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拿钱当钱(第三更)

  陆舟微微愣了下,随即掏出手机,果然看到了杨女士给他发来的短信。

  【陆老师,实在抱歉,因为公司开会,我这边实在赶不回来,可能得等到晚上十点。对于耽误您的时间,我愿意支付双倍时薪赔偿,还请您原谅。】

  双倍时薪……

  也就是说,一个小时四百?

  陆舟倒吸了一口气,心说阿姨您千万别客气,您就是今晚不回来了都没问题!

  虽然他知道这不太可能。

  “你吃鸡肉味的还是牛肉味的?”这时,韩梦琪把头从厨房里探了出莱,看着坐在客厅的陆舟问道,“冰箱里只有三明治,那个女人把门锁了,点外卖也送不进来。”

  陆舟看着她手上的速冻三明治,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就吃这个?”

  韩梦琪满不在乎地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哪里都是问题。

  陆舟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厨房走去。

  “你……干什么?”韩梦琪后退了半步,狐疑问道。

  “我来做。”

  “你还会做饭?”韩梦琪瞪大眼睛看着陆舟,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陆舟把锅放进水池里冲了冲,笑着说:“呵,你以为我和你一样?”

  韩梦琪不满地抬了抬下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如果你闲着没事干,就去客厅把我写的那些东西拿起来看看,对你有帮助。”陆舟一边洗锅,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家人不知道多久没开火了,做菜的锅上都落了一层灰,以至于陆舟刷了好几道水才彻底弄干净。

  冰箱里除了三明治之外,意外的还是有些新鲜食物。按照韩梦琪的说法,这些食材都是“那个女人”用来做沙拉的。

  “白菜炒个小炒白菜,鸡胸肉和辣椒炒个手撕鸡丝……两个菜应该够了。米饭先蒸两杯吧,大不了我多吃点。”

  将菜板搁在了台子上,陆舟洗了下手,拿起菜刀熟练地将食材切好。鸡胸肉比较麻烦,得过一下开水,但温度又不能太高,要不肉质会变柴。那样吃起来的口感,就相当难受了。

  不过对于陆舟来说,问题却不是很大。

  她母亲身体不好的那段时间里,几乎天天都是他在给家里做饭。现在虽然也有个两年多没碰厨房了,但已经学会的东西,可没那么轻易就会遗忘。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切菜声,韩梦琪盯着陆舟花了一下午给她写的大纲,心思很烦躁,怎么没法集中精力。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厨房的门开了,紧接着一缕食物的香气钻入了鼻尖。

  韩梦琪的鼻尖轻轻动了动,随即咽了口吐沫,独自不争气地咕了一声。

  这时,陆舟的声音传来。

  “饿了就快来吃吧,自己添饭。”

  韩梦琪本想说些刻薄的话,但看了看茶几上的复习资料,又看了看餐桌上的饭菜,最终还是把那些不合适的话咽了回去,低下头小声“哦”了句,然后便钻进了洗手间。

  人是识好歹的,对于善意和恶意的态度,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洗完手,韩梦琪拿起碗,添了小半碗米饭,坐在陆舟对面。

  看着桌上的两道普通的家常菜,她犹豫了下,伸出筷子夹了一小片白菜,可这时又忽然警惕地看了陆舟一眼:“你没在里面下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正在吃饭的陆舟差点没被米粒给呛到,抬头狠狠瞪了这小丫头一眼,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现在吃的是什么?”

  韩梦琪脸一红,也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很白痴,但又不愿意承认,逞强狡辩道:“不是有那种事先吃过解药,然后就没事的东西吗……”

  “看电视剧把脑子看傻了吧。”陆舟毫不客气地说道,“不想吃拉倒,回去啃你的三明治去。”

  韩梦琪吐了吐舌头,不再说什么,继续吃饭。

  吃饭的时候,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细嚼慢咽,一碗饭吃完,陆舟正准备起身,忽然惊讶地发现,韩梦琪又端着碗去了厨房,添了一碗回来。

  这好像是第三碗了。

  这家伙有这么能吃吗?

  陆舟有些怀疑地扫了眼她那瘦小的形体,怎么也不像是很能吃的类型。

  也许是每次只添了一点吧?

  如此想着,陆舟走去了电饭锅旁边,打开一看,瞬间僵住了。

  没了?

  陆舟回头看向了埋头猛吃的韩梦琪。

  “你……看着我干什么?”注意到了陆舟的视线,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韩梦琪勉强咽下了嘴里的食物,不好意思地小声说,“要不我分你一点?”

  “不用了……你长身体,多吃点应该的。”陆舟摇了摇头,将碗筷端去厨房的池子里。

  当他差不多将厨房收拾好的时候,韩梦琪默默端着空盘子和空碗走进了厨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陆舟说:“要不……我来洗?”

  这个家教太勤快了,以至于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用,你放那儿吧,有这时间不如去客厅看两道题。”正在洗菜板的陆舟头也不回地说道。

  又是学习!

  韩梦琪对着陆舟的背后吐着舌头办了个鬼脸,不再理他,转身回去了客厅。

  在厨房里收拾完,陆舟回到了客厅,见到小丫头正趴在茶几旁边看他写的那些东西,不由会心一笑,便走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问道:“怎么样?看得懂不?”

  “哼……太简单了。”

  “简单?这些简单的问题你可错了不少。”陆舟随手抽出了一张卷子,“比如这道题,根据直线与圆的方程,判断直线与圆的位置关系。在我看来,完全是道送分题。”

  韩梦琪憋着嘴,狡辩道:“……你都上大学了,当然觉得简单了。”

  “是吗?大学可不会学这些东西。而且这种题我也一年多没碰了,也就刚才下午的时候看了一下。”陆舟笑着说道。

  “……反正我数学就这样,随你咋说吧。”韩梦琪干脆破罐子破摔了,靠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放弃了?在我看来你还有救。”陆舟说道。

  “你不用安慰我,我是什么情况我心里清楚,上个学期我基本没怎么学过。”韩梦琪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说道。

  “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陆舟笑着说。

  “……用激将法对我没用。”

  啊……

  没想到被识破了。

  气氛再次冷了下来,韩梦琪低着头玩起了手机,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何种原因没有回去房间里把自己关着,但她却也没再和陆舟说一句话。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下来,陆舟走过去把客厅的灯打开了。

  这时他忽然发现,房子太大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

  人多点还好,要是一个人待着,还真有些瘆的慌。那一扇扇空洞漆黑的房门,就好像能把人的灵魂吸走一样。

  从书房的书架上取了本书下来,陆舟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静静地翻看。

  正在玩手机的韩梦琪,忽然悄悄瞥了他一眼,小声说了句。

  “谢谢。”

  “嗯?”陆洲微微侧过脸,困惑的看了她一眼。

  “你做的饭……很好吃。”韩梦琪直直地盯着手机屏幕,用僵硬的语气说道。

  “只是些很简单的东西……你.妈难道没给你做过?”陆舟问道。

  韩梦琪的表情瞬间冷淡了下来:“她?她可不会做饭……而且别说是做饭了,我一天都看不到她几次。”

  难怪吃的这么香,原来是好久没吃过了。

  亏陆舟还以为自己的厨艺又长进了,没想到又是错觉。

  “你父亲呢?”

  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陆舟就后悔了,因为答案显而易见。

  “在和我妈打官司,大概快打完了吧。”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韩梦琪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句话。

  喉结微微动了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面露这样表情的她,陆舟反而有些同情她了。

  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韩梦琪忽然开口。

  “……以后,还会做饭给我吃吗?”

  陆舟想了想说道:“如果你认真学习,我会考虑。”

  “……什么嘛,原来有前提条件,真是没劲。”韩梦琪切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

  陆舟说:“毕竟我这份工作也是有绩效考核的,如果你母亲觉得我拿着工资不干活,也许过不了几天就把我辞了吧?”

  “……那就没办法了,那个女人每次都是这样,喜欢强人所难,”韩梦琪低下头,抱着膝盖的手臂紧了紧,想了想说,“我会试着努力的,但我没法保证。”

  “嗯。”陆舟笑着说道,“那我们说好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学习上的事,一开始气氛还有些僵硬,但后来倒是顺畅了许多。

  到了差不多快十一点钟的样子,楼下终于传来车的声音。

  不一会儿,玄关的门打开了,杨女士终于回来家里。

  韩梦琪默默的看了母亲一眼,一句话的交流也没有,只是示威似得轻轻哼了声,便回到了房间。

  这个女强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看了眼茶几上的复习资料和提纲,眉头微微舒展,向陆舟低了下头,略显疲惫的声音中带着深深的歉意:“实在是不好意思,耽误了你这么多时间,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那么麻烦,我打个滴滴就行了。”陆舟连忙摆了摆手,笑着说,“您还是在家里多陪陪女儿吧。她的数学还需要得在基础上多下点功夫,我给她制定了一份学习提纲,只要肯花时间在这上面,相信以她的能力追上来问题不大。”

  “谢谢陆老师了,我会督促她。”杨女士微微点头说道。

  “……不用这么客气,我先走了。对了,你们之间还是多沟通……我指的是学习这方面。毕竟这东西是急不来的,逼得太紧反而会起到反效果,不如交给孩子自己,让她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去解决问题。”

  再次谢绝了杨女士送自己回去的提议,陆舟坐电梯下了楼之后,掏出手机叫了一辆滴滴。

  坐上车后,杨女士通过微信转账,把补课的钱直接打在了他的手机上。

  前五小时按200块时薪计算,后五个小时按400块的时薪,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3000。

  看着那3000块钱的补课费,他忍不住感慨。

  果然是有钱人,真是不把钱当钱啊。

  他银行卡里总共也就3000出头的样子,这下总资产直接翻了一倍。

  要不是别人周一到周五学校组织了暑期补课,他恨不得天天都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