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不足以担此殊荣

  鲁主任确实没有骗他,上次那个百万支票的颁奖便是最后一次。那次以后,虽然网络上关于这件事的议论还在发酵,却再没有媒体进入学校,打搅他的日常生活。

  后来陆舟才知道,学校其实已经帮他挡掉不少采访了,包括前段时间采访过他的几家媒体,都是有节操的正规媒体,很多小媒体和自由新闻人想进学校的大门都进不来。

  毕竟,校园终究还是学习的地方。

  适当的宣传有助于提升学校的知名度,扩大学校的生源,但如果不把握一个度,却会扰了校园的清静,散漫了积极向上的学风。关于这一点,校领导们心里还是有杆秤的。

  周六,陆舟去了一趟工行,在工行分行行长的亲自接待下,兑现了那一百万元支票。

  打发走了那些推销保险和理财产品的人,陆舟迅速离开了银行。一直到坐上门口的滴滴,他都没完全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从来没这么有钱过。

  以至于突然这么有钱,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花才好了。

  总之,先存起来?

  在校门口下了车后,陆舟第N次拿出手机,看着转账短信中的那串零,心脏怦怦跳得厉害。

  “……一百万到手了,这样一来,距离达成任务二的条件,就只差四百万了吧。”

  默念了几声平常心,陆舟将手机放回了兜里,向校门口的小吃街走去。

  随便找了家小碗菜馆解决了午饭,当他跨过校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两点多。

  想起来昨天唐教授给自己的电话,他在回宿舍楼之前,先去了一趟实验楼,找到了老唐的办公室。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声“请进”,陆舟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来人,唐教授笑了笑,调侃道:“你小子这几天过得倒是挺潇洒啊。”

  陆舟不好意地笑了笑:“老师,您就别取笑我了,我都快烦死了……”

  办公室里在做项目的两个研究生齐齐翻了个白眼,决定无视掉这货。

  烦?

  那你把一百万给我,让我来替你烦恼啊!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太可恨了!

  拿起保温杯,抿了口热茶,唐教授笑眯眯地说道:“哦?我看你倒是挺开心的,接下来准备进军娱乐圈?”

  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决定不说话。

  “行了,一会儿我还有课,不和你闲扯别的,说正事儿吧。”见陆舟不开口说话,老唐也没继续调侃,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我这里有一封邀请信,是普林斯顿大学那边寄来的,明年二月份有一场国际数论研究学术会议在普林斯顿举行,那边邀请你过去对研究成果进行学术报告。”

  陆舟愣了下,困惑道:“学术会议?”

  唐教授笑着说道:“没错。学术的进步在于交流,这种国际数学会议,有机会参加尽量多参加,对你的个人发展只有好处。尤其是这个会议,在国际数论领域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你是咱们学校第一个收到这个会议邀请进行学术报告的本科生,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吧。学校会报销的你往返机票还有食宿开销,你放心地去就好了!”

  哪怕是借着这个机会去和同行交流下,收获也是很大的。

  从唐教授手中接过了那张书面邀请函,陆舟点头道。

  “那我回去准备下。”

  “把你那篇论文拿出来改改,做个简单的发言稿就可以了,言简意赅就好。重点是后面的QA环节,估计不少数论研究的同行都揣着一肚子疑问,准备在提问环节向你发问,这个你可得好好准备下!”唐教授叮嘱道。

  “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陆舟点头道。

  “别急着走,还有件事,”唐教授笑了笑,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柳书记准备推荐你评选华国十大杰出青年。不管最后能不能选上,至少也是个提名。”

  华国十大杰出青年!

  陆舟瞳孔微微收缩了下。

  这个“华国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他是听说过的,据说是由华国青年联合会创意策划,联合十家主要新闻单位共同主办,旨在举荐青年人才,树立时代楷模,好像一共也才评选了十来届的样子……

  其影响力,与五四青年奖章并列!

  陆舟屏住了呼吸,心跳加速了那么一下下,不过却是迅速冷静了下来。

  首先,仅仅一个周氏猜想的证明,能否配得上这个奖项,还得打上一个问号。毕竟这个奖项并非是针对科研领域,而是针对全国全行业全领域的评选,审核标准是社会贡献。

  而且,作为一项政治资本,这种奖项的评选,往往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如果他拿个菲尔茨奖回来,倒是有些希望。

  再其次,没有无缘无故的赠予。

  如果说上次柳书记来学校对自己嘘寒问暖,是为了表现市政工作对教育和科研人员的重视。这次忽然推举自己评选华国十大杰出青年,怕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陆舟心头的火热倒是褪去了几分。

  对于自己的智商,他从来是毫不怀疑的。

  但是……

  对于情商这东西,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陆舟没有给出答复,只是笑了笑,恭敬地问道:“老师,您的意见是?”

  唐教授笑眯眯地说道:“我的意见?那得看你以后想往哪方面发展了。如果你今后打算从政,往体制里发展,这是个机会,柳书记说不定就是你仕途上的贵人。发展的好,以后混个大代表当当是没什么问题。再往后能做到哪一步,就得看你个人机遇了。”

  陆舟沉默不语。

  唐教授也不着急,坐在那儿喝茶。

  过了好一会儿,陆舟忽然笑了笑,摇了摇头:“我一个政Z常年游走在及格线边缘的学渣,恐怕不是端这碗饭的料。”

  虽然对于一个父亲在体制内工作的工人子女来说,这个提议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要是能抓住这次机遇,一路做到大学校长、乃至华科院院长,加上他的黑科技系统,未必走不出一条别样的阳光大道。

  但是陆舟觉得,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而且他觉得自己随心所欲习惯了,体制内的生活未必是他想要的。

  “看来你小子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我看你也不像是能干这块的料,”唐教授笑着把保温杯放在了办公桌上,看着陆舟赞许地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既然你已经做出决定,那就推掉吧,记得拒绝的时候委婉点就可以了。”

  陆舟想了想,笑着说道:“学生才疏学浅,不足以担此殊荣……这样回复可以吗?”

  唐教授笑着点了点头,只回了一个字:“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