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秒杀救十三!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田十三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屋顶天花板。

  仅仅几天时间,他足足瘦了一大圈,满脸的胡须碴子,眼睛都深深凹陷了下去。

  距离他被打断双腿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三夜,他都没有合眼过。

  他的世界,已经崩塌了大半。

  在田横所有义子中,田十三是最忠诚的,也是最出色的。

  他真的把田横当成父亲,当成偶像,当成主人。

  事实上,张晋招揽过他,柳无岩也招揽过他,他都没有答应,依旧跟在义父身边。

  他从小跟着父母逃难到玄武城,是田横给了他一碗饭吃,并且教他习武。

  没有田横,就没有今日之田十三。

  然而,当田横为了赌场的利益而打断了他的双腿。

  那个时候,田十三心中的偶像破灭了。

  对于沈浪,他此时内心其实没有太痛恨,他去抓沈浪家人是奉命行事。

  沈浪要打断他的双腿,也是杀鸡儆猴而已,真正的目标是义父田横,而不是他田十三。

  他田十三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当日,沈浪威胁田横不得给田十三送钱,不得来探望,不许派大夫为田十三医治。

  但田横没有那样做,当天晚上他就亲自到田十三家里,虽然口头上没有任何道歉,但是却亲自为他接骨。

  而且,还给了田十三父母一百金币。

  请来了最好的大夫为他治伤,而且准备了最好的伤药。

  但田十三没有任何反应,内心偶像破灭了,就再也粘合不起来了。

  当日田横离去的时候,目光充满了歉疚,沙哑道:“十三,你放心,义父一定会为你报仇,会将沈浪碎尸万段的。日后继承我衣钵的,只有你田十三。”

  那一刻,田十三的心稍稍温暖了一点点。

  虽然还没有原谅义父,但内心伤口终究愈合了一点点。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自己的内心却非常清楚。

  尽管义父打断了他的双腿,但是……想要让他田十三就此背叛田横?

  绝不可能!

  田十三预料,沈浪会出现在他的面前,用金钱和地位收买他,让他反咬义父田横一口。

  然后,他田十三会一口啐过去。

  小白脸,做你的白日大梦,狠狠打沈浪的脸。

  虽然我对义父田横很失望,但也绝对不会被你这个无耻之辈收买,你的奸计休想得逞。

  然后,他一直等着沈浪来收买他,三天三夜没有闭眼。

  本山大爷的小品中有一句话说,我这辈子就指着这个笑话活了。

  而田十三此时心中哀莫大于心死,就指着打脸沈浪这个爽点活了。

  结果沈浪压根就没有出现。

  这反而让田十三心中大恨,混蛋沈浪你还不来收买我?

  你要我等你到什么时候啊?

  我撑着这股气,就是为了打你的脸啊。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田十三心中一动。

  沈浪,你终于来收买我了吗?

  于是他闭上眼睛,酝酿自己的情绪和表情。

  等下一定要狠狠打脸。

  沈浪,你想要我背叛义父?做梦吧!

  ……

  然而……

  当田十三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的是六双眼睛。

  六个黑衣人,将他的床包围了。

  尽管这六人蒙住脸,但田十三还是认出来三个。

  一个是城主府的高手,柳成仁。

  另外两个是他的义兄,田大,田七。

  这一瞬间!

  田十三心中整个世界,都彻底崩塌毁灭了。

  真正彻底地心死了!

  哀莫大于心死!

  “大哥,七哥,义父让你们来杀我对吗?”田十三沙哑道。

  那声音,仿佛被砂纸磨过一般。

  田横的两个义子,田大和田七一声不发。

  田十三眼中的泪水无声滑落,嘴角鲜血溢出。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撕掉了自己衣衫的一角。

  无声的决裂!撕袍断义!

  从今以后,他不再是田横的义子了。

  尽管这种决裂,毫无意义。

  “田大,田七,动手吧。”田十三道:“但是放过我父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的。”

  然后,田十三闭上双眼等死。

  “抱歉,要斩草除根的。”田大道。

  田十三猛地暴怒而起,嘶声吼道:“祸不及家人啊!”

  满口的血雾,随着他的怒吼喷出。

  片刻后,田十三的父母被揪了出来,当着他的面按着跪倒在地上,两支剑横在两个老人的脖子上。

  这两个老人瑟瑟发抖,大哭出声。

  田十三眼眶裂开,流出血泪道:“为何啊?为何啊?”

  田大道:“你知道得太多了,你若活着会威胁到了义父的安全。”

  田十三道:“我从未想过背叛他啊,我宁愿死也不会背叛他啊,若玄武伯爵府的人来收买我,我只会狠狠啐他们一脸啊。”

  “谁知道?”田大幽幽道:“我们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

  此时,田十三的心中,整个江湖都彻底崩塌了。

  原来,讲义气的就只有我一人啊?

  我还以为我很酷,结果却是一个傻子。

  “动手吧,送十三兄一家上路。”张晋麾下的高手道:“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

  四个人,四支剑猛地刺向田十三。

  另外两个人的剑,朝着田十三父母的脖子一划。

  “啊……”

  没有想到,此时田十三忽然猛地暴起,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猛地扑向了要杀他父母的两名杀手。

  那两个杀手,竟然直接被他扑倒在地。

  “噗刺,噗刺,噗刺……”

  田十三袖子中的断剑,闪电出击。

  瞬间,这两个杀手脖子直接被切断了,鲜血狂飙而出,身体不断抽搐。

  谁也没有想到,田十三双腿断了,竟然还有如此战斗力,真是犀利。

  但是下一秒钟。

  “噗!”田大的剑,猛地将田十三钉在了地上。

  “十三,有意义吗?”田大问道。

  田十三道:“我知道救不了父母,但作为儿子哪怕豁出性命也要一试,这样才能死而无憾。”

  此时,田十三真的体会到了当时沈浪要救父母的心情,体会到他为何去碰瓷金木兰的心情。

  “你呀!”田大叹息道,然后从袖子里面拔出匕首,朝着田十三脖子猛地划去。

  “不,不要杀我的儿子……”田十三父母一声凄呼,直接瘫倒在地。

  田七上前,匕首划过,要轻描淡写切开这对老人的脖子。

  然而……

  下一个瞬间。

  一阵香风。

  室内,仿佛猛地大亮。

  一道剑光,一张绝美的身影乍然出现。

  叮叮当当,一阵脆响。

  快如闪电。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四个杀手手中剑,全部碎裂。

  四个杀手的手腕,全部中剑。

  田大只觉得手腕一冰,然后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掉了,切口整整齐齐。

  不仅仅是田大,四个杀手的右手,全部掉了。

  然后,他们才看清楚了来的这个人。

  玄武城公主,第一美人,金木兰。

  真正的恐怖如斯啊!

  田大知道金木兰武功很高,但也完全没有想到会高到这个地步。

  她才几岁啊?

  以一对四,竟然绝对秒杀!

  这样的武功,也只有义父田横,能够与之匹敌吧!

  ……

  沈浪走进来的时候,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他呆呆地看着四个断手的男人,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娘子。

  太,太快了吧。

  我还没进来,我啥也没有看到啊,你就结束了。

  “娘子,我……我啥也没有看到啊,你能再表演一下吗?”沈浪道。

  顿时,四个杀手飞快将自己幸存的左手缩起来。

  我沈浪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我娘子这么厉害,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沈浪问道:“娘子你那么厉害,一个人都能搞的定,为何还要带三个高手来啊。”

  木兰淡淡望了自己的小白脸夫君一眼。

  沈浪一看,发现金忠,金晦,金呈站的是三角形,将他沈浪包在中间。

  他明白了。

  这三人不是来打架的,是来保护他这个美男子的。

  “娘子,万一我们吵架了,你会动手打我吗?”沈浪问道。

  木兰不说话。

  沈浪道:“媳妇,万一哪一天你怒气值要满的时候,看在夫妻的情分上你提醒一句啊,我好提前逃跑。”

  金忠,金晦二人忍不住侧过脸去。

  这样的姑爷,真是让人不忍直视啊。

  木兰忍无可忍,狠狠白了沈浪一眼。

  这一道白眼的杀伤力,比刚才那一剑还要厉害,娇媚得简直让人魂都要飞了。

  ……

  沈浪走到了田大等四个杀手的面前。

  沈浪问道:“娘子,我在这个距离和他们说话,安全吗?”

  木兰转过脸去,咬牙切齿道:“安全。”

  沈浪对着田大,淡淡道:“回去告诉田横,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告诉柳无岩城主和张晋,杀田横的时候,记得邀请我去观礼,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杀头呢。”

  ……

  注:诸位大爷,拜求推荐票,就指着这东西撑士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