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沈魔王碾压全场!最后之绝杀!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精彩。

  没有想到啊,柳城主你这么丰神俊朗的人,竟然也支撑不了三秒钟啊。

  柳无岩城主气得浑身发抖,他这一生最最丢脸,就在此时了。

  男人最不怕的是别人仇恨的目光,甚至鄙夷的目光。

  最怕的是别人同情的目光。

  你是三秒男?你头上绿油油,好可怜啊!

  顿时,柳无岩城主厉声喝道:“王涟,你已经喝醉了。不要胡说八道,信口开河。”

  “来人啊,将王涟给我叉出去。”柳无岩下令。

  然后,城主府的两名武士就要冲进来,将王涟拖走。

  但是,金晦等十几名伯爵府武士上前,直接将他们拦住。

  “让开。”城主府武士道。

  “别啊,大家正听得过瘾呢。”金晦等人直接拔剑。

  瞬间气势剑拔弩张。

  沈浪继续道:“王涟,你是如何在这份考卷上作假的呢?明明是八年前的郡试考卷,为何会出现我的诗呢?”

  “哈哈哈……”王涟大笑道:“我找出之前的文章,分别将这这首诗的十六个字找出来。找来最优秀的装裱大师,将这些字剥离下来贴在考卷上,然后考卷上装裱一层最薄的纸。你们知道吗,最上面的这层纸也是从八年前的一幅画上剥下来的,完成装裱后在距离火焰表面两尺处稍微烘烤几个时辰,一切都大功告成了。”

  王涟这一说起来,完全是滔滔不绝。

  “你们知道吗?当时我看到都惊呆了,竟然可以做到如此以假乱真的地步啊。”

  “沈浪,你要活活被我坑死了,哈哈哈!”

  沈浪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王涟道:“我本来是想要入赘玄武伯爵府的,和我的舅舅许文昭联手掌握整个伯爵府的财权。等玄武伯死了之后,我们立刻架空金木聪那个废物,那以后我的儿子就是新的玄武伯啦。”

  “但是没有想到被沈浪你这个狗贼抢先一步,而且还害死我的舅舅许文昭。我当然要报仇,而且他们已经答应我了,我只要我栽赃你,就接受我进入新政派。甚至下一科的会试,新政派都愿意帮我。”

  接着,王涟仿佛不满足于言语倾泻了。

  他忽然猛地撕开了那份考卷,将表面那一层薄薄的纸揭开,然后用手去扣考卷的表面。

  果然,直接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十六个字扣了下来。

  “你们看,下来了,下来了……”

  “沈浪,张晋已经准备了致命杀招对付你,你马上就要完了。”

  “木兰,你嫁给我啊,嫁给我啊……”

  王涟好欢快啊!

  而在场众人,完全不忍直视。

  这一幕,真是堪比车祸现场啊。

  沈浪没有问题了。

  彻底进入迷幻状态的王涟仿佛特别寂寞。

  然后他光着身子在大厅内飞奔。

  一只小小鸟,在风中摇摆,显得尤为袖珍。

  惹得在场女子假装尖叫连连。

  这也是王涟在裸/奔,如果是沈浪的话,这些女子大概会忍不住一边尖叫一边夹腿一边舔舌头吧。

  张晋本来是想要派人阻止的,但稍稍犹豫后,竟然任由王涟放飞自我。

  因为王涟越疯狂,他刚才说的话就越不可信。

  一个彻底喝醉的疯子,满口胡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信不得的。

  当然……

  他污蔑沈浪一事是板上钉钉了,因为他自己都将那十六个字扣下来了。

  但是,他说什么柳无岩让他污蔑沈浪,又什么新政派打算在下一次会试照顾他?

  这些话统统可以定义为胡说八道了。

  此时的张晋和徐芊芊,再一次涌起了无限的不甘。

  沈浪究竟做了什么啊?

  他是鬼吗?

  竟然让王涟发疯了,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神智,将脑子里面的真话全部吐了出来。

  这个手段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啊。

  此时张晋立刻怀疑,沈浪是给王涟的酒中下毒了。

  但就算如此,也已经挽回不了局面。

  张晋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冷静下来。

  这一招泼脏水,也本来只是败坏沈浪的名声而已,本意是将《金/瓶/梅之风月无边》这本书打下神坛,让所有人关注的热点转移到沈浪剽窃抄袭一事上。

  如今没有奏效,当然让人愤怒不甘。

  但却不能影响大局。

  别忘了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那才能对沈浪和玄武伯爵府致命一击。

  父亲一再告诫过他,不要恋战,发现某一步棋失败了,立刻放弃,然后进入下一局。

  ……

  “沈浪姑爷,你对王涟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张晋道。

  沈浪摇头道:“没了。”

  张晋痛心疾首道:“真是没有想到啊,王涟竟如此丧心病狂,为了报复你,竟然这般不折手段,试图将剽窃的罪名栽到你的头上。现在好了,一切真相大白。”

  沈浪不由得感叹,这张晋进步真快啊。

  变脸之术,越来越娴熟了,只不过他此时大概也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吞吧。

  一个强大的对手,才是让人进步的关键啊。

  有了沈浪,张晋的水平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张晋道:“沈浪,这王涟如此栽赃于你,而且还试图将你写的诗占为己有。柳无岩大人,按照越国律法,应该如何处置王涟?”

  柳无岩城主道:“上报行省学政提督,剥夺王涟的功名,并且罚金二十,交与受害者沈浪。”

  接着,张晋道:“沈浪姑爷,这样处置你可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沈浪道。

  张晋道:“那我就派人先将王涟送回家醒醒酒了。”

  沈浪道:“善!”

  顿时,两名武士上前,将依旧在遛鸟裸/奔的王涟拖了出去。

  他们当然不会将王涟送回家,而是带去某个秘密之处。

  然而……

  刚刚离开不到三里。

  几个黑衣高手杀出,将王涟劫走。

  沈浪怎么可能轻而易举让他死,一定要给他选择一种最屈辱,最残忍的死法。

  你污蔑我剽窃抄袭之类不要紧的,我大概只会打断你的手脚。

  但你竟然污蔑我娘子的清白,竟然说我戴绿帽子?

  那非常抱歉,你就要受到世界上最可怕,最别致的死法了。

  ……

  宴会大厅中。

  张晋大声道:“我要向沈浪道歉,今天晚上的宴会竟然将王涟这等卑鄙之徒放了进来。”

  “在此我为沈浪正名,这首十六字诗,确实是沈浪所做,真是振聋发聩,好诗,好诗啊。”

  沈浪微笑道:”张晋,这么说来,我确实有几分诗才?”

  顿时,张晋感觉到隐隐的不妙,但他还是笑道:“沈浪兄当然是才华横溢,这首诗已经足够证明了。”

  沈浪道:“李文正阁下,你刚才让我以风月为题做一首诗,还让我和举人们比试一番,我回绝了,因为我觉得他们根本不配和我比诗。现在想想……”

  众人一愕,你沈浪这是变得会做人了吗?

  沈浪道:“现在想想,他们还是不配。”

  众多举人怒目,沈浪我日你娘。

  但是,全部敢怒不敢言啊。

  刚才沈浪对王涟的手段太可怕了,神乎其技啊,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沈浪是怎么做到的,就怎么让王涟疯了,把什么丑事真话都往外说。

  谁还没有点丑事啊?

  在场这些举人就更加有不堪回首的往事。

  比如,某位曾经偷过嫂子,他哥哥还不知道,依旧掏心掏肺对他好。

  又比如,某位举人曾经为了科举考试而献过菊,不止一次,不止一人。

  等等等等。

  这些丑事如果被自己全部倾泻出来,那接下来的人生真的不用活了。

  所以,这些举人纷纷偃旗息鼓,真心不敢招惹沈浪了。

  沈浪又道:“但是我觉得啊,既然李文正大人都出题了,我不做一首诗说不过去,也对不起我这才名啊。”

  “大家听好了啊,接下来我要作诗了。”

  都让开,我要装逼了,千万不要被我的惊天才气伤到啊。

  我害怕整个大厅都容不下我啊!

  沈浪站了起来,走到大厅中央。

  “接下来,我要七步成诗。”

  “以风月为题。”

  沈浪端起酒杯,仰望外面天空,真是一派文豪气质。

  众人不由得心生期待。

  尽管今天晚上是要围攻沈浪,但如果听到一首好诗也不是坏处。

  当然,听过就算,想要为沈浪扬名这是不可能的。

  沈浪闭上眼睛,仿佛进入了美妙的诗词境界中。

  他开始迈步。

  他开始作诗。

  声音铿锵有力,饱含情感。

  诗曰:官人不要

  日月往来,涓涓红水。

  乍浅乍深,再浮再沉。

  颜如半笑,眉似含啼。

  爱我芊芊,风月无边!

  (该诗片段修改于《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

  这诗一出,全场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尤其在场女子,瞬间脸红过耳朵,浑身燥热。

  沈浪,你真TM是一个下贱胚子啊。

  做出来的诗,竟然如此下流。

  而徐芊芊和张晋听完后,整个人几乎要炸了。

  狗贼,我杀了你,杀了你!

  这首诗写的什么?

  说徐芊芊来月事了,依旧和沈浪胡天胡地。

  刚才你们不算是找了一个下贱的娼妇往我头上破脏水吗?污蔑我连她天葵都不放过。

  现在,我连你徐芊芊的天葵也不放过。

  没错,就是一首超级大x诗。

  做完这首诗后,沈浪道:“怎么没有掌声啊?难道我这首诗做的不好吗?”

  接着,沈浪目光炽热望着徐芊芊道:“芊芊,尽管我们已经分开了,但我还是要把这首诗送给你。”

  “我不仅仅可以为你作诗,我还可以为你唱首歌。”

  然后,沈浪用沧桑迷人的嗓子演唱。

  “芊芊……”

  “你是我的旧人。

  “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用你那紫紫的小唇。”

  “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消魂!”

  “来来来来来……”

  “砰!”

  一个酒杯猛地炸碎在地上。

  异世沈刀狼唱得哀怨缠绵,沧桑迷人,在场许多女子还真听得有些如痴如醉来着,忽然就被这个砸碎的酒杯中断了。

  徐芊芊咬唇出血,望着沈浪的目光充满刻骨的仇恨,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沈浪停止了歌唱,柔声道:“芊芊,你的上面的唇儿也出血了。”

  浪爷一旦进入流氓状态,真的如同炫迈停不下来。

  “怎么,我唱得不好吗?”

  “要不然,我再换一首?”

  全场一片静寂,没有人敢回应啊。

  所有人望向沈浪的目光非常复杂。

  好过瘾,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刺激的戏码了。

  但是,真是让人畏惧啊。

  尤其是在场女子,一阵阵毛骨悚然。

  这沈浪的杀伤力简直是爆棚。

  活生生用一个人,碾压了全场。

  真的是一个大魔王一般,简直是将在场所有敌人按在地上摩擦摩擦,让人瑟瑟发抖。

  他用真实演绎了那句经典的话。

  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我是针对你们所有人,在场的都是垃圾,都是战五渣。

  ……

  沈浪朝着木兰哀怨道:“娘子,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喜欢我的诗,更没有人喜欢我唱歌,不如我们回家吧!”

  “夫君,我喜欢你唱歌的。”木兰道:“好,我们回家。”

  沈浪望向张晋道:“你们要是有什么杀手锏,赶紧使出来啊,否则我就要回家了啊。”

  回家?!

  怎么可能让你回家,我们还有最后的致命一击还没有使出来呢。

  前面的那两招都只是铺垫。

  接下来这一招,才是致命绝杀!

  是要你沈浪的性命的!

  真正的不死不休!

  此时,一个人举起酒杯,淡淡道:“沈浪,你走不了了。”

  沈浪朝着说话者望去,此人正是玄武城的骄傲,二甲进士李文正。

  新官上任的银衣巡察使。

  一个让天下郡守都害怕的官职。

  品级虽然不高,但是却代表着国君的意志,拥有直接上奏国君的权力。

  真是让人闻风散胆的官位。

  而现在,他的屠刀指向了沈浪。

  李文正朝着边上的唐允道:“唐兄,人最可笑的是什么?一个人死到临头犹不自知,仿若一个跳梁小丑,上蹿下跳,眼前这沈浪便是如此!”

  “沈浪,你谋反之事发了!”

  接着,李文正淡淡道:“来人啊,将沈浪给我拿下,戴上镣铐,锁拿进京!”

  沈浪心中大喜,长呼一口气,最后的高潮来了。

  他埋下的雷,终于有人来引爆了。

  接下来,应该会死很多人吧!

  ……

  注:又是四千字大章,兄弟们给我票票啊!十二点后上架,先更一万字。

  谢谢齾麝懋蠡的两万币打赏,一会儿还有个上架感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