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沈大圣你太牛逼了!收了神通吧

  李芳城主真是有些惊呆了!

  年轻人,我只是不想你让我失望而已,但……没有想到你那么优秀,那么凶猛啊。

  我为官那么多年,像你沈浪这样狠毒的少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啊。

  一出手,就是要断人生路啊。

  而沈浪朝着汪世明等人道:“你们都看到了吗?这是谋逆大案,你们这群蠢货还想着为别人背黑锅吗?你们或许还想着流放南山岛后,会有人给你们家里送钱。别天真了……”

  沈浪笑道:“你们还没有到南山岛,就会被杀人灭口的。”

  “你们死了之后,年迈的父母怎么办?”

  “年轻妩媚的妻子怎么办?青春靓丽的妹妹怎么办?”

  “今天丽春院小红的下场难道你们没有看清楚吗?腰以下都被淹了啊!”

  祝文华真要气炸了。

  沈浪,我……我艹你娘啊。

  你血口喷人,也要有个限度啊。

  但是汪世明三人也显然被沈浪的阴谋论吓坏了。

  其中有一个走狗终于忍不住,大声道:“是祝文华公子,他花钱雇我们来烧春色坊的。我们真不知道里面是《新政诏书》啊,他告诉我们,那里面包的都是沈浪的书。”

  “沈爷,你的书我今天刚刚读过,写得太好了,我是您的拥趸啊,千万别伤了自己人啊。”

  “对,对,沈公子,你的书我也买了,而且还买了两本,因为我刚拿到学堂就发现里面的几幅插图被人撕掉了,没办法我又去买了一本。”

  “我们自己人啊,千万别误伤啊。”

  这下子沈浪都有些呆了。

  我以为就我这么无耻,你们这些脑残书生怎么也可以这么无耻呢?

  不过,只要愿意指认祝文华就好。

  “你们确定是祝文华指使你们过来焚烧国君的《新政诏书》?”沈浪问道。

  “对,对。”某个走狗道:“就是祝文华。”

  沈浪道:“他平时是不是对新政颇有不满啊?毕竟他家刚刚失去了封地和兵权?”

  几个走狗一愕,没有听祝文华说过啊。

  沈浪目光一寒。

  几个走狗拼命点头道:“对,对,平时祝文华就对新政颇有不满。”

  “无耻,无耻之极……”祝文华指着这几个走狗,内心无比愤怒。

  平时你们吃我的,喝我的,乖巧得如同绵羊一样。

  现在,竟然敢污蔑我?竟然敢反咬我一口?

  沈浪道:“城主大人,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可以定案了。”

  李芳城主顿时无语,朝着沈浪招了招手道:“沈姑爷,你过来!”

  我过去?那不行。

  我这人最爱面子了,我可是玄武伯爵府的姑爷,你让我过去就过去?

  沈浪站定了不动。

  李芳城主无奈一笑,然后朝着沈浪走了过来。

  “沈浪姑爷,你我算是神交半日了。”李芳城主道:“你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真是绝了,它定会成为我的枕边之物,我会读上十遍,二十遍的。”

  沈浪瞧了一眼这位城主大人,挺瘦的啊。

  读个十遍二十遍,你身体受得了吗?

  不过,他没有开口。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李芳城主要说什么,若是他先开口,就失去了一点主动权了。

  李芳城主接着道:“这第二册什么时候出来啊?我实在是心痒难耐啊。”

  沈浪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

  李芳城主更无语,眼前这个小白脸真的比想象中更加奸诈狡猾啊,真不愧是写出《金/瓶/梅之风月无边》的人。

  李芳城主道:“在此我需要向沈公子道歉,因为我确实可以阻止祝文华率众闹事来烧你的书。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个能够写出这样奇书的人会是何等本事?若是连这小小危机都搞不定,那就太让我失望了。”

  “但眼前这个局面,我还真没有想到啊。”李芳城主惊叹道。

  他说的是真话。

  祝文华只是要来烧沈浪的书,结果沈浪反手一巴掌就要将他拍死,而且还要牵连他整个家族。

  这个报仇欲,这个报仇力,真心是有些吓人了。

  沈浪道:“李芳城主,您弄错了。祝文华烧的不是我的书,他烧的是国君的《新政诏书》,他这是谋反,我只是路过打润滑精油的,瞧还是玫瑰味的,这事和我完全没有关系啊。”

  沈浪就是一口咬定,祝文华煽动书生对抗新政,意图谋反。

  李芳城主无奈道:“沈姑爷,我知道……你想要弄死这个祝文华,甚至想要将祝氏家族拖下水。但是……不行的。”

  沈浪没有理会。

  李芳城主顿时将话说得更加明白一些道:“兰山子爵祝兰亭刚刚交出封地和兵权,被国君表彰为贵族之楷模,这才过去多久啊。如果闹出祝文华对抗新政一事,打的是国君的脸啊。若国君真的降罪兰山子爵府,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

  当然是众多老牌贵族弹冠相庆啊。

  大家看啊,兰山子爵祝兰亭交出封地和兵权,还是被国君弄死了。

  所以,大家要对抗到底啊,千万不能交出兵权和封地。

  李芳城主道:“所以别说祝文华是被你陷害的,就算他真的心生怨怼,暗中对抗新政,最多也就是让兰山子爵将他软禁,不可能真的惩罚他的。”

  这些沈浪当然知道。

  当祝兰亭交出封地和兵权,成为老牌贵族表率的时候,他就有了政治护身符。

  说白了,只要他不真的造反,国君是绝对不可能惩治他的。

  因为,新政还没有成功,众多老牌贵族手中的兵权和封地还没有交出来。

  祝兰亭就是国君的一面旗帜。

  李芳道:“所以沈公子,你想要将意图谋反的罪名栽到祝文华头上是不行的,我也压根不敢接下这件事情,更不可能抓祝文华,否则会让国君难办,会犯下巨大的政治错误。”

  “所以,沈公子,你收了神通吧!我真的奈何不得祝文华。”

  沈浪咧嘴一笑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大人就在边上看戏吧。如果你不想被祝兰亭子爵压住风头,接下来你我就好好配合。”

  李芳城主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沈浪露出了无可挑剔的俊美笑容。

  李芳城主心颤。

  这个世界上有男狐狸精吗?大概是有的吧!不然我为何有点心神摇曳呢?

  ……

  此时,祝文华也稍稍冷静下来了。

  他也很快想明白了,沈浪想要将谋反罪名栽到他头上是不可能成功的。

  自从祝氏家族交出封地和兵权的那一刻起,他全家都有政治的免死金牌了。

  只要不是真的作死,都不会有事。

  “沈浪,你确实狡诈如鬼。”祝文华冷笑道:“但你毕竟出身卑贱,根本不懂得高层政治,你想要将对抗新政的罪名栽赃到我的头上,根本就是最幼稚的行径。别说我是被冤枉的,就算我真的做出了什么,李芳城主和其他大人也会拼命地否定这一点,替我掩盖所有的罪责。”

  “你区区沈浪,根本就无法奈何我,伤不了我一根汗毛。”

  “因为我祝氏家族已经彻底站在国君这一边了,怎么可能会有事?”

  “沈浪你这卑贱之人,对政治的力量根本一无所知!”

  沈浪淡淡瞥了祝文华一眼,连一点点回答的欲望都没有。

  这就如同在下棋,你都想到下一步,甚至后面两步,三步了,而对方还在为此时的这一步而洋洋得意。

  “傻叉,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受什么。”沈浪无语道。

  他望向祝文华的目光,就仿佛一个智障。

  “我有些累了,等你爹来了再说吧。”沈浪招手道:“来人,给我一把躺椅。”

  顿时,两个玄武伯爵府的武士抬出来一把躺椅,沈浪舒舒服服地躺在上面。

  “哈哈哈……”祝文华大笑道:“还想让我爹来见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只是玄武伯爵府的一个小赘婿而已,比奴仆地位高一些而已。别说是你了,就算是金木聪世子来了,也没有资格让我父亲来见他。”

  而就在此时。

  街道上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一个英武的中年人,带着十几名武士飞驰而来。

  正是老牌贵族的公敌,兰山子爵祝兰亭。

  “爹,你,你怎么来了?”祝文华惊愕。

  李芳城主上前,弯腰拱手道:“拜见子爵大人。”

  祝兰亭稍稍拱了拱手,态度比较倨傲。

  虽然他的爵位比玄武伯爵低一等,但已经站在国君身边了,算是贵族的一面旗帜。

  所以,此时对兰山城主有些藐视,也是正常的。

  “沈浪贤侄?”祝兰亭子爵露出热情的笑容道:“你大婚的时候实在太急促了,我竟也来不及赶去参加你的婚礼,作为百年的邻居,实在是失礼了。”

  然后祝兰亭子爵朝着沈浪张开双臂,要进行贵族之间的礼仪,互相把臂,半拥抱的状态。

  然而。

  沈浪慵懒地躺在躺椅上,背过身去,淡淡道:“祝兰亭子爵,我和你不熟,别装出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啊。”

  ……

  注:投喂推荐票呀!糕点全心全意为老爷们服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