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百次郎

  随着北原秀次将门关上,小野阳子长长松了一口气,将手机屏幕上的110三个数字消掉,看了看手机电量已经不太多了,赶紧将手机待机。然后她小心翼翼上前了几步,将便当盒拿了起来。

  便当是热过的,一打开香味便飘了出来,顿时让她口舌生津,口水差点流了出来,确实是饿了。

  她想了想,没敢吃,强忍着又将便当盒好好盖了起来,然后装到了书包里,再把书包藏到角落后便快步向着楼下跑去。

  她出了公寓楼立刻闪身到了阴影里,谨慎地观察着四周,好在这里偏僻,路上基本没有行人,这让她微微放心了一些。

  她顺着排水沟沿着街道小心地走着,轻声呼唤道:“百次郎,百次郎……”

  “喵呜!”她的声音惊动了一只野猫,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吓了她一跳,紧接着那猫跳下了墙头,傲然看了她一眼便迈着猫步悠然走了。

  小野阳子拍了拍胸口,再次四处张望,“百次郎,你在哪?”

  “汪!汪!”随着轻声狗吠,排水沟里钻出了一只小奶狗,摇着尾巴就扑到了小野阳子的脚边,十分欢快。

  小野阳子一把抱住它,开心叫道:“百次郎,原来你在这里!”

  百次郎舔了舔她的手,又把头往她怀里拱了拱,接着抬头还想舔她的脸。

  小野阳子推着狗头,嘻嘻笑道:“不要,臭死了。”

  她和小狗闹了片刻,马上反应过来这里并不安全,连忙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又抱着小狗潜入了阴影,一溜烟往公寓楼跑去,很快便逃回到了家门前。

  她把小狗放到地上,伸指放到嘴边“嘘”了一声,小声道:“不准叫哦,百次郎。”

  那小狗十分听话,便坐在那里摇尾巴,只“呼哧呼哧”的小声喘气,一声也不叫。

  小野阳子拖过了书包,拿出了便当盒,而百次郎闻到香味,狗眼猛然亮了,尾巴摇得更欢了,但还是不叫,只是在那里等着。

  小野阳子将便当盒的盒盖放到它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百次郎,应该是没有毒的,最多可能是迷药……要是我被迷倒了就惨了,你要是被迷晕了我会保护你的,所以麻烦你先尝一尝喽,对不起,对不起,欧尼桑看起来是个好人,应该没事的,明天我会想办法帮你搞点好吃的补偿你。”

  百次郎听不懂,伸着舌头歪着头一对狗眼在黑暗中冒着绿光,似乎很期待。

  “你也饿了啊!”小野阳子说着,撕了块鸡肉又取了些米饭蔬菜放到了便当盒上,而百次郎低头闻了闻,尾巴摇得都和螺旋桨一样了,“呼哧”声更是急促,连忙抬头望着小野阳子,等着她下令。

  小野阳子高兴地摸了摸它的狗头,笑道:“快吃吧!”

  百次郎顿时低下了头狼吞虎咽了起来,狗嘴“吧唧吧唧”有声让小野阳子肚子更饿了。百次郎很快就将食物一扫而空,连便当盒盖都舔得油光发亮,小野阳子犹豫了一下,又给它添了一些,“咱们一人一半吧!吃慢点,我也没有吃饭哦,没有更多了。”

  百次郎是条小狗,估计也就两三个月大,吃了半份便当后舔着嘴角的油便满足了,蹭到了小野阳子的脚边献殷勤,而小野阳子将它抱了起来,轻轻抚摸着它的背,时不时挠挠它的小肚皮,让它舒服的直哼哼。

  “百次郎,你在街上过得怎么样?平时在街上不要乱跑,小心些汽车,也不要和别的狗打架,遇到捕狗队就像我教你的那样,快些往排水沟下水道里钻,明白了吗?”小野阳子梳着狗毛,低声和它说着话,“我大概十年后才能有自己的家,百次郎,到时候你就老了吧?但你一定要坚持到那时候啊,这是我们的约定!”

  “嗷呜……”百次郎抬头望了小野阳子一眼,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但狗嘴里低沉地应了一声。

  小野阳子和百次郎玩了一会儿,看百次郎依旧十分精神,便将它放到了地上,取出了便当,把方便筷分开,双手一合什,高兴道:“我开动了!”

  百次郎坐在她脚边,伸着舌头望着她,小野阳子一边吃一边教它,“过会儿要是妈妈回来了,我说跑,你就贴着墙跑,别出声,明白了吗?”

  百次郎这次没应声,只是盯着她的便当。小野阳子苦恼道:“说好一人一半的,我也饿了啊!好吧,最后给你一点点。”

  她分了一点米饭出来放到了地上,百次郎立刻舌头一卷卷进了嘴里,狗眼中满是欢喜。

  ……

  北原秀次吃饱了,细心将一次性便当盒重新盖好,放到了卫生间的垃圾袋中,然后看着地板上的霉菌有些挠头——他刚来的时候花了两个小时把霉菌清除了一遍,结果现在又有了。

  RB是海洋性气候,湿气极重,这公寓又年久,结果春天到了四处生霉,让他简直无法忍受了。他是中国北方人,那里极少见到东西长毛,什么都是干干爽爽的,而他又十分自律,喜欢东西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现在拿这些霉菌没办法让他心里极不舒服。

  他拿着刷子刷了几块显眼的地方,但没多大用处,叹了口气丢下了刷子回了外面,拿起了手机打开了时间表,考虑要不要再给打扫卫生分配些时间。

  他考虑了一会儿,狠了狠心在周末给除霉菌又分了两个小时,然后重新调整了时间表,把一周内空闲时间都分配给了剑术练习。

  活力值回复接近满了,他又摸起了素振棒开始了素振练习。随着【古流剑术】技能等级的提升,脑内对剑术的理解似乎也更加清晰了起来。

  所谓的“素振”练习就是将剑举过头后约四十五度,在送足前进的同时向下斩出,到了某个点收力后退。至于这个点,依流派不同位置也不同,有的流派斩到胸腹位,有的流派一斩到底,毫不留情,

  做这个训练的目的有很多,比如习惯正确握剑,提高臂力,练习发力,锻炼耐力,但最重要的是掌握度——不可能保证每一剑都斩到人的,如果没有那个收力的点,一剑斩空之下没习惯收回来,那对方反击之下无从招架,直接就了帐了。

  这可以算是RB剑术的基本功了,从始到终,应该是始终不停的。

  小小的房间里比较闷热,很快北原秀次又出了一头大汗,而且肌肉原本就没有休息过来,现在又再次充满了乳酸,酸痛难忍,但他还是一板一眼地挥着剑——有这么好的条件,再不努力那真是蠢蛋一个!

  所谓流多少汗吃多少饭,想成功就得先流汗!又没爹可以拼,等着天上掉馅饼么?

  不知过了多久,负责控剑的左手无名指和小指脱力了,素振棒脱手而出。北原秀次看了一眼左下角的经验值,发现【古流剑术】还处在LV5。

  这也没办法,原本游戏中技能就是前期特别容易,但让玩家享受到技能的好处后便坑爹起来,要么你就要肝,要么你就要氪,升级就比较难了,算是游戏制作公司坑钱的把戏之一。

  【日语】技能他念五十音图混经验硬混到了LV5,然后就靠日常对话积累经验,目前混到了7级,而剑术他是打算快速提升一下的,也就只能加倍努力了。

  他喘着粗气坐下休息,摸起了那些“小兵法”书,准备好好看一看。这时却听外面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便是一阵大骂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