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沈浪KO!血淋淋一幕!爽

  徐宅的管家是今天晚上订婚宴的主力。

  订婚宴虽然是在张晋家老宅进行的,但是一些人力物力,全部是徐家供应。

  这徐管家此时本应该在后厨忙得打脚后跟的,但他实在忍不住要看出来沈浪倒霉。

  所以原本迎宾没有他什么事情,他也跟在外面舔着脸迎接客人,而且专门挑那种地位不高的客人迎进去。

  然后,他眼角始终瞥着沈浪这边。

  他和沈浪算是无冤无仇了,而且也不是因为主辱臣死。

  主要是因为沈浪之前在徐家入赘的时候,完全是一个傻子加废物。

  徐家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踩沈浪。

  沈浪完全处于鄙夷链的最低端,徐管家平均两三天不踩沈浪一次就浑身难受。

  现在你沈浪竟然发达了,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这,这怎么可以?

  你发达了,我以后见面了还怎么踩你啊。

  而且你这种茅坑货色都能发达,很挑战我的人生观啊。你沈浪这种垃圾,本就应该在茅坑里面被人家踩着拉屎一辈子,怎么可以忽然发达起来?

  都说矛盾是仇恨的根源,其实妒忌才是!

  此时,见到沈浪被这个低级的娼妇污蔑泼粪水,徐管家真是好高兴,好爽啊。

  心理恨不得大喊道:这事是我办的,我办的

  然而沈浪一招神来之笔,直接让情形逆转,这个娼妇竟然一口咬中了他徐管家。

  顿时,徐管家脸色一变,怒斥道:“哪里来的下贱娼妇,胡言乱语。你污蔑沈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堂堂徐宅的管家,怎么可能认识你这等货色?”

  “我呸!”那个娼妇怒斥道:“二狗子二十年前你什么货色,大家一个村子我能不知道吗?当年你偷看我上茅房,忘了吗?”

  沈浪一挥手,这么精彩的故事,要让她讲下去。

  那几个乞丐和流浪汉尽管不情愿,但还是站定了,但依旧将那个娼妇抬在空中上下其手。

  徐管家寒声道:“今日我主家大喜之日,我不和你这等下三滥的女人计较。”

  说罢,徐管家就要走。

  那娼妇吓坏了,尖叫道:“二狗子,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明明是你花钱雇佣我来污蔑沈浪的啊,你给了我十五金币,说事成之后还给我一套房子的。”

  “沈浪公子,我是被逼的啊,被逼的啊……”

  “都是这个二狗子,二十年前他在村里就偷看我出恭,后来进城商铺做学徒发达了。前几日专门找到我,让我往你身上泼脏水,还借机睡了我五次,前四次起不来只是胡乱蹭蹭。”

  这话一出,众人不由得朝徐管家看去。

  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了,口味竟然如此……独特。

  都是儿时回忆害死人啊,当年这娼妇在村里可是花一朵啊。

  《手机》里面严守一发达了之后,内心对村里的大嫂田桂花还有一丝少年遐想呢。

  沈浪朝着娼妇道:“这么说来,我没有去睡过你?”

  “没有,没有……”那个娼妇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沈公子,是徐管家花钱雇我来害你的。他本来还说加钱让我承认自己有梅花,还把你染上了,我没答应。”

  我日,这就恶毒了啊。

  梅花就是梅/毒,在这个世界可是治不了的脏病。

  说沈浪口味重去玩这种下贱的娼妇,别人只是鄙夷一番,说他身染了梅花,那名声就彻底毁了,走到哪里都如同人形剧毒一般让人恶心恐惧。

  “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我赶出去。”徐管家大声喝道,然后他就要往院子里面溜。

  “站住!”沈浪道。

  徐管家冷笑道:“沈姑爷,你虽然是伯爵府的赘婿,但还管不到我徐家头上吧。你这般姿态,小心别人看到了会说玄武伯爵府真是跋扈,不愧是玄武城的主人啊。”

  二狗子你可以啊,区区一个商人的管事,竟然都学会政治攻击了啊。

  你这是说我玄武伯爵府践踏行政吗?

  说罢这位徐管家转身离去。

  你沈浪你伯爵府姑爷又如何?我派人污蔑你,给你身上泼脏水又如何?

  你能奈何得了我吗?

  你能伤我一根汗毛吗?

  吃饭睡觉踩沈浪,没想到啊,此时竟然还能玩的起来。

  你沈浪成为伯爵府姑爷了,还是让我白白踩。

  沈浪又道:“站住呀……”

  徐管家转身,淡淡道:“沈姑爷,且不说这是这个贱人在胡说八道,再说这种案子是要由城主府审理的,你玄武伯爵府没有执法权的。”

  “说得再直白一下,你沈浪姑爷奈何不得我,告辞!”

  这徐管家还说得真没错。

  伯爵府是无权这位徐管家的,需要城主府审案抓人,但柳无岩和徐家完全是穿一条裤子的。

  在场所有人都看着沈浪。

  你沈浪若是连一个徐管家都灭不掉,那今天晚上你连一战的资格都没有了。

  直接就是一个窝囊废。

  那徐管家见之,心中更加得意。

  他的表演欲更加高涨了,本来是急匆匆要溜走,但现在却仿佛慢动作一般,一点一点往院子里面挪着走,一走一回头。

  就是要让所有人看到,沈浪奈何不了我区区一个商人管家。

  狗贼沈浪能奈我何?能奈我何啊?

  我徐管家就是这么忠诚,就是这样拼命为主人办事打沈浪的脸。

  伯爵府没有执法权,没有执法权。

  张晋和徐芊芊也不出来,躲在院子后面看戏。

  沈浪叹息一声道:“娘子,这里好多坏人,他们今天晚上要害我,我好害怕,我们回家吧!”

  木兰道:“好,我们回家。”

  然后,沈浪牵着木兰的手转身就走。

  顿时,张晋急了。

  这才哪到哪啊。

  这第一招泼脏水只是开胃粪啊,只是恶心一下沈浪而已。

  接下来,还有对付沈浪的致命杀招呢,还有对玄武伯爵府的致命杀招呢。

  沈浪现在若是走了,固然留下一个窝囊的名声,但是毫发未损啊。

  围攻玄武伯爵府的预演,绝对不能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啊。

  废了这么大心力布局,绝不能前功尽弃啊。

  顿时,张晋走了出来,大笑道:“金小姐,沈公子,宴会还没有开始,为何这么急着走啊?”

  沈浪道:“里面有人要害我,好坏的。”

  张晋道:“那沈公子如何才能不走呢?”

  沈浪道:“你把他双腿打断,我就不走了。”

  沈浪一指徐管家。

  “做梦。”徐管家心中冷笑道,我是徐家主的心腹,想要让张晋大人打断我的双腿,怎么可能?

  然而,接下来他惶恐地发现,张晋竟然真的在沉吟犹豫。

  徐家主飞奔而出,低声喝道:“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赶紧走。”

  徐管家猫着腰,立刻就要飞快溜走。

  而沈浪更快,直接出去了,登上马车就要回家。

  张晋面色一变,沈浪绝不能走,今天晚上围攻玄武伯爵府的预演绝不能前功尽弃。

  否则父亲会何等失望。

  为了给沈浪和玄武伯爵府致命一击,付出一些代价都是值得的,更何况只是区区一个徐家管事。

  张晋顿时脸色一变,寒声道:“徐管家,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收买一个娼妇去污蔑伯爵府姑爷沈公子?简直不知死活,来人啊,将他给我拿下。”

  顿时,两个武士上前,猛地抓住了徐管家。

  徐光允脸色剧变,上前道:“贤婿……”

  张晋一挥手,寒声道:“今天是我的订婚礼,竟然有下人因为私怨而做出如此不堪之事,如不惩戒,如何正家风?如何向在场宾客交代?以后谁还来敢吃我张晋的喜酒?”

  “将这位徐管家按在地上,打断双腿!”

  顿时,这位徐管家猛地被按在地上。

  他的人生观,瞬间崩溃了。

  我……我……

  张晋大人,我是在为你做事啊。

  怎么要打断我的腿啊?

  又有那个主人杀自己的狗,扒皮吃肉的啊。

  一个武士高高举起木杖,就要打下去。

  “慢着……”沈浪道。

  张晋道:“沈公子,你又要如何?”

  沈浪道:“不劳你们费力,我自己来,自己来……”

  接着,沈郎又道:“把那个娼妇也带过来,和徐管家摆在一起,大家毕竟同村的啊。”

  顿时,那个娼妇被从一顿流浪汉和乞丐手中救了下来,被按在地上和徐管家并排。

  “柳无岩城主,一个下贱娼妇攀咬污蔑贵族,按照越国律法,应该作何惩治啊?”沈浪问道。

  柳无岩不想开口,但不得不开口。

  “交由受害贵族惩治。”

  越国的法律对平民还是比较保护的,但对于下等特殊人群,基本上就没有太把人命当成一回事了。

  沈浪蹲在那个娼妇的面前,淡淡道:“我这个人对女人多少有些宽容,所以我总不能看着你被几十个乞丐和流浪汉蹂躏致死。”

  沈浪下令金晦道:“打!别打死,打残她的四肢就可以!”

  “是。”金晦道。

  于是,沈浪高高举起木杖,望着张晋和徐芊芊,还有柳无岩道:“是你们让我打的哦,我这不算违反律法了吧?”

  张晋面孔一抽搐。

  “我真打了哦……”

  “我真打了哦……”

  边上的人脸上一阵抽搐,你他妈快打吧,别废话了。

  沈浪捡起两块砖头,垫在徐管家的大腿上,形成一个支点。

  “乖,别动!”

  然后。

  沈浪猛地一杖下去,用尽了他梦中吃媳妇奶的力气。

  “咔嚓……”

  徐管家的两条大腿骨,活生生被打断!

  ……

  注:新的一周饿得嗷嗷叫,诸位大大投票养我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