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沈浪,你真是一个天才!

  不知道为何,沈浪觉得眼前岳父大人好像有点疲倦。

  就像是汇仁肾宝广告里面男主角的那种疲倦。

  身体仿佛被掏空!

  “沈浪,这是你写的?”岳父大人问道。

  沈浪点头道:“是。”

  他倒是想要栽赃到金木聪头上,但那样的话也太羞辱岳父大人的智商了。

  “伸出手来。”伯爵大人道。

  沈浪伸出手。

  “啪啪啪……”岳父大人打了三戒尺。

  中等力度,有些疼。

  但沈浪丝毫不敢造次,等待着真正暴风骤雨的到来。

  这件事情太尬了,罪过也真是不小。

  他不但自己写这种下流颜色话本,还带着伯爵府世子一起写,关键金木聪那个肥宅对着稿子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时还被岳父抓到了。

  沈浪觉得,这次被打得半死都是可能的。

  所以他缩着脑袋,别提有多么乖巧了,等待着岳父大人的雷霆大怒。

  岳父大人望着沈浪良久,道:“书,写得不错!”

  “啊?”沈浪惊愕。

  “不,是写得非常之好。”伯爵大人重重强调道。

  顿时沈浪更加一愕,然后怒了。

  靠,我写得好你还打我?!

  你这个死老头,要不看在你是我媳妇他爹的份上,像你这样我老头,我一个打……0.1个。

  岳父大人继续道:“文字造诣非常高,而且对人性揭露,社会本质揭露,深刻入骨,入木三分。可以说是近年来极其罕见的一部杰出作品。”

  “啊,啊……”沈浪诧异。

  沈浪知道这是一本很传世名著,但没有想到岳父大人这么传统古板的人,评价都如此之高。

  其实,伯爵大人一开始确实非常生气,先把金木聪打得半死,然后就要来抽沈浪的。

  之前他不好动手打沈浪,因为毕竟是刚刚入赘的女婿。

  而现在沈浪立下了几个大功,已经成为伯爵府重要的几个人之一,那就可以放手打了。

  妈蛋,这个理论好像很荒谬啊。

  实际上不荒谬的。

  之前是半个客人,伯爵大人当然会客客气气的。

  而现在,基本上就是儿子了,那还客气什么啊,动手打啊。

  不过在打之前,他因为好奇心,所以阅读沈浪的这本《金**之风月无边》。

  仅仅读了几万字,伯爵大人就沉迷其中。

  因为……真的很出色啊。

  里面的每一段,每一句,都渗透着玩世不恭却又深邃狠辣的才华。

  这样的笔锋,这样的文字。

  真是让人拍案叫绝!

  伯爵大人保守古板是不假,而且个人才华上也不算顶尖出色。

  但是,作为百年贵族的他从小博览群书,拥有极高的文学鉴赏能力。

  一眼就能看出沈浪这本书的文学造诣是何等之高。

  然后,他一口气将十二万字全部看完了。

  看完之后,完全恋恋不舍,依旧沉浸其中,忍不住又和夫人分享。

  这一分享不要紧,就出大事了。

  前所未有的次数啊!

  伯爵大人都五十来岁的人了,身体完全被掏空。

  所以,整整等了好几个小时,他才来找沈浪。

  ……

  “我本来是想要将这份书稿撕碎的。”伯爵大人道:“但幸亏没有撕,否则我就是罪人了。”

  岳父大人将书稿细细再翻阅了一遍,仿佛又沉浸在某一段诗之中。

  “我是一个传统古板的人,但是在艺术和文学上,我的心胸是很开阔的,视野也是很宽广的。”伯爵大人道:“所谓的艳戏只是文学艺术的工具而已,不仅仅是你,当今的许多文学大师,都有相关方面的作品。”

  真的?

  沈浪惊愕,这个世界竟然如此开放?

  事实上这一点都不奇怪。

  中国古代也曾经有一段时间,文学上的尺度非常开放,许多超级文豪都有放/荡之极的作品。

  瞧岳父这意思,写这种颜色小说还是一种非常高雅的行为咯?

  当然事实不是这样的。

  如果你写得好,那当然是高雅的,至于里面的肉文,那是我们文化人的事情完全是为了艺术的需要。

  如果你写得不好,那就是低俗,就是大毒草。

  这大概就相当于库布里克的《大开眼界》和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的《戏梦巴黎》是艺术,而井/空老师的小电影就是低俗大毒草是一个道理。

  沈浪道:“那岳父大人不反对我出这本书。”

  “不反对。”伯爵大人道:“但好好的一本杰出著作,为何要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里面。”

  沈浪弱弱道:“那些肉文完全是为了艺术的需要啊。”

  “肉文?”伯爵大人又学到了一个新名词,果然很贴切啊。

  “我指的不是这个。”伯爵大人道:“我不反对你出这本书,但是要将里面关于徐光允和徐芊芊的内容删改掉,”

  沈浪道:“岳父大人,您看出来拉?”

  伯爵大人无语,傻子都能看出来好吧,你几乎指名道姓了。

  伯爵大人重复道:“一本杰出的著作要纯粹,你夹带这么多私货干嘛?而且还是这么粗浅的报复,给我删改掉啊。”

  “那不行……”沈浪道:“岳父大人,我写这本书完全是为了报复徐光允和徐芊芊,我们不能舍本求末啊,为了追求文学艺术而牺牲了报仇雪恨的这个主要目标啊。”

  岳父顿时无语,这么恬不知耻的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啊?

  老天爷把这样的才华放在你沈浪身上,是不是不太公平啊?

  岳父大人道:“难道流芳百世的名声,还比不上你恶作剧报复一下徐家父女吗?”

  沈浪理直气壮道:“当然,做人若不能报仇雪恨,那还不如一条咸鱼啊。”

  伯爵大人手又发痒了,真的好想打人啊。

  所以他后退了一步,和沈浪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否则他真怕管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啊。

  然后,伯爵大人语重心长道:“沈浪,就算你要搞臭徐芊芊和徐光允的名声,也不要那么直接,稍稍改得隐晦一些知道吗?你看看你写的,西门庆,字光允,你这还是暗喻吗?”

  这简直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了。

  “好吧,我可以改得隐晦一些。”沈浪道:“但是任何人看完这本书,一定要联想到徐芊芊和徐光允。”

  最好还是没有穿衣服的徐芊芊。

  伯爵大人道:“还有一事,这书明明是你一个人写的,为何还要拉上金木聪?”

  伯爵大人叫自己儿子都连名带姓的,可见这个肥宅真的很不讨他的欢心啊。

  沈浪道:“岳父大人是想要听真话,还是想要听假话。”

  这话一处,伯爵大人眉毛一扬,沈浪你这是飘了吗?和我这样说话。

  沈浪赶紧道:“假话就是,这本书是为了报复徐芊芊而写的,所以我要避嫌,否则会显得我这个人特别心胸狭窄。”

  岳父大人无语。

  这世界上还有比你沈浪更心胸狭窄之人吗?

  哦,还真有一个,不过被你弄死了。

  伯爵大人道:“那真话呢?”

  沈浪正色道:“为了接下来的重要大事而铺垫。”

  伯爵大人道:“什么大事?”

  沈浪道:“金山岛之争。”

  伯爵大人一愕,不敢置信望着沈浪。

  足足想了半分钟,他才明白沈浪的话,他才明白了帮金木聪扬名和金山岛之争有何联系。

  此时,望着眼前这个女婿,他真的有一种感觉。

  智近乎妖啊!

  真的是走一步,算三步。

  眼下金山岛之争还没影的事情,他都已经开始谋划每一步了。

  上天给他送来了这么一个女婿,真的或许是天意了。

  伯爵大人内心激荡,但却不喜欢煽情,在内心朝着沈浪拱手行礼致谢。

  但是在表面上,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

  眼前这个女婿他已经非常了解的,完全是得寸进丈的货色,你要是敢给他拱手行礼,他就敢和你拍肩膀称兄道弟。

  沈浪问道:“岳父大人,您觉得我们这本书会火吗?”

  “火?何止啊!”伯爵大人道:“它会震撼整个文坛!”

  伯爵大人甚至可以想象任何一个有较高文学素养之人,都会为之惊艳,拍案叫绝。

  绝对会成为几十年难得一遇的经典之作。

  沈浪心中大喜。

  如此一来,徐光允和徐芊芊这对狗父女肯定会名声扫地,声名狼藉了吧。

  哈哈哈哈……

  桀桀桀桀……

  伯爵大人看着陶醉在未来报复快感中的女婿,他满腔的激动瞬间被压制住了。

  唉!

  上天真不公平啊,把这样的才华给了这样的一个人。

  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让这个恬不知耻的女婿继续沉醉在庸俗的情绪中,不可自拔。

  ……

  次日一早。

  沈浪和金木聪就迫不及待离开伯爵府,去办大事!

  ……

  注:谢谢闷騷尛神棍的万币打赏!诸位大大,推荐票不要停啊,它是我无穷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