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智计无双沈恩公!一击绝杀

  这位长相猥琐的春画大佬觉得有些良心过意不去,一句真话喷薄而出。

  “沈公子,您还真是阴险……”

  “嗯?”沈浪英俊而又冰冷的目光望过来。

  邓先立刻道:“不,不,沈恩公您还真是智计无双啊!”

  ……

  祝文华带着二百名书生,浩浩荡荡地冲来。

  他一边心中计算着这次的花费,每个人平均要三个银币,加起来差不多要三十金币了。

  换成普通人根本玩不起这么大的手笔。

  但对于他祝文华而言,这笔钱根本算不得什么。

  尽管是晚上,但这群人的声势太浩大了,兰山城的平民不由得诧异,然后有些胆大好事之人纷纷跟了上来。

  哈哈,我们无知民众又上场啦。

  等冲到春色书坊面前的时候,已经足足有上千人了。

  不仅如此,李芳城主还暗自派遣了上百名兵士前来维护秩序。

  而他自己则在城主府内等待好戏的上演。

  “沈浪,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这位城主大人看了沈浪的书后,也算是和他隔书神交了。

  有一种书中窥人的感觉。

  他深深地觉得,沈浪肯定是一个非常浪荡的阴人啊。

  ……

  两刻钟后!

  上千人将邓先的书坊包围得水泄不通。

  “邓先,出来!”

  祝文华没有喊话,而是隐藏在人群之中,身份贵重,矜持得很。

  喊话的是他手下的头号走狗,秀才汪世明。

  片刻后,书坊的门打开,邓先走了出来,他的脸色好像都吓绿了。

  “诸位……有,有何事啊?竟然如此大的阵仗?”

  头号走狗汪世明道:“邓先,你知道你犯了何等天大之错误吗?”

  邓先道:“小人不知啊。”

  祝文华走狗道:“风月无边这等下流的书你都敢出,这不是荼毒我们读书人的心灵吗?你这是在和整个兰山城的读书人为敌啊。”

  “呸!”

  邓先心中暗啐了一口。

  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了,今天那三千多本风月无边,起码有三分之一是你们这些读书人买走的。

  而且好几个人买完书不久后,就朝着妓馆走去了。

  别问邓先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城里的几个妓馆老板都送来花篮了。

  最大妓馆的李老板说的一句话,直接道明了真相。

  “我们家小红连洗腚的时间都没有了。”

  现在口口声声荼毒你们的心灵?

  就你们那么肮脏的心灵,还用得着我荼毒吗?

  “别跟他废话了,这种见钱眼开的东西庸俗不堪,和他说话只是白费口舌。”

  祝文华的走狗汪世明道:“邓先,现在我们给你下最后通牒,立刻把《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全部交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烧毁。”

  邓先苦涩道:“诸位爷,我家现在真的没有这本书啊,真的没有啊!”

  汪世明寒声道:“你这是把我们当成傻子吗?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沈浪那个卑劣之徒,为何不在玄武城出他那本垃圾大毒草,就是为了来荼毒我们兰山城,就是为了要毁掉我们的兰山文坛。”

  “这是一个阴谋,沈浪那个不学无术,卑鄙无耻狗贼的阴谋。”

  “来啊,冲进去把这个卑劣商人的书坊砸了,将沈浪的那本大毒草全部烧了。”

  汪世明喊得嘶声力竭。

  走狗汪世明振臂高呼,然后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从头到尾,都是这个走狗汪世明在办事。

  祝文华堂堂大才子,百年贵族公子,当然要顾及自己的形象。

  而这个走狗汪世明好不容易考上秀才,想要中举却是不容易。偏偏他家境又一般,想要吃香喝辣出人头地怎么办?

  当然是给权贵做走狗了。

  而他能够接近的权贵,也就只有祝文华了,自然而然他就成为了祝文华的忠犬,从此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今天这个走狗表现一如既往的好,祝文华很满意。

  加钱,要加钱!

  “冲啊!”

  在走狗汪世明的率领下,一二百名书生直接冲了过去。

  邓先大喊道:“不可以,真的不可以啊!”

  他拼命想要挡住这些书生。

  但是,他和几个伙计又哪里挡得住这一二百名书生啊。

  “诸位爷,听我说,听我说,你们这样做会闯下大祸的啊!”邓先大喊道。

  顿时祝文华不屑一笑。

  闯下大祸?

  拜托,这里是兰山城,不是玄武城。

  就算是玄武城,现在新政风头那么猛,玄武伯爵恨不得将脑袋完全缩进乌龟壳里面。

  沈浪只是伯爵府一个赘婿而已,上不了台面的卑贱东西。

  这样人的书,烧也就烧了。

  你以为拉上那个肥宅世子金木聪就又用了吗?

  真是天真幼稚!

  烧了你的书,打了你的脸,你沈浪半点法子都没有。

  很快,春色书坊的大门就被冲倒了。

  这一二百名书生如狼似虎一般冲了进去。

  “给我砸!”

  随着祝文华走狗的一声令下。

  顿时,一百多名书生开始狂砸。

  将眼睛能够看到的一切全部砸毁。

  这种破坏实在太爽了啊。

  当然,有几个书生一边砸,一边扶着腰。

  没有办法啊,《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太好看了,看得他们热火朝天,忍不住去丽春院找小红好几次。

  现在腿都还有些软,腰也有些疼啊。

  “那本大毒草呢?”走狗汪世明道:“找出来烧掉!”

  然后,这一百多人又开始到处翻找。

  整个书坊都翻遍了,都找不到《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存货。

  “不可能,肯定有,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走狗汪世明道。

  找遍了前院,又去翻找后院。

  过了几分钟,忽然有人惊喜道:“找到了,找到了!”

  “这邓论好狡猾啊,竟然把书藏在地下秘密仓库里面了。”这个书生兴奋道。

  走狗汪世明走了过去,发现一个地下仓库的门已经打开了,他不由得走了进去。

  里面到处都是崭新的书,还带着墨香味。

  每一百本扎成一捆,用大油纸包好。

  油纸上清清楚楚写着几个大字,《金/瓶/梅之风月无边》。

  整整有几十大捆,足足有两千多本啊。

  第一捆还没有包好,掀开油纸一看,里面果然是崭新的《金/瓶/梅之风月无边》。

  走狗汪世明大喜。

  祝文华答应过他,只要找到这本书,烧掉一百本他就能够拿到两个银币。

  如今这两千多本,足足可以收获四十几个银币,足够他花销好几个月了。

  “这就是奸贼沈浪写的大毒草,全部搬出去,公开烧掉!”走狗汪世明一声令下。

  顿时,几个年轻力壮的书生进来,将一捆又一捆的书搬了出去。

  ……

  一刻钟后!

  二十几捆书在书坊门口的大街上堆成了小山。

  而周围旁观的民众,已经足足有两三千人之多了。

  走狗汪世明大声道:“大家看清楚了,这里面就是荼毒心灵的大毒草,是下流庸俗的垃圾书,它的存在只会毁掉整个兰山城的淳朴风气,只会玷污圣人的学说。”

  “现在,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它们全部烧了,还兰山城文坛一个朗朗乾坤。”

  “给写出这种大毒草的无耻之徒一个大大的耳光。”

  走狗汪世明说罢,直接将火把丢到书堆之中。

  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祝文华心中顿时无比的舒爽,仿佛每一根毛孔都在呼吸。

  爽啊!

  太爽了啊!

  沈浪,你的书就算写得好又如何?就算卖得再好又如何?

  还不是被我的人烧得干干净净?

  你所有的努力,我轻轻一根手指头就全部毁掉了。

  人和人的差距,真是让人绝望啊。

  我只是略施小计而已啊。

  我祝文华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哈哈哈哈……

  祝文华已经开始想象,沈浪一旦得知他的书被烧得干干净净是何等的气愤,何等之绝望?

  但是你又能耐我何?

  法不责众知道吗?

  如果是一两个书生烧的,那可能麻烦大了。

  但……一二百个书生烧的,那就半点事情没有了。

  和/谐/越国,以闹为大。

  而此时,春色书坊的老板邓先忽然猛地朝书堆扑了过去,大声喊道:“不能烧,真的不能烧啊,快救火啊……”

  然后,几个伙计拼命地上前泼水救火。

  走狗汪世明带人上前,猛地一把将邓先拖开。

  “这是大毒草,谁敢阻止,谁就是兰山城的罪人。”

  邓先又扑了上去,大喊道:“谁说这是大毒草,这是国君颁布的《新政诏书》啊,你们竟然说是大毒草,而且还全部烧了,这是欺君之罪啊……”

  这话一出。

  祝文华微微一颤。

  汪世明脸色一变,大笑道:“奸商啊,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信口开河,还敢攀上国君,真是找死!”

  真是开玩笑啊。

  没错,国君是颁布了《新政诏书》,而且足足有几万字。

  但都是强行摊派下去的啊,根本卖不出去的。

  普通人谁管新政啊,这完全是针对老牌贵族的啊。

  正常一个商人,谁会去印这赔钱玩意啊。

  邓先不要命一般扑上去,将其中一包书抢救了下来。

  不知道为何,这包书那么耐烧,怎么烧都烧不掉啊。

  邓先将外面的大油纸拆开,将里面几十本书全部摊开,大哭道:“你们都看看啊,这明明是国君的《新政诏书》啊,你们硬是要污蔑成为大毒草,还全部烧掉了。整整两千多本啊,全部被烧掉了,就剩下这几十本了。”

  “国君啊,有人欺您啊!”

  “快来人啊,有人造反了啊,有人欺君了啊!”

  顿时,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

  恐怖的风儿刮过,让人直接吓得有些战栗。

  ……

  注:诸位恩客,午饭的时间到了,我要……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