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木兰怦然心动!郎君呀~

  许文昭死了,死得很不安详。

  听说屎都被打出来了。

  “浪儿,这次你立下了巨大的功劳。”伯爵大人道:“不仅为家里追回了一万余金币,而且还挖出了许文昭这个巨大的蛀虫,你要什么奖励?”

  伯爵大人心情不太好,但对沈浪却和颜悦色。

  “我想要睡我媳妇。”沈浪心中道:“岳父大人你下一道命令,让木兰脱/光了在床上等我吧。要不然你派几个女高手将木兰扒光了,捆绑在床上,方便我办事。”

  当然啊,他只敢在心里说说。

  要真说出口,那可是会死人的。

  “这都是小婿应该做的,哪里敢要什么奖赏啊。”沈浪道。

  伯爵大人道:“为父把整个账房托付给你,从今以后你来掌管我们伯爵府的账目如何?”

  “别……”沈浪赶紧拒绝。

  我来伯爵府是吃软饭的,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管理账房这种案牍劳形的事情,您还是交给其他人吧。

  而且做这种算术工作的人经常加班熬夜,不但老得快,而且某个地方容易早衰不硬。

  像我这样的绝顶美男子,怎么可能从事又累又耗费心神的工作。

  “我觉得林老夫子忠心耿耿,为人正直,而且精通于算术,把账房交给他再合适不过了。”沈浪道:“小婿可以把全新做账之法传授于账房的伙计们,这样一来今后所有账目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但事半功倍,而且也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杜绝蛀虫中饱私囊。”

  伯爵大人无语。

  许文昭还说沈浪野心勃勃,瞧他这幅模样,可有半点事业心吗?

  这般痞赖的样子,真是让人生气。

  伯爵大人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明明很喜欢这个女婿,却总想揍他。

  当然了,对儿子金木聪他是又不喜欢又想揍,这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有功不能不赏,说说你想要什么?”伯爵大人道。

  沈浪想了好一会儿,真的找不到一件想要的东西。

  他……就想睡媳妇。

  可是,这事情岳父大人管不了,还要看他自己泡妞的本事。

  当然了,一时半会睡不到媳妇也没关系,先睡小冰也是可以的。

  沈浪决定,等忙完这一段后,就要将告别处男这个大事业提上日程了。

  不过,很快沈浪就想到自己要什么了。

  “岳父大人,您要实在想要奖励我的话,就解除我的禁足令吧。”沈浪道。

  岳父大人顿时充满戒备道:“你又想做什么?”

  沈浪道:“我没想做什么啊,就是想回家看看父母双亲,我这几日晚上都梦到了他们。不知道父亲咳嗽好了一些没有,不知道弟弟的腿上断骨恢复得怎么样了,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还在夜里缝衣衫,每当想起这些,小婿真是揪心。”

  听着沈浪充满感情的声音,伯爵大人非常感动。

  但是很快,他幽幽道:“沈浪,你四天前才回的家。”

  沈浪顿时尴尬道:“哦,是嘛?我差点忘记了,这些天发生了太多事,感觉仿佛过去很久一样。”

  伯爵大人道:“在我伯爵府,让你度日如年了吗?”

  “没有,没有……”沈浪道:“岳父大人宽宏大量,岳母大人慈祥有爱,世子也……,总之我在这里仿佛在蜜罐一样,幸福得不得了。”

  伯爵大人道:“既然那么幸福,就乖乖呆在府里,不要出去闯祸了。”

  啊?!

  我刚才马屁是不是拍过头了?

  伯爵道:“许文昭的儿子,田横,甚至城主府对你都恨之入骨,你离开伯爵府很危险,为父不能任由你胡来。”

  沈浪道:“可是,岳父大人答应奖励我的。”

  伯爵大人道:“你立下了大功,我奖赏你父亲三百亩良田,就这么定了。至于解除禁足令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说罢,伯爵大人扬长而去。

  留着沈浪在后面喃喃自语道。

  “我,我不想要三百亩田啊,我……我就想要自由。”

  ……

  金木兰回来了!

  她在外面奔波了整整两天两夜,带领着骑兵巡视了整个领地,驱逐了几十个非法闯入者。

  在沐浴的时候,小冰迫不及待,叽叽喳喳将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木兰。

  “姑爷真是太厉害了,许文昭这样的大人物,他一夜之间就扳倒了。”

  “现在下人们可害怕姑爷了,许文昭仅仅只是在课堂上呵斥了姑爷几句,就被姑爷弄死了。”

  “而且姑爷为伯爵府立下了好大的功劳,追回了一万多金币呢。”

  木兰听得脸蛋通红,眼睛微微发光。

  她本以为嫁给了一个智力低下的二傻子,但为了家族,她也认命了。

  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想自己的丈夫是个傻子啊。

  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夫君不但不是一个二傻子,还如此之聪明厉害。

  最最关键的是,还这么有趣。

  最最最关键的是,还长得那么帅,越看越帅。

  顿时,木兰的芳心不由得掀起一道微小的涟漪,全身肌肤有点麻麻痒痒的。

  小冰道:“现在府里的下人们都在传,姑爷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老爷应该怎么重赏他呢。”

  听到这里,木兰忽然皱眉道:“小冰,以后不许人在府里谈论姑爷弄死许文昭之类的话。也不许说姑爷立下了多大功劳的事情。”

  小冰一愕道:“为什么啊?”

  木兰道:“许文昭之所以死,是因为他该死,不是姑爷害死的,这样会显得姑爷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会让府里的人觉得他可惧不可亲。”

  “哦。”小冰道:“那为什么姑爷的功劳也不许说呢?”

  “姑爷和我是一家人,伯爵府就是他家,只有臣子才立功,哪有主人自己立功的?”木兰道:“若是口口声声说姑爷立下了多大的功劳,会显得见外,他自己也不会高兴的。”

  “啊……”小冰道:“小姐你想得真多,不过好有道理的样子。”

  接着小冰想起了一件事,兴致勃勃道:“对了,姑爷昨天还考我一个问题。”

  木兰道:“什么问题啊?”

  小冰道:“他问为什么白虎最珍贵?”

  木兰一愕道:“你怎么回答的?”

  小冰道:“我说因为老虎都是黄色的,白色的非常稀有。”

  木兰道:“这没错啊。”

  小冰道:“姑爷却说白虎之所以稀有,是因为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姑爷他就是胡说八道,白虎和光阴有什么关系,小姐你说……”

  忽然,小冰停住不说了,因为她望向水中金木兰腿间,顿时脸蛋通红。

  她终于明白,白虎和光阴有什么关系了?

  而木兰更是面红耳赤,浑身酡红,本能地用手捂住腹下。

  此时的她,真是美得惊心动魄,艳绝人寰。

  这个混蛋,竟然敢调戏我?

  还有,这个秘密他是怎么知道的?

  莫非偷看我洗澡?不可能!

  当然,这个夫君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是没有什么节操的。

  关键是我金木兰武功那么高,他要是偷看我一定会发现。

  说不定是这个臭流氓打探我的隐私来着。

  “姑爷在哪里?”木兰问道。

  小冰道:“老爷找他有事,应该……快回来了吧。”

  木兰直接站起身子,那傲人的娇躯让人完全睁不开眼睛,这魔鬼的曲线连小冰看了都肝颤。

  “给我更衣。”木兰道。

  小冰怯怯道:“小姐,你,你要干什么啊?”

  “惩恶扬善!”木兰义正言辞道:“小冰你给我记住,男人一定要管。三天不管,上房揭瓦。”

  小冰道:“你,你要打姑爷吗?”

  木兰道:“哼,我们金氏的女人,从来不打丈夫。”

  ……

  知道媳妇回来了,沈浪赶紧跑回院子。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个媳妇虽然只拜过堂,还没睡过觉,但沈浪已经对她刻骨铭心了。

  这几天晚上都梦到了,脑海里面不时浮现她的……腰下某处圆翘部位。

  前天半夜,沈浪还起来换亵裤来着。

  当然,为了消灭罪证,他直接把那条裤子烧了。

  不过,就在沈浪刚刚进入院子的时候,脚步本能地停了下来。

  不对?

  有杀气!

  紧接着,木兰那张艳绝人寰的面孔出现在沈浪面前。

  “郎君回来啦!妾身刚好有事要找你呢。”

  这个小娘皮的声音竟然如此娇滴滴,破天荒啊。

  很反常!

  这里面肯定有阴……mao!

  哦,是阴谋!

  ……

  注:谢谢日后我再说的万币打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