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这不物理

  上午八点。

  熬了一晚上将研究成果整理成论文的陆舟,打着哈欠去了实验室,将自己这五天来的研究成果交到了钱师兄的手中。

  然后……

  “这不可能!”将论文拍在了桌子上,钱师兄断然否决道,“CNTs材料对水泥材料的增强机理,就是为水化产物的形核提供成核基体,降低成核势垒,使水化产物易于形成!”

  “你研究了一天竟然告诉我没有影响?怎么可能对早龄期水化反应毫无影响!你到底有没有看过我给你的那些文献!”

  “毫无疑问,你的计算肯定出了问题,因为这不物理!”

  “但这很数学,”陆舟一听自己的劳动成果被无情否定,顿时就不乐意了,强撑着困意,据理力争道,“我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4号样本的FTIR图表,在8~12h龄期时,掺CNTs试样与空白试样在800~1025cm^-1处特征峰的迁移速度基本相同!这说明了什么?”

  他相信自己的计算不会有误。

  更何况在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他又重新算了至少三遍!

  陆舟强硬的态度,让钱忠明微微一怔,固执的态度,因为迟疑而软化了几分。

  盯着图表看了半天,他捏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两人的争论,把在旁边坐样品分析的刘波吸引了过来。

  问过争论的原因之后,刘师兄盯着桌上的几张A4纸,脸上浮现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CNTs材料对波兰特水泥早龄期的水化反应没有影响?这确实太匪夷所思了。如果这个结论是正确的话,甚至可以单独作为一项研究成果发表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匪夷所思,”钱师兄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从分子动力学的角度来讲,这是不可能的,碳纳米管侧面高度离域化的大π键,势必对硅氧四面体的聚合过程造成干涉……”

  刘师兄提出反议道:“但这只是众多流派的观点之一,也许它并不正确,或者说存在疏漏……”

  看着陷入讨论的二人,陆舟没有说话,也插不上话,因为到了后面他完全听不懂他们俩在讨论些什么。

  隔行如隔山,就好像他要是讲线性泛函的最优反演理论,他们两个听着同样得是一脸懵逼,不知所云。

  看着讨论的二人,陆舟不由在心中感慨。

  果然还是得提升自身的知识水平啊。

  进入真正前沿的科研领域,一个数学学位怕是不够……

  要不,等着系统真给他整了个黑科技图纸出来,只怕他也是两眼抓瞎,门都摸不着。

  其实如果陆舟对材料物理有所了解的话,便会知道,国际学术界对于碳纳米管对复合材料的增强机理,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虽然在材料中适当加入碳纳米管,可以提升材料强度,在很多领域都得到证实。比如最典型的采用激光合金化及后淬火工艺合成碳纳米管/4#钢,复合材料硬度能达到HRC69……

  但是,对于碳纳米管是如何做到这点,目前都只是依据宏观现象做出的理论猜想。所以,如果在不同教科书上看到不同的解释,一定不要觉得奇怪,因为这个东西本身就没有一个“定论”。

  而钱师兄所说的,便是关于碳纳米管对水泥材料增强机理的主流猜想之一。

  至于这种猜想是否正确,或者说能不能适用于这个课题……

  老实说他自己并没有深究过,而是直接拿来当结论用了。

  如果陆舟的计算结果没错,那么无疑将为证伪这个猜想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反例。

  但这实在是太意外,也太荒谬了!

  过了好一会儿,钱师兄和刘师兄两人似乎达成了共识,看向陆舟。

  沉吟片刻,钱忠明开口了。

  “我无法立刻给你答复……我需要进行实验。”

  “如果你的计算结果没有错的话。”

  “这将是一个重大发现!”

  陆舟立刻问道:“有多重大?”

  刘波笑了笑,说:“具体多重大我也不好说,但对于碳纳米管材料研究这一领域还是有相当大意义的,至少能让后来者少走不少弯路。当然了,要说学术价值,肯定比不上你证明那个世界难题。”

  陆舟不好意思笑了笑,谦虚道:“那都是虚的。”

  “你这话说的,学术上的事情只分是或不是,哪有什么虚不虚的,”刘波笑着摇了摇头,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正如咱们钱师兄说的,这个东西还需要实验论证,不经过实验证明的东西,我也没办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还有,我能不能厚着脸皮拜托你一件事?”

  陆舟问:“什么事?”

  钱忠明干咳了声,不好意思地说道:“关于你的这个数学证明,能不能等到我们的项目结束之后再发表?因为不只是我们在做这方面研究,就我们知道的折大也在做……”

  现在发表这研究成果,等于给对手扫清通往终点的障碍,没准别人也走进了这个死胡同呢?

  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厚道,但事关科研经费和大半年的努力是否白费,就是不善言辞的钱忠明,也不得不厚着脸皮提出这个要求了。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啊,好说好说,”陆舟笑了笑,不在意地说道。

  能够发现这个结论,意外的成分居多。而且如果没有钱师兄和刘师兄提供的那些实验数据作为支撑,他也不可能凭空写出一大堆公式,更不可能发现这个出人意料的结论。

  按照惯例,两位师兄的名字,也能列在二作、三作的位置。

  对于论文的二作、三作,他们的意见还是应该参考下的。

  这既是礼貌问题,也是节操问题。

  钱忠明:“最晚下个月月底,快的话这个月月底!我保证可以出结果,到时候你再发表这篇论文就没问题了。”

  陆舟笑着说:“没事,我不急这一会儿,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可以了。”

  其实陆舟还是需要冒一点风险的,毕竟要是有人在这时候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并且率先发表了论文,那么他这五天来连续奋战的成果就付之东流了。

  但,凡事以大局为重。

  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小……

  事关重大,钱忠明立刻给李荣恩教授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李教授没说什么,只是让钱忠明带着陆舟的那篇论文初稿和放在新校区实验室的几个样品,立刻去一趟老校区的实验室。

  如果陆舟通过数学方法得出的结论是正确的话,那么他们的实验很明显已经走入了误区。

  不过,现在纠正过来,还为时不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