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只想回去睡一觉

  惊讶。

  诧异。

  难以置信。

  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

  演讲厅内,死一样的寂静。

  打破沉默的,是一位老人。

  他站起身来,鼓起了掌。

  啪啪啪……

  掌声渐渐响起,从第一排,向后排扩散。

  从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瓢泼而下的大雨。

  啪啪啪啪——!

  不只是掌声而已。

  后排的学生站起身来,吹起口哨,欢呼着。

  无论是普林斯顿的学生,还是普林斯顿市的夜校生,亦或者千里迢迢赶来参加这场数学会议的人……

  这一刻。

  他们共同见证了一个伟大的时刻!

  数学殿堂上的问号,被一支黑色的笔,轻轻划去了一个。

  与此同时。

  一位天才,在此刻崛起。

  整个演讲厅,被掌声填满。

  掌声追逐着他的脚步,飘向了演讲厅外。

  站在演讲台的旁边,先前准备上台提醒陆舟该结束了的那位工作人员,虽然看不懂白板上的证明过程,但在气氛的带动下,也忍不住鼓起了掌。

  旁边的同事,忍不住用手指捅了捅他的胳膊,揶揄道。

  “如果当时你打断了他的思路,这一刻在数学史上留名的可能就是你。”

  “以什么样的名义?”

  “灵感的终结者,名为乔治的联邦数学学会实习生,亲手扼杀了一个数学天才。”

  “哦,别这样,弗朗西斯先生会杀了我。”

  弗朗西斯是联邦数学学会的主席,一位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头,说话的语气总是慢吞吞的。

  但偶尔,也会面露狰狞。

  两人的交谈,被掌声所掩盖。

  演讲台下。

  听着那余音未绝的掌声,盯着白板上的算式,魏文心中怅然若失,略微沙哑的嗓音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解开了?”

  这就是他的对手吗?

  这就是他渴望在美赛上击败的强者吗?

  国赛的惜败记忆犹新,2月美赛决胜在即,在普林斯顿与对手重逢的他,本应昂首挺胸地直面挑战。然而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是一阵索然无味。

  挫败感?

  不是……

  失落?

  有点。

  就好像,那个人已经走远,已经踏碎虚空而去,进入了另一层境界。

  无论是高考状元还是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金牌亦或者同学们的崇拜,哪怕是他所拥有的一切荣耀全部扔进去,也无法填平此间的沟壑。

  他失去了一位可敬的对手。

  不是因为胜负,只是……

  被轻描淡写地甩在了身后。

  一直盯着白板上算式的王熹平教授,听到学生的发问,缓缓点了点头。

  语气欣慰,老先生轻声感慨:“嗯,解开了!”

  后生可畏啊……

  心中感慨之余,老先生也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等回去之后就写信,向上面推荐这位栋梁之才,参加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的选拔!

  不,等一回酒店就写,写完就回国。

  不止如此,还要拉上老唐、老任几个老家伙一起署名。

  年龄、资历、学历,对于这种人才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便是那些已经入选的博士生,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这般程度?这样的人才要是留不住,那就不只是笑话,更是一大损失!

  菲尔兹奖不缺华人,但华国却需要一块菲尔兹奖。

  从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王教授看到了希望……

  ……

  黑板上的那些东西,已经刻在陆舟的心里,一段时间里是不可能忘掉的。

  至于会不会被剽窃?

  呵呵,数学年刊的编辑至少有两个坐在台下,能干出这种蠢事儿的人,多半也不太可能在期刊或者学术会议上投稿。

  终于搞定这道题,走下讲台的陆舟什么也不想干,只想回酒店躺着,好好睡一觉,无论是事情等第二天起来再说。

  然而,他显然低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在普林斯顿数学系的学生们还有那些来自其他大学的同龄人们的眼中,究竟有多酷。

  就在他跨过门的一瞬间,便被从演讲厅里追出来的人给追上了。

  人们包围了他,就像包围了一名超级碗的冠军,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没有草坪,陆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扔到天上去。

  “嘿,兄弟,干得漂亮!你刚才写最后一步的动作,简直酷毙了!可以再做一次吗?我想拍个照!”

  “帅哥,有联系方式吗?你可以写我手上。”

  “等一下!让我拍张照!让我拍张照,我要发推特上!哦,谢特,别挤我!”

  那嘈杂的声音,一下子把陆舟心中的困意给驱散了。

  说实话,这群人实在是太热情了,热情到他都有些怕了。

  冲着他吹口哨,拉着他合影照相倒没什么,可有的人上来就给他一个波涛汹涌的熊抱。

  带球撞人也就算了吧,某个热情的拉丁裔小姐姐,拉着他拍照的时候,对着他的脸就啵了一个。

  这一下不要紧。

  后面的人再一起哄,这些小姐姐们就更大胆了,让陆舟慌得不行。

  最可气的是,这群人一点都不讲礼貌!更是没有一丁点儿节操!

  看到他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起哄的更带劲了。

  连帅气的发型都顾不上了,陆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从人们的笑声和欢呼声中突出重围。

  不过谢天谢地,好歹是保住了初吻。

  这东西,可比什么发型重要多了。

  要是丢在这里,那可就亏大了!

  ……

  离开校门,快步穿过帕尔默广场,逃回酒店的陆舟刚搭上电梯,忽然一道人影从他身后闪了进来。

  当陆舟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陆舟。

  轻咳了一声,陆舟试探着提议道:“呃……合影签名我都没意见,但为了华法友谊,咱别动手动脚如何?”

  眉毛饶有兴趣地挑了下,双臂抱在胸前的莫丽娜小姐,直接无视了陆舟的发言,夹在左胳膊下的右手按了下5号数字:“我在707号,你去哪?”

  “三零……咳,帮我按下三号。”陆舟咳嗽了声。

  好险,房间号差点就被套路出来了。

  “三楼是吗?”莫丽娜看了下电梯门旁边的楼层表盘,有些捉弄人地看了陆舟一眼,调侃道,“可惜已经过了,反正也是顺路,要不去我房间坐会儿?”

  陆舟摇头:“不用了,我现在只想回去睡觉。”

  莫丽娜:……

  电梯到了七楼,叮咚一声停下。

  见电梯还要向上的样子,陆舟便走了下来,伸手在表盘上按了下。

  看着执着于尽快回去的陆舟,莫丽娜也没急着回去,而是揶揄了句:“你们华国男人都是这么不解风情的吗?”

  陆舟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暂时不太想考虑数学问题。”

  莫丽娜眉毛挑了挑:“你怎么知道我打算向你请教数学问题?”

  陆舟咧嘴一笑,略微得意说:“因为眼睛能说明很多问题,这还是你教我的,我猜的对吗?”

  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或许是注意到了陆舟深深的眼袋,莫丽娜也就没再勉强,而是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包湿巾扔给了他。

  陆舟:“纸巾?”

  莫丽娜淡淡笑了笑:“你的脸上至少有三道口红印子,需要镜子吗?”

  握草?!

  一想到自己那帅气的脸上,竟然挂着唇印走了一路,陆舟脸色顿时一变,迅速接过纸巾,在脸上抹了两下。

  果然,纸上留下了两道红印子。

  “好好睡一觉吧,但千万记得,可别错过了明天下午的闭幕式和晚上的派对,”看着拿着纸巾擦脸的陆舟,莫丽娜弯了弯嘴角,用揶揄的口吻说道,“尤其是明晚的派对,你可是主角。”

  也不等陆舟问什么意思,她便转身走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