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注定大红大紫!踩人头上位

  最终在岳父大人的逼迫下。

  沈浪对《金/瓶/梅之风月传奇》进行了一些修改。

  比如西门庆的字不再是光允了,还有西门芊芊的名字也变成了西门纤纤。

  这下子也不知道读者们能不能联想到芊芊这个名字,但愿这一届读者能行啊。

  对了,还有那些不怎么穿衣服的插图还是画得很逼真的,谁一看这脸都觉得像,这下沈浪放心了。

  ……

  沈浪和金木聪二人坐着马车前往一百多里外的兰山城。

  为何要去那里?因为那里才是文化盛地。

  兰山城不属于怒江郡管辖范围,而是属于阳武郡,但从地理距离上,兰山城和玄武城却又非常近。

  它是一个文化名城,他出的书籍能够辐射到周围五郡二十几城。

  书籍,已经成为了兰山城的名片。

  玄武城的丝绸,兰山城的书。

  想要引起巨大效应,去兰山城出书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爹竟然没有打你?”金木聪惊讶道。

  沈浪眼睛一眯道:“岳父大人没有打我,你很失望对吗?”

  “对啊……”金木聪本能道,然后拼命摇头:“没有,没有,我这个人最讲义气了,怎么可能会这样想。”

  接着,金木聪又道:“我爹竟然没有把书稿撕掉?”

  沈浪懒得再回答他这样幼稚的问题,何止没有撕掉,还发生了比你更加火爆的事情。

  “姐夫,看来我们这本书要火啊。”金木聪道:“连我爹这样古板的人都舍不得撕掉,绝对要火啊。”

  在看书方面,玄武伯爵绝对是老白了。

  对于一本书而言,经常可能会出现小白之仙草老白之毒草这种情况。

  如果一般书让伯爵大人这样的老白都拍案叫绝的话,只怕在小白那边就没有市场了。

  但凡事都会有例外,沈浪这本书绝对是老白小白一起通杀。

  一定会火爆三重天。

  ……

  整整四个多小时后,沈浪和金木聪乘坐的马车来到了兰山城。

  这里也有一个老牌贵族,兰山子爵府,祝氏。

  但祝氏家族太狡猾,阳武郡太守还没有将新政大刀落在他们头上,这位子爵大人就提前投降了。

  献出了自己的封地和兵权,换来国君好一阵夸奖,誉为国之干将。

  不仅如此,还赐给了兰山子爵府好一批钱财,正当大红。

  但是兰山子爵府也成为老牌贵族之耻。

  你这样做痛快了,可把我们害惨了。

  玄武伯爵也屡次痛斥兰山子爵之无耻,这等行径完全是将其他老牌贵族架在火上烤。

  ……

  论有钱,兰山城肯定是不如玄武城的。

  但从市面上看来,这里反而还要繁华一些,而且气氛上也轻快得多。

  真不愧是文名城,这里到处都是书店书摊。

  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墨香味,周围几十城的书籍都在这里进货。

  一路上经过许多书店的时候,沈浪都看到了巨大的招牌。

  “距离《鸳鸯梦》下册上市还有十六天!”

  竟然还有倒计时?

  这本《鸳鸯梦》是有多么火啊?

  何止是火啊,简直是爆了!

  《鸳鸯梦》的上册销量,已经打破了兰山城话本类销售记录了。

  如今半年多时间过去了,无数人对下册翘首以待。

  所以,许多书店都挂起了这本书下册的上市倒计时。

  而这本书的作者,也成为了名满几十郡的大才子,无数深闺少女的梦中情人。

  ……

  这个兰山城有五个大书坊。

  这些书坊不但卖书,而且还自己印书,在周围几十城都开了书店。

  用地球上的话说,这就是大型连锁书商了。

  而最大的两家书坊,一家是墨香楼,一家是如玉阁。

  前者一听就非常古板正经,后者一看就很通俗艳丽,所以沈浪和金木聪毫不犹豫去了如玉阁。

  沈浪进入如玉阁之后,目光立刻锁定了一个年轻英俊,锦衣玉服的公子。

  帅哥之间都是天敌啊!

  一个掌柜立刻迎接了上来,道:“两位公子想要什么书,小店最近刚刚上了一本《鸳鸯梦》,那真正是婉转缠绵,无数公子小姐看得如痴如醉,定然不会让两位公子失望的。”

  又是《鸳鸯梦》,沈浪的眼睛和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你还不如叫新鸳鸯蝴蝶梦呢。

  沈浪嘴角不屑一笑,这书名一看就知道是狗血文,骗无知少女的芳心和零花钱。

  他的笑声刚刚一出,立刻受到了一股敌视的目光。

  那个英俊的锦衣公子目光射了过来,寒声道:“怎么?这位兄台觉得很可笑吗?”

  他容貌也算得上是非常英俊,但和沈浪比起来还是有差距。只不过不过这一身锦服缝金绣银,比沈浪还要华贵。

  沈浪道:“阁下是?”

  “兰山祝文华。”青年公子道。

  祝文华?

  原来是你啊,老牌贵族之耻。

  你爹真是混蛋,主动把封地和兵权都献上去了,把我玄武伯爵府放在火上烤。

  而这位祝文华,便是兰山子爵府的第二子。

  “《鸳鸯梦》便是拙作,兄台有何指教?”祝文华又道。

  原来红透几十城的大才子,也是你。骗取无数少女芳心,眼泪,零花钱的人还是你啊。

  这祝文华名气很大,不但是许多读书人心目中的偶像,更是无数妹子的深闺梦中人。

  作为贵族之子,他并没有混吃等死,反而锐意进取,习文学武,仅仅十六岁就中了举人。

  不过明人不装暗逼,别人看不穿此人,沈浪还没有见到他本人,光听他的事情就将此人看透了。

  兰山子爵府在几年前乖乖交出了封地和兵权。

  这位祝文华又是子爵大人的第二个儿子,无法继承爵位的。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另寻出路,一边考科举,一边刷名望了。

  而且沈浪还知道,这位祝文华刷名望的一个大目标,便是怒江郡太守张翀之女张春华。

  这位张春华被誉为玄武城第一美人才女。

  这些排名都是炒出来的,关键这个女人的爹牛逼啊。

  谁都能够看出,一旦张翀搞定了玄武伯爵府,注定飞黄腾达,日后一定会入越国中枢,成为一代权臣。

  所以,这祝文华是一个心机男婊啊。

  沈浪看到他第一眼内心就涌起了敌意,这是遇到同行了啊。

  他和沈浪二人都想要吃软饭。

  只不过沈浪是明明白白地吃,而这祝文华却要装腔作势地吃,如同一只孔雀一般,拼命地开屏,就是想要吸引张春华的目光。

  同行是冤家且不说,关键你祝文华一心想要做张翀的女婿,这不是背叛了自身的立场吗?

  你是老牌贵族出身,却要去投靠新政派!

  祝文华不知道沈浪之看了他一眼,就有如此多的内心戏。

  他甚至不知道沈浪是谁,但不知道为何,一见到对方内心就涌起强烈敌意。

  他是名扬十几城的大才子,还是贵族子弟,目空一切眼高于项,此时沈浪竟然听到他的书名后竟然耻笑?

  你算什么东西?

  “这位兄台,你听到在下写的书后,发出不屑一笑,这是为何?”祝文华冷道。

  沈浪老实道:“不知道为何,光听到这个傻/逼书名,我就有些想笑。”

  这……是挑衅啊!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的目光不由得纷纷望过来。

  帅哥之间果然是天敌啊,这才刚见面就怼上了啊。

  祝文华面孔一寒道:“阁下是谁?”

  那意思就是你抱上名号来,如果出身一般无权无势的话,小爷就要弄残你了。

  沈浪还没有开口,边上的金木聪就开口道:“我是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这是我的姐夫沈浪。”

  比身份?比爵位?你祝文华还不够格。

  不料听到这两个名字后,祝文华脸色先是一变,然后一阵大喜。

  好猎物啊!

  我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讨好张春华小姐呢。

  你们两个废物就送上门来了!

  张翀大人的敌人,又是两个废物渣子,真是最好的猎物。

  祝文华道:“原来是你们这两个豪门之耻啊,金木聪你出身高贵却蠢笨如猪,以至于金木兰小姐无法外嫁,还要招一个不学无术的无耻男人入赘。”

  接着,他的目光朝沈浪望过来道:“而你……就是那个贪慕虚荣,不学无术,毫无男儿骨气的无耻之辈沈浪吧?”

  哎呀!

  沈浪美美地闭上眼睛。

  老天爷对他太好了。

  他想要打脸的时候,立刻就有人把脸凑上来。

  他想要装逼的时候,立刻就有人把脑袋送上来让他踩。

  我的这本书怎么才能快速大火呢?

  当然是踩着最当红的大才子上位啊,况且这还是一个阶级敌人啊。

  沈浪睁开眼睛,望着眼前充满战斗欲的祝文华。

  心中一声叹息。

  “人活着不好吗?”

  “你祝文华大好青春年华,有着睡不完的粉丝,为何这么急着来送死呢?”

  ……

  注:兄弟们,推荐票给我无穷战斗力,拜托恩赐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