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不择手段浪到极致!吓尿了

  大傻的父亲宋毅不是寻常老百姓,他是一个有名的猎户,还是枫叶村的民军首领,手下有几十名弟兄。

  至少在枫叶村,也是有头有脸的强人。

  当他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儿子的蛋被沈浪踢碎了,当然怒发冲冠。

  他第一时间想要去将沈浪一脚踢死。

  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沈浪在玄武伯爵府内,他要冲过去完全是找死。

  他的第二个念头就是报复沈浪的父母和弟弟。

  但是这个念头还没有起来,就立刻被村长否决了。

  沈浪在怎么也是玄武伯爵府的姑爷,他的父母就是伯爵大人的亲家,你想要对他们动手也完全是找死啊。

  所以这一刻的宋毅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天地不公啊!

  当然,对于他自己将大傻遗弃一事,他觉得完全不是什么罪过。

  乡下人都这么干,得了重病没钱治,都扔到山里面等死。

  再说这个大儿子脑子有问题,没有出息的。

  但小儿子就不一样,从小就精明狠辣,完全可以继承他的衣钵,是他的命根子啊。

  而现在这个命根子竟然被沈浪一脚踢碎了……两颗蛋。

  这完全是毁了他的希望。

  沈浪,哪怕是你伯爵府的赘婿,我也一定要报这个仇!

  宋毅立刻带着儿子去了玄武城救治,不管花费再大的代价,也要将儿子的命根子保住。

  但是……

  医馆的大夫明确表示,他儿子的命根子应该保不住了,而且需要立刻切掉,否则会有危险。

  大傻这个弟弟某方面还没有觉醒,知道自己要被割掉蛋后,并没有太过于悲伤,反而咬牙切齿道:“爹,我要进宫,我要成为大太监,然后弄死沈浪那个二傻子,我还要杀光他全家。”

  宋毅含泪答应了。

  这也是一条路子啊。

  然后,他就去找了田横。

  田横是玄武城民军千户,算是宋毅老大的老大。

  他们两人拥有共同的仇人沈浪,所以一拍即合。

  田横道:“你妻子确实当面看到沈浪一脚踢飞了你的儿子宋充?”

  宋毅道:“是。”

  田横道:“你确定有几个村民见到沈浪冲进你的家里,然后传来怒喝打闹之声?”

  宋毅道:“是,他们可以出来作证。但沈浪这个畜生是伯爵府的姑爷,小人只怕告不倒他。”

  田横冷笑。

  告不倒?

  如果寻常时候确实如此,但今天晚上会有两个大人物光临玄武伯爵府。

  到时候,就由不得玄武伯爵做主了。也不是仅仅告倒沈浪这么简单,而是要将整个伯爵府都拖下水。

  田横淡淡道:“杀人偿命,王子犯法尚且与民同罪,况且区区一个伯爵府赘婿?你把证人找好了,一定会有人为你做主,伯爵大人若敢袒护沈浪这个杀人凶手,只怕会激起民变。”

  宋毅一愕,沈浪没有杀人啊,只是踢伤了他的儿子,废了他的子孙根啊。

  田横笑而不语。

  仅仅只是踢伤?这个罪名哪里够啊?

  一定要出人命才够。

  毕竟只有杀人,才能让沈浪偿命啊!

  ……

  大傻的后妈,宋毅的妻子本来一直在玄武城医馆内照顾儿子的,但昨夜不知道为何被送了回来。

  有人仿佛要故意将她支开。

  此时,宋氏正躺在床上茶饭不思。

  儿子若被割掉了卵蛋,家里就绝了后。

  这该如何是好啊?

  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儿子进宫当了太监之后,说不定能够飞黄腾达呢?

  说不定以后还能让她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至于传宗接代,她还年轻,大不了和丈夫再生一个好了。

  想通了一些后,宋氏端起了床边的蜂蜜水,喝下去了一半。

  不知道为何,这蜂蜜水有些怪怪的。

  但宋氏依旧一口气喝完了。

  然后……

  新世界大门打开了。

  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虚,寂寞,兴奋。

  她的整个脑子仿佛裂开了两半。

  她变得前所未有的敏锐。

  外面蚂蚁的爬动声,蜻蜓的震翅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而且,周围的整个世界都变了,成为了一道道光影。

  整个人,就仿佛成仙了一般。

  真不愧是世界第一致/幻/剂,效果太强烈了,哪怕沈浪提炼出来的非常不纯,但威力也实在是惊人。

  幸好沈浪只在她的蜂蜜水中放了一点点,否则宋氏只怕小命都难保。

  她只觉得自己飘啊飘啊,然后晕了过去。

  因为,沈浪在他的蜂蜜水中还加了其他东西。

  ……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氏清醒了过来,但那种光怪陆离的感觉依旧在。

  然而,周围的一切,忽然变得无比的恐怖。

  依旧是她的家,但到处都飘着鬼火。

  还有厉鬼吟唱的声音,吓得他毛骨悚然。

  一切都如同在鬼域一般。

  下一秒钟,一个美丽的女鬼飘了出来,穿着蓝色的裙子。

  宋氏的头发都要竖起来。

  真的是女鬼,因为不用走路,直接飘过来了。

  “你,你是谁?”宋氏颤抖道,但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这真的是见鬼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女鬼道:“狠毒的女人,你竟然害我的大傻,你去死吧!”

  宋氏明白了这是谁。

  竟然是……大傻的生母,那个已经死了二十年的女人。

  她怂恿丈夫将大傻扔到山沟去等死,没有想到大傻生母从地狱来复仇了。

  沈浪真的为自己心疼三秒钟,不但要扮女装,还要扮女鬼。

  “你去死吧……”女鬼手心凭空出现了一朵鬼火,猛地朝宋氏飞来。

  那鬼火落在她的身体上,直接将她白嫩的躯体烧焦了一大片,无比强烈的剧痛,但是她完全发不出任何惨叫。

  拿起床边的一碗水泼在身上的鬼火。

  但可怕的是,鬼火竟然没有熄灭,反而依旧在燃烧。

  太……太可怕了。

  果然是鬼火,竟然连水都浇不灭。

  真的是鬼啊!

  “姐姐别杀我,别杀我……”宋氏大哭拼命求情,但是喉咙沙哑完全发不出声音。

  “将你儿子丢弃的人是宋毅,不是我啊!”宋氏毫不犹豫出卖了自己的丈夫。

  女鬼上前,冰冷的手在鬼火上轻轻一拍。

  鬼火立刻熄灭了。

  然后,女鬼苍白修长的手指在宋氏胸口上一点,不过有些没忍住,还揉了一下。

  顿时,宋氏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

  能够看得见,听得见,感受到一切。

  就是四肢无法动弹,仿佛整个身体不是自己一样。

  这种感觉好熟悉啊,就是鬼压床啊。

  “天可怜见,我的儿子没有死,被上天福星所救。”女鬼道:“但……你的儿子宋充却死了。”

  宋氏一惊,拼命摇头道:“我的儿子没有死,只是马上要被阉割了而已,我回家整理一些东西,马上又要进城照顾他!”

  “不,他已经死了,就在此时死的,而且死得极其凄惨!”女鬼道:”你猜会是谁杀了你儿子呢?“

  紧接着,他的声音变了,从女人的声音变成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娘,我死得好惨啊,我真的死得好惨啊!”

  这个声音其实和她儿子宋充不太像,但宋氏已经本能代入了,觉得这就是儿子的声音。

  “不,不,我的儿子没有死。”宋氏拼命道,但是依旧发不出声音。

  女鬼道:“你的儿子死没死,你很快就知道了,宋毅回来会告诉你。而且会说是被沈浪疯狂毒打,并且踢中下体不治而死,然后官府会带着你去伯爵府指认沈浪杀人,但真正杀你儿子的人是田横和你丈夫。”

  “不,不……”宋氏哭泣道:“我的儿子没有死,而且我巴不得沈浪去死,我一定会指认他的。”

  “大胆……”女鬼厉声道:“你想死吗?”

  然后,女鬼长长的指甲,猛地划过墙壁。

  一道鬼火,直接从她指甲上冒出。

  鬼火就在她的指甲上燃烧着,靠近宋氏的眼睛。

  “你想死吗?”女鬼厉声道:“沈浪是死而复生的天上福星,是我儿子大傻的保护神,你竟然想要害他?自寻死路!”

  女鬼尖吼,背后猛地冒出一团惊天鬼火,然后瞬间消失。

  宋氏直接吓尿了,魂飞魄散,拼命摇头。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姐姐你放过我吧!”宋氏说不出话,但依旧拼命地说。

  女鬼道:“我儿子正是受到他的庇护才能活,你想要害沈浪,就是要害我儿子!那样的话我就拖你下十八层地狱,将你大卸八块,活生生油炸了。”

  刚刚尿完的宋氏,又尿了。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女鬼道:“今天晚上,田横会带着你去玄武伯爵府。当着几个大官的面,他会让你去指认沈浪杀你儿子,到时你知道你该怎么说吗?”

  宋氏拼命点头,紧接着又拼命摇头,因为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才符合这位女鬼姐姐的心意。

  女鬼道:“一开始,田横不管说什么你都答应。但到了伯爵府,当着所有大人物的面,你立刻反口说你儿子是被你丈夫宋毅踢伤的,因为他偷看你沐浴。”

  “啊……”宋氏惊愕。

  女鬼继续道:“然后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认田横,说是她逼迫你诬告沈浪,说他杀了你的儿子,让最大的那个官为你做主。”

  宋氏害怕了。

  田横是一个大凶人啊,她要敢指认田横,会被活活打死的。

  女鬼道:“你放心,指认田横之后,伯爵府会庇护你的,等到田横死了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而且我会奖励你三百金币,你拿着这笔钱改嫁,可以过上远超现在百倍的富裕生活。”

  “真的……”宋氏惊喜。

  女鬼手上忽然冒出了金色的火光,然后朝着宋氏的床底下一扔,道:“我已经在你床底下埋了三十个金币,等你指认了田横之后,你就会在床底下再挖出三百金币。”

  “是要生是死?”

  “是荣华富贵,还是下十八层地狱,你自己选择!”

  然后!

  一阵烟雾冒起。

  女鬼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