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公开审判!惨烈而死

  “砰!”

  悲愤到了极点的田横,忍不住一掌拍下。

  顿时,一张坚固的桌子瞬间四分五裂。

  长长呼一口气。

  田横嘴里念道:“二傻,对不起,对不起。”

  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这里是黑衣帮的禁地。

  推开一个书架出现了一个吊环,伸手一拉,顿时出现了一个暗门。

  拿出钥匙,打开这个铁铸的暗门,出现了一条密道,深入地下。

  田横走入密道的尽头,又出现了一扇门。

  隔着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二十八万,七千,三百五十二。”

  “二十八万,七千,三百五十三。”

  好像有人在不断数数。

  田横再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这扇门推开。

  里面顿时传来无比惊喜的声音:“哥,我还没有数到三十万,你就来看我了啊。”

  “是啊。”田横换上温和的笑脸,走了进去,将食盒放在桌面上。

  这里面是一间密室,有一百多平方米左右,所有的地方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练功房。

  里面那个壮汉赶紧掀开食盒,大口吃肉,大口喝甜水。

  “哥,你对我真好。”壮汉朝着田横露出傻笑。

  田横的脸有些僵硬,手掌上还有血迹。

  “哥,怎么了?”壮汉惊道:“是不是我们在沛国的事发了,天龙镖局的李老大杀过来了?”

  田横掉:“你放心躲在这里,他还没有杀过来。”

  壮汉这才放心继续吃喝,道:“哥,李老大从小收养了我们两,还教我们学武功,你真不该为了占有那趟镖的财宝杀光镖局的兄弟们的,还逼着我跟你一起杀那么多人,害得我们逃亡到这里,时时刻刻担心李老大杀过来,我每天都要躲在这地下。”

  田横心中痛苦。

  傻弟弟,那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李老大永远不会杀过来了。

  “还有哥,当时你不该把许三妹睡了,还杀了她。”壮汉道:“我,我还想娶她做媳妇的。”

  田横道:“对不起,哥知道错了。”

  这个壮汉继续吃东西。

  田横道:“二傻,之前哥哥遇到一个人,他也有一个外号叫二傻,所以……哥哥当时脑子一进水,就没有杀他,真的好后悔啊。”

  壮汉嘿嘿一笑,继续吃东西。

  壮汉很快吃完了。

  田横道:“二傻,我来看看你武功怎么样。”

  “好嘞。”壮汉起身,猛地一拳朝边上的墙壁砸去。

  顿时,碎石乱飞。

  然后,他开始在室内练拳,引起的劲风几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厉害吧。”壮汉笑道。

  “厉害。”田横道。

  确实厉害,他这个孪生兄弟是个武痴,脑子有点问题,但是却是一个练武奇才。

  接着田横道:“二傻,你脱下衣服,看你的体形是不是和哥哥一模一样?”

  那个壮汉直接脱下了上衣。

  田横也脱下来。

  这里没有镜子,但却仿佛在照镜子一样。

  两个人的面孔一模一样,身形也一模一样,甚至身上的疤痕都经过加工,一模一样。

  因为他们是孪生兄弟,田横聪明,弟弟智商有点问题。

  田横又道:“二傻,你从小到大最喜欢模仿哥哥,我看你现在还模仿得像不像?”

  壮汉顿时收起脸上的笑容,顿时从一个傻子变成了一个阴狠的江湖枭雄。

  眉毛一抖,眼睛一缩,寒声道:“你这是要和我田横作对?真是自寻死路。”

  真的很像,不仅长相,此刻连眼神和气质都一模一样。

  像,简直比田横还要像田横。

  就仿佛卓别林模仿秀中,卓别林自己只能排第三。

  这个傻弟弟,从小到大都喜欢模仿哥哥的一言一行。

  “嘿嘿……”壮汉笑道:“哥,我学得像不像?”

  瞬间,他又从一个江湖枭雄,变成了一个傻子。

  “像,太像了。”田横道:“二傻,现在哥又教你几句话,你一定要学好,知道吗?”

  壮汉道:“没问题。”

  田横大笑三声,然后悲愤道:“我田横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绝对不会成为刀下之鬼。”

  “狗官,你们用得着我的时候,就把我当成座上宾。用不着我的时候,就让我成为阶下囚。明明是你们斗不过沈浪,却要我去死!”

  那个壮汉睁大眼睛,看着哥哥的一举一动。

  然后,他也大笑三声,悲愤厉声道:“我田横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绝对不会成为刀下之鬼。”

  “狗官,你们用得着我的时候,就把我当成座上宾。用不着我的时候,就让我成为阶下囚。明明是你们斗不过沈浪,却要我去死!”

  果然一模一样,从语气,精神,气质都一模一样,比田横还要田横。

  ……

  回到玄武城,见到徐芊芊,张晋寒声道:“沈浪之前不是一个蠢货吗?不是一个智商低能儿吗?为何此时变得如此奸诈,你家当时为何不杀了他?”

  徐芊芊没有反驳。

  甚至她内心比张晋还要意外不敢置信。

  之前那个沈浪,完全蠢笨如猪啊,而现在这个沈浪,黏上毛比猴子还精,装上獠牙比毒蛇还毒。

  若是知道有今天,哪怕再坏了名声,当时徐家也要将沈浪这孽畜杀了,也免得今日种种之被动。

  “公公怎么说?”徐芊芊问道。

  张晋道:“让我杀了田横。”

  徐芊芊道:“但田横是我们在玄武城一大臂助,失去了他,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做了,每年损失的钱也不计其数。”

  张晋怒道:“这点难道我会不知?”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声音。

  “公子,柳无岩城主求见。”

  张晋皱眉道:“让他进来。”

  柳无岩走了进来,眉头紧锁,直截了当道:“田横不能杀。”

  张晋没有说话。

  柳无岩道:“一,若杀了他,颜面何存?这一战就输在沈浪这个孽畜手中了。”

  “其二,若杀了他,今后这么多的脏活谁来做?每年损失的钱哪里找?黑衣帮还有那些赌馆,有第二个人能够接管得了吗?”

  张晋陷入了沉吟。父亲的意思非常明白,当机立断直接杀了田横。

  但那样做的话,损失太大了。

  沈浪那个卑贱货色会有得意到天上去。

  不行,绝对不能杀了田横。

  凡是让敌人痛快的事情,坚决不能做。

  但是若不杀田横,一旦他犯下的那些罪行引爆开来,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根本就不是柳无岩和张晋能够承受的。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心腹手下的声音,道:“两位大人,田横秘密求见。”

  ……

  次日!

  玄武城主府开始公开审理田横杀宋充一案,宋毅诬告玄武伯爵府赘婿沈浪一案。

  围观的民众达到数百人之多。

  沈浪来不及赶到,但是一直在玄武城打探消息的金晦,就在现场。

  因为这绝对是玄武城之大事件,不可一世的田横招惹上沈浪之后便祸事不断,如今竟然成为了阶下之囚。

  跪在大堂之上的田横,浑身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很显然被动过大刑,全身几乎没有一块是干的,全部被鲜血浸透。

  在公堂上,田横对自己杀宋充和煽动民众围攻伯爵府两项罪行都供认不讳。

  不管柳无岩城主判什么罪,他都一口认了。

  宋毅尽管万分不甘,但也对自己诬告沈浪一事认罪。

  最后,玄武城主柳无岩宣判,田横罪大恶极,判处斩首,上交总督府复核。

  然而!

  田横忽然大笑三声。

  “我田横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绝对不会成为刀下之鬼。”

  “狗官,你们用得着我的时候,就把我当成座上宾。用不着我的时候,就让我成为阶下囚。”

  “明明是你们斗不过沈浪,却要我去死!”

  然后,田横当着几百人的面,朝着旁边柱子上撞去。

  顿时,整个脑袋猛地裂开,彻底死去!

  所有人彻底惊愕,不敢置信望着眼前一切。

  玄武城的黑帮巨头,呼风唤雨的田横,竟然就这样死了。

  而且,死得如此惨烈。

  ……

  注:这章写得有些泪目和担心,拜求大家推荐票鼓励,糕点一定写得更好更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