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最多一米四五

  大福私立学园是个新创立不久的高校,历史极短只有七年,但背后是名古屋市的纺织业巨头大福工业集团,经费相当充裕,剑道场那自然建得非常大气。传统的木质建筑,离地半尺,防潮防虫,木廊红柱,乌门白窗,看在人眼中古朴典雅,别有风情。

  式岛律当先拉开了门,在玄关处脱掉了鞋子——RB学校就这个麻烦,没事全和鞋作对了。进教学楼换室内鞋,出来再换上皮鞋,到了道场又要脱了鞋袜,让人极不适应。

  北原秀次有些好奇地跟在式岛律身后观察着情况。剑道算是RB特有的体育运动,北原秀次对此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两个人拿着假剑互斩,现在有机会当然想看看具体是怎么回事,也算是增长见闻。

  他上辈子也就活到了二十岁,其实也大不了高一学生几岁,好奇心倒还没完全消失。

  他进了玄关,扫了一眼剑道场,发现这道场结构简单显得格外大,仅铺着亮锃锃桐油木地板的大厅怕就有七八百平米——标准篮球场420平,这里差不多有两个篮球场大。

  装饰也很简单,正对玄关的墙壁上孤零零挂着一面奖状,两侧墙壁上贴着一些书法作品,上书“吴越春秋”、“挺拔之姿”、“仁”、“智”、“勇”、“礼”等汉字。整个环境看起颇为大气,但里面只有大猫小猫三五只,根本没几个人,白白浪费了这么大的地方。

  而一个白线画出来的百平米比赛场内,两个人正激烈攻防,竹剑连连交击,声势惊人。北原秀次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是一场并不算公平的较量,其中一个身子高大,另一个则娇小的过了份。

  北原秀次瞧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感觉有些眼熟,这身高像是中午在食堂抿了他一口汤的那个福泽冬美,毕竟高中这么矮的不会太多。但对方戴着面甲,穿着胴铠和大袴,面容身姿都看不清楚,也不敢确认,只听式岛律拉了一个男生问道:“前辈,请问式岛部长在不在?”

  那人回了一下头,见是三个新生,顿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殷勤道:“你们是来参观的吧?欢迎欢迎……我是长谷川继良,请多关照。部长现在不在,去参加学生会社团招新统置会了,我来带你们参观一下?不是我吹牛,我们剑道部条件相当好!你看,这么大的道场可以随便使用,也有公共护具,更衣室更是配有淋浴,冬天热水夏天温水……”

  他在那里滔滔不绝,尽力吹捧自家社团让式岛律有些哭笑不得,但又不方便打断他的话。这是高年级的学长,前后辈关系在高校是不容逾越的红线——RB高校多采用学生自治制度,所以在学校内很多事绕不过高年级的学长,万一踩线引起高年级学长的全体敌视,真是轻轻松松就弄几十双小鞋给踩线的家伙套到脚上,让他有苦都说不出。

  式岛律耐心等了片刻,好容易等到长谷川继良换气了,赶紧插言道:“我们已经决定入部了,就不必麻烦长谷川前辈了。那个,既然部长不在,我们就在这儿稍等一下……现在是在练习吗?”

  他换了话题,生怕这人再说起来没完没了,而长谷川继良听说他们已经确定要入部了更是高兴,也十分配合地指着场内说道:“来了个一年级的新生,大正前辈正在测试她的水平!今年新生质量不错,能坚持这么久……啊?”

  他话没说完场内已经有了变化,那娇小的身影已经通过连续不断的快速斩击破开了对手的防御圈,一个送足直接欺近了身暴喝一声“面”,同时重重一剑劈在对手面甲上,力量奇大无比,竟然把对手直接抽翻在地。

  长谷川继良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好……好厉害!”

  充任临时裁判的部员也呆住了,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大叫道:“面有效,红方胜!”

  那娇小的身影收剑后退了几步,然后低头行礼,大声道:“多谢前辈指教!”

  她人小但气势极足,一时间道场内人人侧目。

  地上躺着的那位摆了摆手就算回礼了,似乎还没从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中回过神来。那娇小的身影也不介意,直接退到了赛场边线后跪坐下,先将竹剑好好放在身体右侧,剑锷与膝齐平,这才脱掉了面甲,露出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表情严肃。

  北原秀次定睛一瞧,果然是面汤贼福泽冬美,而福泽冬美扯掉白色的包头巾,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开始整理身上的护具和大袴——她这一身明显是借的,护具是可调节的还好说,大袴又肥又大,活生生被她穿成了拖地长裙。

  长谷川继良招呼那位刚爬起来的家伙:“副部长,有新生来入部!”

  那人摘掉了面甲,望了这边一眼便摇摇晃晃走了过来,扶着额头打招呼道:“是阿津啊,你姐姐和我说过,真是辛苦你了。”

  式岛律微微躬身,接着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位朋友,北原秀次君和内田雄马君。两位,这是三年级的大正堀前辈,目前在剑道部任副部长,技艺高超,是剑道部的强手,在团体赛中担当男子组主将重责。”

  大正堀向着北原内田二人浅浅躬身:“欢迎加入剑道部。”

  他说了这么一句就算完了,对这种挂名充人头的他不怎么在意,他对社团杂务上的事没有部长上心,只是心有余悸地望了福泽冬美那边一眼,问道:“阿律,你和福泽熟悉吗?”

  “不熟,我们不在一个班。”式岛律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大正前辈?”

  “没什么,就是这新生实力好强,有些好奇……她好像不是在学校道场训练出来的。对了,你参加国中比赛时有听过福泽冬美这个名字吗?”

  式岛律直接摇头,不过又好奇道:“刚才大正前辈没有放水吗?”他进来的晚,以为大正堀为了测试新人能力只是只守不攻,最后才败北了——这很正常,剑道运动是崇尚积极进攻的运动,防守可比攻击难多了。

  大正堀苦笑道:“刚开始确实这么打算的,但后来想放也放不了,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不过转眼他又坦然起来,新人实力强对社团是好事,欣慰道:“今年加了你和福泽,说不定我们有机会冲一下全国大赛……唉,今年是我们最后一年了,希望能有个好成绩。”

  式岛律柔声安慰道:“一定会有好成绩的,请不要担心,大正前辈。”

  大正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谢谢!”不过转眼又古怪道:“你这性格要是和你姐姐能换换就好了。”

  式岛律立刻颦起了柳眉,而内田雄马在后面小声嘀咕道:“拜托,千万不要!”

  北原秀次看了看表,担心等得太久,便低声问道:“要一直等吗?”

  “来都来了,等等吧,不能不给阿律面子。”内田雄马答了一句,接着面容一变,怪笑道:“福泽冬美过来了,传闻果然无误,她光着脚最多一米四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