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即便是学霸,也有不擅长的东西

  日子一天天过去,陆舟基本维持着图书馆、寝室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吃饭的时候会去食堂,有琢磨不透的问题一会跑去拜访唐教授之外,他的生活轨迹基本没有变过。

  自从踏入这座校园以来,他的生活还是头一回如此地有规律,而且足足持续了半个月之久。

  这一切都是他从未想过的。

  终于,赶在6月15号的前一天,陆舟完成了论文的编辑,并且将文字翻译成了英文稿。

  值得一提的是,前几天在和唐教授讨论问题的时候,在得知陆舟在研究“给出部分傅里叶系数时,反演函数和函数的导数问题”这一问题,并将其中的发现写成了论文之后,唐教授对他的研究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兴趣,并表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帮他修改论文。

  关于这点,陆舟还是相当相信唐教授的。

  抛开良好的人品和风评不谈,别人当了这么多年教授,发表的论文只怕比他读过的书太多,还犯不着惦记他一个本科生写的论文。别说这个研究课题本身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就算是解开了困扰世界数学界多年的难题,唐志伟最多也只会为教出了这样的学生而感到自豪。

  也就一些三野鸡大学或者资历浅到连教授的头衔都混不上的导师,才会整天拿着毕业作为要挟,惦记着学生的研究成果。

  陆舟不知道在金大这样的高等学府中,存不存在这样的学术败类,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信无疑的是,唐教授一定不是这种人。

  有一位经验丰富的导师帮着做参谋,自己论文的投稿通过率应该会高上不少,而且在对于学术期刊的选择上,相信唐教授也能给出不少有价值的建议。

  所以,陆舟打算等考完高数之后,再把自己的论文拿去给唐教授帮忙看一下。

  至于现在嘛,自然是临时抱佛脚。

  毕竟除了高数之外,还有一门现代史纲要要考。

  最气人的是,今年还特么的是闭卷!

  陆舟一直想不通,学这玩意儿对自己到底有什么用?

  学好了就能成为接班人吗?

  可即便心中有一万个抱怨,该学的还是得学,该背还是得背。

  再怎么说那也是两个学分,对绩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就这样,陆舟耐着性子,坐在空无一人的寝室里,抱着教材猛啃了起来。

  结果可想而知。

  完全看不进去!

  坐在寝室里,背了一上午书的陆舟只觉得头昏眼花,把教材扔在桌上放弃了。

  人一闲下来就想摸鱼,望着寝室的天花板发呆了两分钟,陆舟摸出了手机。

  正巧,有人给自己发消息,他便点开了微信。

  陈玉珊:【学弟,今天你怎么没来图书馆?我有一道题不会,教教我好不好?】

  陈玉珊:【图片】

  陆舟想了下,随手编辑了一条消息,发过去。

  【在寝室背近代,稍等……】

  放大了习题图片,陆舟瞅了两眼,把手机搁在了一边,嘿咻一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随手取过一张草稿纸,拿起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便搞定了这道题。

  拿出手机,拍了张照发过去,陆舟看着躺在一边的近代史,发出了由衷地感慨。

  果然还是数学有意思啊!

  沉迷摸鱼,不想背书,陆舟拿起手机继续刷朋友圈。

  刷着刷着,正好看到自己的室友发了一条。

  【刘瑞:啊啊啊……完全没复习,高数好难啊!又要挂科了T.T】

  “……”

  陆舟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把这货的朋友圈给屏蔽了,不过心中默念了几十遍与人为善、社会和谐之后,最终还是给这位戏精点了个赞,然后快速掠过。

  一条一条刷着朋友圈,颇有种批阅奏章的感觉。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

  这时候,寝室的门忽然开了,满头大汗的史尚抱着篮球走了进来。

  “掉沟里了?”陆舟瞟了他一眼。

  “什么沟里,打球!就这个月底,英语考完了要打班级赛,班长拉我们去集训呢。”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史尚顶开矿泉水瓶,仰头猛灌了口,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他奶奶的,二班那个中锋太特么高了,可以去当电线杆儿了。”

  “你不复习了?”

  “复习个啥,平时都看过了,再复习也就那样。90分不切实际,80分勉勉强强,70分毫无压力,想拿高分,还得看老唐手下留情!”史尚用课本扇着风说道,“再说了,数学哪有篮球重要。”

  “体育才几个绩点……”陆舟无力吐槽。

  “陆舟。”史尚严肃地看着陆舟。

  一被这家伙严肃的看着,陆舟就浑身上下不自在。

  “干啥……?”

  “你的人生只有绩点吗?”史尚语重心长问。

  “……还有什么?”

  “我换个问法,你渴望妹子吗?”史尚严肃问道。

  “还行吧……”

  陆舟觉得自己还没饥.渴到那种程度,而且从理性的角度分析,以自己的客观经济条件,他自认根本无法承担恋爱的成本。

  他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更是一个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虽然他相信自己以后一定会变得很有钱,比任何人都有钱,但他不想因此而耽误别人的青春。

  当然了,会这么想或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一个不顾一切想要去爱的人吧。

  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好呢?

  “什么叫还行吧?陆舟啊,身为一名寝室长,我必须传授你一些人生的经验。”史尚抱着椅子靠背,反过来坐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想象一下,当你运球运进罚球线,正面临两个彪形大汉的围剿,忽然一个三步上篮,起身暴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不会扣篮。”

  以陆舟的身高,跳起来摸到篮筐是没什么问题,可距离扣篮还是差的太远了。如果真玩命儿把球往上顶,只怕会被盖的很惨吧?

  “投篮,投篮总会吧!一个三分球正中靶心。”史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再想想!”

  投篮还是会的。

  陆舟想了想,说:“球进了?”

  “只有这些?图样!森破!”史尚拍着大腿,语气越来越激动,“是欢呼啊!想想那些飞舞的彩球,想想那些给你加油的拉拉队,再想想那些穿着超短.裙下的大长腿,她们疯狂的呼喊着你的名字,脸上挂着少女的红晕……”

  “停,先停一停!”陆舟捏着眉头,打断了史尚的幻想,“咱们班……有女生吗?”

  别说是咱们一班没有了。

  就是对面的二班也没有啊。

  “……”

  寝室里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

  从某种意义上,能一句话把天聊死,也算是一朵奇才了。

  史尚长叹了口气,望天说道,“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陆舟心中叹了口气,心说彼此彼此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