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还是我更强

  很快内田雄马就换好了衣服护具出来了,将竹剑挥舞了几下找了找手感便蹲踞到了赛场起始线前,而另一边起始线前福泽冬美已经正座等待多时。

  大正堀充任裁判,通常正式比赛需要三个裁判,但这种社团内的练习赛一般也就这么凑合一下了。

  大正堀就位,大叫一声:“致礼!”

  双方互相行礼,大正堀又叫了一声:“准备!”

  随着口令,福泽冬美双手持剑缓缓起身,端端正正摆了个中段构架,而内田雄马则把剑高高举过了头顶,看起来威猛不凡——他和福泽冬美身高差有近三十公分,就如同大人面对小孩,自然显得格外霸气侧漏。

  式岛律皱了皱眉,小声骂了一句:“这家伙!”

  北原秀次闻声侧了侧头,问道:“怎么了,式岛君?”

  式岛律似乎很不满,“他太狂妄了!”他说着望了北原秀次一眼,见他脸上有不解之色,明白他没练习过剑道,便详细解释道:“一般剑道通用的起手分五种,上段式、中段式、下段式、八相式、肋腰式……”

  式岛律说得很简略,但北原秀次理解能力不错,听了片刻后明白了。

  上段式利于进攻,但胸腹皆露,门户大开,防守偏弱;

  中段式攻守平衡,进可攻退可守,属于最常用的,而且有个好处在于剑尖对人,就算对方速度极快,比赛一开始就一剑劈来正中脑门,那也容易被剑尖戳到。而剑道本质上追求的是杀死敌人而不是和敌人同归于尽,所以一般这种情况都会判对手无效打击——杀了敌人你自己也死了那毫无意义,又不是培养刺客死士。

  下段式则是剑尖指地,防御为先,出手大概只能接下撩和格档,多用于防守反击或是消耗战起手,不过经过了剑道运动多年的发展,因后续变化太过单调导致胜率太低,渐渐被淘汰了。

  八相式适用于群战,讲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现代剑道这种单对单的体育项目中用处不大,用的人很少。

  至于肋腰式则是把剑刃藏于身后,使敌人难以判断出手方向和剑的长度,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现代剑道比赛中的竹剑是规定长度,所以……

  基本上起手式就这五种,像是单手右上段起手之类的另类,也是脱胎于这五个基本构架,离不了太远。

  眼前只看起手式,内田雄马明显没把福泽冬美放在眼里,觉得对方就算练习时间较长,但他身高臂长力量皆有优势,对方不可能逆了天,八成想着也一击把福泽冬美打跪了好大出风头——旁边有个学姐长得不错,勉强能划进剑道美少女的行列,正看比赛呢!

  这该算是内田雄马心性不够沉稳了,北原秀次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转而轻声问道:“这种比赛怎么判定胜负?打倒算赢吗?”

  “不是的,北原君!”式岛律观察着场内,发现内田雄马一动身上的腰垂没扎好松了,大正堀正一脸怒火的让他重新绑紧,便粗粗解释了起来。

  剑道虽然是由剑术发展而来,继承了剑术的很多传统,但和剑术那种以砍翻敌人为目的的格斗技不同的是,剑道是种体育比赛项目,有着严格的器具、得分、计时等规则要求。

  比如练习剑术一般用木刀,甚至是开刃木刀——别以为木刀砍不死人,而且好木料不比真刀轻——而剑道比赛用空心竹剑,即便失手打到了没有护甲保护的地方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又比如必须做出有效打击,即保持“气体剑一致”:

  气指“气合”,以精神饱满的声音叫出打击位置,以免是瞎猫碰了死耗子;体指的是用端正的姿式打击有效部位,也就是面部,喉,胴,手等有护具保护的地方,如果攻击到没有护具保护的地方,比如恶意去砍刺对手的腿脚,大臂之类的,导致对方受伤便会被直接判负;剑则是指用竹剑刃筋及前端占总长约四分之一长度的部份实施打击,若是换成真刀,就是最有杀伤力的那部份。

  在以上三点都做到了,还要保持“残心”,也就是攻击完后仍然保持足够的警惕心和气势防止对方垂死反扑,比如快速脱离对方反击范围,或是直接做出补刀的姿式。

  只有这样攻击才算得分,放到比赛中,一击定胜负或是三局两胜就看赛制规则了。

  至于其他规则还有很多,比如在比赛时用语言迷惑甚至辱骂对手会被直接判负;像是故意伸脚去绊对方,用手去抓对方的竹剑,用拳头打人之类的更不用说了,通通算犯规,扣分或是直接判负,甚至赢了后大声欢呼也算不尊重对手,同样判负。

  式岛律讲解完了,便专心致志看着场内,那里大正堀已经检查完了内田雄马的护具,确保将受伤机率降到了最低,这才离开了中间的白叉点,用力向下一挥手,大叫道:“开始!”

  “啊啊啊啊————!”随着大正堀的一声口令,福泽冬美维持着中段式没动,但身子却猛然崩紧了,像是突然又小了一号,同时发出了令人震惊的巨大咆哮——很难想像她这么一个小人能够发出这样的动静,而咆哮声中充满了一往无前决一死战的迫人气势!

  内田雄马呆了一呆,就连准备向前踏步的脚都迟疑了一下,而福泽冬美眼神一缩,在内田雄马步子将落未落时,身子像是绷紧到了极致的弹簧一般猛然弹起,一个重重踏步,挺剑直刺,再次咆哮:“突突突——!”

  “咚”的一声巨响,内田雄马应声而飞,直接滚出了场外——他想耍帅摆了个上段式,又对被福泽冬美的咆哮声夺了心志,竟然反应不及,毫无还手能力就败了。

  北原秀次和式岛律霍然起身,但胜负一瞬间,连惊叫都来不及,赶紧向着内田雄马奔去。

  场内一时寂静无声,连身为裁判的大正堀都失神了。突刺需要很强的力量、速度、眼力以及机会把握能力,成年女性剑士都很少用,更别提高中女生了,也就全国大赛赛场上偶尔能见一次,而且在练习赛中用这种招数有点过份了吧?

  突刺和砍劈不同,刺不准位置,比如刺到无甲处很容易导致受伤。

  好在福泽冬美刺得准,甲面护具有个下垂延伸,一块厚厚的树脂板护住了咽喉位置,但就算这样内田雄马还是闭过气去了,虽然大部份是摔的,但一剑能把一个五十多公斤的男生捅飞,这已经很令人咂舌了。

  福泽冬美满意的甩了甩竹剑,觉得自己虽然苦读了一年没怎么练习,但自幼练下的剑术倒也没退步多少。她踱着小步子走到了内田雄马面前,看了一眼内田雄马还在迷迷糊糊,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张嘴就得意洋洋嘲笑道:“哎呀呀,疼不疼呀?别怪我,要怪就要怪你和北原同学混在一起!这是给你的教训,以后管好嘴巴!不然以后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北原秀次忍不住望向了福泽冬美,挑了挑眉。你赢就赢了,这没什么可说的,怪内田雄马技不如人,但你再追过来嘲讽就有些过份了吧?更何况内田雄马就算自大了一些,但也不算得罪了你吧!

  而且又关自己什么事?因为和自己混在一起就得挨揍?

  他挡在了内田雄马身前,沉声问道:“福泽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

  福泽冬美目光马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皮笑肉不笑:“北原同学啊?在生气啊?哈哈,别急别急,轮到你了哦!啊,你应该不敢了,真是可惜……你的跟班替你挡了刀哦!”她的声音蔑视中带着欢快,似乎能让北原秀次吃瘪,哪怕只是恶心恶心他也能让她心里十分舒服,像是出了一口极大的怨气,“不敢我也能理解……嘿,你就算考赢了我一次又怎么样,综合起来看啊,还是我更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