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惨不忍睹徐芊芊!打老婆了

  听到这些躁动,徐光允和徐芊芊同时皱眉。

  徐光允道:“什么事情,何至于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随着女儿即将嫁给太守之子,徐光允的地位大涨,架子也高了许多。

  徐家也是马上要成为豪门的人家了。

  各方面的素质都要提升啊,怎么可以这样毛毛躁躁。

  心腹管家进来之后,颤声道:“主人,小姐,沈浪那个小畜生写了一本书《金/瓶/梅之风月无边》。”

  徐光允道:“怎么了?”

  对沈浪的这本书,徐光允和徐芊芊都是知道的。

  因为在卖书之前,沈浪花钱雇佣了许多人在炒作。

  什么不堪入目的传闻都出来了,看这本书能够治男人不/举。

  完全炒得沸沸扬扬。

  整个玄武城想要不知道这本书都难。

  但是真书一本都没有看到,毕竟兰山城和玄武城距离差不多有近二百里呢。

  而对于沈浪这本书,徐家的态度就是不屑、藐视、不理会。

  沈浪这个小畜生又哗众取宠了。

  还专门写这种下三滥的东西骗钱,完全是败坏玄武伯爵府的名声,而且这本书还声称是沈浪和金木聪合写的。

  徐光允还奇怪,为何玄武伯爵府一点反应都没有,按照金卓伯爵的性格,只怕会将这两个小畜生一起打死吧。

  管家道:“仅仅不到一个时辰,三千多本书被一抢而空。”

  徐光允不屑道:“那又如何?三千本书又能赚多少钱?这种垃圾糟粕卖得越多,对玄武伯爵府的名声伤害越大。”

  管家颤抖道:“主人,小姐,您还是看看吧!”

  然后,他将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递给了徐光允。

  一看封面。

  徐光允不由得一愕,这封面还真是……逼真啊,就仿佛真人印上去的一样。

  而且这封面还真够无耻的,一男一女在房中苟且,另外一个中年人在外面窥探。

  难怪会大卖啊,这般刺激的封面,确实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不过紧接着,徐光允发现不对了。

  因为,这封面中的女人好眼熟啊,仿佛在哪里见过?

  只不过她几乎没穿,所以一下子有点认不出。

  徐家主不由得一抬头。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封面上的女子,竟然和他女儿徐芊芊如此之像。

  紧接着,他发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实,封面中这个窥探的猥琐中年,竟然和自己长得好像啊,而且连衣衫都一模一样。

  徐光允不由得一阵踉跄,眼前一阵发黑。

  徐芊芊抢过这本书一看封面。

  顿时间,她的眼眸直接红了。

  遍体冰寒。

  好歹毒的沈浪啊!

  天杀的沈浪啊。

  老天爷啊,你为何不劈死这个畜生啊。

  她马上就要订婚了啊,而且请了那么多大人物来做宾客啊。

  沈浪选择在这个时候将这本书上市。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有多少猥琐男人诋毁她,隔空亵渎她?用她的脚指头也能够想清楚啊。

  沈浪这个奸贼,是要彻底毁掉她的名声啊,要毁掉整个徐家的名声啊。

  徐芊芊泪水狂涌而出。

  八年了啊。

  为了这个名声,为了成为怒江郡的大才女,大美人,她足足经营八年了。

  她花了多少钱?陪了多少笑脸?写了多少东西啊。

  每一次的诗词茶话会,话本茶话会,她都请来了权贵之女,请来了许多青年才子,举人,进士。

  这都要钱啊。

  可以说除了陪睡之外,徐家什么都做过了啊。

  陪吃陪喝陪玩一条龙。

  整整八九年时间,才把徐芊芊捧到了怒江郡大才女,大美人的位置上。

  名声经营起来很慢,但毁起来却只需要一瞬间。

  这一点,几个娱乐圈的老师应该都深有感触。

  也就是在此时,徐芊芊忽然觉得外面有些喧闹。

  不由得打开窗户。

  顿时,徐家的宅院之外,围了好多人啊。

  全部都是男人,目光充满了探索和猥琐。

  窗户一打开,徐芊芊美丽的面孔露了出来。

  外面许多男人一阵欢呼。

  “对!就是这个人,就是这张脸!”

  “西门纤纤,西门纤纤。”

  “她就算穿着衣服,我也认出来了。”

  奇耻大辱啊!

  徐芊芊第一次被几百个男人用目光非礼了。

  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加不堪之事。

  她猛地关上窗户。

  “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徐芊芊嘶声道:“沈浪狗贼,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你竟然这样毁我?”

  “我不就是将你赶出家门吗?但这难道不正常吗?谁会真正招一个废物做丈夫?”

  “至少你在我家也过了几个月荣华富贵的生活啊。”

  “凭什么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徐芊芊泪水泉涌而出。

  徐家主猛地一拳砸在桌面上,嘶吼道:“我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不管花费任何代价,我都要弄死他,弄死他……”

  刚才这对父女还取笑田横竟然把沈浪当成对手。

  而现在她们真是明白当时田横的心境了,那种滔天刻骨的仇恨,真的可以淹没掉一切理智的。

  忽然,徐芊芊想起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

  封面上和她苟且的男人是谁?

  哦,不是和她,是和西门纤纤苟且的男人是谁。

  这个男人也很眼熟。

  很快她想起来了,这是兰山子爵府的二儿子祝文华,名满方圆几百里的大才子,太守之女张春华的追求者。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用脚后跟也能想得出来。

  无数人都会认为她和祝文华有一腿。

  因为她的诗词话本茶话会,几乎每一次都有祝文华的身影。

  一来二去,勾搭成奸很正常。

  但是天可怜见,她和祝文华是清清白白的,双方谁也看不上对方。

  徐家有的是钱,需要的是权力。

  祝文华有的是名声,需要的也是权力。

  所以这两家都盯上了太守张翀,这个新晋的权贵没什么钱,也没有多少底蕴,却拥有巨大权力。

  未婚夫张晋会怀疑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徐芊芊也会被怀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

  而且接下来几年之内,每天都会有无数男人对着徐芊芊的插图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管家道:“主人,小姐,您还是看一下里面的内容吧。”

  徐芊芊收拾心情,翻开这本书,飞快而又仔细阅读。

  第一页只有几个大字。

  本故事来自现实,如果雷同,不是巧合。

  顿时,徐芊芊充满了不详的预感,头皮一阵阵发麻。

  果然,翻开第一页。

  他看到了几个关键的字眼。

  朱雀城的大商人西门庆,做丝绸布匹生意,有一个女儿叫西门纤纤,嫁给一个叫张敬济的官员之子。

  无耻啊!

  这何止是影射啊,简直就是指名道姓了啊。

  接下来,徐芊芊不断地阅读。

  哪怕她无比的愤怒也不得不承认。

  这本书写得……极度之好。

  这里面的文笔,辛辣得让徐芊芊无法想象。

  她这个才女之名很大程度上是花钱堆出来的,但鉴赏文字的目光还是有的。

  祝文华已经是一个大才子了,但他写的书在沈浪这本书面前比起来,完全如同幼稚的孩童一般,可笑地在舞文弄墨。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徐芊芊不知道这首诗,但这两句诗最好地形容了祝文华的诗词和话本。

  而沈浪的这本书仿佛一个看透世间繁华和辛酸的智者,几乎每一段文字都透露出脱俗和智慧。

  徐芊芊瞬间就断定。

  沈浪这本书不但会大红大紫,而且还会成为数十年不遇的经典。

  尤其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佬会尤其地激赏。

  整个越国稍稍有些文化素养的官员,床头上都会放着这本书。

  不是案头和书桌上,而是床头上。

  因为案头和书桌上的书都是摆给别人看的,自己从来不读的,只有放在床头和茅房里的书,才是自己要看的。

  但越是如此,她的境况越惨啊。

  她徐芊芊和徐光允的名声几乎会一臭千里了,跳进怒江也洗不清了。

  就在此时,外面又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充满愤怒和杀伐之气。

  “砰!”

  房门猛地被推开,直接塌了。

  张晋冲了进来,双目通红,表情仿佛要择人而噬。

  他直接冲到徐芊芊道面前,朝着她娇媚美丽的面孔,猛地一个耳光扇过去。

  “啪!”

  ……

  注:今天票有些少,诸位大大口袋还有吗?给我吧!

  谢谢上官名剑和疯荔枝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