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田横,我要弄死你的呀!

  伯爵大人亲自将言无忌和张翀二人送出府去。

  沈浪和柳无岩城主落在后面。

  这位城主大人很不高兴,脸上露着虚伪优雅的笑容,因为读书人要有风度,但他目光一片冰冷。

  田横被两个城主府武士押着。

  此时,他目光死死盯着沈浪,仿佛要择人而噬!

  这次他计划周详,而且恰好遇到总督使者和太守大人在伯爵府,本以为万无一失。

  不料沈浪这个小白脸竟然如此奸诈,非但躲过了这致命一击,而且还恶毒地反咬一口。

  沈浪上前道:“田帮主,你干嘛要用这样眼神看着我,怪吓人的。”

  “沈浪,你很得意对吗?”田横寒声道。

  “没有,真的没有。”沈浪道:“你不死我们的孽缘就没有结束,我怎么会得意啊?我是那样肤浅的人吗?”

  “我死?”田横大笑道:“做你才春秋大梦,谁会杀我?城主府,太守府?”

  田横这话倒是没有说错。

  柳无岩下令把他抓入大牢,真的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城主府是田横的靠山,双方完全是穿一条裤子的。

  他进玄武城大牢,那就跟回家一样。

  田横道:“沈浪,我向你保证,三天之内我就能够安然无恙地从牢里出来,而且没有半点罪行。”

  这点不仅田横相信,沈浪也信。

  田横身上是什么罪,宋充之死他有嫌疑,但轻而易举可以脱罪。

  至于他逼迫宋氏诬告沈浪,城主府完全可以判为失察,我田横不知道宋充不是你沈浪杀的啊,义愤填膺为属下讨回公道不是很正常吗?

  田横咬牙切齿道:“沈浪,你知道我度过这一关后,会怎么样做吗?”

  沈浪摇头道:“不知道啊。”

  田横道:“我会把赌坊暂时转交给其他人,这样我便没有了破绽。然后我用尽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时间,所有的手段你弄死你。我每天就只做一件事,想办法弄死你!”

  这是田横最大的意志了。

  现在什么事业,什么理想,什么权势,都要抛在一边,先弄死眼前这个孽畜再说!

  他田横从沛国到越国,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他的整个心中充满了战斗气息,就如同他和弟弟当年逃亡沛国的时候那样。

  沈浪望着田横,那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真是可笑,我们两人都相恨相杀到这个地步了,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横哥你也是真够纯真的了。

  接着,沈浪绽开了最最标准的美男子微笑,微微露齿。

  “田横,你马上要死了!”

  田横一愕,然后笑道:“哈哈哈,小畜生你白日做梦。”

  边上的柳无岩城主也瞟向了沈浪一眼,那目光仿佛看白痴一般。

  田横死?

  开为什么玩笑啊?

  田横是他的摇钱树,是他的最犀利武器之一,怎么可能会死?

  想要让他们杀死田横?真的是白日做梦啊。

  柳无岩城主淡淡道:“沈浪姑爷,这件案子还没有那么结束,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说不定明天我就传唤你进城主府了。”

  然后,他见到玄武伯已经将言无忌和张翀太守送出了府,不由得加快几步,追上前去。

  城主大人只是没忍住说了一口,否则就沈浪这种赘婿身份,他若是与之打嘴仗,真是辱没了身份。

  ……

  离开伯爵府后。

  柳无岩等人弯着腰跟在张翀身后。

  这个时候连演戏都不必了,田横都不需要押着走。

  “太守大人,您看这件案子该怎么判?”柳无岩城主道。

  太守张翀没有理会,依旧和言无忌往前走。

  柳无岩加快几步道:“太守大人,就这么轻而易举错过这次机会,未免太可惜了。”

  张翀和言无忌依旧没有说话。

  此时伯爵府之外,黑黑压压上千人依旧没有散去。

  此时,这些人依旧高呼:“交出沈浪,杀人偿命。”

  “交出沈浪,杀人偿命。”

  张翀皱了皱眉头道:“田横,今晚谁让你出现的?”

  田横直接跪了下来,道:“小人知罪。”

  他和沈浪有仇,所以今夜陷害沈浪的现场,田横根本就不该出现。

  但他真的忍不住啊。

  他田横是江湖草莽,又不是圣人。

  报仇最爽的是什么,当然是眼睁睁看着仇人被弄死啊。

  此时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田横内心之不甘,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本以为一定能够将沈浪置于死地。

  没有想到沈浪半根汗毛都没有伤到,反而他田横惹了一身骚。

  不过,他对自己安危是半点不担心的。

  明天他就可以安然无恙走出城主府大牢了。

  很简单啊,把一切罪行都推到宋毅身上便可以了。

  但田横真的不甘心被沈浪逃过这一劫。

  “太守大人,这次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但可以将沈浪置于死地,而且还可以将伯爵府拖下水。”田横道:“关键在宋氏这个女人,城主府和太守府完全可以将她当成关键证人传唤过来。”

  他认为,只要张翀开口,伯爵大人根本无法拒绝交出宋氏。

  “只要这个女人改口,沈浪就难逃一死。”田横道。

  言无忌听不下去了,直接登上了马车。

  张翀转过头,望着田横好一会儿道:“你还想要扳回这一局?”

  当然,在场几人点头。

  张翀淡淡道:“人家走一步看三步,你们却拘泥于眼前,恋战不舍。你以为沈浪就想要赢这一局吗?他想要你死!”

  这话一出,田横不由得一愕。

  沈浪想要他死,这点田横当然知道。

  但凭借宋氏的反咬一口,就想要让他田横死?真是白日做梦啊!

  城主府和我什么关系?太守府和我什么关系?

  就宋充之死这件案子,我田横轻而易举便可脱身啊。

  张翀直接登上马车,关上门,道:“去杀田十三,但愿你们还来得及!”

  “走。”

  张翀一声令下,马车朝着怒江郡的方向驰骋而去,他甚至都没有在玄武城停留,连夜赶回。

  他这话一出,柳无岩和张晋脸色猛地一变。

  瞬间明白过来了。

  没错,沈浪完全是走一步看三步。

  而他们却还在宋充之死案子上恋战,这样的格局难怪张翀会失望。

  如今田横被下狱了。

  若是他之前做过的种种滔天罪行全部被公布于众,那后果会怎样?

  而田十三是他最心腹之人,田横什么秘密他不知道?

  就田横身上的人命,杀头十次都不够的。

  “快,快派人去杀了田十三!”

  顿时,张晋、田横等人派出三波高手,在夜色的掩护下,朝着田十三家里飞快而去。

  ……

  伯爵府内。

  “娘子,来不及解释了,快上马。”沈浪道:“你武功如何?很厉害吗?”

  木兰点头道:“嗯。”

  媳妇,你这就不谦虚了啊。

  沈浪道:“面对柳无岩,张晋,田横派出的三波高手,你打得过吗?”

  木兰点头道:“没问题。”

  这么厉害?有点怀疑啊!

  沈浪道:“那赶快,请娘子立刻带着高手去田十三家里,救下他的性命。”

  “好。”木兰二话不说,直接下令道:“金晦,金忠,金呈,骑上最快的马,随我一同去。”

  沈浪犹豫了几秒钟道:“我一同去。”

  木兰想了一会儿,点头同意。

  “娘子,我不会骑马,我可以和你同骑一匹马吗?”沈浪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动手动脚的。”

  木兰二话不说,直接将沈浪丢到马背上。

  “驾!”

  木兰带着三个高手和一个废柴,骑着骏马飞快冲出了伯爵府,朝着田十三家中驰骋而去。

  ……

  沈浪真的没有动手动脚。

  不是他不想啊,本来他借机想要搂娘子的小蛮腰,又或者是装着不小心顶木兰的腰下动人某处的。

  但是,他坐在木兰的前面。

  而且木兰骑马这么快,沈浪几乎全程都抱着马脖子,唯恐自己掉下来,连用后背去蹭木兰胸口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比起那充满弹力柔软的撞击,还是小命更重要啊。

  在半路上,金忠忍不住问道:“姑爷,我们明明之前就可以去救田十三的,为何现在才去,赶得这么匆忙?”

  沈浪瞥了金忠一眼。

  那眼神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在场几个人你智商最低啊。

  别人都不问,偏偏你问。

  金呈道:“若是敌人不杀田十三,我们的拯救便没有意义,就无法让田十三和田横反目成仇,就无法将田横置于死地。”

  沈浪眼睛一眯。

  金呈,你很爱表现啊,在场五人你智商倒数第二。

  ……

  田十三的家在玄武城外,他家周围始终都有十几名黑衣帮武士秘密把守盯梢。

  柳无岩,张晋,田横派出的秘密高手速度很快。

  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十几人就来到了田十三家的院子外面。

  田横派出的是两个武功最高的义子,田大和田七。

  田大望着窗户内的身影,淡淡道:“十三,别怪义父心狠。你知道得太多了,你不死的话,义父就危险了。”

  ……

  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求大家推荐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