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羞耻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流战术

  次日,木兰很早就起床练武了。

  练了半个时辰后,沐浴更衣。

  “小冰,我有一套蓝色的布裙,你看到了吗?”木兰问道。

  木兰不仅仅只穿绫罗绸缎的,有时候也穿布裙,因为他是伯爵府的长女,每年春耕秋收,都要象征性地参加,这个时候就适合穿布裙了。

  “没有啊。”小冰道:“前些日子我洗好后,已经收起来了啊,不见了吗?”

  “对啊。”木兰道:“真是奇怪,明明放在柜子里面的却不见了。”

  紧接着,木兰绝美的脸蛋忽然一红,暗啐一口。

  小冰道:“小姐,要不然我在院子里面问问,到处找找?”

  “别找了。”木兰赶紧道:“可能是我随手放在军营里面了。”

  ……

  早上吃完早饭后!

  沈浪来到木兰的面前,温柔真挚道:“娘子,你连续在外面奔波两天两夜,肯定累坏了吧。”

  “嗯。”木兰应道。

  然后她稍稍有些犹豫,有些话要不要讲。

  比如说,夫君我的裙子内衣之类的,你能不能不要弄脏啊。

  就算弄脏也不要紧,记得要洗干净放回原处,我还要穿的。

  还有,夫君身体为重之类的话。

  不过,她发现自己一句都讲不出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她夫君那样拥有刀枪不破的脸皮。

  于是,她选择继续看书。

  当然,这件事情她是冤枉沈浪了。

  他拿走木兰的裙子,才不是为了做某种不可告人的事情。

  而是为了做某些更加不可告人的事情啊。

  沈浪道:“娘子,你腰酸不酸,脖子疼不疼,为夫真是心疼坏了,要不然我给你推拿按摩,让娘子活活筋骨可好。”

  木兰道:“夫君还会这些?”

  “当然,为夫会的东西可多了。”沈浪道。

  木兰道:“那就有劳夫君了。”

  木兰坐直了娇躯,顿时脖子如同天鹅一般,腰臀的弧度如同大师勾勒出的曲线一般,性感而又迷人。

  这身材,简直让人如痴如醉啊。

  然而,沈浪呼吸只混乱了三秒钟。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有正事,有正事。

  沈浪等到自己心情平稳后,右手放在木兰道脖子上,微微一用力。

  “嗯……”

  木兰发出无比舒服的哼声。

  真的……好舒服啊。

  就那一瞬间,她的娇躯真有种发颤的感觉。

  没办法,沈浪的手法确实是最专业的。

  尽管可能比不上隔壁的凌然,但大家都是医生,手法应该也差不了很多。

  沈浪的每一处穴位,都找得无比精准。

  力度也绝对完美。

  所以,木兰感受到了无比酸爽的感觉,仿佛筋脉被一根根扯开放松了一般。

  这真是绝佳的享受啊。

  “娘子,你好紧啊!”沈浪道。

  木兰闭着美眸道:“夫君,尽管我听不懂,但我知道你在耍流氓。”

  “没有,没有,我是说你的肌肤好紧啊。”沈浪道。

  木兰不由得夹紧双腿,流氓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她就懂了。

  “夫君,你再刷流氓的话,我又要找你锻炼身体了。”木兰淡淡威胁道。

  沈技师赶紧闭口不言,继续用心服务,免得乐极生悲。

  在他专注服务下,木兰感觉到舒爽一阵赛过一阵,让人要睡着过去一般,却又完全不舍得睡。

  “娘子啊,以后你不要这么操劳了好不好?为夫真是心疼得不行啊。”沈浪炽热道。

  他一边说,一边无比认真地按摩推拿,态度专注充满关切。

  木兰心生感动,但立刻恍悟过来,道:“夫君,你有事情要求我吧。”

  “没有,没有……”沈浪道:“为夫是这样的人吗?服务自己的娘子,心疼自己的娘子还需要理由吗?”

  木兰道:“真的没有事情求我?”

  沈浪道:“倒是……有一件小事,很小很小的事情。”

  木兰道:“夫君你说,能办我一定办,不能办我也没有办法。”

  接着,她道:“比如,夫君你若是想要让我去找父亲解除你的禁足令,我就没有办法了,昨天我刚刚回府,父亲就找我谈话,说万万不可让你出门,会有危险的。”

  “呃……”

  沈浪的手停下来了。

  “娘子,你好好看书啊,为夫还有一些事情要忙,这就告辞了!”

  然后,他按摩到一半,就直接走人了。

  木兰无语!

  她这个夫君未免也太现实了,人家不为你办事,你果断就变脸啊。

  真是讨厌,把人吊在半空中却跑了。

  ……

  沈浪又出现在岳母大人的身后。

  他按摩推拿的手法,更加娴熟了。

  岳母大人享受无比,舒服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不仅如此,她的脸上还贴着一张沈浪自制的面膜。

  “岳母大人,这面膜要天天做的,每次不要超过一刻钟。”

  “女人的皮肤,最重要就是补水,防晒。”

  “尽管您看起来已经很年轻了,但我有责任让您十年后,二十年后看起来还和今天一样。”

  “我总共就制作了十张面膜,六张给了您。”

  岳母问道:“那剩下四张给木兰了?”

  “不是,留给我自己用了。”沈浪道,男人越帅就越需要保养。

  呃!

  这一刻,哪怕以岳母大人的聪明才智,都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接。

  沈浪一边卖力地按摩,一边真诚无比地夸奖岳母大人的年轻美丽。

  “现在您看起来像是木兰的姐姐,十年后未必了。”

  岳母大人道:“哦,莫非我十年后就会老得快一些吗?”

  “不是,说不定您到时候看起来像是她的妹妹了。”沈浪道:“有一个词语叫作反生长,虽然是奇迹,但也未必不能发生的。”

  整整一刻钟后。

  沈浪按摩完毕,问道:“岳母大人,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整个筋骨都通透了,我几个孩子里面,就你最贴心。”岳母大人道:“木兰还好,但木聪我看一眼都觉得烦。”

  沈浪道:“我第一眼见到岳母大人,也觉得特别有缘分,就好像见到亲娘一样。”

  岳母道:“你娶了木兰,我可不就是你亲娘吗?”

  沈浪立刻道:“娘!”

  “乖孩子……”岳母大人道:“浪儿,你是有事情要找我吧。”

  沈浪道:“岳母大人真是目光如炬。”

  岳母大人道:“说。”

  沈浪道:“我想让岳父大人解除我的禁足令,有事情要出去。”

  岳母的表情严肃起来,道:“浪儿,真的非出去不可吗?你岳父是为了你的安全,才将你禁足的。”

  沈浪认真道:“是的,一定非出去不可。”

  岳母大人思考了一会儿道:“好的,我这就同你岳父讲。”

  一刻钟后。

  沈浪的禁足令解了。

  所以啊,这个世界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关键看你有没有找对人。

  如今整个伯爵府的生态链已经非常熟悉了。

  沈浪听木兰的,木兰听伯爵大人的,伯爵大人听夫人的,夫人听沈浪的。

  瞧,多么完美的闭环啊。

  什么?你问金木聪在哪个位置?

  抱歉,这么高级的生态链上,怎么可能会有一个肥宅的位置。

  有一句流传了很久的名言怎么说来着?

  吃饭睡觉打豆豆!

  那才是肥宅金木聪的位置。

  ……

  玄武城主府内。

  柳无岩的心腹飞快地冲进书房内。

  “主人,总督大人的使者已经出了怒江城,今天晚上就能赶到玄武伯爵府,太守大人亲自陪同。”

  柳无岩城主顿时大喜。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如今,这东风已经来了!

  “通知田横,马上着手准备,今晚就动手。”柳无岩道。

  “是!”心腹飞奔而出。

  柳无岩淡淡道:“沈浪,我从来都不是针对你,我的目标是玄武伯爵府。但是你冲得太前面了,这次自然就成为炮灰。”

  “玄武伯爵,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渡过这一关?”

  ……

  离开伯爵府之前,沈浪找到了金晦,问了几个问题。

  “宋毅去玄武城去找田横了?“

  金晦道:“是。”

  然后,沈浪就隐秘地离开了。

  离开伯爵府后,沈浪却没有回家。

  而是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

  “唉,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克服自己的羞耻之心啊。”

  “为了赢田横和柳无岩城主,必须要做出节操上的牺牲啊。”

  沈浪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

  不就是女人的衣服吗?司马懿穿得,我沈浪就穿不得?

  为了杀田横,这点小代价还是要付出的呀。

  有些禁忌,总是要破的,有些新世界的大门,总是要稍稍打开一下。

  沈浪换上了木兰的蓝色布衣裙子,变成了一个窈窕美丽的……女装大佬。

  然后朝着一个地方走去。

  ……

  注:谢谢DKR的万币打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