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学霸都是这画风吗?

  看完电影,本来陆舟是打算直接回学校的,但奈何提出要请客晚饭的学姐盛情难却,他果断就答应了。

  由于距离晚饭还有一小段时间,两人便在亿达广场附近随便找了家星巴克坐着休息。

  点了两杯咖啡,坐在咖啡厅的角落处,陈玉珊两手托着下巴,无聊地咬着吸管,随口问道:“你最近都在忙啥呢?”

  陆舟:“刚忙完物院那边的科研项目,最近几天应该都挺闲的,你呢?考研准备的怎么样了?”

  陈玉珊嘴角一弯,得意笑道:“完全ok!”

  陆舟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这么有自信?你准备报哪个大学?”

  “燕京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我的目标是燕大工商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1+2模式?厉害了,那读出来岂不是有两本学位证。”

  陈玉珊得意笑道:“哼哼,学姐厉害吧?”

  虽然知道这句“厉害了”多半是友善的敷衍,但被一个超级学霸这么夸奖,她还是很开心的。

  陆舟:“厉害厉害,可是你的数学没问题吗?”

  出国留学到还好说,无论是“1+2”还是“1+1”或者“2+2”,一般一本院校都有这种和国外院校的合作项目。自费的话绩点不是太差一般都能申请上,名额稀少、申请条件苛刻的那都是公费留学。

  留学暂且不提,燕大的工商院,只怕没那么好考吧?

  听到陆舟又在鄙视她的数学成绩,陈玉珊顿时不乐意了,争辩道:“我的数学不差好不好?最多,就是刚捡起来的时候,有些知识点忘了那么一丢丢。”

  看着她着急争辩的样子,陆舟乐了,脱口而出:“那我考考你,在L为简单光滑闭曲线的情况下,柯西积分的性质有哪些?”

  陈玉珊一脸无语。

  “……我数学书读的少,你可别骗我,这是复变的内容吧!我们又不考这些。”

  咦?

  好像还真是?

  陆舟轻咳了声,不好意思道:“咳咳,失误了,等我想想换个题目。”

  陈玉珊捂住了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反正我高数已经搞定了!It’s-enough!!!”

  看着反应如此之大的陈玉珊,把陆舟给吓了一跳,心说就随便聊聊天,你不听就算了,我又没强迫你非要听,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怪容易让人误会的。

  坐旁边一桌的情侣,齐齐向这边投来了匪夷所思的视线。

  女生:“学霸们谈恋爱,都是这个画风吗?”

  男生:“不,大概是学霸和学渣谈恋爱的画风吧……有点诡异。”

  女生忽然眼睛一亮:“等等,那位大佬……莫非是数院的陆舟?”

  男生侧目看了一眼,惊了:“握草,还真是!可怕……那,那就不是学霸和学渣谈恋爱的画风了,大概是学神和学渣之间的画风了。”

  女生两手拖着下巴,轻声感慨:“人神恋吗?被你这么一说,反而有点浪漫了呢。”

  陆舟:“……”

  你这话什么意思?

  单身狗就不能来星巴克了吗?

  又没吃你家大米!

  同样听到了邻桌失礼的对话,陈玉珊胀红了脸,咬着银牙,气愤地小声嘀咕了句:“我不是学渣好不好,GPA4.7,很强的好不好!可恶!”

  ……

  晚上,回到学校。

  放松了一下午的陆舟,感觉心情无比舒畅,连寝室都没回去,背着电脑去了图书馆。

  这次物院的科研项目,让他对碳元素簇的材料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当他发现利用数学工具,可以解决很多实际问题的时候,这种兴趣便尤为强烈了。

  就仿佛一座未经开采的金矿,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摆在他的面前。

  陆舟索性便从知网下了一堆文献在电脑上,结合工具书啃了起来。

  这一刻,他总算是理解了系统的苦心,和那句“脑子太空了,多读点书吧”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暑假时系统列给他的那一长串书单,此时此刻的他,想把这些东西看懂还真没那么简单,更别提那些储存在系统数据库中的黑科技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陆舟基本上都是往返在图书馆与寝室之间。

  当然了,实验室那边有新的样品出来,需要他帮忙对采集到的数据做分析,他还是会过去帮忙的。

  自从上次那篇论文之后,钱忠明和刘波两个研究僧,便对他这个小师弟佩服的五体投地。

  每次陆舟来帮他们对傅里叶红外光谱数据作分析的时候,他们脸上都是一副“大佬这边请”、“大佬请坐”、“大佬喝茶”的表情,搞的陆舟怪不好意思的。

  偶尔不是特别忙的时候,陆舟还会和钱师兄讨论些碳纳米管材料方面的事情。

  也正是在讨论那些学术问题的时候,陆舟才发现这货简直是个“设备控”,

  只要一聊到实验室的那些尖端设备,平时话不怎么多的他,嘴巴便是停不下来,恨不得连放实验设备的桌子都侃侃而谈一番。

  也是拜他所赐,陆舟才有机会接触到那些平时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的,造价昂贵的实验设备。

  比如,隔壁实验室那台刚搬来不久的,用来制备碳纳米管的CVD真空气氛管式炉,整个研究所用到的碳纳米管几乎的都是这玩意儿弄出来的,据说就这么一台大家伙的进口价得上十万,而且还是欧元。

  不只是碳纳米管的生产设备,还有给碳纳米管做表面修饰的设备,最贵的那个甚至都能赶的上金陵市的房价了。

  每次听钱师兄吹牛的时候,陆舟心中也是不禁感慨。

  科研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

  在得知陆舟对碳纳米管的制备感兴趣之后,钱师兄也算是投桃报李,从“过渡金属催化剂的制备”到“产物中碳纳米管的提纯”这一整套流程,都带着他上机操作了一回。

  也正是因此,陆舟才算是有机会见到,自己研究了大半个月的东西,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当然,是在电子显微镜下见到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月底。

  终于,在这十一月的最后一天,从老校区的实验室,传来了一条喜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