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惨绝人寰田横!十八层地狱

  夜幕降临!

  田横出现在沈浪的家乡,枫叶村。

  整个村子的人,都已经陷入了沉睡。

  田横没有带一个人。

  沈浪的父母和弟弟,他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又哪里需要帮手?

  而且,沈浪一家远离村落,孤零零处于半山腰,正是杀人的最佳地方。

  来到沈浪家的茅草屋之外。

  他用最快的速度搜索沈浪家周围,确定没有任何埋伏。

  然后,听到里面有三个人的呼吸。

  其中有一个人呼吸不畅,肺部有毛病。

  没错,这应该正是沈浪的父亲。

  田横轻轻一推,门栓无声无息断裂。

  因为硫酸腐蚀了他的面孔,那股强酸蒸汽,熏得他眼泪汹涌而出,鼻子也几乎无法透气。

  田横走进沈浪家中之后,看到了床上的三个人。

  他忍不住用丝帕擦拭被熏出来的眼泪,看清楚船上这个年迈的妇人,身形有些佝偻,而且头发仿佛也白,不正是沈浪母亲吗。

  “沈浪,你这辈子都会后悔和我为敌的。”

  田横咬牙切齿道,然后抽出利刃,朝着床上沈浪的母亲猛地斩下。

  没有半分犹豫,狠辣果决。

  瞬间鲜血四溅,人头分离。

  紧接着,田横又朝着沈浪父亲猛地一刀斩下。

  “你不是肺部有毛病吗?我直接将你劈成两半,你也不用呼吸咳嗽得那么辛苦了。”

  “唰!”

  一刀两断!

  瞬间床上这个咳嗽的老头,直接被劈成两半。

  最后,田横来到另外一张床上。

  上面躺着一个年轻男子,腿上还绑着木棍。

  这应该就是沈浪的弟弟沈建了,一个小泼皮。

  沈建双腿被打断,还是他黑衣帮人下的手。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当然打断沈建双腿这件事情太小了,田横之前是完全不知情的,随便他手下一个阿猫阿狗就把事情给办了。

  “你这个小泼皮,原本连成为我敌人的资格都没有,但因为沈浪的缘故,也让我屈尊降贵亲自向你动手了,让我这个大豪亲自动手打碎你的骨头,也是你的荣幸。”

  田横抄起边上的一根棍子,朝着床上年轻人的双腿猛地砸下。

  顿时,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真真粉碎性骨折了。

  而那个床上的年轻人身体一阵抽搐,竟然没有发出惨叫。

  田横寒声道:“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我先杀了你们三人,然后再杀沈浪,让你们一家在地狱团聚。”

  然后他的刀子对准年轻人的后背心脏部位,猛地刺穿。

  “噗刺!”

  那个年轻人,连一声惨呼都没有发出,自己毙命。

  杀了沈浪一家三口之后,田横觉得痛快了。

  心中淤积的这口气,终于散出来大半。

  他脑子里面已经在幻想,沈浪见到家人尸体的时候会是何等悲痛欲绝。

  做人就是要快意恩仇啊。

  过瘾啊!

  爽啊!

  此时大仇得报的田横,方才感觉到脸上的痛楚。

  这硫酸太厉害了,不但腐蚀了他的面孔,强烈的气息刺激得他不断流泪,黑暗中都看不大清楚了。

  他解下水壶,大口大口饮水,喉咙就仿佛要烧着了一般。

  沈浪,就算在地狱中,你也会后悔曾经得罪过我。

  我田横虽然毁掉了容貌,失去了身份,但是却更自由快活了。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小畜生你给我等着,我很快就去杀你了,哈哈哈!

  而就在此时,周围忽然一亮!

  一根火把,瞬间撕破了黑暗。

  田横猛地站起。

  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外。

  玉树临风,卓然不群。

  哪怕外面一片黑暗,看不清楚脸,但光看轮廓和气质,都帅到让人妒忌。

  这个人就算化成灰,田横也能认得出来。

  沈浪!

  “哈哈哈……”田横大笑道:“沈浪,你这个小畜生,我本来想要去找你,你却自己找上门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

  他心中狂喜。

  老天爷太眷顾他了,竟然把这个小畜生送到了他面前。

  接下来,他会将沈浪碎尸万段,会让他尝遍所有的痛苦之后,再将他杀掉的。

  “你来晚了,小畜生。”田横怒道:“我宋毅岂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你敢踢死我的儿子,我就杀光你全家。”

  这田横就算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忘记掩饰自己的身份。

  “沈浪,你进来看看啊,你的父母和弟弟都死了,就剩下你了。”田横沙哑道,声音充满了杀气。

  沈浪淡淡道:“田横,别装了。”

  田横不由得一愕,他自信没有任何破绽啊。

  他的弟弟和他长相一模一样,说话口气一模一样,甚至武功的霸气都一样。

  不仅如此,他弟弟尸体被焚烧之后,还放了一根细细的银针在里面,和田横体内的银针完全一模一样。

  沈浪道:“你这种级别的人物,还找不到长相极其相似的替身,那个一头撞死的人是你的孪生兄弟吧。”

  田横一阵抽搐,一言不发。

  沈浪道:“你……还真是一个畜生啊,为了自己活着,竟然毫不犹豫去牺牲亲弟弟的性命。”

  换成沈浪,他真是做不到的。哪怕从灵魂角度而言,沈建并不算是他的亲弟弟。

  到了这个时候,田横依旧冷笑不言,他绝对不会给沈浪任何可趁之机。

  沈浪道:“你们已经做的极其逼真了,甚至还在他烧焦的尸体里面放了一根细细的银针,和你体内的这根一模一样。但是……你或许不知道,你体内这根银针是弯的,而那具烧焦尸体里面的银针却是直的。”

  田横不由得内心无比惊诧。

  就这么一点细微的破绽吗?你沈浪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他依旧没有出声,万一沈浪是讹诈他呢?

  “你还想要扮演成宋毅杀我全家,然后你自己逍遥法外?”沈浪冷笑道:“你们真是不容易啊,把宋毅的面容也用硫酸毁容了,是谁动作做的呢?徐光允,还是徐芊芊?”

  说罢,沈浪一挥手。

  一个人影被推了出来。

  正是宋毅,他的脸上也被硫酸毁容了,显得尤为可怕。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给我水啊……”宋毅可没有田横这么硬气,此时发出一阵阵惨呼,真的要痛得昏厥过去。

  没有想到啊,宋毅还没有逃出去,就被沈浪派人抓了。

  这个小白脸,还真是算无余策啊。

  此时,田横知道再也隐藏不了。

  顿时,他猛地站直了身体,爆发出猛兽一般的杀气。

  “哈哈哈!”一声大笑,田横嘶声道:“那又如何?沈浪你还是来晚了啊,你的家人全部被我杀了,哈哈哈哈哈!”

  “沈浪,痛哭吧,嚎叫吧!”

  “你不是最爱你的家人吗?现在他们都惨死在你的面前,你完全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是不是痛不欲生啊。”

  田横说的每一个字,都几乎血淋淋。

  但,沈浪如同智障一般看着他,幽幽道:“田横,你眼神真是不好,你看看你杀的人是谁啊?”

  然后,一根火把丢了进去。

  田横捡起火把,朝着被他杀死的三具尸体一照。

  顿时,一股凉气猛地从屁yan冲到头顶,仿佛要将他的头盖骨掀开了一般。

  全身的汗毛都猛地炸起。

  他整个身体,都仿佛被定住了。

  足足好一会儿后。

  “啊……啊……”

  田横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嚎叫。

  那个被他杀死的女人哪里是沈浪的母亲,而是田横的妻子,一个无恶不作,逼良为娼的毒妇。

  只不过她此时换上了沈浪母亲的衣服,而且还故意弄白了头发。

  而被田横杀死的老汉,便是田横的心腹管家。

  至于被田横杀死的年轻人,则是他的……儿子田胜,一个恶贯满盈的纨绔子弟。

  真是人间惨剧,谁能有他惨啊?!

  “不,不,不……”

  ……

  注:兄弟姐妹们,推荐票给我吗?真的好渴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