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大爆玄武城!火烧徐芊芊!哈哈

  沈浪陶醉地闭上眼睛,

  好爽啊,太爽了!

  这就是打脸的声音啊。

  最爽的是连自己动手都不用,直接让敌人代劳了。

  这么爽的事情会上瘾的,以后没脸打了怎么办?

  说好两个耳光。

  祝兰亭子爵足足打了十五个才停下来。

  因为,他把儿子祝文华当成了沈浪在打。

  想象着这每一个耳光是抽在沈浪的脸上,所以越来越用力。

  直接将儿子祝文华打得口鼻出血,肿如猪头。

  旁边的李芳城主咧着嘴看着这一切,他都觉得疼啊。

  而祝文华从小到大,从未遭受如此之耻辱。

  被父亲打算不上什么耻辱,但众目睽睽之下挨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且他祝文华从小到大就非常优秀,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格。

  此时受辱,内心的气愤几乎要将天灵盖都掀开了。

  上天无眼,上天无眼啊!

  祝兰亭子爵淡淡道:“沈公子,你可满意了?”

  沈浪道:“还有第二个条件啊,把所有库存的《鸳鸯梦》下册全部送过来,让祝文华亲手烧掉。”

  你祝文华之前不是想要烧掉我的书吗?

  那么现在,你就亲自动手,烧掉你自己的书吧。

  放火烧别人的书固然很爽,但烧自己的书可能会更爽也说不定哦。

  “不……”

  祝文华嘶声喊道。

  虽然写书是为了刷名声,为了吸引张春华的注意,但那也是他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心血啊。

  不过这本书是他的心血,却未必是祝兰亭的心血。

  有一句话说得好。

  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精血的心血,不是我的心血。

  祝兰亭淡淡下令道:“去把这些书运过来。”

  “是!”

  ……

  大约一个时辰后!

  祝文华的《鸳鸯梦》下册,总共四千多本库存书,全部被运了过来。

  整整几马车啊。

  这几千本书从马车上卸下来,堆放在空地中央,仿佛一座小山。

  因为上册销量太好,所以下册是准备打破记录的。

  祝文华和郑昌年商议,一共印六千本。

  今天总共卖了五百本左右,还剩下五千多本。

  沈浪淡淡道:“祝文华,你动手烧啊,难道还要我为你点火不成?”

  祝文华真的想要拼了,猛地拔剑朝着沈浪脑袋斩过去。

  那肯定特别过瘾,整个世界都安静美好了。

  但是,他不敢。

  旁边的侍从点燃一支火把递给祝兰亭,祝兰亭将火把交到祝文华的手中,淡淡道:“你和张春华小姐的婚事大体已经定了,不需要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这,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祝文华心中嚎叫。

  祝兰亭怒道:“要么你自己烧,要么我来烧。”

  祝文华咬牙出血。

  好吧,他不用咬牙也出血了,被他爹打的。

  举着火把,来到自己这堆书的面前。

  沈浪一招手道:“邓先,帮忙泼油。”

  春色书坊的老板邓先还真有些犹豫,他觉得做人还是要有些底线的。

  祝文华都已经这么惨了,你还要火上浇油?

  不过,还没有等到沈浪望来第二眼,邓先立刻提来了一桶油,浇在祝文华的这五千多本书上。

  妈蛋,不知道为何,在沈浪面前,邓先连屁都要小心翼翼夹着放。

  将半秒钟放成一分钟的,这样才能无声无息。

  “对不住了啊祝公子。”邓先泼完油后道歉。

  祝文华浑身都在颤抖,他甚至都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了。

  因为心中的痛,远远超过脸上。

  “啊……啊……”

  忽然,他猛地发出一阵嘶吼声,将火把丢在这堆书中。

  “轰!”

  浇了油的书,顿时熊熊燃烧,瞬间燃起了冲天大火。

  如玉阁的老板郑昌年心在滴血。

  这,这都是钱啊!

  我好后悔啊,为何当初要听祝文华的话啊?

  否则《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就要在我的书坊出了,到时候能够赚多少钱啊?

  他可是听说了,沈浪这本书足足有五册啊。

  现在这天大的好处,竟然便宜给了邓先这个贱人。

  我好后悔,好不甘啊!

  “我不甘啊……”祝文华大吼道。

  他望着眼前的熊熊大火。

  整个面孔都是扭曲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他知道他失去了什么。

  失去了无数的读者,失去了一群走狗,失去了兰山城青年领袖的地位。

  而且,还失去了尊严。

  所有人都会记得,他今天是如何被沈浪蹂躏践踏的可怜虫。

  当一个人痛苦到极度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痛苦的。

  麻木中带着无比的悲愤。

  祝文华心中暗暗发誓,他在心中疯狂嘶吼:从今以后,我和你沈浪不死不休。

  只要有一点点机会,我一定要让沈浪死无全尸,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以报今日之仇。

  沈浪叹息道:“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要不祝公子,你还是喊出来吧。”

  终于祝文华大吼道:“沈浪,我和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这就对了嘛。

  喊出来,千万别憋着。

  不过,为啥这句话有点耳熟呢?仿佛不久之前刚刚有人喊过。

  那个人是谁啊?他去了哪里啊?

  沈浪拍了拍脑袋,还是没有想出来。

  这脑子真要命了,刚刚把人弄死,就在记忆中删除了。

  沈浪一边拍脑子,一边往回走道:“走,回家。”

  忽然,祝兰亭子爵道:“沈公子,天黑路滑,小心走路啊。”

  沈浪道:“大家都听到了啊,我要是在路上出事,就是祝兰亭干的。”

  我日,我明明是在暗讽玄武伯爵府接下来前途不妙,如同行走于黑夜之中。

  沈浪当然安然无恙地回到玄武伯爵府了。

  因为妻子金木兰亲自带领骑兵接他回家的。

  而且不知道为啥,祝兰亭还派了十几个人一路保护他到玄武城。

  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

  次日!

  兰山城内,《金/瓶/梅之风月无边》这本书销售依旧火爆。

  因为,限购了。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

  祝文华疯狂地被打脸,被逼着烧掉了自己所有的书。

  沈浪的名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兰山城。

  所以……

  那些曾经购买了祝文华《鸳鸯梦》的那些女子再也忍不住了,纷纷派出奴仆婢女去购买沈浪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

  哼!

  竟然敢将我们的偶像逼迫到这个地步?我倒要看看你沈浪的书写得怎么样?

  看完后,我一定骂死你,将你喷得体无完肤。

  买回来一看!

  结果,她们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两日后。

  邓先的几十个伙计,带着三千多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来到了沈浪的大本营,玄武城!

  终于杀回来了!

  这颗文学炸弹,终于在玄武城引爆了。

  终于要将徐光允和徐芊芊的名声炸的粉身碎骨了。

  这把大火,终于烧到徐芊芊了!

  在过去两天中,关于这本书的传闻就不绝于耳,愈演愈烈。

  各式各样的传闻,流传在每一个角落。

  听说了吗?大才子祝文华自贱惭俗,一把火将自己的《鸳鸯梦》全烧了啊。

  我还听说啊,兰山城有一群男人本来是不举的,前两天看一本书,忽然就雄壮勃发。

  兰山城的三家妓馆,还有几十个做半掩门生意的女子,每天都爆满。

  听说最红的几个娼儿这三天来,裤子就没有穿上过。

  听说某某家的大小姐,竟然和家中的一个奴仆苟且被抓了。

  还听说兰山城主李芳本来已经不行了,但看了这本书之后,竟然连御三女而不倦。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浪和金木聪的《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啊!

  当然,这些所谓的传闻都是沈浪花钱雇水军炒出来的。

  但是从兰山城过来的人信誓旦旦地说,这些事情都是真的,半点不假。

  这两日时间,整个兰山城被这本书炒的沸沸扬扬。

  在加上沈浪本就是玄武城的超级大名人。

  所以,整个玄武城对这本书的上市都翘首以待。

  结果,邓先的十几个书摊刚刚摆出来,立刻就遭到疯狂的抢购。

  这火爆的情形,竟然还要超过兰山城。

  这些人抢书,仿佛大爷大妈抢不要钱的鸡蛋一样。

  而且中间还夹杂着许多黄牛,一买就是几十本。

  仅仅不到两个时辰,邓先准备的三千多本书卖得干干净净。

  数钱的时候,他几乎都要抽筋了。

  ……

  徐芊芊正在忙碌着自己的终身大事。

  尽管只是订婚,但重要程度却比成亲还要重要。。

  因为,这次订婚宴是一场政治戏。

  张翀太守是导演,张晋和徐芊芊是演员。

  演的就是,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之前奏。

  这件事情如此重要,徐芊芊不敢任何怠慢,完全专注在这件大事上。

  所以沈浪那边出了一本书,徐芊芊还真的没有怎么关注。

  本来祝兰亭子爵是可以送一本书过来,让张晋和徐芊芊看清楚沈浪的书是在影射徐家。

  但他不会那么蠢的。

  你要这样做,徐家和张晋不但不会感激你,反而会迁怒于你的。

  顺其自然,让你们自己发现不好吗?

  “订婚宴,金木兰和沈浪会来吗?”徐光允问道。

  徐芊芊道:“来不来都无所谓,总督府会派使者来,国都织造府的宁大人会来,北边晋海伯爵府世子会亲自来,还有几个大人物也可能会派人来,沈浪区区一个小赘婿,还上不了台面。”

  徐光允道:“晋海伯唐氏也要投靠新政了吗?”

  徐芊芊道:“那倒不是,但这不妨碍唐氏和新政联手,先坑死玄武伯爵府。”

  徐光允道:“大场面啊。”

  徐芊芊道:“金山岛之争会彻底吹响玄武伯爵府灭亡的号角。”

  徐光允道:“张翀大人若一举灭掉两个封地伯爵,定会一飞冲天,不是担任总督府长史,就是进入都城担任一衙主官了。”

  徐芊芊犹豫了片刻,道:“可能会去艳州担任下都督。”

  徐光允咂舌,这还真是一飞冲天啊!

  越国疆域有三个行省,一个特治州。

  这个特治州面积和人口都比不上一个行省,但却非常特殊,所以它的级别远高于普通郡,仅比行省低了半级。

  作为这一州的最高长官,官职定为下都督。

  徐光允道:“玄武伯爵府大船将沉,沈浪这个跳梁小丑再上蹿下跳也是无济于事了。田横死得够冤。”

  徐芊芊道:“金氏家族灭亡之日,就是沈浪横死之时,田横错就错在把这个跳梁小丑当成了对手,进入了对方的节奏,反而被沈浪阴死。”

  “像沈浪这种苍蝇你若刻意去拍,反而拍不到,拍不死。但若它寄宿的腐肉没了,它也就死了。”

  徐家此时就应该专注配合太守张翀打玄武伯爵府。

  至于沈浪这么一个小小赘婿,还真不配做她和张晋夫君的敌人。

  而就在此时。

  下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更急促的敲门声。

  “主人,小姐,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

  注:又是大章,拜求诸位恩公推荐票投喂呀,肚子好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