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绝世好书!沈公子真乃大师也!

  “对啊,我就是那个不学无术吃软饭的小白脸。”沈浪微笑道。

  这话一出,祝文华也有些无语了。

  玛的,你沈浪还能更加恬不知耻一些吗?

  此时书坊中还有三个女子,看样子也都是大家闺秀,原本被沈浪的俊美所惊讶,此时听到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得暗啐几口。

  祝文华道:“你们二位不呆在玄武城,来我的兰山城作何?”

  沈浪还没有回答,金木聪就充满自豪道:“出书。”

  “出书?”祝文华淡淡道:“什么时候写书也变得如此低贱了?”

  那意思很明白,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出书了?

  金木聪是方圆几百里内有名的废柴,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而沈浪虽然在玄武城内大放异彩,但是在兰山城所有人的记忆中他依旧是那个不学无术,贪慕虚荣的废物。

  祝文华微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沈浪兄在一个镇上学堂读了近十年书,连启蒙学业都没有完成吧。”

  众人听闻不由得一笑。

  这么两个不学无术之辈又能写出什么书呢?只怕连字都认不全吧。

  沈浪没有理会他,直接将书稿递给了如玉阁的掌柜。

  此人不但是老板,而且也算是阅书无数了。

  对于沈浪和金木聪的名声,他也大致是有所耳闻的。

  这两个不学无术的东西又能写出什么好东西?

  但金木聪毕竟是伯爵府世子,如玉阁的老板也是不愿意得罪的,态度恭敬地接过了书稿,表面态度认真,实则漫不经心地翻阅着。

  甚至他心中腹稿都已经打好了,世子的书写得非常独特,真不愧是名门之后,但非常抱歉,小号最近没有要出新书的打算,您可以去别的书坊问问,比如墨香楼。

  然而,仅仅看了几段之后。

  这位掌柜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的鉴赏水准是远远不如玄武伯爵的,但还是被惊艳到了。

  这里面的每一段文字,都表现出作者对人性和世俗的深刻剖析。

  不仅如此,这里面的诗词和句子并不华丽,甚至有一些玩世不恭,但却非常之老辣。

  接着往下读。

  这个书坊的掌柜越来越惊艳,越来越震撼。

  里面的许多细节描写,真是让人拍案叫绝啊。

  这水平真是极高的了。

  但是,在这位书坊老板看来,这本书也不是没有缺点。

  其一,太大俗大雅了,需要很高的文学造诣才能够读懂里面的深刻含义,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就是一本俗气的艳情话本而已。

  其二,如玉阁的主要顾客都是女子,他们喜欢的都是缠绵的男女爱情故事,尤其是豪门子弟的爱恨情仇。

  但就算如此,他也是愿意出这本书的,哪怕赚不到钱,哪怕有些曲高和寡。

  而就在此时,祝文华拿过了稿子,一目十行地看了两页。

  然后……

  他的表情就仿佛吃了屎一般,脸色极度不适,仿佛要作呕一般。

  然后,他叹息一声道:“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低俗不堪的东西,写出这样文字之人,简直是读书人之耻。”

  说罢,他将书稿递给边上的一个锦衣女子。

  这女子是官员之女,祝文华的狂热仰慕者,最沉迷才子佳人的话本。

  她的文学造诣很一般,但看书太多了,几乎点评了每一册热门的话本,所以在兰山城也俨然有了才女之名。

  接过沈浪的《金瓶梅之风月传奇》书稿之后,她看了仅仅一页,就心脏砰砰乱跳,面红耳赤。

  她本能地夹紧双腿。

  真的……好刺激。

  好羞耻啊,好想继续看下去啊。

  但是万万不行,我是才女,我是大家闺秀,我是名门淑女,怎么可以喜欢这种大毒草?

  那样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这位女子心中犹豫了三秒钟,然后将沈浪的书稿扔在地上吗,狠狠踩了一脚。

  “不堪入目,庸俗之极,祝公子说得没有错,写出这等不堪文字之人,真是读书人之耻。”

  祝文华得意一笑,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然后,他朝如玉阁的掌柜道:“莫掌柜,如果你要出这本书的话,那非常抱歉,今后我的书就无法在贵号出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和这样的卑劣之辈为伍。”

  说罢,他朝旁边那个女子望去一眼。

  这几个女子虽然见到沈浪如此美男子有些心神摇曳,但是毕竟是祝文华多年的粉丝了,,见到祝公子的目光望来,这些女子立刻摆正自己的立场。

  那个官员之女道:“莫掌柜,这本书稿实在是庸劣之极,不堪入目,如果你要出这本书,那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踏入你的书坊半步。”

  这话一出,周围的十几个女子纷纷应和。

  这个书坊老板顿时慌了,这群女子虽然只有十几人,确实整个兰山城名媛圈的引领者,如果她们抵制如玉阁的话,那整个兰山城的名媛圈都会抵制。

  如此一来,损失就巨大了。

  他原本还想要出沈浪这本书的,此时只能作罢了。

  于是,这位书坊掌柜将书稿捡起来,恭恭敬敬递还给金木聪道:“世子的这本书非常独特,真不愧是名门之后,但非常抱歉,小号最近没有出新书的打算,您去找其他书坊问问,比如墨香楼?”

  金木聪顿时怒了。

  小爷的这本书这么好,你竟然不出?不是有眼无珠吗?

  沈浪扯了扯他,道:“走了。”

  就刚才这片刻功夫,沈浪脑子里面已经有了周全计划。

  不仅仅是踩着祝文华上位的计划构思完毕。

  甚至连如何废掉他的计划,都已经完整成型!

  甚至还有ABC三种方案。

  ……

  沈浪和金木聪走出了如玉阁。

  片刻后,祝文华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露出了风轻云淡的笑容道:“沈浪,别浪费时间了。有我在整个兰山城没有一家书坊会为你出书的,这里不是玄武城,这里是我祝氏的兰山城。”

  呸!

  你祝氏家族完全是老牌贵族之耻,阳武郡太守还没有出手,你就直接跪了,乖乖交出了封地和兵权。

  你还有脸说是你祝氏的兰山城。

  “回去吧,回你的玄武城去。”祝文华道:“只要我一声号召,整个兰山城书坊无人敢为你们出书的。”

  金木聪寒声道:“祝文华,你凭什么要和我们作对?”

  沈浪无语,你这个肥宅,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幼稚白痴的话,不是白白给了对方装逼的机会吗?

  果然,祝文华脸上充满了优越感的微笑道:“我祝文华要打压谁,还需要理由吗?”

  ……

  接下来,沈浪没有再拜访兰山城的任何书坊了。

  但金木聪不甘心,先去了墨香楼,果然被拒绝了。

  然后,他去找了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书坊。

  毫无例外,全部被拒绝了。

  在祝文华和他粉丝群的号召下,果然整个兰山城没有一家愿意为沈浪出书。

  这不由得让沈浪想到了一句话。

  大神打压新人,大神打压扑街了。

  呸!不对!

  应该是老牌大神打压未来白金了。

  天色已经黑了,金木聪沮丧道:“姐夫,难道我们就这样灰溜溜打道回府吗?”

  接着,他咬牙道:“不行,我们这本书这么好,我不信出不了,我们去隔壁的正阳城。”

  沈浪摇头道:“不用了,你跟我来!”

  ……

  半个时辰后!

  沈浪来到了一家书坊内,见到了一个獐头鼠目的中年人。

  他接过书稿之后,一目百行地跳阅。

  很快,找到了床戏,立刻兴致勃勃读了起来。

  “好,好书啊,精彩啊……”

  “天哪,竟然还有插画,这画太逼真了,太好了……”

  “绝世好书啊,绝世好书啊……”

  金木聪大喜道:“那你愿意出我们这本书?”

  “愿意,愿意,太愿意了。”那个中年掌柜道。

  金木聪道:“你随便翻阅了几段,就能判断我们这是绝世好书?”

  猥琐中年:“那当然,我阅书无数,心中早已经古井无波,但你们这书的某些段落,连我都能看硬,当然是绝世好书了。”

  呃!

  原来,他专门挑肉戏看的。

  金木聪道:“那你就不怕受到祝文华的封杀吗?”

  萎缩中年恋恋不舍地读着某些段落,嘿嘿一笑道:“我一个卖春/宫画册的,会怕他封杀?”

  “卖春/宫图的?”肥宅金木聪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了?”沈浪和猥琐中年一起望过来。

  是啊,卖春/宫/图怎么了?大家都是为了丰富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吗。

  “没,没什么。”肥宅立刻怂了。

  沈浪心中不屑,这个肥宅懂得什么啊?

  别看墨香楼和如玉阁这两个书坊显得那么高大上,但是论发行渠道,他们比起眼前这个卖春/宫图邓掌柜差远了。

  这个邓掌柜可是能够将每一册春/宫图摆到兰山城的每一个店铺,甚至棺材铺都有。

  不仅如此,他的生意做得可大了,可以将货铺到周围四五个郡,二十几个城。

  “掌柜的怎么称呼?”金木聪问道。

  “小人邓先。”猥琐中年道。

  他飞快地将书稿中有颜色的部分全部看完了,口中赞叹不绝。

  而看到沈浪画的这些插图的时候,更是惊呆了。

  大师啊!

  绝对的大师啊!

  这……这水准,这人物,这神韵,这逼真度,比起他的春/宫图可好得太多了。

  不是他说自己家的东西不好,但要真的让他评论自己卖的这些春/宫图集,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硬不起来。

  风格实在是太写意了。

  而沈浪的这些插图,参照了西方的素描写真,所以逼真程度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图画所能够比拟的。

  “绝对大卖,一定大卖。”邓先道:“两位公子,这本书若不能卖过三千册,我把脑袋拧下来给您两位当球踢。”

  “三千册?开玩笑!”沈浪道:“我的目标是突破所有的记录。”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和祝文华的《鸳鸯梦》下册一起上市,然后将他碾压成渣!”

  ……

  注:谢谢闷騷尛神棍的两万币打赏!糕点急需推荐票抚慰内心,真的!拜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