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面汤贼

  内田雄马跟在北原秀次身后唠唠叨叨,反复说着高崎真子身材怎么样,长相怎么样,气质怎么样,并且言辞肯定地认为北原秀次将来一次会悔得肠子都发了青——他面容扭曲狰狞,恨不能让时间倒流他去替北原秀次一口答应,甚至连怎么骗高崎真子去情人旅馆都想好了。

  北原秀次也不理他,一声不吭,只当没听到,这内田雄马正是对女性充满兴趣的年纪,虽说好色又啰嗦,但可以从他那里得到很多情报,还是有益的,不过副作用便是时不时就要忍受他的聒噪,也算是有得有失。

  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必须有所交流。他一进入这身体就面临高校入学式,需要打听消息时刚好这自来熟的内田雄马凑了过来,便从这家伙口里旁敲侧击了一番,没想到硬是被缠上了,似乎内田雄马将他也划到朋友范围中——就算现在他也不想和内田雄马翻脸,毕竟有很多事需要从他口里得知。

  好在这货虽然外表不佳,还处在青春躁动期,但本质上也不是坏人,勉强也能忍受。

  他在售卖窗口那儿点了一碗最便宜的酱油拉面,内田雄马随意要了一份豚骨拉面后依旧说个不停,而式岛律则去另一个窗口去买意式炒面——他口味似乎偏甜党。

  等拉面好了闻到香味的内田雄马肚子咕咕叫了几声,这才平稳了少许,和北原秀次一起端着面往用餐区走去,不过还在遗憾,“唉,按我收集的情报来看,高崎就算不是极品也是上等货了。喂,北原,你到底怎么想的,说句话啊!”

  用餐区里的人坐得零零散散,北原秀次一边寻找着三人空位一边随口应付道:“我没时间,我要学习。”

  “这两者不冲突吧!”内田雄马还不死心,他记得高崎真子也有一个小团伙,身边有两个常常凑在一起的女生,长得好像也都还行。要是北原秀次得手了,想来他也有机会多和那两个女生一起相处,那早日脱单甚至脱处机率大增,“学习这种事到高三再说,现在我们要抓紧时间享受青春……啊,小心!”

  内田雄马一声惊呼,而北原秀次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身侧被人撞了一下,连忙稳住手里的托盘,以防满满的面汤溅出来。

  “对不起!”一声略有些迷糊的道歉声响起,而北原秀次转头一看……吓了一跳,没看到人!再定晴一看,这才发现一个很矮很矮的女生正弯腰致歉,人都快钻到托盘下面去了,难怪一眼看不到。

  这女生穿着私立大福学园的春季校服,雪白的衬衣外面套着一件嫩黄色的大开领薄毛衣,扎着红色的领带,下面穿着暗红和黑色交织的格子花水手裙,又配了黑色的棉质过膝袜,小圆头牛皮鞋更是擦得闪闪发光,但这女生真的很矮,要不是校服在那里摆着,北原秀次猛得一瞧还以为是哪个小学生跑到高校里来玩了。

  “没关系,这位同学,你不要紧吧?”北原秀次微微一笑,并不计较无意间的相撞,而那名女生也直起了腰,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不好意思道:“我太困了,有些走神没看清路,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她说着说着看清了北原秀次的脸,顿时愣住了,“是你?小白……北原秀次?!”

  北原秀次一惊,莫非是熟人?这身体的原主人不是应该在名古屋市没熟人吗?是这几天见过的还是同班同学?他心中惊疑但面上不露,耐下心来仔细看了一眼面前的女生的脸,发现这女生长得相当不错——巴掌大的小脸,弯弯的月牙眼,细眉樱唇,脸颊上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不过此时脸上的表情正从没睡醒的疲惫状态慢慢转化为恼怒,唇边露出了一对小虎牙闪着寒光。

  虽然北原秀次有轻微脸盲症,但确认了——不认识,也不是同班同学!要是的话,这么矮自己应该有印象。

  北原秀次拿不准之下,试探着问道:“没错,我是北原,您是……”他提防过了头,甚至不小心用上了敬语。

  那个子矮矮的女生眯起了月牙眼,脸上的表情更恼怒了,羞怒道:“你不认识我?”

  “这……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那女生似乎想发火但又发不出来,憋了一会儿突然踮起了脚,伸长了小嘴含住了北原秀次托盘里的拉面碗碗沿,滋溜一声就喝了他一大口拉面汤,然后怒瞪了北原秀次一眼便扬长而去,小小的身子转眼就没了影。

  这是什么情况?北原秀次莫明其妙站在那里,呆了一会儿才向内田雄马问道:“她……她是谁?”

  内田雄马也惊呆了,他活了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新鲜事——还有明目张胆抢人家面汤喝的?他回忆了片刻才说道:“看这身高……好像是C班的福泽冬美。”

  那边式岛律已经占好了位子,招手让他们过去,北原秀次边走边疑惑道:“C班的福泽冬美?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一言不合就喝了一口自己的面汤,这是神经病吧?

  内田雄马也是一肚子不解:“我也不知道,从我收集的学园女生情报来看你们该不认识啊!她是本地人,你是鸟取县人,隔着好远……怪事怪事!”他跟着北原秀次过去坐下了,还在显摆他的情报能力,“福泽冬美,好像是DS区公立国中考进来的,A型血,摩羯座,身高年级垫底,号称一米五零,实际上据说鞋里藏了内增高垫,其实只有一米四五,身材是AA级的。”

  北原秀次正看着拉面碗有些迟疑,也不知道那福泽冬美有没有传染病,这还能吃吗?丢掉的话,自己的钱包受不太了啊,现在也没收入,两百五十円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了。他心里想着事,嘴上随口应付道:“什么AA级?”

  内田雄马就等他问呢,刮着筷子上的毛刺,乐不可支道:“不知道?让我来教你,这可都是学问啊!AA级指的就是她的上下胸围差只有7.5厘米——她是个超级贫乳,八成还穿着小背心呢,真是太可悲了!”

  说完他自己乐得哈哈大笑起来——他就算哈哈大笑看起来也贱得要命!

  北原秀次看了内田雄马一眼,一阵无语。自己认识他不到十天就已经知道女生内衣的二百六十六种款式了……这货要是能把这精神头放到学习上,那考个好大学搏个好前途妥妥的,结果全用来干这种不着调的事儿了。

  内田雄马自己在那里乐了一会儿,他还是比较喜欢和北原秀次说话的,他的“青梅竹马”岛式律是个闷葫芦加杠精,听他说几句不是不理就是板起脸来教训,真是难得能遇到一个能耐心听他说废话也能受得了的。他看着北原秀次在那里看着拉面碗犹豫,想了想就明白他这是怎么了,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转便将自己的碗一推,贱笑道:“我和你换吧!”

  北原秀次又瞧了他一眼,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他正盯着福泽冬美吸溜面汤的那个地方看,八成想间接接吻!

  这家伙,猥琐也该有个限度!你这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吗?

  他肚子里暗骂了一声,直接挑起面吃了起来——内田雄马的拉面略贵一些,他不想占那家伙便宜,加上手头钱不多,也不想再重新买一份,忍了吧!

  内田雄马脸皮极厚,吃了北原秀次的白眼也不在意。他本来就是开玩笑的成份居多,他猥琐归猥琐,却也没真想着去玩什么“间接接吻”,便也叫了声“我开动了”吃了起来,换了话题——他对福泽冬美那种没女人样的女生其实没多大兴趣,开个玩笑嘲笑几句就可以了——问道:“对了,北原,你准备参加什么社团?”

  这话题让在一边慢悠悠吃炒面的岛式律马上抬头望了过来,神情有些期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