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真正牛逼冲天!好震惊!

  玄武伯爵金卓的心情很沮丧低落。

  因为,他刚刚拿到了张晋和徐芊芊订婚典礼出席宾客的名单。

  局面势头非常不好。

  太守张翀终于露出了凶狠的獠牙了。

  已经隐隐有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的架势了。

  有几个伯爵大人觉得不应该出席的宾客,竟然也出席了。

  第一个,北边晋海伯爵府的世子唐允。

  你晋海伯和我玄武伯是有矛盾,但那也是我们老牌贵族之间的矛盾啊?

  你现在竟公然和新政派站在一边,你这是何意?

  第二个,镇北侯的二公子南宫屏。

  这位镇北侯南宫敖是越国的一员名将,统帅着北边大军。

  他是一个贵族,介于新贵族和老牌贵族之间。

  首先,他是有封地的,但是却不是很大,只有八百平方公里而已。

  因为他祖上也仅仅只是一个三等伯爵,南宫敖投入军中之后,南征北战,立下了显赫功勋,国君下旨将他的爵位晋升为侯爵。

  一直以来,这位镇北侯都是中立派。

  在老牌贵族和新政派之间不偏不倚的。

  而现在,他竟然派自己的二儿子参加张晋的订婚礼。

  这是一个非常不妙的信号,代表着镇北侯的立场在偏移。

  而第三个宾客是玄武伯爵最最不愿意见到的。

  隐元会使者。

  隐元会是做什么的?

  是整个大炎王朝几大钱庄之一,掌握着天文数字的财富,生意遍布了十几个国家。

  这几百年来,隐元会和老牌贵族们的关系极好,互相利益来往非常密切。

  可以这么说,隐元会是老牌贵族们最坚实的后盾。

  之前隐元会和新政派是划清界限的,几乎没有任何利益往来。

  而现在,隐元会竟然派遣使者参加张晋的婚礼?

  这是什么信号?

  难道隐元会也要改变立场吗?

  这对于玄武伯爵府,对于整个老牌贵族,不啻于灭顶之灾啊。

  最最关键的是!

  玄武伯爵府的根底也都在隐元会手中。

  上一代玄武伯爵欠下的巨大债务,债主就是隐元会。

  且不说隐元会直接上门要债,就算它们公开玄武伯爵府的经济状况,那也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犹豫良久,伯爵大人找来了沈浪,用少有温和的口气道:“浪儿,张晋和徐芊芊的订婚礼,你不要去了。”

  听到这话,沈浪立刻拒绝了。

  “不去怎么行?”沈浪道:“她毕竟是我的前妻啊,一夜夫妻百日恩。”

  作为男人有一个爽点,大概是很多人没有体会过的。

  出席前女友或者前妻的婚礼,然后身边还带着一个比她更加美丽高贵的妻子。

  不仅如此,还要比前女友的新郎更帅更光芒万丈。

  “浪儿,你好好说话。”伯爵大人道。

  沈浪道:“岳父大人,为了她的订婚礼,我真的准备了好久啊。专门为她写了一本书,还专门为他定做了一件衣服,如果不去了,我这衣服不是白做了吗?那本书不是白写了吗?”

  伯爵大人道:“徐芊芊哭了一天,徐光允把家里全部砸烂了,你的书哪里白写了?”

  何止如此啊?

  还有无数男人对徐芊芊的画像万箭齐发。

  这才不到一天,《金/瓶/梅之风月无边》这本书的插图上都结一层白垢了。

  只不过伯爵大人是正经人,不会有任何相关联想的。

  伯爵大人神情凝重,道:“浪儿,眼下局面很不好,张翀编织了一张大网,从四面八方朝着我玄武伯爵府笼罩而来,所谓的订婚礼更是一场预演,你一旦去了就会众矢之的,会吃大亏。”

  沈浪认真道:“北边那个冤家晋海伯爵府也派人来了?”

  伯爵大人点头。

  沈浪又道:“我们家的债主也来了?”

  这下,伯爵大人真是惊讶了。

  “不仅如此。”伯爵大人道:“还来了一个大人物,他的到来在声势上给我们玄武伯爵府致命一击。”

  这才是让伯爵大人最为失落的。

  沈浪眼睛一眯,另外一个大人物?会让伯爵府声势陷入绝对被动!

  那这个人是谁?

  这应该是一个旗帜般的大人物,而这一次转移了立场。

  他不由得在脑海中把周围大人物搜索了一遍。

  “镇北侯南宫敖,他派人来了?”沈浪道:“那肯定不会是世子,只能第二子,或者第三子。”

  这下,伯爵完全不敢置信望着沈浪。

  他可刚刚收到这份名单,没有给任何人看过。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如此聪明之人吗?

  这可和一晚上背诵《金氏家训》完全不同,那仅仅只是超强的记忆力,而这就是智慧了啊。

  玄武伯将名单递过去。

  然后,他望着墙壁上的地图,叹息道:“浪儿,我真是有些心力憔悴,眼前扑所迷离,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

  沈浪一愕,岳父从来没有过这样颓丧过啊。

  强大的男人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虚弱。

  一直以来金卓虽然天资不高,但却永远扮演一个坚毅强大的玄武伯爵,让伯爵府所有人都可以被庇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而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他真是觉得有些孤力难支。

  竟然在沈浪面前露出了虚弱姿态。

  沈浪神情一震。

  这可不行啊,我还要吃软饭,我还要享受荣华富贵啊。

  木兰我还没睡,小冰也还没睡。

  而且,那天我还在伯爵府发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子,大约十七八岁,眼睛特别大,五官特别精致。

  他正想着怎么向木兰开口把她调到身边呢。

  我的好日子才过了一个多月啊,而且更好更爽的日子还在后面啊。

  玄武伯爵府可不能倒,而且还要越来越强。

  不行,必须让岳父大人立刻振作起来。

  ……

  沈浪闭上眼睛,进入诸葛亮状态,而且是《三国演义》版的,不是《三国志》版。

  睁开眼睛后,沈浪露出矜持淡定的微笑,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

  “岳父大人,其实眼前明明很清晰啊,一点都不扑所迷离啊。虽然有些险恶,但只要知己知彼,我们赢之不难啊,您为何要如此悲观呢?”

  伯爵大人道:“难的就是知己知彼啊,张翀此人手段极毒,而且天马行空,让人完全无可琢磨。上一次在东江郡,东江伯爵还没有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被他逼上绝路,然后一击绝杀,成为了张翀飞黄腾达的踏脚石。”

  沈浪冷笑道:“不然,张翀接下来的杀招,看似扑所迷离,实则清晰简单,小婿一眼就能看破,这便为岳父大人分析一二。”

  伯爵大人道:“真的?”

  诸葛浪点头道:“当然。”

  伯爵大人道:“所有人退开,把林老夫子叫来。”

  片刻后,伯爵大人最信任的心腹幕僚林夫子来了。

  然后,两个人等着沈浪的分析。

  哦不,是表演!

  ……

  “岳父大人,林老夫子,我们伯爵府的主要对手是张翀。”

  “为了我能够安心地吃软饭,享受荣华富贵,我就经常把自己代入张翀的位置,绞尽脑汁想着应该如何弄死玄武伯爵府。”

  “咳咳……”伯爵大人提醒沈浪说话注意点,别代入太狠。

  沈浪道:“手中有什么棋子,才能下什么棋。敌人最害怕什么,我们就该做什么。”

  “我们玄武伯爵府最害怕什么?第一被孤立,失去庇护,放眼周围,举目皆敌的感觉。”

  “兰山子爵府已经交出封地和兵权了,晋海伯爵府和新政派联手要弄死我们,整个天南行省贵族派系仿佛就只剩下一根擎天玉柱,那就是镇北侯爵府。”

  “镇北侯南宫敖是军方巨头,手中掌握有近十万大军。他的家中也有八百平方公里的封地,有两千私军。”

  “国君的新政如同阳光普照,镇北侯爵府如同一棵大树为我们挡住这灼人的阳光,我们玄武伯爵府某种程度下是在他阴影的庇护下。”

  “尽管镇北侯之前一直都表示中立,几乎不和老牌贵族打交道,甚至我结婚了他都没有派人来,但也没有妨碍他为我们家挡风遮雨的事实,因为他家有封地和私军。”

  “而这一次,张翀直接抽掉了这根擎天玉柱,让镇北侯的立场向新政派偏移。如此一来,整个玄武伯爵府成为天南行省最大的老牌贵族了,我们孤零零地暴晒在国君的新政阳光之下。”

  玄武伯爵点头,他就是这种感觉。当他知道镇北侯派第二子参加张晋订婚宴的时候,他内心真是有一种惶然之感。

  镇北侯抽身而去,玄武伯爵府孤零零地矗立狂风暴雨之中。

  沈浪淡淡道:“岳父大人,别人是靠不住的,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我们玄武伯爵府在天南行省注定要孤军奋战的。”

  “镇北侯是有八百平方公里领地和两千私军,但是这和十万大军兵权比起来什么都不是,这也是他立场偏移的原因。”

  “然而,张翀的这一招是虚招。”沈浪道:“他想要我们误判,想要我们将战略资源投入到镇北侯爵府中,想要我们用尽全力去挽回镇北侯的立场。”

  “但是,我们不能投入任何资源。镇北侯要改变立场,就随他去!”

  “接下来,我们最畏惧的第二件事情,就是被断了银根。”沈浪道:“我知道我们伯爵府非但没有盈余和积蓄,反而欠下了天文数字的债务。一旦被断了银根,后果不堪设想。”

  “完成了前面两步布局之后,我如果是张翀,接下来就会使出最致命的一招,彻底斩断玄武伯爵府的臂膀,断绝伯爵府生机!”

  “而这第三步杀招就是金山岛之争,毕其功于一役。”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国君很快就要下旨了,要一劳永逸,彻底确定金山岛的归属。”

  “而张翀和祝戎在金山岛之争上已经准备布局了半年以上,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彻底失去金山岛好像注定成为事实。”

  “一旦我们彻底失去金山岛,我们的债主觉得我们再无偿还债务的能力,就会下定决心公开索取债务,玄武伯爵府债务危机爆发,到那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不还债是不可能的,国君都会借机施压。我不知道我们的债务有多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还不出来的。”

  “而且,这笔债务的抵押物就是望崖岛是吗?这笔债务契约也应该快要到期了对吗?”

  伯爵大人哑口无言望着沈浪。

  这些秘密,他可什么一句话都没有透露过啊。

  真的是……智近乎妖啊。

  “借一笔天文数字的债务,一定要有抵押物。上一代伯爵大人不可能拿本土封地做抵押,只能用望崖岛。”

  沈浪道:“我们伯爵府四大进项,封地的粮食,蚕丝,望崖岛的盐和铁。”

  “望崖岛上的盐和铁每年的收益,占伯爵府总收益的六成以上。到时候我们的债主就会请国君出面做主,索取望崖岛。”

  “而一旦失去了望崖岛,对于我们玄武伯爵府而言,就不仅仅是伤筋动骨了,而是手臂和大腿都被斩断。失去了六成的财源,到那个时候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裁撤军队。”

  “而作为一个老牌贵族,若没有了军队,就如同失去了爪牙的狼,如同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失去了军队,我们根本保不住自己的封地,到那个时候玄武伯爵府就算是完了。”

  “如果我是张翀,会分这三步弄死玄武伯爵府。”

  “请岳父大人指教,请林夫子指教!”

  装逼完毕后,沈浪微微躬身弯腰。

  伯爵大人真的完全呆了。

  真的豁然开朗啊。

  被沈浪这么一分析后,眼前的一片迷雾仿佛瞬间被拨开了一般。

  伯爵大人和林夫子互相对视了一眼,交换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真的有一股气息从脚底涌起,冲向大脑。

  真是不敢置信啊!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聪明之人?

  ……

  注:又是近四千字大章,真心拜求大家的推荐票,糕点叩头拜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