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野一刀流

  北原秀次望着福泽冬美,但隔着面甲只能从缝隙间隔里看到她明亮的双眼——他还是没搞明白哪里得罪了这个小萝卜头,似乎和入学成绩有关,但他又不是一位,上面还有一个人呢,就算找麻烦也不该先找他才对。

  不过面对挑战,他也没申辩他从没接触过剑道这项运动,目前更是文弱书生一枚,杀鸡都有些费劲,只是缓缓起身直视福泽冬美的双眼。

  他幼年的经历告诉他,面对无故挑衅时绝对不能软弱应对,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果软弱一次,那接下来就是无止尽的麻烦。若是如此反而不如放手一搏,宁可挨顿胖揍也要咬上对手一口,好提高对方获得快感的成本!

  更何况,他不喜欢被别人针对,哪怕对方是个女生……他有些生气了。

  如果福泽冬美再挑衅,打不过也得打!

  他刚要说话,但不料身边的式岛律比他更快起身,直接愤怒质问道:“以你的实力不需要用突刺也能赢,为什么要用这么危险的招数!”

  他眼圈竟然有些泛红,这让福泽冬美愣了一下,但她马上不甘示弱道:“那他为什么要用上段式?辱人者人恒辱之,他这是自取其辱!而且突刺怎么了,我从小到大挨过的刺击数都数不清,难道剑道规则中不允许使用刺击?他太弱也怪我?这么弱还敢瞧不起别人,他哪来的这么大自信?我只有两个字送给他——活该!”

  她的小嘴和机枪一样,“叭叭”一顿乱扫,顿时让式岛律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握了握拳怒道:“好,好!活该?啊……活该?那我来和你打!”

  福泽冬美不肯,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式岛律又没得罪过她,不屑道:“我没兴趣和你打,小白……北原同学若是不敢便算了,欺负弱小不是我的风格。”

  她倒是理直气壮,但这话在式岛律听起来就是侮辱了,别说脸了,连脖子都气红了,转身就要去更衣室换衣服穿护具,只是这时已经检查完内田雄马的大正堀猛然爆发了:“够了,这是剑道场,以礼持剑,不是你们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

  他也不傻,听了几句也觉出福泽冬美和这三个人不对付了。什么测试、练习赛,纯粹就是这伙人在找理由合法斗殴。

  福泽冬美不想和高年级学长硬顶着来,直接闭了嘴,而式岛律还是很愤怒,叫道:“但……”

  “发生了什么事?”门口传来一声暴喝,“为什么不练习都围在那里?刚丢完人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知耻而后勇吗?上次县大赛输得还不够惨?”

  几个凑过来看热闹的部员一哄而散,跑去自行练习了,而式岛律的脸瞬间由红转白,回头道:“姐姐,您……您回来了!”

  “在学校叫我前辈,在社团叫我部长!”式岛律的姐姐大踏步走进了道场,她用白色的布带绑着高马尾,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看起来英气勃勃,脸型五官和式岛律非常像,柳眉凤眼,薄薄的红唇闪着湿润的光泽,但同样的五官式岛律看起来有些阴柔气,她却偏偏阳刚气四溢,肤色也比式岛律暗一些,呈现出一派活力健康之色。

  她快步走到了近前,环视了一圈众人后将躺在地上装死狗的内田雄马一把揪了起来,看了一眼后又随手丢下,说道:“不是大伤,没事!”接着又转头冷冷望向了大正堀。

  刚才充满了前辈风范的大正堀这会儿尾巴也夹起来了,连忙很狗腿的附耳上去将发生的事捡着重点说了一遍,式岛律的姐姐目光马上转向了福泽冬美,而福泽冬美已然摘了面甲,仰着小脸沉静以对。

  两个人对视了一小会儿,式岛律姐姐目光渐渐转为了欣赏,柔声道:“吃了很多苦头吧?”

  福泽冬美人矮臂短,体重所限先天力量也肯定较小,能有今天的实力肯定付出了比平常人更多的努力,流了更多的汗水。

  对方首先示好,福泽冬美便低头道:“这正是修习剑术的目的,锻炼体魄,磨练精神!前辈,我并不觉得是在吃苦!”

  “好!”式岛律的姐姐拍掌称赞,也低头回礼,“我是三年级的式岛叶,剑道部部长,以后请多关照!”

  “我是一年级生福泽冬美,以后请多多指教,部长!”

  式岛叶一挥手,示意几个人都跟自己去办公室,边走边问道:““不必客气!福泽,你是在外面道场学习的剑术?”

  福泽冬美跟在后面答道:“是家传的。”

  “古流剑术?”

  “是,小野一刀流外传。”

  “外传?偏向实战,不错……去年我关注过国中比赛中的好手,没听过你的名字,你国中时没参加过比赛吗?”

  “没有,前辈。”福泽冬美并不是个愣头青型的,她深谙学校生存之道,对前辈十分客气,有问必答,乖巧无比。

  “那怎么高中改变主意了?”

  “我想考入名古屋大学,我看到电视上升学指南里有说过,名古屋大学对有剑道社团经验的学生比较偏爱,认为在剑道社团中取得过成绩的学生自信心强,斗志旺盛,积极进取的同时也能承受更大的压力,不会在竞争中轻易崩溃,所以我打算加入剑道部以丰富自己的学生履历。”福泽冬美直言直语,十分坦率,而这似乎让式岛叶更欣赏她了。

  前面一大一小两个女生边走边聊,福泽冬美抽空回过头来,得意一笑,偷偷做了个鬼脸。顿时让后面的式岛律脸色铁青,而被扶着的内田雄马垂头丧气,北原秀次沉默无语——有实力的人比较容易得到尊重,这天下到哪里都一样。

  式岛律步子一顿,怒声叫道:“姐姐!”

  式岛叶回头瞪了他一眼,不高兴道:“说了在学校叫我前辈,你没耳朵吗?”说完又转回头去,再次和福泽冬美聊了起来。

  式岛律脸色铁青,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北原君,雄马,咱们走吧,这剑道部不入了。”

  内田雄马惊讶道:“那怎么行,现在要走了你姐姐回头肯定要找你麻烦的,啊,不……她现在又和咱们一个学校了,还是大前辈,搞不好会折腾咱们三个……”

  式岛律一时无语。

  北原秀次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赌气从来不能解决问题的,式岛君!”这点冷遇和忽视,远远比不上他以前受到的白眼十分之一,他其实觉得很无所谓。

  “但这种侮辱……”

  “这还称不上侮辱,最多只是轻视罢了!”北原秀次看着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笑了起来。他计划是在私立大福学园待三年,然后考上一所亚洲排名前列的好大学,能去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之类的也行,好好学点真本事,扩展一下人脉再回国,所以这位充满了敌意的福泽冬美是躲不开的——别看他们不是一个班,但有些课程还是要一起上的,比如网球、剑道、游泳、家政之类的课程有很大机会相遇。

  课表他看过,这些科学文教省安排的非必考课程很多需要有足够的学生,比如踢足球,B班三十个人,男女各一半,只是十五个人怎么踢练习赛,总不能男女混合赛吧?又有些需要专业的教练,一个班一个班教不过来,所以这种类型的课多半都是大课。

  躲肯定躲不了,那就只能迎难而上,而且……

  北原秀次回想着刚才福泽冬美那如同小老虎一般威猛的咆哮,那电光火石般快速、流星坠地般爆发的突击,也是感到相当震撼——几乎没有男人不向往力量,他也不例外。人是必须有力量的,暴力在人生任何阶段都有重要作用,敢打架的人才有大声说话的底气!

  也许应该学点打架的本事,将来说不定有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