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又臭又脏的运动

  时间转眼就到了下午三点四十分,今天学校内的正常课程到这就算是结束了,余下的时间学生爱干嘛干嘛,去参加社团活动可以,去打工也可以,去校外参加补习班也行,甚至偷跑回家也没人会管,反正也没晚自习——时间是你自己的了,自己浪费自己负责,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场所,不是保姆公司!

  教室里已经闹哄哄的了,北原秀次还在咬着笔头思考一道数学习题。RB高校也分文理,主要是集中在所学科目深度上,比如数学,理科生需要学数1,数1A,数2,数2A,数2B,特进科理科生甚至要学到数3,而文科生大概学到数2便可以了。

  同理,国文、国史之类的,文理科生又反了过来。

  RB大学招考基本上是采用的类似中国大学自主招生的模式,虽然也有全国学力资格考试,但那个只是入门资格证,高考还是要去大学依次考过,而卷子则是各大学里的教授出的,根本不统一,侧重点也不同,对某些科目的深度也完全不同,有些还要求有专业基础。

  从每年二月开始,高考生们便要开始参加大学招考,考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把心宜的学校考完为止——RB大学的入学率不算短大和职业学校的话,大概在50%左右。

  2:1感觉不太难,但放在世界上有排名的名校上,猛然就变成500:1,1700:1之类的,该拼还是要拼的。

  “喂,北原君,该走了。”式岛律站在门前轻声招呼着北原秀次,而北原秀次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没解完的题,开始将习题课本都收拾进书包。

  RB高考花样多,但说白了其实也是拼分数,不过科学文教省(相当于中国教育部)弄了些杂七杂八高考不考的课程硬塞给了学校,学校则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便在进行文化基础课的同时,把这些什么民艺、家政、思想品德教育之类的玩意儿都突击完成。等到高中一年级结束后,把基础文化课学得好的,学力优秀的,偏差值高的学生都挑出来编成特进科,然后就开始心无旁物的玩命向名门大学冲刺。

  对这些了解了之后,北原秀次有些担忧。他上辈子已经是大二了,早早就没有了学业压力,说真的,有些知识已然还给了老师。现在猛然又跑回来上高中,还是RB高中,有些不适应,很担心到时学力测试不过关,分不到那个什么特进科去享受学校专门的小灶教学——那个带来的“外挂”也不靠谱,那是个魔幻类的放置手游,他拿着日文词典“外挂”认为这是语言类技能书,大概类似游戏里的【魔族语】、【牛头人语】之类的,直接让他学了【日语】技能,但拿着数学、化学、物理之类的,这“外挂”懵B了,迟迟没有反应。

  不过也无所谓了,能再活一次他感觉已经赚大了,有没有附加福利无所谓。他又不怕吃苦,打算重新把高中的课程再学一遍——别以为大学生去高考一定能考上东大之流,大学压力不大,紧张感早没了,直接送去高考搞不好直接跪了,说不定还不如应届生呢!

  北原秀次收拾好书包出了教室,对高崎真子略带幽怨羞恼的目光装作没看到。他这次重生了也不知道是游戏内属性点的影响还是原主本身太帅,这桃花运莫名其妙的旺,都快成桃花劫了,让他烦心无比。

  他出了门,式岛律直接鞠躬感谢。中午在食堂式岛律拜托他去剑道部挂个名,凑个人头,北原秀次考虑了一下觉得对自己没什么妨碍,还能多少卖个人情,便应下了。这会儿式岛律很积极的要带他去剑道部入部。

  他跟着式岛律走了两步,发现内田雄马也跟着,有些奇怪地问道:“式岛君也拜托你了?你不是要去棒球社吗?”

  内田雄马反手拎着书包,装出一副风流浪子的样儿,目光在走廊里女生身上流连,随口道:“又没规定只能参加一个社团,反正只是顶个人头而已……完事了咱们去卡拉OK怎么样?阿律请客!”

  “谢了,但我还要回去看书。”

  北原秀次一口拒绝,对这内田雄马不能太客气,这货脸皮极厚,给他根杆子他就能顺着往上爬。他看了看身侧走起路来有些“摇拽生姿”的式岛律,又有些奇怪地问道:“式岛君为什么要帮着剑道社拉人?”

  式岛律低头叹了口气,含糊道:“有些私人原因……抱歉,给北原君添麻烦了。

  北原秀次没太听清更没听懂,不由自主就望向了“情报贩子”内田雄马,而内田雄马果然不负他所望,马上掀开了老底,“阿律的姐姐是剑道部的主将,应该是她姐姐逼他要找到多少人,不然就要收拾他。”

  “五个。”式岛律又叹了口气,估计在发愁余下的三个还不知道去哪里找。

  “是这样啊!”认识不久,北原秀次还真不知道式岛律有个姐姐。他瞧了瞧有些娘气但仍然很帅的式岛律,猜想他姐姐估计是个大美人,不过这不关他的事,只是继续问道:“这所学校对社团成员数有要求?”

  式岛律没吭声,内田雄马直言不讳道:“人多从学生会要到的经费就多,比如出去比赛,报10个部员和5个部员批下来的钱肯定不一样!”

  “原来如此。”北原秀次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每天公告栏、前庭那儿有那么多社团顶着大太阳汗流浃背地卖力拉人了,原来事关经费分配。

  式岛律替他姐姐辩解一句:“她多要经费也只是想让社团成员出去比赛时能将状态保持的好一点,平时能多进行几次集训。”

  北原秀次理解的点了点头,争经费是社团部长负责任的表现,就算用点小手段也没什么不对。他继续问道:“需要这么招人,参加剑道部的人很少吗?”

  内田雄马也不管剑道部嫡系成员就在一边,嘿嘿笑道:“当然少!”不过转眼奇怪起来,“以前你们学校剑道部人很多吗?”

  北原秀次赶紧含糊道:“没注意,应该也不多吧……我想名古屋这边是大城市,会不会多一些?”

  内田雄马断言道:“只会更少!那种又臭又脏的运动谁会喜欢参加,也就是阿律他姐姐太霸道,阿律没办法才总去顶人头。”

  他话里对式岛律的姐姐怨气很重,但式岛律却转头到了一边,装成没听见,竟然不替他姐姐正名,毫无弟弟自觉。

  “又臭又脏?”别人的家人北原秀次不方便发表意见,连忙将话题微调。

  “对,北原,你想想啊!夏天穿着剑道衣和大袴——纯棉的!再包上头巾——棉绒的!再戴上面甲、胴、甲手、腰垂——树脂板和皮的!然后前辈高喊一声‘素振’一百次,等挥完了竹剑,那臭味……我自己闻自己的都想吐,再加上别人的,简直是地狱啊!而且吧,竹剑、护具全都容易受潮生霉菌,到了梅雨季一天不刷都不行。要是一年级生更倒霉,刷完了自己的还要刷前辈们的,那种绿毛满天飞的样子,看了保证三天吃不下饭!还有擦道场,夏天热死冬天冻死,全都是酷刑,想起来都让人难受……”

  内田雄马叨叨个不停,对剑道部怨气冲天,最后说道:“那种运动就不是正常人该喜欢的,咱们去只是挂个名,填完了表赶紧走。我国中傻,给阿律的姐姐强迫练了一年,最后她毕业了才解脱,这次可不能再犯老错误了!”

  式岛律生怕北原秀次跑了,连忙道:“只是挂个名,应付了……应付了我姐姐后,咱们马上就走。”说完,他又深深鞠躬,“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内田雄马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嘿嘿笑道:“行了,我没别的意思,咱们是朋友嘛,帮忙是应该的,不需要说对不起!是不是啊,北原?”

  北原秀次笑着点了点头,这种只走几步路的顺水人情他还是不介意帮一下的,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不影响他刻苦攻读的打算——知道了学校里还有专门的小灶班,他温书的欲望更强烈也更紧迫了。

  式岛律脸上露出了微微感动的神色,不料却听内田雄马又补了一句,“回头请客,吃什么我来,不,我们来指名!”

  式岛律立马又横了内田雄马一眼,竟然有些小妩媚,用力推开他,叫道:“我知道了!”

  北原秀次看着两个人打闹,觉得他们……也还行吧!虽然都是个标准的青春期少年,但都蛮有趣的。

  式岛律有教养有礼貌,算不错,内田雄马……一般吧,两个人凑起来算中上,值得交往。

  三个人一路说着话,穿过了大福学园的侧庭,沿着绿荫小道来到了剑道场。刚一走近,就听见里面传来密集的竹剑对斩声,“砰砰”作响,几乎连成了一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