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十三跪伏效忠!枭雄末路

  田大听了沈浪的话后,忍不住面孔抽搐了一下。

  田十三知道义父的秘密,甚至比他田大还要多,有许多事情甚至牵涉到城主府。

  一旦爆出,便是巨大之丑闻。

  所以,现在田横成为了柳无岩城主的一颗炸弹。

  要么由他自己提前灭掉。

  若是让沈浪来炸,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沈浪又道:“田十三我带走了,你们有意见吗?”

  对面四名杀手毫无声息。

  那么厉害的金木兰在边上,他们能有意见吗?

  “好了,你们回去吧,记得帮我传话啊。”沈浪道:“另外,你们断手的地方在吱血,可千万别在路上死了啊,要死也把话带到了再死。”

  田大等人面孔又一阵抽搐。

  “小白脸,我艹你妈,要不是你老婆厉害,我四肢全断都能弄死你。”当然田大只能腹诽,在心里骂着过过瘾。

  不过沈浪让他们走,他们却没有走,而是望向了金木兰。

  木兰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垂下。

  四个杀手二话不说,捡起自己的断手,直接走了。

  出门的时候,只见到外面的黑夜中,整整齐齐几十个伯爵府的骑兵,手里的强弩瞄准了田大四人。

  这些骑兵虽然慢木兰一步,但也很快赶来了,伯爵大人做事很保守的。

  而守在外面暗哨的十几名黑衣帮武士,全部死了。

  田大等四名杀手翻身上马,飞快地朝着玄武城飞驰而去。

  他们知道!

  天大的麻烦来了。

  天大的祸事来了。

  ……

  屋内。

  沈浪走到田十三的面前。

  他见到一支剑将田十三钉在地上,不由得伸出一只手要将它拔出,姿态潇洒而又轻描淡写。

  “嗯!”

  妈蛋,插得那么深,拔不出。

  过了两秒钟,沈浪伸出两只手一起用力。

  将那支剑拔出。

  然后,他看着田十三,没有任何招揽收买的言语。

  什么金币?什么地位?什么承诺?

  一根毛都没有。

  田十三看着劫后余生的父母,看着二老头上的白发。

  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来到沈浪面前跪下,将额头贴在地上,将整个身体完全趴在地上。

  聪明人啊!

  从今以后,他就是沈浪的走狗了。

  就是那种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做,没有任何反抗余地,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余地的走狗。

  不知道为什么,他悲从心来,泪水狂涌而出,整个身体都在抽搐。

  沈浪幽幽道:“你哭得那么伤心,看来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啊。”

  田十三立刻收起了所有的泪水。

  摊上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主子,以后日子恐怕难过了啊。

  沈浪道:“以后,你就叫沈十三了。”

  “是,主人。”田十三叩首道。

  哦,不对。

  是沈十三。

  沈浪道:“你的父母要住进伯爵府的,万一你有什么不轨,万一你不听话,你父母在我手里,我们双方都放心,你说是吧?”

  木兰将她绝美无双的眼眸望向了天花板。

  不知道为啥,这个时候她有点想要和这个夫君划清界限。

  将人家父母扣为人质,你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是,主人。”沈十三再一次叩首,将额头贴在沈浪的鞋面上。

  沈浪顿时热情地将他搀扶起来道:“快快,你还断着腿呢,怎么可以跪在地上啊?这地上又湿又凉的。”

  这演技,假得太过分了。

  ……

  城主府内。

  柳无岩城主听着心腹的汇报,面色铁青。

  这次去杀田十三,总共去了六个杀手,柳无岩也派去了两个。

  结果两个都死了。

  当然这不重要,关键是田十三没死,被沈浪救了。

  天杀的沈浪,天杀的小白脸啊。

  竟然事事都快上一步。

  他和张晋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刚出伯爵府的大门就派杀手去杀田十三。

  没有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这个小白脸真是奸诈狠毒啊!

  心腹幕僚道:“大人,现在麻烦了!”

  是啊,有大麻烦了。

  田十三是田横的心腹,黑衣帮的什么秘密他几乎都知道。

  田横罪行累累,手头上有多少条人命?

  甚至,很多脏活都是为许多大人物做的。

  可以说,田横的这些罪行一旦公开,杀头十次都不够的。

  而这些罪行,田十三手中都有证据,人证物证都能找出来。

  之前的田横是一把好刀子,而现在则成为了烫手的山芋。

  当然用炸弹来形容更合适,只不过这个世界还没有这玩意。

  要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提前引爆。

  要么由沈浪来引爆,那就太可怕了,局面会完全会失去控制。

  心腹幕僚道:“大人,田横保不住了。“

  “砰!”柳无岩猛地一砸桌子。

  谁都知道,田横是他柳无岩城主的走狗,为他做了多少脏活累活?

  在投靠张晋之前,柳无岩城主是田横的第一靠山。

  田横每年赚的钱,有两成进入了他柳无岩腰包之中。

  一旦杀了田横,这每年的经济损失都受不了啊。

  “一旦我真的杀掉了田横,岂不是自断臂膀,而且还颜面尽失。”柳无岩道:“玄武伯还没有出手,我竟然在他的赘婿手上吃了大亏,传出去不是让人耻笑?”

  心腹幕僚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开口。

  “张晋呢?”柳无岩问道:“他可是田横更大的靠山,名义上每年捞的钱更多。”

  心腹幕僚道:“得知刺杀田十三消息失败之后,他快马加鞭赶去禀报太守大人了。”

  ……

  得到田十三已经被沈浪救下的消息后,张晋第一时间翻身上马,用最快速度去追父亲的马车。

  一个多时辰后,张晋追上了。

  “父亲,我们刺杀田十三失败,如今此人已经落入沈浪手中。”

  张翀听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多少意外。

  “那你还追上来做什么?”张翀道:“做你该做的事啊。”

  他一语道破张晋的心思。

  如果张晋愿意杀田横,那早就动手了。他追上张翀的马车,就是想要救下田横。

  张晋道:“这田横刚刚投靠我们家,若是让他就这样死了,对我方士气有损。而且……”

  张晋没有说完。

  田横投靠张家,献出了每年百分之三十五的收入。

  但这笔钱现在张家根本就没有拿到,若让田横死了,岂不是巨大损失?

  张翀道:“你觉得玄武伯爵和东江伯爵比起来如何?”

  张晋道:“东江伯爵跋扈嚣张,看起来强大,实则破绽百出。玄武伯爵保守,看似软弱,但如同乌龟一样,无处下手。”

  张翀道:“所以和玄武伯的斗争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你急什么?”

  张晋道:“但是……”

  张翀怒道:“作为统帅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晋道:“格局要大,要纵览全局。不要在意一城一地之失,当一处战局失利就要立刻止损,绝对不可以恋战,尤其避免源源不断投入资源陷入泥潭之中。”

  张翀道:“你既然什么都懂,为何还来问我?”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懂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若杀了田横,岂不是让沈浪那个贼子得意了吗?

  “去,杀了田横。”张翀直接了当道。

  然后,他再一次关上车门,下令道:“走。”

  马车再一次出发,赶回怒江郡城。

  张晋心中不甘大怒,抓住手中的鞭子,狠狠抽打地面。

  他不由得想起之前沈浪逼迫田横打断田十三双腿的那一幕。

  何其相似啊?

  当日的田横是何等之耻辱?

  若他被迫杀了田横,这等耻辱岂不是和当时之田横一模一样。

  完全是啪啪啪打脸啊!

  ……

  黑衣帮城堡内!

  柳无岩和田横等人还真是过分,连戏都不愿意演了,这个时候的田横本应该在牢房里面的。

  “义父,十三被沈浪救了。”田大的断手已经包扎起来了,颤声道:“而且,那个小畜生专门等着,让我们快要杀了十三的时候,让他妻子金木兰出手相救。”

  田横面孔猛地一阵抽搐。

  当时的画面他已经可以想象了。

  好歹毒的小白脸啊,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等到田十三要死的时候再出手。

  这下子田十三会成为他沈浪的走狗了,而且满腔的仇恨都会对田横喷薄而出。

  这些年田横杀了多少人,犯了多少罪?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是他为许多大人物都干过脏活。

  一旦田十三爆出来。

  天下,无人能够救他。

  田横挥了挥手,田大离开。

  田横仰头望向屋顶,脑子回忆起当年在沛国天龙镖局的时光。

  两人在夕阳下奔跑。

  两人在雪地中狂武。

  那真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啊,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现在,终于要到尽头了吗?

  田横两行浊泪滑落。

  如果时光能倒流,那一天我一定将沈浪这个小白脸畜生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啊……”

  田横疯狂嘶吼,如同受伤之野兽。

  ……

  注:诸位大佬,弱弱问一声,还有推荐票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