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绝对牛叉!好戏来了!

  在中国古代,隋朝之后废郡为州府,便没有太守官职。

  总督一职,更是到了明清两代才有。之前类似行高官官是宣抚使,节度使,州牧等。

  而在这个世界,城主,郡太守和行省总督三级官职并存,和中国古代官制有很大不同。

  只能说我大炎王朝自有国情在。

  不过沈浪也大概能够了解其中的原因。

  其一,这个世界武力水准远超中国古代,所以那些最出色的人才往往文武双全,所以这就造成了文武官职很难彻底分家。

  其二,各国都存在着大量的封地贵族,作为地方长官想要压制这些老牌贵族,手中没有兵权不行,所以军政和民政权力也很难彻底分割。

  ……

  傍晚时分,玄武伯爵府迎来了两个大人物。

  天南行省总督府使者,总督祝戎大人的幕僚言无忌。

  天南行省怒江郡太守,张翀!

  陪同人员有玄武城主柳无岩,前玄武城主张伯言,玄武城守军首领张晋。

  为了表示对两位大人物到访的欢迎,世子金木聪,伯爵府小姐金木兰,亲自率领二百骑兵出迎二十里。

  然后伯爵大人率夫人,沈浪等一众人,在伯爵府门口迎接。

  这也是沈浪作为伯爵府姑爷,第一次出现在这等重要场合。

  在此之前,沈浪对言无忌和张翀这两个人物都做详细功课。

  言无忌,男,五十三岁。

  越国殿试探花!

  牛不牛?屌不屌?

  越国也是有差不多近两千万人口的大国,他能考中全国第三名。

  这么牛的人本应该自己做大官,为何却成为祝戎总督的幕僚呢?

  因为他的家族犯事了,言无忌被牵连其中,被迫离开官场后他开办书院,教书十年,名满整个越国。

  之后,他被祝戎大人看中,三次登门,终于成为了总督府的幕僚。

  此人极得总督大人信赖,在外一言一行皆可代表祝戎大人的意志。

  甚至很多人说,宁可得罪总督之子,不可得罪言无忌。

  就比如说宁可得罪马ying九,不可得罪金pu聪。

  还有人说言无忌是祝戎大人的袖子,这是什么意思,沈浪这样纯洁的美男子是不懂的。

  ……

  至于这位太守张翀,也绝对是一个牛人,超级牛人。

  他父亲是武官,他自己则文武全才,上马能率兵打仗,下马能够治理一方百姓。

  之前二十年,他辗转各地,担任了五任城主。

  每一任上他都政绩显赫,但一直蹉跎,官运并不亨通。

  没有办法,寡妇睡觉,背后没人推啊。

  而三年前的一战,让他名声震动整个越国,从此被国君和祝氏家族看中,一飞冲天。

  当时他担任的是东江郡的望崖城主。

  在过去的百年岁月中,提起东江郡太守是谁?没人知道。

  但说起东江伯爵府,闻名遐迩,人人敬畏。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东江伯爵府才是东江郡的天,几百年的土皇帝了。

  比起玄武伯爵,东江伯爵可是跋扈厉害得多了,而且手段极端激烈,完全将郡太守压得喘不过气来。

  东江伯爵府所在的望崖城,更是被誉为官场的死亡地带。

  越国的新政在东江郡完全是寸步难行。

  这位张翀用了五年的时间,将东江伯爵府逼得走投无路,那位跋扈的东江伯爵率军攻打城主府。

  张翀以寡敌众,率军破之,大获全胜。

  至此东江伯爵府失去了一切兵权和封地,东江伯爵自杀身亡。

  最后国君开恩,没有大开杀戒,甚至没有剥夺海氏家族的爵位,但东江伯爵府彻底成为了一个空壳子。

  张翀一战成名之后,被调回国都,韬光养晦三年。

  去年,他被派到了怒江郡担任太守推行行政。

  怒江郡的土皇帝是谁?玄武伯爵府。

  所以,这位张翀大人剑指何方,再明显不过了。

  当年他还只是一个城主的时候,就灭掉了东江伯爵,如今担任太守,军政大权在握,难怪玄武伯爵如同芒刺在背,时刻谨小慎微。

  不过这位张翀大人到任之后,并没有如同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大烧三把火,也没有和玄武伯爵府针锋相对,反而显得尤为低调。

  ……

  见到这两位大人物后,形象倒是和沈浪想象中差不多。

  言无忌是一个中年美男,看似亲和,实则清高傲慢,而且衣服竟然熏香了,还画了一点眉毛,别以为沈浪没发现。

  果然,传言并非都是空穴来风啊,尽管他没有穴。

  张翀肤色很黑,面孔本来算是英俊的,但过于瘦削,刀劈斧砍一样,显得十分阴沉。

  而且,此人尤其沉默寡言,唯有一双目光,如同鹰隼一般锐利。

  言无忌身穿飘逸华服,而张翀则一身布袍,身上没有任何贵重饰品。

  单纯扮相上看去,真想象不出这位太守大人竟是文进士出身。

  见面之后,言无忌和玄武伯爵好一阵寒暄,又和伯爵夫人聊起了双方家族的传统友谊。

  没错,这位言无忌大人也出身贵族,只不过是那种没有封地的贵族。

  而张翀从头到尾就只是和伯爵大人说了一句:“翀,拜见玄武伯。”

  之后这位文武双全,大权在握的太守,就侧立一边,没有再说一句。

  “浪儿,过来拜见言先生和张太守。”伯爵大人招呼道。

  沈浪上前,稍作拱手行礼。

  这两人是阶级敌人,岳父大人需要面面俱到,而他沈浪此时还是小人物,态度什么的不重要的,稍作敷衍即可。

  难道对方会因为你态度好而对你好一些?不可能!

  沈浪作为赘婿,两个大人物是不会专门问候你的。

  言无忌矜持笑了笑,张翀点了点头,然后就将他沈浪忽略了。

  这才是正常态度。

  接下来,玄武伯爵将几位大人物请进了伯爵府,大摆宴席。

  这个时候的沈浪也只是埋头吃东西,顶多喝一些甜甜的米酒。

  一边吃,一边看木兰迷人的腰臀曲线。

  不知不觉吃得更多了。

  木兰对自己的流氓夫君没有办法,只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什么?

  沈浪出来吟诗作对?装逼打脸?

  完全不存在。

  人家两个大人物,一个探花,一个一甲进士,会专门过来考你一个赘婿的学问?

  想太多了。

  ……

  “玄武伯,二十年时间又到了。”言无忌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放下了筷子。

  因为,要说正题了。

  言无忌道:“总督大人这次派我前来,就是想要让我问一问,对于金山岛之争端,玄武伯作何打算?能否由总督府和平调解?”

  这才是两位大人到访的目的。

  金山岛之封地争端,这就关系到许多年前某代国君的阴谋了。

  其中历史不必细说,总之北边的晋海伯爵认为这金山岛是属于他的,而玄武伯爵府则认为金山岛是属于金氏家族的。

  两家为此几乎将脑浆都打出来了,争了一百多年时间,这个官司谁都打不清楚了。

  双方家族都能列举出一百条证据证明自己拥有金山岛不可侵犯的拥有权。

  最后由上一代国君下旨,金山岛二十年一个周期,双方进行文武比试,谁赢了这二十年的封地权就归谁。

  如果说是一般的岛屿,那也就算了。

  关键是金山岛上有品位极高的铁矿,还伴随着其他矿产,谁得到了这个岛的开发权,每年的经济收入起码提高三成。

  二十年前,玄武伯爵府输了,损失了一大财源,真是有些伤筋动骨。

  如今伯爵府的财政危机,除了因为有许文昭这样的大蛀虫之外,失去了金山岛也是更直接的原因。

  可以说,失去了金山岛后,玄武伯爵府的脊梁骨被人家打断半截。

  玄武伯爵道:“那总督大人的意下如何?”

  言无忌道:“总督大人说了,大家以和为贵,将金山岛一分为二,北边归晋海伯爵府,南边归玄武伯爵府。”

  这话一出,玄武伯爵顿时怒了。

  当我老实人好欺负吗?

  谁都知道,整个金山岛的主要矿产都在北半边,南半边只有大片的盐碱地和沙滩,大片的树林。

  不过尽管心中愤怒,但伯爵大人不会当面拒绝的,只是端起酒杯道:“喝酒,喝酒。”

  言无忌当然知道是这个结果,便不再开口。

  他代表总督大人表示一下态度,代表我已经来调解过了便可。

  剩下你玄武伯爵府和晋海伯爵府两家想要打出屎来我都没意见,而且打得越狠越好。

  接下来,宴会就进入了垃圾时间。

  大家又不是很熟,还是阶级敌人,就不必尬聊了。

  玄武伯爵也不是那种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之人。伯爵夫人虽然聪明,但却嫉恶如仇,不喜隐藏。

  至于金木聪世子?

  呀?!抱歉,没发现你也在啊。

  沈浪虽然是赘婿,地位低下,但好歹长得帅啊,别人总忍不住要多看几眼,看完后还要回味一下,默默在心中进行美男子排名,是第一还是第二呢?

  真是帅无第一,美无第二。

  至于金木聪这肥宅,完全是背景板了。

  在场所有人都不说话,整个宴会显得尤为的安静。

  就在这个气氛特别尴尬的时候。

  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之声。

  隐隐还能听见无数人在高呼。

  “交出沈浪,杀人偿命!”

  “交出沈浪,杀人偿命!”

  沈浪不由得呼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精神了。

  哎呀!

  好戏终于来了,我tm都要等睡着了。

  ……

  注:讲真,这章蛮难写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