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沈浪帅瞎人眼!残忍感叹号

  林老夫子就是一个谋士。

  在他眼中沈浪有急智,能出奇谋。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作为智者最重要的是能够看穿棋局,能够知道敌人的下一步,下下步怎么走。

  这样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而这种谋士基本上只存在于书本之中,没有想到此时竟然见到了。

  虽然还没有被验证,但起码是半个了。

  真的……很牛逼啊。

  “我们和张翀之间,决定胜负之关键,就在于金山岛之争。”

  “失去金山岛,就失去望崖岛,就失去军队,最终失去封地。”

  “夺回金山岛,一切都赢,还能扩军变得更强,我们伯爵府的私军编制始终没满员呢。”

  一旦玄武伯爵府彻底夺回金山岛,隐元会就不敢公开向伯爵府索取这笔债务。就算他们脑子进水索要这笔债务,伯爵府可以抵押金山岛,向天道会借贷。

  反正掌握巨额金钱的组织,天下足足有三家。

  林老夫子道:“但是在金山岛之争这一局,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晋海伯爵府,还有张翀,祝戎,甚至背后国君都若隐若现。”

  在所有人看来,玄武伯爵府要赢这一局,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

  言无忌和张翀来拜访太守府的那一刻起,沈浪就在构思如何在金山岛之争破局。

  沈浪道:“金山岛之争,我尚且有两个点没有突破。一旦这两个点突破,便能赢。”

  林老夫子拜下道:“接下来姑爷有任何差遣,林某都尽心竭力,务必辅佐主人和姑爷赢得这决定命运一局。”

  伯爵大人回忆起沈浪写《金/瓶/梅之风月无边》时,把金木聪一起拉进来,成为作者之一。

  他当时还问沈浪为什么。

  沈浪就说为金山岛之争做铺垫。

  玄武伯爵叹息道:“浪儿,你不应该来我们家的,太屈才了,你应该去辅佐君王的。”

  沈浪舔了舔嘴唇道:“木兰就是我的女王,我在床上床下都……”

  说到这里,沈浪赶紧住嘴。

  飘了,飘了。

  一开车就刹不住,眼前这个人不是你宿舍的死党,而是你的岳父老子。

  不过岳父大人尚且处于震撼之中,一时间还没有太反应过来。

  ……

  沈浪赶紧转移话题道:“岳父大人,爷爷当年为什么借那么一大笔钱啊?”

  爷爷?

  伯爵大人反应过来,这是在说他爹。

  伯爵大人叹息道:“我父亲当时雇佣了一支三千人的军队,一整支舰队,全军覆灭了……”

  我的天!

  沈浪也被震撼了。

  前一代伯爵大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雇佣三千人的佣兵,一整支舰队,他是要做什么啊?

  这完全是一个小国家才能负担得起的啊,你一个伯爵真的承担不起这么豪迈的行为啊。

  三千佣兵,一整支舰队都全军覆灭。

  这……这该赔多少钱啊?

  难怪金卓伯爵节省了二十年,都还不清这笔债务。

  沈浪本来还想要问伯爵府究竟欠了多少钱,但是不需要了。

  因为钱到了一定数字,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反正欠再多的钱,也不会耽误沈浪的荣华富贵。

  你见哪个欠几百亿的人住的不是别墅,开的不是劳斯莱斯,睡的不是明星?

  只要接下来的金山岛之争赢了,那这笔债务就是渣渣。

  “岳父大人,你知道一个人欠下天大债务的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吗?”沈浪问道。

  伯爵大人道:“有话直说。”

  沈浪道:“更加大方地花钱,日子过得更嗨,千万别想着该怎么去还钱。”

  伯爵大人幽幽道:“你沈爷的做派,我等凡夫俗子是学不来的。”

  沈浪道:“岳父大人你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太苛责,对别人太宽容了。做男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伯爵大人实在还没有做好和女婿谈人生感悟的准备。

  他觉得这么谈下去,说不定养外室啊,收小妾啊之类的话,都会从这个女婿嘴里说出来。

  到那个时候,自己是该打死?还是不打死他呢?

  沈浪感慨,这个岳父大人还是太正派了,自己这些人生经验也没法传授。

  伯爵大人正色道:“浪儿,所以这次订婚宴,我担心你去了之后会受到围攻。你虽然很厉害,但是……大概也很难敌得过一屋子人吧。”

  沈浪道:“他们会打我吗?”

  伯爵大人冷汗,道:“那倒是不会。”

  “那我就放心了。”沈浪道。

  伯爵大人道:“但是,他们会不择手段地攻讦你,甚至不会有底线。”

  沈浪道:“但是,我更没有底线啊。”

  “岳父大人,我在这里给你立一个军令状吧。只要别动手打架,不管有多少敌人,不管动用什么手段,今天我要是输了一阵,我从今以后改姓金,我就是您孙子。”

  “混账东西,不孝子孙。”伯爵大人怒斥:“这话让你父母听了,该是何等伤心?”

  唉!

  岳父大人你太无趣了,一点都开不起玩笑,真不知道岳母大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沈浪正色道:“今夜订婚宴我若不能将他们一个个打得灰头土脸,别人真会当我们金氏好欺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兴奋啊,我的手在蠢蠢欲动。”

  作为一个装逼高手,沈浪从来不问敌人有多少,敌人是谁?

  就只问他们的脸在哪里,这样我好一个一个扇过去。

  哈哈哈哈……

  桀桀桀桀……

  然后,伯爵大人又无语地看着这个女婿,他仿佛陷入某种怪异快感中不可自拔。

  “好了,岳父大人,那对狗男女的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也要去沐浴更衣,好好打扮一番了。”沈浪道。

  就这句话,让伯爵大人无法直视。

  打扮一番?

  男人还要打扮?

  要是这句话从金木聪嘴里说出来,保证活不到今天。

  沈浪走到门外又道:“对了岳父,咱们家欠谁钱来着?”

  玄武伯爵道:“隐元会。”

  沈浪道:“那您稍作准备,一会儿隐元会的人应该会来拜访你,大概三刻钟内。他不管说什么,你只管点头称是,心中却当他放屁。”

  说罢,沈浪走了。

  去沐浴更衣打扮去了,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成为最帅的那个男人。

  没有之一!

  玄武伯爵不由得心中嘀咕道:“你当自己是神吗?这也能预料得到?还精准到刻钟?”

  沈浪真的为自己准备了一套极其华丽的锦袍,玉带,金冠。

  就这身行头,花了一百九十个金币。

  换算成人民币几十万了。

  别看我出身穷,败起家来绝对不含糊。

  而且他提出要做这身行头的时候,不管是岳母大人还是木兰都一口答应,没有半点不快。

  唯独金木聪嘀咕了一句。

  “我已经一年半没有做新衣服了。”

  岳母大人皱眉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府上经济紧张吗?”

  金木聪无语,经济紧张你还花一百九十金币给沈浪做衣服?

  这也太奢靡无度了吧。

  我从生下来到现在所有衣服加起来,花的钱都没有九十金币吧。

  结果岳母大人一句话,就让金木聪含泪跑了。

  “就你这幅模样,漂亮衣衫穿在你的身上有用吗?全糟蹋了!”

  ……

  现在,沈浪穿着这身前所未有的金丝锦袍,白玉镶金腰带,翡翠雕金玉冠。

  用一句话来形容,帅瞎狗眼。

  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的那种帅。

  木兰看得都有点呆了,目光有些许的迷离,心跳微微加速。

  而小冰看了沈浪好一会儿,开始痛悔。

  那天晚上我为什么要拒绝啊?

  如果不是我作妖,现在肚子都鼓起来了啊。

  不过如果我怀了孩子,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呢?

  我们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木兰道:“夫君,你今天是要把男主人的风头压下去吗?”

  “不。”沈浪道:“我今天要把所有男人的风头都压下去,我要成为徐芊芊永远也触碰不到的男神,我要将我和她之间的孽缘画上一个残忍的感叹号!”

  顿时,木兰不想聊了。

  眼前这个如冰如玉的美男子形象,也彻底被破坏了。

  接下来,沈浪和木兰就如同传说中的王子和公主一样,穿着华丽的衣衫,登上华丽的马车,奔赴张晋和徐芊芊的订婚宴。

  ……

  玄武伯爵还是有些不安。

  虽然他对沈浪是有信心的,但毕竟晚上情形太过于险恶了。

  之前说过了,这次订婚宴几乎就是对玄武伯爵府进攻的号角和预演。

  沈浪一进入,几乎举目皆敌啊。

  他就算有三头六臂,只怕也抵挡不住。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金忠的声音。

  “主人,北方的贵客来访。”

  玄武伯爵不由得一愕。

  在府里,北方的贵客就之代表着一种身份。

  隐元会!

  沈浪刚刚离开的时候还专门提醒过伯爵大人,说隐元会的人会来拜访。

  而且沈浪说是在三刻钟之内。

  没有想到,竟然是连时间都算准了。

  这孩子还真的聪明到这个地步。

  不过,伯爵大人也很快明白了!

  沈浪不是胡乱猜测的,而是以徐芊芊和张晋订婚宴的时间为界限。

  隐元会使者会赶在这之前,但不会提前得太多。

  “请客人进来!”伯爵大人道。

  片刻后,一个穿着无色丝绸的男子走了进来,面孔平凡,身材平凡。

  “隐元会莫休,拜见玄武伯。”来人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伯爵大人道:“莫先生好,别来无恙啊,前些日子我送去的金币,贵会可收到了啊?”

  隐元会的莫休道:“走海运,十几天前就已经收到入库了。”

  伯爵大人道:“那莫先生这一趟来,所为何事?”

  莫休道:“伯爵大人或许已经知晓,敝会的舒亭玉前来玄武城,参加张晋的订婚宴。”

  换成其他贵族,肯定故作惊讶道,竟有此事。

  但伯爵大人最不喜欢做戏,直接道:“贵会这是打算改变立场了吗?”

  “毫无此意。”莫休道:“整个大炎王朝有几十个诸侯,分封的老牌贵族几百之多。我们之间的利益往来已经深入人心,绝无改变立场之意。”

  玄武伯爵道:“那贵会表现出来的态度,却让人非常诧异啊。”

  莫休苦笑道:“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斗争,我们隐元会也不例外啊。如今新政至少表面上看来如火如荼,所以敝会内部也发生了动摇和分歧。但是请玄武伯务必相信,我们对您的支持丝毫没有动摇。”

  玄武伯爵本来还想要继续质问。

  但是心中想起沈浪的话。

  “您对他说的任何话只管表面点头称是,心中当着放屁。”

  于是,伯爵大人尽管并不擅长,却也也听从女婿的意见和眼前这位莫休虚以委蛇。

  ……

  张晋老宅中。

  距离订婚宴开始,还有两刻钟。

  徐光允道:“对付沈浪那个小畜生的阵仗,都准备好了吗?”

  “老爷,都准备好了。”

  张晋回来的时候曾经问过张翀,今夜对沈浪和金木兰要有底线吗?

  张翀就问了一句,沈浪对付你的时候,可有底线吗?小孩子胡闹,过火才是正常的。

  然后,张晋就明白了。

  “联合绞杀沈浪和金木兰,一定让玄武伯爵府声名狼藉,一败涂地。”

  今日,徐家一定要一雪前耻。

  ……

  注:又是大章,渴求诸位大佬的投喂,赐我推荐票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