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借本兵法书

  北原秀次总算知道为什么内田雄马和式岛律提起式岛叶都是怨气冲天了,这式岛叶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等填完了入部表,吩咐他们了一句“学生会问起来,就说你们正常参加社团活动,比赛也随一军远征”后便把他们扫地出门了,简直就是用完了就丢,和厕纸一个待遇。

  大概是情商约等于零的典范。

  而福泽冬美则被式岛叶留了下来,似乎那位剑道部部长对古流剑术十分倾慕,想要和福泽冬美好好交流一下。

  对于发生了这种事,式岛律感到十分难堪。在他看来,他请了北原秀次和内田雄马两个朋友来给亲姐姐的社团顶人头骗经费,这是必须感谢的,但内田雄马又被福泽冬美故意打伤了,虽然不严重,不过至少应该主持一下公道吧,不主持公道也应该和“凶手”保持一下距离吧?

  结果连句安慰的话都没说?

  总之,他心里越想越别扭,委屈的眼圈都红了,突然一个九十度大鞠躬,沉声道:“对不起两位了,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待!”

  北原秀次轻轻扶了他一把,但式岛律坚持弯腰,一扶之下竟然没有扶动,只能笑道:“式岛君,我没怪你。”

  他毕竟年纪大一点,知道迁怒于人与事无补,同时气量也大一点……至少不会像式岛律明明是个十六岁的少年竟然会红了眼圈,受不了委屈。

  内田雄马一脸死灰样儿,他这种属于装X不成反**,是人生大悲剧之一,心情极度沮丧,但面对式岛律的态恳道歉,他还是勉强说道:“没事,阿律,你姐姐是什么样的人我又不是不知道,她根本没情商可言的……她不是故意给你难堪,是她想不到这些。这件事要怪就怪那个小矮子!”

  他自幼认得式岛律,感情非同一般,看在他的面子上倒也没有过多非议他姐姐,但说起了福泽冬美就没那么客气了,也不管他的行为也有些不妥,直接破口大骂:“那家伙原来是存了心找麻烦,肯定神经不正常,八成是身高不够,过度自卑……”

  北原秀次将式岛律扶了起来,同时点了点头:“她确实是存心找麻烦,不过是在针对我,你只是被我牵连了。”

  “你怎么招惹到那个小矮子了?”内田雄马一脸愤恨,只看表情,要不是打不过福泽冬美,搞不好已经动身去抽她的骨剥她的皮了。

  对于这个北原秀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都不认识她。”

  内田雄马摸了摸喉咙,想着当时被刺中那一幕,他都没看清剑头在哪,心有余悸地说道:“明天我去打听一下。不过,那小矮子确实厉害,咱们以后躲着她点吧?”

  式岛律也默默点头,不过他虽然气福泽冬美故意用危险的招式,但更气他姐姐让他在朋友面前下不来台。

  北原秀次看了一眼内田雄马这个大怂货没赞同,这种事躲才没用!谁知道那个福泽冬美是什么样的人,万一她觉得有趣找起麻烦来没完没了呢?

  躲只是把问题向后推,完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不可取。

  人必须有自保之力,哪怕只是孩子打架!

  他转头向式岛律询问道:“式岛君,我想学剑道,可以借些关于剑道的书给我吗?如果可以,再有柄竹剑最好了。”

  式岛律讶然抬头,而内田雄马忍不住笑了:“北原,你不是打算自学吧?剑道那东西自学容易走上歪路,一但养成了坏习惯要花几倍的时间精力来纠正,自学根本不行。”

  式岛律也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剑道最重姿式,像是通过握剑姿式来调整刃筋走向,科学发力技巧,步法身法之类的,没有人指点单靠看书99%要走大弯路,而且他还补充道:“北原君,剑道最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坚持,一个动作练上无数次直到形成条件反射……就算聪明没足够长的时间练习也是不可能打败福泽的。”

  北原秀次微笑道:“试试也没损失,对不对?”

  内田雄马和式岛律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他这想法一点也不靠谱,但式岛律想了想,觉得他这么要求了拒绝也不太好,便答应道:“那明天我给你带来……我姐姐非常喜欢剑道,收集了现代剑道的一些技巧图解,也有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兵法书,我回去给你挑一本偏向基础类的。”

  “兵法书?”

  “哦,古时候管剑术叫兵法、小兵法,军队里的兵法师范就是指剑术教头。”

  北原秀次想了想,这种事宜早不宜迟,谁知道那福泽冬美回头又搞出什么幺蛾子,万一真被她痛扁一顿也太难看了——被一个小萝卜头打了简直是终身心理阴影,便问道:“现在去拿可以吗?如果可以,我希望多拿一些回去看看……那个福泽冬美说她是小野一刀流的外传,有和她流派旗鼓相当的剑术吗?”

  式岛律看着北原秀次这门外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东西解释起来千头万绪,想了想不如让他自己回去翻书算了,便点头道:“我都拿给你好了。”

  他姐姐搞得场面这么难看,他一肚子怨气,决定回去和他姐姐大吵一架,提前抄了她的房间算是一个小小的报复,借给北原秀次算是一个小小的补偿。

  三个人回家原本是不顺路的,基本到了车站就要分手,但这次他们先坐电车陪内田雄马到了他家附近的车站,看内田雄马摇摇晃晃走了才一起往式岛家而去——福泽冬美刺得准,内田雄马反而没有大事,只有摔了一下到现在走起路来还有些失衡,估计明天就没事了。

  式岛律带着北原秀次换了电车线路,又走了半个小时才又下了车。

  等北原秀次下了车后发现这儿依山望海,是到了名古屋市南大区,这儿别墅林立,是名古屋市扩张后新建的富人区,想来式岛律家庭条件不错。

  这个是在学校里看不出来的,大家都穿统一发放的校服,就连袜子都是学校统一配发或是必须到指定商店购买,谁家穷富不有心探查很难区分。

  式岛律想邀请北原秀次到他家去坐坐,但北原秀次拒绝了,留在车站等着,笑着让式岛律回去取东西。

  式岛律力邀了两次便算了,觉得北原秀次大概不想打扰自己母亲,直接回去取了东西了。他回了家二话不说,直奔式岛叶的闺房,将她历年来收集的资料和书籍一扫而空,顺便摸走了她外出集训用的剑袋——这倒霉姐姐,今晚和她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