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沈美男智诈无双!只会死更惨!

  田横死了?

  这么突然?!

  沈浪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有些错愕。

  “你确定那是田横?”沈浪问道。

  金晦想了一会儿,进行仔细的回忆,然后点了点头。

  真的是他,不管是气质,外形,甚至是爆发出来的武功气息,都是田横无疑。

  沈浪直接找到了养伤的沈十三(田十三)。

  他正在写田横的相关罪状,一桩桩,一件件,全部都是命案。

  每一件都有证据,每一具尸体都能挖到。

  当然,很多事情他沈十三也有参与,如果真的彻查的话,他也死路一条。

  但是,沈十三无所谓了。

  只要能够父母平安,他死不死都可以的。

  “不用写了,田横死了。”沈浪道。

  顿时沈十三一愕,道:“柳无岩和张晋杀了他?”

  沈浪摇了摇头,道:“你曾经是田横最亲近信任之人,你可知道他有什么替身吗?”

  沈十三想了一会儿,道:“从未见过,从未听说。”

  替身这东西,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沈浪相信有些超级大人物会有替身,但田横还够不上那个级别。

  至少连岳父大人这种级别的人物,都没有完美的替身。

  ……

  接下来沈浪始终皱着眉头,在回忆和田横相处的每一个画面。

  来到伯爵府之后沈浪几乎每一天都在笑,要么在耍流氓,要么一脸无赖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沈浪,木兰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夫君,怎么了?”木兰道:“田横死了,对你来说完全是一个好消息啊,你墙壁上的那个名字,该画红叉了。”

  沈浪道:“娘子,你相信直觉吗?”

  木兰沉吟,开始搜索相关直觉的记忆,一下子没有回答。

  沈浪道:“而且,长得越漂亮的人,直觉越准。”

  顿时,木兰不想回答他了。

  沈浪道:“这是有科学依据的,长得漂亮的人,就会受到更多人目光的关注,他就会非常敏锐,进而直觉也很灵敏。比如我就是这样的人,每次在街道上走过的时候,就算在背后我也能感受到别人对着我指指点点,在窗户后面说我帅。”

  木兰更不想回答他了。

  但是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渐渐被洗脑了,也觉得天下大概没有比夫君更帅的男人了。

  沈浪正色道:“我觉得田横没有死,但却没有证据,仅仅只是直觉。”

  木兰道:“夫君,金晦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

  确实,金晦很严谨,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很负责任的。

  沈浪道:“所以我才会疑惑。一个非常逼真的替身可遇而不可求,田横这个级别的人物还没有能力寻找到和自己极其相似的替身。”

  “金晦亲眼看着他跪在堂下,亲眼看着他撞向柱子而死。而且他撞死前的那一番对白,确实充满了悲愤之情,金晦说这种情绪很难作假。”

  木兰道:“夫君,你觉得田横死得不合理吗?”

  沈浪道:“如果我是张晋,一定会当机立断将田横秘密处死。因为沈十三落入我们手中,田横的滔天罪行也全部在我们掌握之中,里面有些罪行关系到许多大人物,一旦爆开后果根本无法承受。”

  “而只要田横一死,这一切都一了百了。”沈浪继续道:“所以,杀死田横是应该的。但绝对不该公开审判,公开处死,完全可以制造田横在监狱中自杀的假象。”

  木兰道:“城主府是可以判处一个犯人死刑,但却要通过总督府的核实,一来一回起码要十天半个月时间,所以想要田横速死,就只能他自己自杀。”

  沈浪道:“田横可以被自杀,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自杀,非常不合理,就仿佛专门死给……我们看的一样。”

  紧接着,沈浪道:“娘子,田横的尸体还在吗?”

  木兰道:“我带你去看。”

  然后,木兰再一次将沈浪提到马背上,朝着玄武城飞驰而去。

  ……

  沈浪还是晚了一步。

  田横的尸体被烧了,成为了一具焦炭,完全分辨不出。

  沈浪凝聚双眼,用X光扫视这具被烧焦的身体。

  尤其扫描他肺部的位置。

  田横肺部是有一根针的,之前沈浪见过的。

  就算尸体被烧焦了,这根针也应该在体内,沈浪的X光眼可以轻而易举扫描到。

  很快,沈浪竟然真的扫描到了一根细细的银针。

  牛逼啊,竟然伪装到了这么细微的地步!

  但是只怕田横也不知道,他肺部里面的那根银针因为血管的压迫,已经是弯的了。

  而眼前这具尸体里面的银针,却是直的。

  火辣妹子能够将一个弯的人掰直吗?不能!

  火能让一根弯的银针掰直吗?也不能!

  所以这下子基本上真相大白了,田横没有死。

  这个世界上,想要瞒过沈浪的眼睛不容易,想要瞒过他的心就更难了。

  顿时,沈浪露出一丝冷笑道:“有意思,有意思!不过这样也好,亲手弄死总比间接弄死更有趣”

  然后,他朝木兰道:“娘子,我们好好准备一下吧,今天晚上会有一场真正的好戏上演。”

  “尽管好戏还没有开始,但我已经看到了结局!”

  “唉,有时候人太优秀了,也真是一种罪过。”

  木兰忍无可忍,转身走了。

  沈浪看着妻子走路时候,扭动的腰臀曲线,眼眸一眯。

  左右左,左右左。

  夜黑风高杀人夜,今天晚上肯定特别有意思。

  “娘子等等我,今天晚上又要辛苦你了。事情完了之后,为夫下面给你吃好吗?”

  ……

  玄武城的一间地下密室内。

  徐芊芊手中拿着一张木头面具,面具的凹面涂着强酸。

  徐家在染料上非常专业,有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硫酸。

  在一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代,许多道士就已经制造出了原始粗糙的硫酸。

  雄壮的田横坐在椅子上,整个身体在微微颤抖,双目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和杀气。

  他的弟弟死了!

  田横从小和弟弟相依为命,两人在沛国的一个天龙镖局长大,练武。

  从小到大,弟弟都对田横唯命是从,将他当成唯一的依靠。

  两个人是真正的形影不离。

  三十岁的时候,田横就独当一面,成为镖局的一个头目,带队押运重要财物。

  有一次,押运的东西实在太珍贵了,田横真的无法抑制这股贪念,于是他就把所有的镖师都杀了,带着这笔财物逃之夭夭,远遁几千里来到了越国。

  从那之后,兄弟二人改名换姓。

  不仅如此,田横的弟弟再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露面,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

  因为那样,就会有两个田横。

  就等于田横拥有两条命。

  而现在,他的弟弟死了。

  他的两条命,丢掉了一条。

  这让田横如何不痛恨,如何不杀气腾腾。

  “会有些疼,但能够将你的面容彻底毁掉。”徐芊芊道。

  然后,她将涂满硫酸的面具,猛地按在田横的脸上。

  瞬间,滋滋作响。

  然而,田横只是微微一抽搐。

  没有发出任何惨叫,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当一个人愤怒仇恨到了极致,是感受不到疼痛的,反而会有一种自虐一般的快感。

  徐芊芊道:“从此之后,田横这个人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很多事情你也方便去做了,比如……”

  徐芊芊没有说完,因为也不必说完。

  然后,她直接转身离去。

  柳无岩城主在边上道:“田横,你现在就去?”

  田横咬牙切齿道:“沈浪害得我失去了弟弟,他报仇的时候从早到晚一天都不耽搁,我为何要等?”

  他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道:“他不是很爱他的父母和弟弟吗?我也让他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怎么报仇才最过瘾?当然是杀他全家!”

  “我一刻钟都等不了了,今天晚上就动手。”田横道:“城主大人,替罪羊准备好了吗?”

  柳无岩道:“早已经准备完毕。”

  田横道:“宋毅?”

  当然是宋毅,他就是最完美的替罪羊啊。

  宋毅因为诬告沈浪,被判处流放矿场,终身苦役。

  但他是民军首领,是有武功的,中途逃跑回去杀沈浪全家,这很合理啊。

  柳无岩道:“行,那我就在府中温酒等着你回来喝。”

  田横道:“用沈浪的家人鲜血入酒,痛快痛快。”

  他一拱手道:“大人,我这就去杀人了。”

  然后,带着面具已经毁容的田横,带着满腔的仇恨和杀气,朝着沈浪的父母家而去。

  今夜,注定鲜血漫天!

  ……

  注:哥啊,赏几张推荐票吧,拜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