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时间一天天过去,高数2考试如期而至。

  “请同学们关掉手机,把学生证和身份证放在书桌的左上角。我再次强调一遍考场纪律,一旦发现有人作弊,绝不姑息,送与教务处处理。同学们马上就要升上大二了,希望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这种原则性问题。每年这个时候都有一两个不信邪的,希望你能帮能遵守纪律。”

  不认识的老教授站在讲台上往下面看了两眼,然后对旁边的研究生抬了抬下巴,“小王,你从右边开始。”

  “好的。”那个叫小王的男人点了点头,从右边开始检查学生的证件。

  老教授把保温瓶放在了讲桌上,从左边开始检查。

  陆舟伸了个懒腰,把手机关机,塞进背包里,和其他人一样把参考书和电子设备放在了第一排的课桌上。

  终于到这一天了!

  过了考试周,就有大把的时间能搞自己的事儿了。

  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陆舟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学生证给研究生看了眼,然后便坐在位置上发呆,等待发卷。

  毕竟是985名校,金大的考风考纪还是相当严格。

  别看那老头戴着老花镜,满脸和善的笑容。可你要是敢翻下纸条,或看下手机,哪怕你隐藏得再好,他也一眼就能给你揪出来。

  有几个本来都做好了小抄的同学,脸色发白坐立不安地坐在那里,想抄又不敢动手。

  陆舟心里叹了口气,为这几个倒霉孩子默哀了一声,紧接着便奋笔疾书地写了起来。

  听说卷子是老唐出的,不过无论出题人是谁,这种期末考试考察的知识点都不可能超出教纲范围。至少在陆舟看来,上面的题目很容易。

  第一大类是填空,第一题是求微分方程的通解,直接按照套路算就行了,虽然式子复杂了点,可万变不离其宗,在陆舟看来是道送分题。

  第二道题是通过空间坐标点,求平行于某直线的直线方程,没什么好说的,也是道送分题。

  第三道题求导,第四道题求曲线积分,送分。

  第五道题挺有意思,通过已知的f(x)=……方程,且f(x)以3/2π为周期的傅里叶正弦级数展开式和函数为S(x),求S(-5/2π)的值。

  emmm……

  稍微有点难度。

  捏着的笔在草稿纸上轻轻点了三下,不过陆舟还是很快便解出了答案。

  这道题看似复杂了点,尤其是在考察傅里叶正弦级数相关知识点的同时,联合考察了方程求积,偏偏方程还不怎么简单。不过一旦想通了解法,看似复杂的计算过程,其实也没多难,都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至少对于已经吃透了两本教材的陆舟来说是如此。

  紧接着,他看向了选择题,也都是些送分题,他便刷刷刷地勾了答案。

  再接下来就是大题了,要开始动真格的了!

  陆舟摩拳擦掌,热身完毕,正准备开工。然而一看到题目,傻眼了……

  倒不是因为太难。

  而是因为……

  emmmm……

  就这种程度吗?

  陆舟偷偷往旁边瞄了瞄,只见隔壁那哥们儿,正愁眉苦脸地咬着笔盖。

  再往后面瞅了瞅,更有创意的竟然用草稿纸叠了个骰子,竟然用起了玄学解题法。

  这时候,一位哥们儿站起身来,走到讲台上把卷子一放,潇洒地出了门。

  陆舟肃然起敬。

  英雄所见略同啊!

  果然不止我一个觉得这试卷太简单了!

  想到这里,陆舟不再犹豫,开始动笔,刷刷刷地解决了卷子上的题目。除了最后一道题花了五分钟之外,其余几道题基本上是两分钟之内搞定。

  拿起试卷看了看,确定没有遗漏,陆舟接着看了眼那还没写到四分之一的草稿纸,收拾东西站起身来,上去交卷了。

  坐在讲桌旁边的老教授喝着茶,对于上来交卷的陆舟没有任何理会。

  可当他用余光看见那张卷子的瞬间,他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哟。

  竟然写满了?

  这才过了半个小时啊?!

  轻咦了一声,他伸手拿起了那张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盯着题目后面的答案一行行审阅起来。

  第一题正确。

  第二题正确。

  第三题……

  越是往下看,他的表情越是凝重,越来越严肃。

  站在旁边的研究生虽然好奇卷子上写了些什么,可看到老教授脸上严肃的表情,最终还是打消了凑过去的念头。默默地走下了讲台,向教室的后排巡逻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看到最后一题最后一行的时候,鲁方平皱紧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赞许地微微点头。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看来老唐教了个好苗子啊……”心中感慨了句,鲁方平教授拧开茶杯抿了口,脸上的表情却是面无表情。

  对于提前离场的两位同学,考场里的其他学生倒是没什么动静,最多只是在心里感慨了一声,自我安慰道:这都已经两个放弃治疗的了,果然觉得难的不止我一个……

  除了坐在陆舟后面的刘瑞。

  他可是亲眼看见,陆舟把整张卷子给写满了的。

  虽然没看清陆舟在卷子上具体写了什么,可那么工整的答题格式,明显不像是乱写出来的……

  ……大概?

  看了眼自己的卷子,自己还在填空题的最后一题上绞尽脑汁,一点头绪都想不出来。

  按理来说,这种想不出来的题就应该放弃,等到把会做的题写完了才回过头来写。可一想到连陆舟都能做得出来,刘瑞的心里就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嫉妒使我因式分解。

  啊啊啊……

  心态爆炸了!

  刘瑞抓着头发,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

  从考场里出来之后,陆舟也没在外面闲逛,先是回了趟寝室,论文拷进了U盘里,然后便去了实验楼,找到了唐教授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除了唐教授站在窗户边上抽烟之外,只有两个学长在对着电脑专注地忙着手上的项目,以至于陆舟进来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就好像根本没注意到。

  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陆舟,唐教授用眼神示意他进来,看到了他手上的U盘,便笑了声说:“哟,你的论文这么快就搞好了?”

  陆舟礼貌的笑着说道:“嗯,总算是写完了,中文版和英文版都在里面,能请您帮我看一下吗?”

  “拿来吧,你来这不就是为了这事儿吗?”

  从陆舟那里接过了U盘,唐教授走到了办公桌前,把笔记本电脑打开后插上去,读取了论文。

  “考试考的怎么样?”

  “还行吧……感觉题目不咋难。”

  “呵,口气不小,你的卷子我亲自改。”

  “老师手下留情!”

  “你小子想都别想。”

  唐志伟笑了笑,打开了论文。若是别人和他说这种求情的话,他只会感到反感。但陆舟和他说这句话,他一点儿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只当是说笑。

  自己教出来的学生是什么水平他知道,让陆舟这小子做那种照着教学大纲出的卷子,确实是屈才了点。

  这种学生的舞台注定不是在大学的期末考试,而是在“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或者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这样的国家级赛事上。

  将注意力放在了论文上,唐志伟戴上眼镜,顺着论文的摘要往下看去。

  其实说实话,当陆舟拿着作文走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充满了惊讶的。

  对于做学问这件事儿,就像提着一个木桶,从大海里往水库里运水。

  一路上,颠颠簸簸,战战兢兢,兢兢业业……翻过崇山峻岭,淌过风吹日晒,最终走到了学术的大水库面前,能从那翻过来的木桶里,往水库里倒进一滴水,那这一路便不算是白走一遭了。

  想要做成学术的人,首先得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急功近利的人,是注定办不成事的。

  一个本科生,哪怕在数学这方面再有天赋,提着的桶里又能装得了几两水?

  别说是抵达学术的大水库了,只怕连半里地都走不出,那点水便在路上蒸干了。

  所以,唐志伟教授的心情很平静,在看论文的时候并不是一个数学家的心态,而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心态,在呵护着一朵刚刚从土壤中钻出嫩苗的花朵。

  甚至于还没开始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思索,如何以一个相对温和的方式,让陆舟把这篇论文拿回去重做。既教育了他做学问不能好高骛远,又让他不至于沮丧以致丧失信心和兴趣……

  然而就在这时候,唐教授忽然愣住了,紧接着眉头皱起,陷入了思索。

  这……

  这真的是一个本科生写出来的论文吗?

  不会是从哪本参考书上抄下来的吧?

  想到这里,唐教授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思,随便截取了一段,贴到白度上搜索。

  没有匹配。

  不信邪,这老先生又登了一个论文查重网站,这次把整个论文都传了上去……

  看着搜索结果,他的眼睛瞪的老大。

  怎么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