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圈粉大人物!沈浪又要弄死人了

  在这个世界上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人设啊。

  沈浪你这是要毁我人设啊!

  生死大仇啊!

  祝文华咬牙切齿道:“诸位仁兄,把所有能叫的人都叫来,我们去城主府讨回一个公道。作为读书人,我们有义务扫除污浊,一清正气,还我们兰山城读书人一个朗朗乾坤。”

  郑昌年立刻明白了,这祝文华是要聚众闹事,逼迫城主禁售沈浪的这本书啊。

  几个书生一听,顿时喜上眉梢。

  又要发财了!

  每当这个时候,祝文华都是按人头给钱的,能叫来的人越多,他给的钱也越多。

  祝文华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短短一个多时辰后,祝文华身后聚集了上一二百个书生,浩浩荡荡朝着城主府而去。

  “沈浪,我一定让你的书在我兰山城,乃至整个阳武郡,怒江郡都没有立足之地。”

  “你的书卖得好又如何?我直接封杀了。”

  ……

  兰山城主李芳面前摆着两本书。

  一本书祝文华的《鸳鸯梦》,一本是沈浪的《金/瓶/梅之风月传奇》。

  他先看的《鸳鸯梦》下册。

  本来他是不看的,但是他女儿看了,妻子也看了。

  不仅如此,妻子还在被窝里和他聊里面的故事,使得他不得不看。

  看完后,李芳城主不由得赞叹。

  这祝文华果然了得啊。

  书中虽然讲的是男女之情,但也涉及到了家国政斗,不管是文字造诣,还是剧情构建,都是上上之选。

  真不愧是风靡全城的大才子啊。

  难怪一众女子看得如痴如醉,为之疯狂。

  紧接着,李芳拿起了沈浪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

  刚看到封面,他就皱了皱眉头。

  庸俗不堪。

  再看书名,印象更差了几分。

  哗众取宠,艳媚低端。

  这位城主大人带着嫌弃鄙夷的心理,翻开了第一页。

  看完第一段,他的眉头舒展了。

  看完第一页,他精神奕奕。

  接下来,他就完全欲罢不能了!

  好!

  好书!

  太好了!

  精妙绝伦啊!

  这等文字,这等诗句,真是要有大智慧之人,才能写得出来的。

  可惜了,可惜了啊!

  这样经典之书,竟然卖给了那些庸俗不堪之人。

  他们也配看这等洞世之文章?

  这些底层的庸俗之辈看得懂吗?

  好好去看你们的春画得了,竟然也跑过来看我们的《金/瓶/梅之风月无边》,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啊。

  只有我等经过权势场磨练摧残之人,才能惺惺相惜,才能懂得这本书里面的妙处啊。

  绝顶好书啊!

  本来祝文华的这本《鸳鸯梦》李芳大人还看得有些意思,觉得非常不错。

  但现在,他觉得这就是一坨屎。

  太幼稚,太刻意,太矫情,太装腔作势了。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品味了。

  怎么回事啊?

  难道是因为我在官场浸润得太久了,被现实摧残得太狠了,对文章的味觉退化了?

  竟然连祝文华这本《鸳鸯梦》都看得下去了?

  这就仿佛某个年轻帅哥实在憋得很了,头脑发热钻进了路边的朦胧灯光小店中。

  事后进入贤者时间,回想起来那个大妈脸上的褶子,心中痛悔不已,略有作呕感。

  太可怕了啊!

  几年不读书,我的品味竟然退化到如此地步。

  人呐,一定要读书,多读书,读好书。

  于是,李芳大人用两根手指头夹起祝文华的那本《鸳鸯梦》下册,用力地抛在一边,还地用袖子擦了擦手。

  接着,他再一次翻开沈浪的《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再一次津津有味阅读起来。

  真是……太舒服了啊。

  这文字,这句子,才是我们有地位高雅人应该读的书啊,。

  不过看着看着,李芳大人有些尴尬了。

  因为……竟然看得肚子下面有些发热?

  要不然就先看到这里,这就去和小妾歇息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喧哗声。

  甚至,有人开始敲鼓。

  李芳城主顿时大怒,这是谁啊?大晚上的坏人兴致。

  就在此时,他的幕僚飞快而进道:“大人不好了,有几百个书生来围攻城主府。”

  李芳城主眉头脖子上的汗毛顿时竖起。

  做官最害怕的是什么啊?

  群体事件啊。

  尤其是书生闹事,最为让人头疼。

  “出了什么事?”李芳城主道:“是考试中出现了什么不公,又或者是哪个恶霸打死人了?”

  紧接着,他问出了关键性问题。

  “为首的人是谁?”

  幕僚道:“大才子祝文华。”

  顿时,李芳城主的紧张状态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心中一阵冷笑。

  “让他们进来。”李芳城主道:“不要都进来,最多五个人。”

  ……

  片刻后,祝文华带着火力最猛的四个书生进来了,全部都有秀才功名,当然就是他的四大走狗。

  老实讲啊,祝文华在李芳城主面前是有优越感的。

  毕竟他是兰山子爵府的公子啊,哪怕爵位不高,但也是曾经有封地的老牌贵族啊。

  虽然他正在积极地靠近新政势力,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祖上比你阔多了的自豪感。

  而且他已经是举人,可以见官不拜的。

  “拜见李大人。”祝文华拱了拱手。

  “拜见李大人。”他身后的四名秀才弯腰行礼。

  兰山城主李芳道:“祝公子,何事啊?”

  祝文华道:“请李大人为全城百姓做主,为兰山的文坛讨回一个公道,还圣人之学一个清明。”

  李芳顿时皱眉。

  他最烦这种了,动不动就丢帽子过来。

  而且一顶比一顶大,仿佛你时时刻刻都掌握正义一般。

  关键是你这种事情,我李芳二十年前就做过了。

  每个人回想二十年前的自己,都会有一个感觉。

  傻/逼啊!

  “究竟什么事?”李芳城主寒声道。

  祝文华拿出了沈浪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道:“请李大人封了这本书,并且将印刷此书者捉归案,并且将所有书籍全部焚烧,将印书坊查抄。”

  祝文华言语中都只是拿印书者说事,根本没有说抓沈浪一事。

  因为谁都知道,因为写一本书而去抓一个伯爵的儿子和女婿,完全是自取其辱。

  李芳城主心中冷笑,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情啊。

  他顿时捋了捋胡须道:“哦?为何啊?”

  祝文华道:“此书低俗下流,不堪入目,简直是玷污圣人之学,不但荼毒人的心灵,而且败坏社会风气,一定要彻底封杀之。”

  “哟?”李芳拿起这本书翻了几页,道:“这本书可有否定圣人学说吗?”

  祝文华皱眉,谁会那么傻啊,在书中明明白白地否定圣人学说啊。

  李芳城主又问道:“那这本书中可有攻讦朝政啊?”

  当然没有了。

  李芳城主道:“这也没有,那也没有,我凭什么封杀它啊?”

  祝文华寒声道:“低俗,下流还不够吗?”

  李芳城主眯着眼睛道:“比这更加下流低俗的书有的是,我越国没有哪一条律法说不许出男女艳/情之文啊,连春画册子都可以卖,更别说这本书了。”

  祝文华道:“那这本书竟敢影射我本人,完全是对我名声的玷污和践踏,难道这还不触犯律法吗?”

  “你是法吗?”李芳城主幽幽道:“再说,这本书中哪有影射你啊?”

  祝文华翻开某一页,里面是西门大官人宠幸祝文山的段落。

  他指着这一段道:“你看看,这里面的祝文山不就是影射我吗?不就是污蔑我的名声吗?”

  李芳城主道:“这个人物明明叫祝文山啊?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啊?我们汉字这么多,不小心重名了很正常嘛。”

  祝文华目光一寒。

  李芳城主这态度很不对啊,明显袒护沈浪啊。

  “李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摆着要袒护沈浪不成?”祝文华寒声道。

  李芳道:“祝举人,我劝你心胸放宽广一些,不要妒嫉贤能。就因为别人的书比你写得好,就要去封杀别人,凭什么啊?”

  这话,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

  祝文华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李城主,你凭什么这么说?”祝文华道:“论诗句,论文字,沈浪的这本书哪里比得上我的书?”

  李芳城主不屑冷笑道:“确实,浪凌笑笑生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确实无法和你的《鸳鸯梦》相比较。”

  这话一处,祝文华顿时露出得意笑容。

  李芳城主接着说道:“那样的话,完全是对沈浪这本书的玷污。这是一本百年不遇的经典著作,岂是一些俗物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

  啪啪啪啪!

  空气中仿佛传来了清脆之极的打脸声。

  祝文华的心胸顿时要炸了。

  你李芳凭什么这么说啊?

  我的文笔多好,我的诗句多好,我的书写得多好?

  你竟然说我写的是俗物?

  你这个狗官,只怕是有眼无珠吧。

  李芳的表情露出了一丝真诚,道:“祝公子,我奉劝你静下心来读一下《金/瓶/梅之风月无边》这本书,真的是……让人拍案叫绝,那里面的玩世不恭,那里面对世情之洞悉,简直惊艳绝伦。我可以这么告诉你,一旦你读懂了这本书,对你有无比巨大的益处。”

  “呸!”祝文华心中不屑。

  我已经才华横溢,学贯五车了,让我去读沈浪的这本垃圾?

  开什么玩笑。

  不过眼前这个李芳城主是要对沈浪袒护到底了。

  祝文华淡淡道:“城主大人这般行径,只怕会让我们兰山城的读书人寒心啊。”

  这话,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如果李芳城主不给他一个交代的话,这几百个书生就要闹事了。

  或者围攻城主府,或者罢课。

  总之有钱能使鬼推磨,使唤几百个书生闹事最简单了。

  这些年轻的书生最傻了,只要有人带头,吃屎都有人凑上去。

  “祝文华,你想要做什么?”李芳城主寒声问道。

  “哈哈……”祝文华一阵大笑道:“既然李大人不能为兰山城的读书人做主,那我们就自己去讨回这个公道。”

  李芳城主拿起毛笔,在白纸上画了一道线。

  “不许围攻城主府,不许围攻学堂!”李芳淡淡道:“一旦越过这条线,我见一个抓一个。”

  这话一处,祝文华背后的四个秀才顿时脖子一缩。

  拿钱办事是一回事,但比起自身的安危和前途又算不得什么了。

  祝文华道:“在下又岂是这般不懂礼数之人?”

  接着,他大声道:“出这本大毒草的罪魁祸首便是邓先的春色书坊,为了文坛正气,为了兰山城之郎朗乾坤,大家跟着我一起去砸了这个书坊,将《金/瓶/梅之风月无边》这本书全部焚烧。”

  然后,祝文华带头出去了。

  几百个书生兴致勃勃地跟去,朝着邓先的书坊杀去。

  “走,去砸了春色书坊!”

  “去烧了沈浪写的这本大毒草!”

  祝文华离开之后,幕僚走了进来道:“大人,您为何不阻止祝文华闹事?反而推波助澜?”

  李芳城主道:“验一下这位沈浪姑爷的成色,这应该是一个妙人,如果连这点风浪都抵挡不住,那岂不是会让我失望?”

  ……

  邓先的春色书坊内!

  “沈公子,祝文华他们会来吗?”邓先兴奋而又紧张道。

  沈浪微笑道:“会,一定会!”

  他十几天前就为祝文华设定了ABC套餐。

  总有一款适合你,总有一款能够坑死你!

  接着,沈浪问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邓先道:“根据公子的吩咐,一切都布置好了。祝文华若来,保证活活坑死他。”

  沈浪道:“彻底弄死是不可能的,但半死却可以!”

  ……

  注:近四千字的大章,拜求推荐票了,诸位恩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