数不胜数,脑中几乎所有的交手影像都不超过三十秒。

  他看着书上的一行字不由喃喃出声:“任何实战交手超过六十秒,那双方一定是在演戏……真的是杀人技啊,追求的目标真是简单明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