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太可怕了!惊人逆转

  真不愧是大人物啊。

  言无忌和张翀两人明明听到了外面的喧哗声,却装着什么都没听见。

  伯爵大人听到了,顿时脸色一变,本能就要起身。

  但是,夫人飞快扯了一下他的袖子。

  “你傻啊,明摆着是敌人的阴谋,你还要主动凑上去?”

  漂亮女人眼睛会说话,这话真是半点不假,夫人根本就不用开口,单单一个眼神,便能够让丈夫知道自己说什么。

  于是,伯爵大人也装着听不见外面的喧哗声,暗自喝酒,但是内心却无比焦灼。

  这没人挑头也不行啊。

  沈浪都有些急了,再不行我自己挑头出面了啊。

  “沈浪,外面好像有人在喊你。”肥宅金木聪说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

  然后,他就感受到三道杀人的目光,分别来自他爹,他娘,他姐姐。

  他不由得脖子一缩,真的想要将大脑袋塞到裤裆里面去和小头挤在一起。

  此时他内心只有一个声音!

  今天晚上,我死定了,我一定会被活活打死的!

  见到伯爵大人在装傻,柳无岩城主只能开口道:“外面为何如此喧哗,去责问一下。”

  他是在吩咐城主府的武士,尽管有些喧宾夺主,但也并无不可。

  ……

  片刻后,两个军官飞快进入大厅。

  一个是城主府的军官,一个是伯爵府的百户金呈。

  “主人,外面有上千民众围攻伯爵府。”金呈焦急道。

  这下子,伯爵和夫人脸色都彻底变了。

  上千人围攻?那就是有大阴谋了。

  目标绝不仅仅是要置沈浪于死地,甚至是要将伯爵府也拖下水了。

  城主柳无岩怒道:“胆大包天吗?竟然围攻伯爵府,想要造反了吗?是谁带的头!”

  城主府军官道:“是枫叶村的民军首领宋毅,他宣称自己的儿子无缘无故被伯爵府姑爷沈浪踢死了,正抬着儿子的尸体,想要让伯爵府交出沈浪,讨回一个公道。”

  这件事情伯爵大人是知道的。

  甚至他都没有出口责怪沈浪,实在是宋毅一家太过分,竟然将大儿子扔在山沟等死。那个小畜生被自己大哥救了一命之后非但不感激,反而迫不及待让大哥去死。

  大傻是沈浪唯一的朋友,当时激愤之下踢出一脚,尽管有些不理智,但伯爵大人可以理解。

  之后他派金忠专门去找过宋毅谈话,而且还送了一笔钱。

  当时宋毅明明表现得感恩涕零,根本没有丝毫追究的意思,而且他那个小儿子根本没有性命之危啊,如今竟然死了?

  伯爵大人深深感觉到了对方之歹毒。

  玄武城主柳无岩听了之后道:“沈浪姑爷是读书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行径?”

  接着,他起身道:“言先生,太守大人,玄武伯,这件事关系到伯爵府名誉,不如叫进来查个水落石出如何?”

  言无忌和张翀当然不会开口,作为大人物他们坐在这里就可以了,如果还要开口推波助澜,那就失了身份。

  玄武伯爵金卓知道,今天的大麻烦来了。

  对方用一条人命的代价要弄死他的女婿。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他就要面临一个选择:要么牺牲放弃沈浪,要么伯爵府也被拖下水。

  夫人又在边上扯了扯他的袖子。

  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仅仅瞪一眼,就让伯爵明白她要说什么。

  “你若敢放弃浪儿,我绝不饶你。”

  伯爵大人送去一道眼神:“你放心,为夫是这样的人吗?我绝对不会牺牲浪儿!”

  伯爵夫人目光变得温柔而又坚定:“有什么难关,我们夫妻一起度过。”

  伯爵大人还于温柔神情眼神:“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真不愧是恩爱夫妻啊,压根就不需要用嘴巴交流,直接用眼神交流。

  这是真正的神交啊!

  深深吸一口气,伯爵大人提起所有精神,做好战斗准备。

  “让他们进来!”

  ……

  片刻后!

  田横,宋毅二人抬着一个少年的尸体走了进来。

  还有一个狼狈不堪的夫人,披头散发,眼睛充血,身上带伤,形容枯槁,身上甚至还有尿臊味。

  她的这等悲愤,这等丧子之痛一看就不是装的,真得不能再真。

  进来之后,宋毅直接跪下,指着沈浪凄呼道:“贼子,你还我儿子命来。”

  伯爵大人面无表情。

  柳无岩城主作为主官,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喧哗?”

  宋毅不断磕头道:“城主大人,伯爵大人,请你们为小民做主啊!”

  他明明知道总督大人的使者在,太守大人也在,却装着完全不知道。

  柳无岩城主道:“发生何事,你细细说来。”

  宋毅泣声道:“沈浪在入赘伯爵府之前,曾经是枫叶村一名普通百姓,他从小为人孤僻和所有人关系都不好,与我小儿宋充更是有些少年意气之争,但只不过是小矛盾而已,谁能想到沈浪这小人子系中山狼,得志更猖狂。”

  说到这里,柳无岩城主皱了一下眉头。

  告状你就好好告状,这样的词儿是你该说的吗?

  宋毅继续道:“沈浪小人得志,入赘伯爵府后立刻迫不及待回到村里耀武扬威。因为我儿宋充和他有过矛盾,他直接冲到我家中,当着我妻子的面对我小儿进行毒打,并且一脚踢中我儿下体,等我将儿子送到玄武城救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是活活被沈浪这个畜生打死的。”

  然后,宋毅扒开了他小儿子宋充身上的衣服。

  身上许多伤痕,触目惊心。

  尤其是下体之处,肿胀得如同茶壶一样,茶壶嘴显得尤其小。

  “几位大人看看,沈浪是何等之歹毒啊,竟然对我的儿子下此毒手,我儿子和他仅仅只不过是有几句口角之争而已。”宋毅嚎啕大哭:“如今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早就不想活了,豁出这条性命也要讨回公道,请几位大人为我做主啊。”

  金木兰忽然道:“你儿子何时死的?”

  宋毅道:“被沈浪毒打之后,当天夜里死的。”

  其实宋充是昨天才被田横让人弄死的,但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牛逼的法医,能够准确判断死亡时间。

  金木兰道:“那你当时为何不来伯爵府讨回公道,一直拖到此时才来?”

  宋毅道:“因为我害怕啊,我儿宋充死后,我立刻就想要来伯爵府讨回公道。但没有想到有一个人找到了,他自称是伯爵大人的心腹,给了我一笔金币,并且威胁我不要多嘴,否则就杀我全家,至于儿子没了,还可以再生。”

  顿时,伯爵大人脸色铁青。

  难道这些年来他的保守谨慎,真的让人觉得玄武伯爵府已经不让人畏惧了吗?

  玄武伯爵看了田横一眼,淡淡道:“田横,你为何在此?”

  田横道:“启禀玄武伯,这宋毅是民军十人长,是我属下,我身为他的长官,有责任为他讨回公道。”

  其实,这个时候田横不应该来的。

  他和沈浪有旧怨,所以根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

  但他实在忍不住啊,他和沈浪仇深似海,真的想要亲自将这个小白脸畜生置于死地。

  柳无岩城主道:“宋毅,你口口声声说沈浪打死了你的儿子,可有证据?”

  宋毅道:“当日沈浪冲进我家,很多人都见到了,可以为我作证。”

  柳无岩城主道:“传人证。”

  片刻后,四个枫叶村民走了进来,全部都是青壮民军。

  “小人亲眼见到沈浪进入宋毅家中,可以作证。”

  四个人同时开口作证。

  “小人还听到沈浪进入宋毅家中之后,里面传来了打闹之声,小人可以作证。”

  柳无岩城主道:“沈姑爷,你有何话说?”

  沈浪甚至都没有站起来,无辜道:“我是进入过宋毅家中,但我没有打人,我是去送银子的。大傻是我的好朋友,我送银子给宋氏,让她以后每天让大傻吃饱。”

  宋毅厉声道:“你撒谎,明明是你一脚踢死我的儿子宋充,我娘子在边上亲眼见到,枫叶村民也在外面听到了打闹之声。”

  柳无岩城主道:“宋氏,你确定你看到了?”

  宋氏双目顿时充满了仇恨,咬牙切齿道:“我确定我看到了。”

  宋毅拼命磕头出血道:“几位大人,请为小民讨回一个公道。”

  田横道:“根据我越国律法,杀人者偿命,王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沈浪只是伯爵府的一名赘婿。请诸位大人和伯爵大人秉持公正,为我属下讨回一个公道。”

  柳无岩城主为难道:“玄武伯,根据律法,杀人者确实要偿命。不如……让沈浪姑爷跟着我们回去,把事情调查清楚?”

  此时,伯爵府外的黑衣帮众齐声高呼:“杀人偿命,杀人偿命。”

  然而,就在此时。

  宋氏忽然咬牙切齿道:“几位大人,我亲眼见到我丈夫宋毅疯狂毒打我的儿子,并且一脚将他踢飞。而儿子本来伤得不重,送去玄武城救治眼看就要好了,但田横大人前来探望之后,我儿竟然莫名其妙就死了。”

  然后,宋氏跪下磕头,声音如同杜鹃泣血。

  “定是田横杀死了我儿子,而且他还逼迫我诬告沈浪,否则就要杀我全家。请诸位大人为民女做主,杀人偿命,血债血偿。”

  宋氏这话一出,顿时如同雷霆霹雳,把所有人震傻了。

  ……

  注:诸位客官大老爷,赏几张推荐票呀,给您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