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恐怖如斯!真是惨烈之极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氏睁开眼睛醒过来。

  顿觉头痛欲裂。

  但是,全身能够恢复动弹了。

  刚才的一切是在做梦啊?

  对,肯定是在做梦。

  但是一摸裤裆,湿漉漉的。

  再一看胸口的位置,有一个火烧的伤疤。这是鬼火烧的,她记得清清楚楚,这鬼火连水都浇不灭。

  而且,那个女鬼指甲一划,鬼火就冒出来了。

  真的有鬼,真的有鬼。

  不是在做梦啊。

  她回忆刚才的一切,每一幕都是无比的逼真。

  现在他的家里阳光照射进来,一切都是正常的。而刚才他的家里阴森恐怖,到处都冒着绿油油的鬼火。

  对了,那个女鬼手心冒出一道金光扔在床底下,说给她三十金币。

  宋氏无比敏捷地爬起来,拿起一个小铲子,直接钻进床底下挖。

  然后……

  她惊呆了!

  真的有金币,整整几十个。

  这还不是最惊人的。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金币竟然被冰封着。准确说,是装在一个冰盒子里面。

  这冰盒上面还印着字:想死还是想活?

  真的有鬼啊,否则大夏天的哪来的冰盒子啊。

  只有地狱才是冰凉凉的啊,这金币绝对是女鬼给的。

  宋氏对着这个冰盒子拼命地磕头。

  “女鬼姐姐,我想活,我想活。你放心,妹妹知道怎么做。”

  “到时候官府让我指认沈浪的时候,我立刻反咬一口说是我丈夫宋毅踢伤了儿子,我一定咬定田横让我诬告沈浪。”

  就在宋氏不断磕头的时候,这个冰盒子竟然渐渐融化了,里面白花花的金币更耀眼了。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宋氏觉得这肯定是女鬼给她的回应。

  废话,这么热的天,这冰盒子这么薄,被挖出来后,肯定很快融化啊。

  然后宋氏抓起这些金币,一遍又一遍地数着。

  正好三十个。

  接下来还有三百金币呢。

  ……

  枫叶村后山某个偏僻山沟内。

  沈浪有些依依不舍地把蓝色的裙子脱下来,换上男人的衣服。

  穿女装,果然是一次很奇特的体验啊。

  尤其是当他穿上女装比女人还要美丽的时候。

  我若是去了泰国,就没有那些人妖皇后什么事了。

  呸呸呸!

  沈浪赶紧将这些荒诞不羁的念头抛开。

  接下来,他更加依依不舍地把这套蓝色的裙子以及其他东西全部烧掉了。

  刚才的那一出戏,绝对完美啊。

  不管是白磷做的鬼火,还是硝石制作出的冰盒,又或者是刺入宋氏胸口的银针。

  这一切,就算有些破绽,但服下了致/幻/剂的宋氏,也感觉是百分之百的真实。

  将一切都毁尸灭迹之后,沈浪赶回伯爵府。

  走在路上,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娘子该不会发现少了一套裙子吧?

  应该不会吧,她衣服那么多。

  不过,万一她发现了呢?

  发现了又怎么样?难道她知道是我偷的?

  那万一她觉得是我偷的呢?

  绝对不能说是偷来穿,那样她会觉得我是变态,男儿身女人心,到时候和我做姐妹那就尴尬了。

  那我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娘子我对你情不自禁,所以偷来你的裙子做了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将你裙子弄脏之后,又烧掉毁尸灭迹了。

  这样一来,我沈浪的形象不就毁了吗?

  ……

  玄武城内。

  大傻同父异母的弟弟,宋充死了。

  他进宫当大佬的梦想,戛然而止,甚至他那对坏死的蛋蛋都还没有来得及阉割掉。

  大傻的父亲宋毅浑身颤抖着,看着自己小儿子的尸体,嘶声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田横语气平淡道:“你觉得是踢伤一个无辜少年的罪名更大,还是踢死罪名更大?”

  宋毅当然懂。

  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小儿子送进宫当太监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啊,踢伤无辜少年的罪名也够把沈浪抓进监狱了啊。

  然而,没有想到田横等人如此心狠手辣,直接将他小儿子弄死了。

  不过,他内心深处真的没有想到吗?这是一个非常魔鬼的问题,不能深究。

  田横淡淡道:“杀人偿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当然他后面半句是屁话,但至少说出口的时候是真理。

  田横问道:“总督大人的使者到了吗?”

  “马上到了。”田七道:“玄武伯爵府世子和金木兰,亲自率领骑兵迎接二十里。”

  田横又问道:“太守大人亲自陪同吗?”

  田七道:“是的。”

  田横叹息道:“万事俱备,东风也至,沈浪死定了!”

  田七道:“这本就是一条狗一样的人物,就算攀上了伯爵府,也是一条狗。”

  “是啊,碾死这条野狗只是顺便,扳倒伯爵府才是主要目的。”田横道:“沈浪一旦被抓入狱,就立刻将他家人戴上脚镣,刺穿琵琶骨,送去矿山,直接劳役至死。”

  田七道:“是。”

  接着,田横道:“宋毅,去把你妻子接过来吧,穿上孝服,扮相凄惨一点,带去伯爵府指认杀人犯沈浪,她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其他证人,也要准备妥当。”

  宋毅目光含泪道:“是。”

  田横道:“不就一个儿子吗?还可以再生的,弄死沈浪后,你来做寒水镇亭长。”

  宋毅身体猛地一阵激颤,悲声道:“是!多谢大人栽培。”

  ……

  宋毅骑马,用最快速度赶回家中。

  发现妻子处于某种奇怪的状态中,显得非常狼狈,而且身上还要臊味,两只眼睛通红,仿佛要发神经一样。

  不过,他并没有怀疑,只是觉得妻子伤心过度。

  而且竟然伤心到失禁了,可见她是多么疼爱孩子。

  宋毅悲痛道:“娘子,充儿重伤不治,他……他去了!”

  宋氏身体猛地一颤,抬头望向了丈夫。

  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她的眼泪还是涌流了出来。

  她是贪婪爱财,自私卑鄙,但那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啊。

  若是被阉了送进宫去,她还有一个念想。

  现在,人没了,她当然心痛如绞。

  “女鬼姐姐,你果然没有骗我,你果然没有骗我!”

  “田横,你好狠毒啊,竟然真的杀我儿子,宋毅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宋氏的面孔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双目充满了仇恨。

  “沈浪这个畜生杀了我们的儿子,我们要报仇。”宋毅嘶声道:“娘子,你要振作起来,只有弄死了沈浪为儿子报仇,他在天之灵才能瞑目。”

  宋氏心中冷笑:“若不是女鬼姐姐,我也被你这个禽兽蒙在鼓里。”

  宋毅道:“娘子你放心,城主府,太守府,甚至总督大人的使者都会为我们撑腰的。你是唯一的目击证人,你要指认沈浪踢死了我们儿子,要他偿命,你知道吗?”

  宋氏充血的眼睛盯着丈夫,声音沙哑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宋毅道:“走,我们穿上丧服,带着充儿的尸体去伯爵府讨回公道,一定要让沈浪偿命。”

  接着,宋毅想起了田横的话,一定要让妻子看起来惨一些,毕竟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

  不过很快他发现,不用装扮了,因为现在妻子的样子已经非常惨了。

  为了更加真实的效果,为了更加悲惨引起同情,他甚至连裤子都没有让妻子换掉,就这么一身臊味。

  然后,宋毅带着妻子,驾驶马车朝着玄武城冲去!

  ……

  来到田横面前。

  田横上上下下看了宋氏好一会儿,然后捂了捂鼻子。

  这宋毅办事老练狠辣,太逼真了,太惨了。

  这宋氏披头散发,眼窝深陷充血,目光呆滞,表情狰狞。

  而且,身上还有火烧的痕迹和伤口。

  竟然还失禁尿了一裤子。

  对自己妻子下得了这样的狠手,这样的人才绝对可以好好培养。

  田横道:“令郎死了,我也非常痛心,还请宋夫人节哀。不过你放心,作为你丈夫的长官,这件事情我一定管到底,一定为你们夫妻讨回这个公道!”

  然后,他猛地拔出大剑,将前面的桌子劈成两半,

  “杀人偿命,哪怕沈浪是玄武伯爵府的姑爷也不例外!”

  “走,我这就带着你们去伯爵府,讨回一个公道!”

  接着,田横望向宋氏道:“弟妹,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宋氏抬起双眸,那阴狠仇恨的目光让田横都哆嗦了一下。

  宋氏一字一句道:“我当然知道怎么做,杀人者偿命。”

  这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田横大喜。

  对,要的就是这个状态,就是这仇恨滔天的样子。

  “走,去玄武伯爵府,让沈浪偿命!”

  田横一声令下。

  几个黑衣帮的武士抬着宋充惨绿的尸体,带着宋毅夫妻朝着玄武伯爵府杀气腾腾而去。

  他们身后,整整几百人跟随,这些人都是玄武城的地痞混混,全部都是田横的徒子徒孙。

  一路上,还有许多看热闹的无赖们以及无知民众纷纷加入队伍。

  几百人,立刻膨胀到一两千人。

  田横心中更加得意,伯爵大人你不是爱民如子吗?

  现在我就带着几千人去找你讨回一个公道,看你交不交出沈浪。

  沈浪,我看你怎么死!

  一边走,黑衣帮众一边嘴里大喊着。

  “杀人偿命,交出沈浪。杀人偿命,交出凶手!”

  ……

  注:下新书榜了,空虚寂寞冷。有书单的兄弟们,把本书列入吧。另外求一下推荐票……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