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玩?不玩!学习!

  他原名北秀之。

  姓北的比较少见,据说出自姜姓,但历史上没出过什么名人,大概很多人可能没听过。

  这姓听起来就不太吉利,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北”、“背”同音,北秀之的人生也确实够背的。他父母早亡,亲戚也不给力,靠着父母留下的微薄遗产、社会福利制度及自己偷偷打工艰难长大,还咬着牙硬读了书——他还算有脑子,知道自己这种情况想改变命运也就只有读书这一条路可走了。

  21世纪的中国也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了,阶层逐渐固化,想白手起家没那么容易。

  他没去社会上碰运气,而是选择了读书,虽然上的不是多么好的大学,但依他这种半工半读的情况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若不是他自幼吃了不少苦头,受了不少白眼,性格格外坚韧,八成是坚持不下来的,甚至搞不好早早便走上了歪路,成了小混混一流,已然被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捣成了肉泥。

  等艰难熬过了高中阶段,到了大学时他的日子就好过多了,至少打工不用偷偷摸摸的了,也不会被无良老板用各种乱七八糟的名义扣薪水还得忍气吞声。他一边四处考着证,一边当着家教、快餐店服务员赚着学费、生活费,同时规划着未来。

  他的人生虽然开始抓了一手烂牌,但他也没抱怨,一直坚信自己会越过越好!他的座右铭就是“性格决定命运,努力决定成败”——只有用努力的态度来面对生活,才会让困难的情况慢慢好转,只是怨天尤人,那真是屁用没有。

  与其拿着烂牌哀声叹气,自怨自哀,不如仔细思考,败中求胜!

  谁说烂牌一定会输?瘪十还杀至尊宝呢!

  他坚信只要认真努力了就一定会有回报,那么十年后他不会输给一般人多少,甚至三十年后他有信心让自己孩子当上权二代富二代,在人生百米赛中先跑五十米。

  可惜最后这美好的计划化成了泡影。他在大二时死在了学生公寓里——死得一点也不光彩,在睡前玩手游时边玩边充电,被劣质充电器给坑了,直接把他给电死在了床上。

  天见可怜,他一天就睡前玩二十分钟手游消遣一下放松一下精神,好能把崩紧的神经放松下来睡个好觉,结果就这么挂了——理论上手机充电器是弱电,5V是不可能电死人的,但他贪便宜买的那个充电器大概是工艺不良或是旧货翻新,220V转5V时串电了,害他直接悲剧,稀里糊涂就触电死于心脏麻痹。

  然后他又稀里糊涂到了眼前这个RB高中生的身体里,还带了个外挂来——当时他临睡前在玩一款魔幻放置类手游,结果电死了后这游戏也跟了过来,害他现在看东西盯久了总会出现【名称:XXX】的信息,蛋疼无比。

  这种死后换身重生的事让他三观都碎了一地,再加上那个手游时不时出来秀一下存在感更让他如梦如幻,怀疑自己身体挂了脑未死,处在了“缸中之脑”的状态——搞不好现实中一群白大褂正围着自己的脑子做研究呢!

  或者是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死前大脑皮层、前额叶受到电流刺激,在用短短数妙的时间经历一个感觉起来无比漫长的梦境——他依靠这莫名其妙的游戏,花了一天时间就学会了【日语】技能,还获得了一个名为【工整字迹】的被动。

  他以前就会一句日语“雅卖蝶”,但现在他发动着【日语】技能,口吐日语十分流利,这……虽然日语里有近三千个汉字,但那读音又不一样,更近似于古时的吴音、唐音,和现代普通话也对不到一起去!

  总不能自己凭空发明了一门新语言吧?

  若只看这什么【日语】技能,感觉起来确实有些虚幻,但他以前从没有踏出过国门,现在看着眼前这些从没见过的人,看着这些充满了异国风情的建筑物,总不能也是自己临死前臆想出来的吧?

  大概是真的重生到RB了,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半条命?

  北原秀次——他现在冒名顶替,就当这是他名字的日语译名了,就像小学时学英语,英语老师给全班同学一人分了一个英文名性质差不多吧,也算是入乡随俗,免得有人叫他还得反应半天——北原秀次拒绝了加入社团,这让式岛律和内田雄马一起停止了绊嘴,同时望了过来

  式岛律不再搭理内田雄马,向北原秀次奇怪问道:“为什么不参加?”

  “我打算以提高学力为优先。”

  “这样啊……”式岛律表情有些遗憾和失望,“也是,北原君毕竟和我们不一样,本来还打算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剑道部的。”

  内田雄马在旁不解道:“诶,哪里不一样?”

  式岛律斜了内田雄马一眼,没好气道:“笨蛋,关心点学习吧!北原君是特邀免费生,入学成绩年级第二位,下学年会进特进科……他凭学力就能考上名门,如果不是因为个人爱好的话,确实没必要参加社团活动。”

  内田雄马慢慢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北原秀次,表情复杂:“年级二位?前十五位一班一个,原来分到咱们B班的就是你啊!难怪……”

  难怪式岛律对北原秀次总那么客气——RB古时的等级制度就算到了现在也深入人心,社会上上司骂下属和骂孙子差不多,学校里虽然没那么严重但也要分个三六九等,人人心里都有一本小帐,研究着自己的定位和别人的定位,以便以不同姿态来面对!

  这大概也能算一种民族性了,算是强者为尊的另一种范本。

  北原秀次轻摆了摆手表示这没什么……本来也没什么,这二位又不是他考出来的。

  这身体的原主人来自RB鸟取县西伯郡,被私立大福学园以免费入学、提供奖学金等条件为诱饵拐骗了来,那成绩自然相当优秀了,可惜刚到了名古屋市就挂了——应该算是挂了吧,回头打听打听他是不是穿到中国去了。

  原主人没了,又加上身体年龄退回到了16岁,再次成未成年人的身份,那想跑回中国怕是非常麻烦,想想就头疼,而且好像鸟取县也是RB出了名的荒山野岭穷困地方,原主家庭应该相当窘迫,类似于从中国大西北山沟里的那种——若不是原主天生脑子不错八成早就辍学修地球去了,现在换成了他,真是想跑都手里没钱——鸟取县人均年收入七十万円左右,听起来多,但在RB只能说惨,这点钱在大城市里也就够一个人活两三个月的,原主来名古屋压根儿没带多少钱,应该确实是家里穷的底朝天。

  现在他想离开RB是难上加难,同时这会儿又有进入亚洲知名大学深造的机会——私立大福学园给的约书他看过,若是他考上了东大早稻田京都大名古屋大之流给学校争了名声,学校便会以奖学金的形式替他付学费——他有些心动了,打算花上几年时间深造一下,就当留学了,然后看看情况再回中国也不迟,反正那边也没什么牵挂。

  他上辈子抓了一手烂牌,这重活一次虽然依旧很穷,但牌面看起来竟然还不错,他准备拼一下了!

  玩?不玩,学习!

  运动?不运动,学习!

  谈恋爱?不谈恋爱,学习!

  最多打打工维持一下生活,其他时间都拿来学习,谁也别想拦着,这辈子好好活,最少先弄个人生高起点再说——哈佛、剑桥、北大、东大毕业说起来也好听不是,读到博士到哪里都受人尊敬不是。

  ……

  北原秀次不想参加社团活动,这是他的个人意愿,式岛律和他也只认识一周多的时间,一时不好相劝,而内田雄马则还在那里啧啧称奇,并询问考试时北原秀次愿不愿意传小抄给他,他愿意用两本女优写真集交换。

  北原秀次没理他这些疯言疯语,只是看着式岛律欲言又止的表情奇怪问道:“怎么了,式岛君,是我不参加社团活动会有不好的影响吗?有话请尽管直说。”

  “啊,这……其实是我私人有个请求,希望北原君能帮个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