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沈浪杀招!徐芊芊要悲剧了

  顿时沈浪呆了。

  娘子,你这是什么套路啊?

  还说什么洗干净放回原处你要穿的,你就不怕怀孕吗?我这么帅子孙后代生命力肯定很顽强的。

  你非但不打我,还给我补药?

  只不过六味地黄丸是补阴虚的,夫君我可能需要的是另外一种药。

  沈浪自诩懂得女人心,但眼前这个小娘皮有些看不穿了啊。

  这届女人不行啊,心思太飘了。

  这场男女之战,我……我有些没把握了啊!

  有点小沦陷,怕输啊!

  ……

  最近秋蚕马上就要上山做茧了,真是蚕宝宝吃得最凶的时候。

  因为养蚕的收益远超稻米,所以伯爵府的封地中有很大一部分用来种植桑树。

  生丝的收入占了伯爵府很大一部分。

  所以最近木兰都穿着青……色的布裙去田里面采摘桑叶。

  她堂堂伯爵府大小姐,当然是不需要去干这些辛苦活的,只是表明自己和封地子民一起劳作的意思而已。

  说白了,就是作秀。

  但没有想到要作秀这么多天的。

  这个傻妞,人家伯爵夫人象征性去了一个时辰就回来了,就摘了不到十片桑叶。

  而你金木兰一天能摘几千斤桑叶,真是一个傻妞啊,做人要那么认真吗。

  娘子不在家,沈浪一腔情丝和满嘴的流氓话无法倾泻,日子真是过得有些无聊。

  为了其他老师的生命安全,为了其他学生脆弱的心灵,他也不用去学堂上课了。

  大傻的身体各项特征非常平稳,痊愈的速度远比想象中快很多。

  不仅仅是内伤,就连断骨愈合的速度也远超常人,让安再世大夫啧啧称奇。

  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傻就是没有醒来,让沈浪非常不解。

  所以,这些日子沈浪每一天都无所事事。

  有一天他试着去问岳父大人,我应该没有禁足令了吧。

  岳父大人说你又想做什么?

  沈浪小心翼翼问道:“家里这么无聊,我能去玄武城玩玩吗?”

  岳父大人说:“那沈公子想要玩到什么级别呢?”

  沈浪说:“比如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比如见到有什么良家妇女被欺负,我也好出手相救。”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禁足令又下来了。

  而且瞧岳父这样子,好像还想要用鞭子抽他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真没意思啊,堂堂伯爵府的姑爷,也不能出去欺男霸女。

  这样的贵族,有什么当头啊?

  金氏家族的列祖列宗这么辛苦打下这片基业,不就是让你们子孙后代可以仗势欺人吗?

  你们倒好,一个个这么安分守己。

  瞧瞧你金木聪,堂堂伯爵府世子,连一点点纨绔子弟的气质都没有。

  真是让人失望啊!

  ……

  这样闲极无聊的日子,忽然结束了。

  沈浪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

  因为木兰收到了一个请帖,她不在沈浪就拆开了。

  是徐家送来的。

  张晋和徐芊芊的订婚请帖。

  这对狗男女要订婚了!

  看到这份喜帖之后,沈浪一言不发,回到了写满仇人的墙壁之下。

  “唉!”

  沈浪叹息一声。

  灭掉田横之后这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松懈了,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有血海深仇。

  这份请帖,顿时唤醒了沈浪过去遭受的耻辱。

  他望着徐光允和徐芊芊两人的名字。

  徐芊芊,接下来我的报复是不是该轮到你们狗父女了啊。

  竟然还要订婚?

  我和木兰这么仓促就拜堂成亲了,你徐芊芊还敢订婚?

  我该怎么报复徐芊芊和他爹呢?

  沈浪绞尽脑汁,在客厅内走来走去。

  对徐芊芊这样的女人,怎么才是最狠毒的报复呢?

  冲上去,把她睡了?

  别开玩笑了,我沈浪这么帅,若是把徐芊芊睡了,哪里是报复,明明是奖励啊。

  当然是要毁掉她最最珍贵的东西了。

  首先是名声!

  这个商人之女,出身不高贵,所以尤其爱惜名声,到处结交贵族名媛,天天写什么诗词歌赋,还在小圈子里面传一些话本。

  明明是一个商人之女,却把自己扮得像才女一样。

  经营了那么多年,她终于把自己包装成为了怒江郡排名前三的才女兼美人。

  排名第一是张翀女儿张春华。

  至于亲亲媳妇木兰?

  抱歉,我们是天上的仙女,不列入排名。

  也正是因为刷出了第三美人才女的名声,徐芊芊才入了张晋的法眼。

  当然有人或许会说,你徐芊芊之前都招了沈浪这个废物做上门女婿,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话不能这样讲。

  徐家招沈浪做赘婿,完全是因为冲喜,并且转移厄运来着。

  这就仿佛印度某些高种姓豪门子弟,在迎娶新娘之前,还要先和一棵树,或者一头驴结婚。

  难道是因为他们卑贱吗?不,恰巧是因为他们命格贵气,所以才需要冲喜转运。

  而沈浪就是那棵树,那头驴。

  除了名声之外,而徐芊芊最最在乎的当然就是徐家的产业,丝绸布匹生意。

  想要报复她。

  当然是先玷污她的名声,再毁掉他的生意。

  这样才能让她痛不欲生啊。

  那么,需要怎样才能毁掉徐芊芊经营了几年来自不易的名声呢?

  沈浪脑子里面飞快闪过了几个方案。

  一定要狠毒,而且传播极度深远,而且还不可逆。

  “叮!”

  沈浪脑子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而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沉重而又虚浮,不用看都知道是金木聪这个肥宅。

  “沈浪,我有好东西给你看……”金木聪贼兮兮道,他刚弄到了一本春画册儿。

  那样子,简直和大学寝室那个第一次拉着沈浪去看小电影的胖子一模一样。

  金木聪进来之后,发现沈浪目光灼灼盯着他,不由得脖子一缩道:“姐夫,你……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这肥宅心中害怕的时候才会喊姐夫,平时都喊名字的。

  沈浪道:“胖子,有妹子喜欢你吗?”

  这话一出,金木聪眼睛都红了。

  混蛋啊,我把你当朋友,有好东西迫不及待就来和你分享。

  你,你却把刀子往我心里扎啊。

  打人不打脸,插刀不扎心啊。

  “我走了,就当我金木聪从来不认识你。”肥宅悲愤要转身离去。

  沈浪道:“小舅子,你知道你为什么没妹子喜欢吗?”

  金木聪不回答。

  “当然,首先是因为你长得丑。”沈浪道:“像我这种人走过一条街,都能勾得七八个良家妇女精神出轨。若不是长得祸国殃民,当时我顶着一个废物名声,你姐还挑中嫁给了我。”

  金木聪要哭了。

  你,你不但要诛心,还要鞭尸怎么地啊?

  “但是像你这么普通这么丑的男人,也可以有女人喜欢,甚至会出现无数美人扑上来,哭着喊着求你临幸她们。”沈浪道。

  这话一出。

  金木聪所有的仇恨消失得无影无踪,眼睛大亮,道:“果真?”

  沈浪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认识一个人,他叫苏东坡。长得又老又矮,又胖又丑,结果有几千个美女喜欢他,连儿媳妇都对他有些情不自禁。”

  金木聪的眼睛都绿了,颤抖道:“这么禽兽?为什么啊?”

  沈浪道:“因为名声,因为才华。女人若长得不美丽,那就没……”

  说到这里,沈浪住口了,基本的求生欲还是要有的。

  沈浪继续道:“男人若长得丑,只要才华横溢,名满天下,完全可以让女人忽略他的相貌和短小。”

  金木聪后退一步,双手一捂,道:“我,我绝不短小,你别污蔑人。”

  接着,他沮丧道:“我当然知道只要才华横溢,就有无数妹子喜欢。可是……我觉得让我才华横溢比让我变成美男子更难。”

  沈浪叹息道:“世子,你这个人虽然有很多缺点,但诚实却是你良好品质。”

  “我真的走了……”金木聪悲愤道。

  沈浪赶紧拉住他道:“世子,绝世容颜这东西我有多,但是无法借给你。但是耀眼的才华,我完全可以借给你啊。”

  “真的?”金木聪道:“怎么借?”

  沈浪道:“我们合作写一本书,一本注定会大红大紫的书,我们印上一万本,几万本。让玄武城纸贵,让这本书风靡整个怒江郡,整个天南行省,名满整个越国。到时候作为本书作者之一,你说会怎么样?”

  金木聪眼睛大亮道:“那,那到时候我就火了啊,我就成为名满天下的大才子了。”

  沈浪道:“对啊,你看姐夫为了你的终身大事真是煞费苦心啊。”

  金木聪颤抖道:“姐夫,我们写什么书?”

  沈浪道:“接下来我口述,你来写。我稍稍把这故事讲一遍,你听听。”

  金木聪搬来凳子,无比认真听。

  沈浪道:“从前有一个大商人,做丝绸布匹生意的,他的名字叫西门庆,字光允,人家都喊他西门大官人,他还有一个女儿,名字叫西门芊芊。”

  “这西门大官人卑鄙无耻,荒/淫无道,祸害良家妇女无数。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银贼女儿被打洞……”

  ……

  注:谢谢地里有个洞,刺刀荣耀的万币打赏!眼泪汪汪拜求推荐票,诸位爷打发点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