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同意

  金陵大学会议室,召开了一场临时会议,由校长许建亲自主持,要求软件院的领导务必到场。

  不少教授本来都在实验室里,结果被一个电话叫来开会。

  会议的核心很简单,讨论的就是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围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一篇文章——《浅谈华国当代校园学术风气——从一位本科生的论文说起》。

  文章中提到,一名本科生在一个月内,连发九篇计算机SCI论文,以此为切入点,批评了华国高等学府的学术风气,批评了某期刊审核不严,并且点名那位本科生来自金大。

  这简直是把金大架在火上烤。

  会议中,一名软件院的老教授推了推眼镜,站起来不温不火地说道:“……那九篇论文我看过了,其实写的挺好的,本科生能写出这样的论文,委实不太容易。要说他灌水实在牵强了点,很多计算机期刊投稿的质量还不如他。那个叫祝方才的……教育评论员,可能根本不懂什么信息技术,或许我们和他沟通一下,指出他的错误,应该能让他把那篇帖子被删掉。”

  发论文发的多了还会被人嫌弃?

  不少教授心里都装着一肚子困惑,这个会议简直开的莫名其妙!

  “不现实……祝方才这家伙,肚子里有几两水他自己不清楚?你看看他的头衔,教育评论员、科普作家,哪一个像是能和我们尿一个壶里的?”坐在会议桌前的书记摇了摇头,说,“人家摆明着就是来碰瓷的,和你打什么商量?”

  这件事确实不好处理。

  首先学生没有任何过错,退一万步学校也不可能处分学生,但现在舆.论上却形成了一种单方面的声讨。

  而整件事情说来也好笑,完全就是一个圈外人借着自己社会地位上的优势指手画脚。

  至于动机,几个校领导也看不太懂。

  也还好不是一月前填志愿的时候,否则在座各位的骂娘的心都有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已经对学校的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

  许校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沉默了大概半分钟,才缓缓开口说道:“现在不是论文写的好不好的问题,而是社会各界对我们学校的学术风气产生了质疑,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回答质疑,向社会各界澄清。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搞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经过了一下午的讨论,这次会议最终作出了两项决定。

  一方面为了学校的声誉,对这篇博文带来的舆论影响展开公关,发布公告澄清论文的学术价值,同时律师函警告,要求道歉。另一方面要求各院系领导,查出这个姓陆的本科生,问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

  一个月9篇SCI,差一篇就两位数了,听起来确实魔幻了点。在座的各位软件院教授虽然也有过灌水的经历,毕竟计算机论文的含金量摆在那,可却没人没水的这么疯狂过!

  然而这时候,各位校领导还不清楚,其实陆舟还真就发了十篇,只不过另外一篇不是计算机,是数学……

  ……

  围脖,评论区。

  【卧槽,一个本科生发表九篇SCI,骗鬼吧,这玩意儿有这么好发?】

  【……感觉我上我也行。(狗头)】

  【支持祝老师!打击学术毒瘤!矫正这种不正风气!(拳头)(拳头)】

  【身为一枚麻省理工大学的留学生,表示这样的现象在美国完全不可能发生,想都不用想,投稿人肯定是钻了国内部分普刊伪审核机制的空子……】

  【悲哀,我们的大学都培养出来一些什么样的学生!只会写论文的研究人员有什么用?论文能变成原子弹吗?连本科生都能写出这么多来!可想而知,我们国家的学术界已经病入膏肓……】

  【洗地的省省吧,你自己试试一个月写不写的了9篇论文,做不到就不要在旁边哔哔。】

  卧槽,什么几把玩意儿?

  就没有一条智商正常的评论是站我边的吗?

  两万转发,一万评论,无数点赞!

  坐在空教室里刷着围脖,陆舟越看越气,却没什么好的办法。

  大家其实并不在意真相究竟如何,大家永远只想看到他们自己想看的东西。

  比如权威被推翻,“应试教育下的产品”被打倒,科学大牛在民间,戳穿学术界“虚伪”的面纱……至于论文真的是否向那姓祝的说的那样一文不值,有几个人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眼?

  不存在的。

  为了喷这些喷子,陆舟还专门注册了个围脖,结果他这个当事人发的评论却石沉大海,连个点赞的都没有。

  可能,这就是围脖小透明的悲哀吧……

  默念了几声平常心,陆舟一如既往的关掉手机屏幕,伸手抓了抓头发。

  本以为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的任务,没想到还藏着这么一个大坑在里面。

  其实也怪他疏忽了,当时要是用个化名发表文章的话,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但是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就算再后悔也没用了。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捡起来一看,是老唐打来的。

  陆舟表情有些古怪,实在想不出老唐有什么找自己的理由,心说不会和论文的事有关吧?

  应该不会吧?

  怀着不确定的心情,陆舟接通了电话。

  “喂?”

  “小陆啊,在忙啥?”

  听声音还挺平静的,陆舟定了定神,说:“在教室自习……有什么事吗?”

  唐教授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方便的话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现在?”

  “嗯,就现在。”

  ……

  收拾完东西,陆舟背上电脑和书,径直前往了唐教授的办公室。

  当他进去的时候发现,应用数学系的鲁主任和计算机系的张主任也都在这里。

  看了眼走进来的陆舟,三位教授先是笑了笑,随即表情有些微妙地相互看了一眼,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最后还是唐教授叹了口气,开门见山道:“陆舟,我问你件事儿。”

  陆舟说:“教授您问。”

  唐教授继续问:“你前段时间……就是发表那篇数学论文之后,有没有在sci期刊上投过稿?”

  知道多半是瞒不过,陆舟心中叹了口气,如实答道:“有。”

  张主任看向旁边的鲁主任,无奈道:“果然……以听姓陆,我就琢磨着我们系都没几个姓陆的。挨个问过了,别说写论文了,连怎么投稿都不知道。”

  唐教授急了,不信邪又问:“你发的是数学论文是不是?”

  “是……”陆舟老实点头,可随后又小声补充了句,“也发了别的论文……关于人工智能和地理信息系统的。”

  唐教授的眼睛都快瞪了出来:“你……你怎么又跑去发计算机的论文了!你前几天不是还在研究那什么梅森素数吗?”

  “我发现那个报刊投稿给钱,一篇得有150呢,”不好意思地看了唐教授一眼,陆舟小声说,“然后我就把我研究出来的东西,拆成九份写成论文发上去了……不可以吗?”

  唐教授:“……”

  鲁主任:“……”

  张主任:“……”

  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毕竟学校是鼓励学生多发论文的,为了稿费发论文听起来很怪,但也不算什么坏事……

  但这件事上偏偏却出了问题。

  办公室陷入了迷之沉默,最后还是鲁主任咳了咳,用友好的语气说道,“那个……陆同学啊,你的论文是自己写的吗?”

  “当然,”陆舟点了点头,“而且我就在图书馆里写的。”

  这他确实没有说谎,因为光把论文从系统中兑换出来是不够的,如果他自己弄不懂里面的知识点,根本无法展开写作,顶多是把算法抄上去而已。

  为了完成这些论文,他光是看的文献就有一百多篇,更不要说那些专业书籍。

  所以别说是什么调监控,就算是现场考察几个关于人工智能和GIS系统的问题,他也能对答如流。

  当然,如果问一些超范围的问题,问到人工智能在其它领域的应用,可能就有些悬了。不过有系统在的话,现场用积分兑换也不是什么难事儿,顶多浪费了点……

  这下鲁主任也不知道该说啥了,最后还是软件院的张主任站了出来,笑了笑,说道:“鲁主任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我们都没想到,你不但在数学上有一套,对信息技术方面也有这么高的见解。我看过你的c语言成绩,95分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当然相信论文是你自己写的……但现在有些人不信,而且把这件事挑出来做文章。你有上过围脖吗?”

  其实虽说大部分人工智能都是用c++编写的,但c语言考试成绩和人工智能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因为老师除了教些c++语言的基础使用方法之外,根本不会教深入的东西。

  不过反过来想,能写出那样论文的人,c语言考试这种基础上的东西总不会太差,95分这个成绩,也算是满足了张主任的预期。

  “您说的是那篇文章吗?”陆舟问道。

  “是的。”盯着陆舟的眼睛,张主任点了点头,“你已经看过了?”

  “看过了,”虽然心里气得要死,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得保持风度的,陆舟摆了摆手,作不在意状说道,“那种通篇都是无脑抹黑的东西,我根本懒得和他一般见识。”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恨不得把他一刀劈了就是。

  “陆同学,我必须纠正你一点,”鲁主任严肃地看着陆舟,“你不只是一个个人,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代表着我们学校的声誉!我们不会这种学术上不道德的行为,同样也不会容许任何人恶意抹黑我们的学生。我希望你端正态度,严肃的看待这次事件。”

  “鲁主任,可是我也没办法呀?我私信他根本没理我。”陆舟无奈道。

  “其实鲁主任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态度不要这么消极,”张主任用缓和的语气说道,“舆论上的事情,我们学校会做出公开回应,只是,我们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在适当的场合为自己,也为学校发声。可以吗?”

  原来是要替我出头啊……

  我还以为什么呢,早说啊!

  陆舟松了口气,点头。

  “我同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