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许文昭惨死!男女作风问题

  而沈浪在一边幽幽说道:“岳父大人,这许文昭必杀!”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都有些惊了。

  正抱着沈浪大腿的许文昭猛地一僵。

  伯爵大人真的很少杀人的,尤其像许文昭这样的老人。

  就算他贪污了这么多金币,顶多也就是抄家,然后打发他去乡野间了此残生。

  而沈浪竟然直接出言杀人。

  林老夫子道:“姑爷,这许文昭并非我伯爵府奴仆,只是雇佣关系,我们伯爵府没有权力杀他的,顶多是将他移交到城主府。”

  这也是越国新政之一。

  任何贵族都无权干涉民政,除了对签了卖身契的奴仆有处置劝,对属官是没有资格审判的,更没有资格杀。

  沈浪道:“这许文昭不仅仅贪污海量金币,而且还勾结外敌。若是将他交到城主府,只怕几天后就逍遥法外,去一个玄武伯爵府鞭长莫及的地方。”

  许文昭听到这话,顿时肝颤。

  好啊,小白脸孽畜,我像一条狗一样求你,你竟然还咬着我不放?

  他不由得嘶声道:“沈浪,你不要血口喷人。”

  沈浪道:“你总共贪污了近三万金币,但是你的藏金库中只有一万一,你购买了那么多田产豪宅,你家人过的日子奢靡之极,但这些加起来也就是五千金币了不起了。再加上你收买账房的那些手下,顶多两千金币。那剩下一万多金币,哪里去了?”

  这话一出,伯爵大人目光一缩。

  沈浪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金币你都给了城主府,太守府了吧,你的二儿子不在玄武城去了哪里?只怕是去了国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下一科的武举人,他会名列其中吧。”

  “许文昭你不仅仅是贪墨了伯爵府的钱,而且还吃里爬外,和敌人勾结在一起,打算里应外合对付我玄武伯爵府。”沈浪淡淡道:“所以,你不仅仅是贪墨,而且是彻底的背叛。”

  许文昭厉声道:“你无凭无据,休想陷害于我。”

  沈浪猛地将藏金库的秘密账本摔在许文昭的脸上,厉声道:“你睁大眼睛看看,你行贿的每一笔金币,你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伯爵大人拿过账本。

  果然,上面每一笔行贿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不过,没有指名道姓,而是用一号,二号,三号来代替。

  但是用脚指头都能猜到,这里面的一号,二号,三号是哪些势力了。

  伯爵大人闭上眼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缓缓问道:“许文昭,为什么?这些年我有那些地方对不住你的吗?”

  面对铁证如山,许文昭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狡辩的余地了。

  他反而多了几分骨气了,直接挺起身子,冷冷道:“伯爵大人忘性还真大啊,三年前我想要将二儿子举荐到伯爵府私军中做一个百户,您都拒绝了,难道忘了吗?”

  竟然是因为这个?你就要出卖我?

  伯爵大人道:“我给过他机会啊,但是他武试也不过,文试也不过,我如何让他担任这个百户?伯爵府私军是我金氏家族百年基业的根本,我怎么可以摒弃公平公正?我的亲侄子想要进入私军,都被我拒绝了。”

  许文昭冷笑道:“我效忠了您二十几年,您连我儿子的前途都不舍得给,这不是无情无义又是什么?再说新政如火如荼,玄武伯爵府如同即将沉没的大船,我凭什么要跟着一起死,我难道不会另寻出路吗?”

  伯爵大人道:“你的另寻出路,就是出卖我金氏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许文昭道。

  “我杀了你……”伯爵大人猛地拔出了巨剑。

  “伯爵大人,您不能杀我!”许文昭笑道:“我送出去那么多金币,不仅仅是为了我儿子的前途,也是为了今天。我只是你雇佣的而已,并不是金氏家族的奴仆,不管我犯了什么罪,你都没有权力处置,更没有权力杀我。否则就是干涉地方民政,就是触犯国法,况且我身上还有越国的功名。”

  林老夫子赶紧抱住伯爵大人。

  “主公,不能杀啊。”林老夫子道:“您若在这里杀了许文昭,那就落下巨大把柄了,别忘记东海伯爵是怎么死在张翀手里的啊。”

  沈浪道:“岳父大人,这贼子该杀,但现在不能杀,不能在这里杀。”

  刚才他亲自杀了许田,但人不知鬼不觉,尸体都烧成灰抛进大海了。

  而现在许文昭就在伯爵府,无数双眼睛盯着,若是伯爵大人杀了他,就是触犯新政,只怕国君斥责的旨意几天后就下来了。

  见到这一幕,许文昭底气又忽然足了起来,道:“伯爵大人,您这个人最讲究规矩,所以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我移交到城主府,或者太守府,然后把我贪腐的证据递交上去,让太守府来审判我。”

  一旦交给太守府,那会发生什么事情用脚指头能想出来。

  找一个面容相似的罪犯杀了,许文昭继续逍遥法外。

  许文昭大声道:“在玄武伯爵府内,没有人可以杀我,否则就是触犯国法。”

  沈浪露出迷之微笑,道:“不,我们能杀你,而且完全不会触犯国法。”

  “做梦。”许文昭大笑道:“现在太守府乃至总督府,都盯着你们,就等着你们犯错。我若死在伯爵府内,两天之内总督府就会派人下来彻查。”

  沈浪道:“许文昭,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我说的是真的呀,我们真的能够杀你啊。”

  “做你的白日大梦。”许文昭冷笑的道。

  沈浪道:“老族长,接下来该您清理门户了。”

  然后,几个身影走了进来。

  许文昭见之,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尿几乎都要出来了。

  因为进来的是许氏家族的族长,还有三个族老,还带着几个家族的壮丁。

  沈浪蹲下来道:“许文昭,伯爵府是不能杀你。但是……许氏家族的家规,却能够将你活活打死!”

  许氏家族的老族长朝着伯爵大人拜下道:“我许氏家族仰仗伯爵府这么多年,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吃里爬外的狼心狗肺,都怪我们管教不严,向伯爵大人赔罪了。”

  说罢,老族长直接跪下。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伯爵大人赶紧将许氏的老族长扶起。

  老族长寒声道:“来人,将许文昭这个孽畜带回到许氏祠堂,活活打死!”

  许文昭拼命地挣扎,嘶声道:“凭什么?我就算在伯爵府贪污,也没有触犯家规啊,家族祠堂也没有权力杀我。”

  沈浪走过来道:“许文昭,杀你的罪名不是贪污,而是勾引婶娘,通/奸之罪啊!”

  这话一出,许文昭彻底呆了。

  这件事情很隐秘的啊,沈浪为何会知道啊?

  这个女人虽然是许文昭婶娘,但其实才三十几岁而已,风韵犹存。

  “许文昭,你这人不但经济有问题,生活作风也有问题啊,真是辜负了家族和人民对你的培养和期待。”沈浪道:“不过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啊,像你们搞数学的在这个年纪早就硬不起来了吧,竟然还能勾搭到年轻漂亮女人。”

  有什么勾搭不到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有钱也能让女人腰下玉盘磨豆浆。

  有钱能够让女人下面开口,当然也能让她上面开口,将许文昭给卖了。

  关键是看谁出的钱多。

  当然只是小部分女人这样啊,相当部分女人还是冰清玉洁,矜持高贵的啊。

  许文昭痛心疾首,厉声道:“那个贱人竟敢出卖我,她就不怕自己被游街示众,活活打死吗?”

  沈浪道:“给一笔钱,让她和那个废丈夫和离,并且远走高飞了,她当然愿意开口了。”

  “将这个孽畜拖走。”许氏老族长道。

  许文昭拼命大叫:“伯爵大人饶命啊,饶命啊,我愿意攀咬,我愿意交代,我向城主府行贿了,我向太守府行贿了,我还向总督大人的身边人行贿了!”

  伯爵大人神情一动。

  沈浪摇头道:“没用的,城主不会亲自收他钱,张晋也让徐家代收金币,然后在徐家洗干净,再用嫁妆的名义送到张家。再说我们拿到许文昭的行贿口供,向谁告状?太守吗?总督吗?”

  到那个时候,就会出现这一幕。

  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你把这口供交给国君?

  国君立马就会想到,你玄武伯什么意思?那么迫切扳倒你封地上的主官,这是对抗行政,这是对寡人不满吗?

  在眼下这个环境,经济问题是扳不到一个太守,哪怕一个城主的。

  就眼前许文昭这个伯爵府的管事,明明是贪污罪名,却要用男女作风罪名弄死他。

  真是莫大之讽刺。

  伯爵大人叹息一声,放弃了这个打算。

  许文昭整个身体被拖拽了出去,几乎屎尿齐出。

  “伯爵大人,我有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啊。”

  “沈浪姑爷,沈浪爷爷,我有钱,我还有钱啊……”

  “沈浪爷,有人要害你,田横要害你啊!”

  几个时辰后!

  许氏家族祠堂。

  许文昭被扒得干干净净,干瘦下垂的身体在风中飘零。

  然后……

  当着几百人的面,他被活活打死!

  ……

  注:谢谢书城读者腾的万币打赏,谢谢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