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田横惨死!打劫柳城主

  田横拼命嘶吼着。

  悲伤吗?是有一点。

  不过,他的妻子是玄武城前黑衣帮主的女儿,他迎娶对方更多是为了利益。

  这个儿子是他的亲生骨肉,但从小疏于管教,已经完长歪了,废物一个。

  所以对妻子和儿子,他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他真正痛爱的是另一个私生子,一个仅仅只有四岁的孩子。

  孩子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柔弱善良的女子,被田横蹂躏之后生下了一个儿子,然后母子被秘密养了起来。

  他所有的爱,都倾注在那个小儿子身上了。

  甚至为了他的安全,田横从来不公开去找这个女人,也几乎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个小儿子的存在。

  所以,对于亲手杀死妻子和儿子田横是有悲伤,但更多的是失败的痛苦,那种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痛苦。

  多少次了?

  他遇到沈浪之后,就从来没有赢过。

  一而再地输,一而再地被践踏啊。

  这种痛苦简直要让人炸了。

  刚才那种复仇的痛快有多过瘾,现在就有多痛苦。

  “我杀了你,我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田横朝着沈浪疯狂地冲了过来。

  他什么都不管了,就是要杀了沈浪,哪怕同归于尽。

  但是下一秒钟。

  他活生生止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柔弱的女人,抱着一个四岁多的小男孩。

  这个孩子此时还在睡觉。

  这个女人,是被他强爆,然后金屋藏娇的女人。

  一个柔弱善良得过分的女人。

  这个孩子,就是他最疼爱的私生子。

  没有刀斧加身,没有任何胁迫。

  这个女人就抱着儿子,怯怯地站在边上,望着田横的目光还充满了畏惧和恨意。

  田横痛苦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应该前进,还是应该后退!

  而沈浪的后面,站着玄武伯爵府的十几个高手,金木兰就站在边上。

  田横贪婪的目光落在儿子脸上,尽管他还在睡觉。

  足足好一会儿,田横猛地撕扯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被硫酸毁容的面孔。

  应该很痛。

  但是,他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的他,几乎真正失去了痛觉。

  然后,他平静了下来,朝那个女子挥挥手道:“你带着儿子到边上去。”

  那个柔弱的女子听话地抱着孩子躲到边上黑暗处,田横看不见她,他也看不见田横的地方。

  ……

  田横安静了下来。

  他望着金木兰道:“听说金小姐武功超群,田横想要领教一番。”

  金木兰道:“请!”

  田横再一次举起刀,浑身霸气。

  此时的他,才像是一个真正的江湖草莽,一方霸主。

  此时的他,不再是权贵的走狗,而是一个武林高手。

  “杀!”

  田横猛地一声爆吼。

  身形闪电一般冲出。

  速度快,威猛绝伦,如同狮虎下山。

  这是他的巅峰一击,凝聚了他一身的武道造诣。

  金木兰玉足一弹,整个娇躯如同燕子抄水一般,飞快掠过。

  “叮!”

  两个身影,瞬间交错,之后立刻分开。

  金木兰的身体一个美妙至极的回旋,又飘回到沈浪身边。

  然后,她轻轻地将宝剑插回剑鞘,剑刃依旧如水,没有沾染任何血迹。

  而田横的身体,又猛地冲出了几步,在沈浪面前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先是低头看了自己的刀。

  “咔嚓……”他的战刀直接断裂开来。

  再低头看自己的胸口,一道细微之极的裂痕。

  紧接着,鲜血从这个裂痕中狂涌而出。

  田横的胃,肝,肺部全部被切开了。

  他无比辛苦地喘气,一口又一口的鲜血,从嘴里涌出。

  不知道为何,他的脑子开始回忆年轻时光。

  但是他和弟弟被老镖头领养的那段日子。

  因为练武出错,寒冬腊月,两个人光着身子跪在雪地中。

  十七岁,他无意中看到镖局大小姐露出的一段腰身,然后他开始觉醒了,仅仅这段腰身画面让他撸了半年。

  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对押运的那一箱子宝物起了贪念,就不会杀死镖局的弟兄们,就不会和弟弟亡命天涯。

  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或许,此时他和弟弟依旧在镖局里面,娶一个本分泼辣的镖局女子过一辈子。

  后悔吗?

  或许还谈不上。

  只是真的很伤感啊。

  ……

  沈浪在他面前蹲了下来,道:“田横,你要给我一些什么呢?我不能和你白白为敌一场,耗费了那么多心血才弄死你,临死之前你总要给我一点什么啊。”

  这话一出,本来快死的田横几乎要被气活过来。

  妈的,我田横的命就那么贱吗?

  你这个小白脸赢了,我明明要死了,你却还说太辛苦,你几乎是躺着赢啊。

  你就不能对我这个即将死去的失败者有一点点尊重?

  沈浪道:“我之所以把你的小儿子找来,并不是要让你上演什么幡然悔悟或者临死之前痛悔的戏码。我……只是要你交出一些什么。”

  田横沙哑道:“你,你要用我小儿子的性命威胁我?”

  “不,我不像你,我还有人性。”沈浪淡淡道:“只不过你若答应了我,我以后会照顾他。”

  田横哭了,眼泪汹涌而出。

  “沈浪,我操你妈!”田横骂出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悲伤。

  “说吧,不要挣扎了。”沈浪淡淡道:“再不说,你可就要死了。”

  “沈浪,我日你妈。”田横更加破口大骂,嘴里不断喷血道:“白雪山庄左侧院子地窖内,是柳无岩的秘密藏金库,我这些年贿赂他的金币,大部分都放在那里了。”

  沈浪道:“就这些?难道就没有别的东西想要告诉我的?比如柳无岩的罪证之类的?”

  田横大骂道:“这些文官都是奸贼,都和你一样王八蛋,粘上毛比猴还要精,你觉得他会有什么致命把柄落在我手中吗?你又有什么把柄在我手里啊,唯一一个把柄还是陷阱,把我坑死了……”

  沈浪想了想,点头道:“有道理,既然你再没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的,那就安心死吧!”

  “我……我艹……”田横一声怒骂。

  然后,后仰倒地死去!

  他以为自己可以瞑目的,但是……真的做不到。

  他就想要死得壮烈一些啊,但连这点心愿都不能满足。

  沈浪,你这个王八蛋。

  沈浪看着田横死不瞑目的尸体,心中一阵冷笑。

  敌人临死前,你和他演绎一出惺惺相惜一笑泯恩仇的戏码?

  别开玩笑了。

  既然选择为敌,那就敌对到底,哪怕敌人已经死了,也要踩上一脚!

  沈浪道:“把他人头割下来,用最好的盒子装起来,送去给我们的张晋大人和城主大人。”

  金晦一愕,点头道:“是!”

  沈浪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去白雪山庄,去发一笔横财。”

  然后,沈浪迫不及待带着伯爵府的几十人,朝着白雪山庄飞驰而去,挖金币这种事情他最喜欢了。

  ……

  白雪山庄是柳无岩城主的秘密产业,他派遣了十来个武士守在这里。

  这些守卫,轻而易举就被拿下了。

  沈浪打开了山庄的秘密地下金库,看着前面一箱又一箱的金币,不由得发出感叹。

  “娘子,这一届贪官不行啊。”

  沈浪一边数这些金币,一边吐槽。

  柳无岩你这个城主怎么当的,三年了啊,才攒下这么点金币?

  总共就一万三千多金币。

  害我以为要发大财了。

  不应该啊,田横每年上供给许文昭的金币就有六七千啊。

  木兰道:“柳无岩也需要上供的,大头都拿去贿赂上官了,剩下这些钱已经是柳无岩几乎全部身家了。”

  有道理。

  对于一个百年贵族而言,这笔钱是不多。

  但对于一个官员来说,这笔钱已经算是巨资了。

  这么说吧,就算柳无岩现在退休了,拿着这笔钱也依旧可以过上奢靡的日子。

  换算成人民币的话,也好几千万了。

  所以完全可以想象,柳无岩一旦失去这笔金币,会是何等痛苦啊?

  木兰道:“加上许文昭抄来的那笔金币,已经大大缓解伯爵府的经济危机了。”

  沈浪道:“娘子,我们伯爵府很缺钱吗?”

  木兰点了点头道:“很缺,无比的缺。”

  何止是缺?

  失去金山岛四十年后,玄武伯爵府每年都在亏空,几十年累积下来的亏空完全是天文数字。

  许文昭不是一直想要知道玄武伯爵府秘密金库还有多少钱吗?

  是负数!

  因为上一代玄武伯爵太豪爽了,欠下了巨额债务。

  这些年金卓每年都在偿还债务,伯爵府的经济状况时刻都处于紧绷状态。

  只不过这是绝密,除了木兰和伯爵大人之外,没有人知道。

  如今沈浪为伯爵府弄到这两笔金币,真的是大解燃眉之急。

  将柳无岩的秘密金库洗劫一空,要离开的时候,沈浪忽然道:“慢着,我们就这样把柳无岩城主的金库全部抢光了,啥也没留下来,这不合适,也不人道。”

  木兰一愕,夫君这又是要做什么妖啊。

  沈浪拿出了一张纸,找了一块木炭,用左手在白纸上歪歪扭扭写道。

  “打劫金币者,不是沈浪!”

  ……

  注:急需推荐票呀,拜托大佬们恩赏,拜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