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沈爷算无余策!这次死个大人物!

  柳无岩城主是三甲进士,在唐允面前当然直不起来腰。

  这就相当于XX师院的学生见到清华北大学生一样,还没有开始说话,声音都赶紧压在嗓子里面。

  在场有三分之一的人,纷纷上前向唐允弯腰行礼。

  剩下三分之二不是不想上去,而是没有资格上去,只能站在角落,露出谄媚的笑容。

  “年兄,国都一别已经数月,甚是想念。”一个身穿布衣的青年才俊上前,朝着唐允躬身拜下。

  唐允这才拱手道:“李兄安好!”

  又一个大人物出场了,今科的二甲进士,新官上任的银衣巡察使。

  银衣使者也是御史的一种,只不过是属于国君一人的特权巡察机构。后来新政改制这个组织便和御史台做了合并,许多年轻官员也进入了这个威名赫赫的机构之中。

  沈浪认识这个人。

  玄武城是真正学霸,沈浪从小就听着他的名字长大的,耳朵都要长出茧子了。

  李文正!

  玄武城的骄傲,所有玄武城年轻读书人的公敌。

  因为老师在打人的时候,通常会说一句。瞧瞧李文正怎么样怎么样?你们真是朽木不可雕。

  然后,啪啪啪啪!戒尺就揍了下来。

  沈浪从小到大被老师打过八百回以上,百分之九十挨打的之前,都会听到李文正三个字。

  所以在他的记忆中,李文正就是挨打的信号。

  尽管沈浪已经是地球穿越过来的灵魂,但见到这个人之后,他身体还是本能感觉到强烈的不适。

  这位李文正,今年二十八岁,刚中的二甲进士,和唐允是同一科。

  别一听到二十八岁就嫌弃人家年纪大。

  二十八岁中进士,已经很了不起了。

  论玄武城的知名人物,这位李文正和沈浪完全是同一个级别了。

  只不过沈浪的名声大多都是负面的。

  脑残低能儿,软饭之王,赌神,如今大概又要加上一个黄/书大佬。

  而李文正的外号只有一个。

  玄武城骄傲!

  多么伟大光正?

  他和沈浪都是出身于平民。

  沈浪贪慕虚荣,好吃懒做,跑去吃软饭。

  而李文正则勤奋好学,自强自立,最终考中二甲进士,简直是人生楷模。

  当日玄武伯爵招上门女婿的时候,压根就没敢想过李文正。

  因为他名气太大,二甲进士,金卓伯爵不敢有这个念头。

  殿试结束后,这位李文正衣锦还乡,简直是万人空巷,人山人海。

  如今他有担任银衣巡察使,巡视天下诸郡,虽然官职不高,但权力惊人,就连太守也要敬之三分。

  今日张晋和徐芊芊的订婚宴,这位二甲进士就坐了第三尊贵位置上。

  比沈浪和金木兰,足足靠前了六个位置。

  ……

  “镇北侯爵府二公子南宫屏到!”

  这个声音简直是慷慨激昂,振奋人心。

  最后压轴的超级人物来了!

  晋海伯爵府世子唐允,平南大将军之子祝无边,张翀太守之子张晋,二甲进士李文正,玄武城主柳无岩。

  这五个人出列。

  因为,只有这五个人才有资格去迎接这位镇北侯爵府公子。

  徐光允和徐芊芊作为主人,都没有资格去。

  此时,唐允目光朝金木兰望来。

  因为木兰是玄武伯爵府的嫡女,身份尊贵。

  木兰朝沈浪望来。

  “我不去。”沈浪道。

  木兰道:“那我出去迎一下。”

  木兰也是良苦用心,镇北侯爵府是军方大佬,也勉强算得上老牌贵族,虽然现在态度向新政派偏离,但作为老牌贵族代表,木兰还是希望稍稍挽回一下。

  六个身份最尊贵的人前去迎接。

  片刻后,镇北侯公子南宫屏进入大厅之内。

  全场静寂!

  沈浪望他一眼。

  这位镇北侯二公子长得还行,但没有唐允那么帅,也没有那么盛气凌人,反而笑容满面,让人如沐春风。

  而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隐元会的舒亭玉。

  这个人的名字听上去是一个美男子,然而实际上竟然是一个胖子。

  一个脸比馒头还要白,还要光滑的胖子。

  请注意,胖子和肥宅是不一样的。

  有一种胖子非常阴险,就是眼前这个隐元会的舒亭玉,扮猪吃老虎指的就是这种猪。

  还有一种胖子就是……金木聪。

  这个隐元会的舒亭玉其实没有笑,但脸上仿佛时时刻刻都在笑。

  所有大人物都到齐了!

  张翀没有出场,上了年纪的大佬也都没有来,他们只会在婚礼到场,订婚宴来的显赫人物基本都是年轻一辈。

  ……

  订婚宴,要开始了。

  四面八万围攻玄武伯爵府的预演,也要正式开始!

  对方是一群人,来头一个比一个大。

  而应战方只有沈浪一人!

  木兰低声道:“夫君,如何?”

  沈浪道:“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木兰道:“我想听。”

  沈浪道:“在场众人都是垃圾,土鸡瓦狗而已!”

  “娘子,你知道一局棋最无趣的是什么吗?”沈浪道。

  美女捧哏道:“是什么?”

  沈浪道:“还没有开始博弈,就知道敌人接下来第一步会怎么走,第二步会怎么走,第三步会怎么走,当然这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徐家的第一步,那个娼妇那只是开胃屎,用来恶心人的。算是一顿王八拳,还真是完全预料不到的。”

  “但是敌人的第二步,第三步就非常有迹可循了。”

  木兰道:“我不信。”

  沈浪用手指蘸了酒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人的名字。

  王涟!

  见到沈浪一副神棍的样子,木兰道:“你觉得第二个出场攻击我们的人会是王涟表哥?”

  沈浪点头:“九成!”

  木兰疑惑,她知道夫君很聪明,但这种事情偶然性太大了,根本就无从推断,沈浪却这幅笃定的样子。

  张晋举起酒杯,就要下令开宴。

  而就在此时!

  一个身影闯了进来。

  玄武城主簿,木兰的远亲表哥,举人王涟。

  他仿佛喝了一点酒,就这么冲进了大厅。

  张晋道:“王涟兄,你来迟了,待会儿罚酒三杯啊。”

  这两个人是有过节的,而此时却非常亲热。果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

  王涟置若罔闻,直接冲到金木兰的面前,目光充满了迷恋和狂热。

  “木兰,为什么?为什么啊?”

  “你为什么要嫁给这个畜生?我们的山盟海誓难道你忘了吗?”

  “前年的中秋之夜,桂花树下,我们当着天上明月私定终身,你难道忘了吗?”

  “当日花前月下,耳厮鬓磨,恩爱缠绵,交颈而眠,约定生生世世都为夫妻,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为何要负我?为何要嫁给这个畜生?”

  “为了你,我没有去参加会试,我来到玄武城做一个主簿,我放弃了大好的前程,一切都是为了你。”

  “金木兰,你这个负心的女子,为何要这样对我?那一夜的恩爱缠绵,对你来说难道只是一场梦吗?”

  王涟的声音嘶声力竭,杜鹃泣血。

  听到这话,木兰顿时惊呆了。

  真的没有想到,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王涟对她的痴恋,木兰当然清楚,所以就刻意和她划清距离。

  什么花前月下,什么恩爱缠绵?

  她几乎都没有私下和王涟说过话。

  但从王涟口中,仿佛木兰已经和他有了一腿。

  他口中的私定终身,可不仅仅只是约定,而是想要告诉所有人,他睡过沈浪媳妇……

  又是一桶脏水。

  而且是几乎洗不掉的脏水。

  木兰真的怒了,猛地便要站起反驳。

  但是沈浪握住了他的手。

  “娘子别急,他这仅仅只是开始恶心一下我们,接下来才是真正大招,半个时辰内还你清白,而且他……会死得极度之惨!”沈浪淡淡道。

  此时,在场众人议论纷纷。

  “没有想到啊,看起来冰清玉洁的金木兰,竟然和王涟有一腿啊。”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表面上越是贞洁烈女,私底下就越是放荡。”

  “好可怜的沈浪啊,头上绿油油的,活生生戴了一顶绿帽子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沈浪只是一个卑贱的农家小子,根本连金木兰的床边都爬不上去,他们成婚完全是假的,成亲后金木兰不管找什么男人,沈浪都无权干涉的。”

  沈浪拿出一个本子,看着这些说闲话女子的面孔,然后一个一个写下她们的名字。

  他不认识的,便问木兰。

  木兰道:“夫君,你写她们名字做什么?”

  沈浪道:“让她们生不如死,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此时,王涟依旧痴痴望着金木兰,目光痴情缠绵,表情陷入回忆,仿佛在回味去年中秋之夜那子虚乌有的恩爱缠绵。

  张晋过来将王涟拉开,劝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王涟兄,宴会还没有开始,你怎么就喝醉了啊?”

  然后,张晋朝着沈浪望来得意的一眼。

  你沈浪不要脸,泼脏水你不怕,但你妻子金木兰总是爱惜名声的吧,我们将这桶粪水泼在她的身上,你能如何?

  跳进怒江都洗不清。

  沈浪继续用手指沾酒,在王涟的名字上打了一个叉。

  因为在他眼中,王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接着,他又写了一个名字。

  李文正!

  木兰低声道:“夫君,敌人的第三步,就是由这个人出手吗?”

  此人可是银衣巡察使,奉旨巡视天下诸郡的,官职不高,但无人敢惹。

  甚至一郡太守,都要对他敬畏三分,非常厉害的。

  “对。”沈浪道:“而且,就是他想要给我最后的致命一击,置我于死地!”

  接着,沈浪又在李文正名字上打了一个叉。

  因为在他眼中,这位玄武城之骄傲,也离死不远了。

  今天晚上注定会很残忍啊。

  ……

  注:上架倒数第二天,我心乱如麻,拜求兄弟们用推荐票抚慰我,给您作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