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沈浪杀人!贤婿乃伯府恩人

  半个时辰后!

  沈浪,金晦,金忠三人,率领着伯爵府的一百骑兵,押着许文昭朝着某个地方飞驰而去。

  然后,只见到许文昭脸色越来越白,浑身越来越颤抖。

  最终,一队骑兵在一个偏僻山谷中停了下来。

  这里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石头岗哨,而且已经半荒废了。

  “下来吧,许文昭先生。”沈浪淡淡道。

  此时,许文昭已经完全走不动了,双腿如同煮烂的面条一样是瘫软的。

  这个画面有些眼熟啊,异世般《人民的名义》?

  两个伯爵府武士直接将他提了下来。

  “这个地方你应该非常眼熟吧,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地方完全不值一提,但对你来说确实最最重要的。”沈浪道:“我没说错吧,许文昭先生。”

  许文昭几乎无法呼吸,却依旧嘴硬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死到临头还嘴硬。

  一百骑兵立刻在周围布防,金忠,金晦,带着十几名武士一同进入这个荒废的岗哨之内。

  “砰!”

  猛地踢开门,一个黑影飞快窜了出来,想要逃跑。

  金晦是个高手,怎么可能让他跑掉,轻而易举抓住他的脖子,猛地提起来。

  “嗖!”

  那个黑影的袖子里面猛地射出一支毒箭。

  金晦飞快用手臂一挡,上面有一块小盾,直接将这支毒箭撞飞出去。

  然后,他闪电一般出手,轻而易举将这个黑影的手脚全部折断。

  “咔嚓,咔嚓……”

  “啊……”这个黑衣人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嚎。

  “不……”许文昭也发出一阵凄呼。

  金晦上前,猛地扯下这个黑衣人的面罩,露出了一张恐惧而又充满恨意的面孔。

  很眼熟啊,正是许文昭的儿子许田,他专门在这里看守秘密金库。

  “这个岗哨已经荒废了,你在这里做什么?”金忠问道。

  “你管我?”许田寒声道:“我在这里玩,不行吗?”

  沈浪道:“别和他废话,这里地下有暗门,挖出来。”

  十几名武士上前动手,他们不知道暗门在哪里,也不知道机关在哪里。

  但是,直接掘地三尺便是了。

  半个多小时后,这个荒废哨所里的地面被挖凿两尺多。

  果然,一个暗门出现在地面上,上面挂着一个巨大的铁锁。

  金晦上前,猛地一刀斩下。

  结果那铁锁没事,反而刀直接折了。

  “这锁是钨铁打造的,用刀砍不断。”沈浪道:“一定要用钥匙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把钥匙许文昭先生肯定是随身带的。”

  顿时,许文昭开始拼命地挣扎。

  金忠上前,搜遍了全身都找不到那支钥匙。

  不过,他将许文昭的发簪抽了出来,发现尤其沉甸甸,猛地一扯。

  外面的壳子被扯掉之后,露出了钥匙的形状。

  这许文昭还真是处心积虑啊,竟然把金库钥匙改造成为簪子。

  金忠拿着钥匙,果然打开了这只坚固无比的黑锁,推开了这扇厚重之极的门。

  这扇门,竟然也是用铁打造而成的。

  许文昭还真下血本啊。

  推开门之后,出现了一道台阶,延伸到地下。

  这里果然有地下密室。

  金忠,金晦押着许文昭走下台阶,进入地下密室之内。

  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金忠用火折子直接点亮了火把。

  然后……

  在场几个人全部都惊呆了。

  金灿灿的,全部都是金币啊!

  这个小小密室内的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箱子,里面全部都是金币。

  不仅如此,还有各式的珠宝,古董,字画等等。

  简直就是一个藏宝库啊。

  真没有想到啊,许文昭一个伯爵府的管事,在二十几年时间内,竟然贪污了这么多。

  金忠和金晦真的怒了。

  许文昭啊许文昭!

  当年若不是老伯爵看到你是夫人远亲的份上收留你,你便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穷书生啊。

  若不是老伯爵供你读书,你如何考得上秀才啊?

  你如何能精通算术啊。

  你的一衣一食,你的房子,你的妻子儿女,你的一切都是伯爵府给的。

  你就是这样报答玄武伯爵府的?

  狼心狗肺,禽兽不如啊!

  沈浪在架子上找到了一本账册,这完全是许文昭的贪腐日记啊。

  什么时候,贪污了多少,完全记得清清楚楚。

  沈浪笑道:“许文昭先生,现在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了吗?”

  “嗬……嗬……”许文昭拼命地喘息,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完全站不住,直接瘫软在地上了。

  但是有一点他不甘心,这个秘密藏金库地点是绝密,连他许文昭的妻子都不知道沈浪怎么可能知道?

  许文昭嘶声道:“沈浪,我这个藏金密室的地点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仅仅是许文昭,连金忠金晦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藏金密室完全是绝密啊,沈浪为何会知道?

  沈浪冷笑道:“许文昭,你太贪心了,连建藏金库都要让伯爵府掏钱。九年前的账本中,你漂没了两万斤铁,还买了二十五斤的钨铁,而那几年中被荒废的哨所只有这一个,偏偏这个荒废的哨所,还动用过超过一百三十个人力,说是对哨所内外进行拆除,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啊。”

  “你这个蠢货,连藏金库的秘密地点都在账本里面告诉我了。”

  这话一出,金忠和金晦由衷佩服。

  沈浪竟然从这些蛛丝马迹,直接判断出了许文昭的藏金地点,真是聪明绝顶啊。

  许文昭顿时要疯了,指着沈浪嘶声道:“你是人是鬼,是人是鬼啊?”

  “把所有金币,财宝全部装车带回伯爵府,把许文昭这个人渣也带回去。”沈浪下令道。

  “是!”金忠直接将许文昭拽了回去。

  许文昭长子许田双手双脚被打断,瘫在地上,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怨毒。

  沈浪道:“这个人杀了,脑袋割下来。”

  许田一惊,嘶声道:“你敢?越国新政,地方贵族无权处置属吏,更无权杀之!”

  沈浪冷笑道:“傻叉,在这里杀你,谁会知道?尸体烧成灰,撒到海里,人间蒸发。”

  金晦上前,就要直接割下许田的脑袋。

  沈浪忽然道:“要不,我来试试?”

  他不想杀人,但需要切身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残酷。

  金晦一愕,然后将刀子递给沈浪。

  接着,金晦这个高手用力将许田按住,不让他挣扎。

  沈浪拿着锋利的刀子,在许田的脖子上摸了摸,按了按,然后轻轻一划。

  金晦目光抽了抽。

  咦?姑爷这切人的架势,咋感觉比我还熟练呢?

  ……

  整个车队满载而归。

  当伯爵大人见到这些金币,这些珠宝和古董的时候,既充满了失而复得的惊喜,又充满了无限的痛心。

  他在怀疑自己。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我这样宽容待人,竟然养出了这么一个白眼狼。

  我难道只是一个昏聩之主吗?

  若不是女婿沈浪,许文昭这只大蛀虫不知道还要逍遥法外多久,不知道还要从伯爵府捞走多少民脂民膏。

  好女婿,好女婿啊!

  多亏了沈浪,才为伯爵府挽回了这么大的损失。

  多亏了沈浪,伯爵府眼下的财政危机才能有所缓解。

  伯爵大人望向沈浪,有千万言语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是自家的亲人,说感谢的话就太见外了。

  然后,伯爵大人目光冰寒望向了许文昭,一字一句道:“许文昭,你现在还有何话要说?”

  许文昭身体一颤,然后猛地跪在地上,膝行过去,抱着伯爵大人双腿道:“主公啊,都怪我猪油蒙了心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千万别气坏了身体啊。”

  伯爵大人猛地一脚将他踢开,厉声道:“你不要再演戏了,我真是瞎了眼睛,竟然一直信任你,重用你,没有想到人心竟然可以险恶到这个地步。”

  许文昭又跪着爬过去,抱着伯爵大人双腿,嚎啕大哭道:“主公饶命啊,求您看在老主人的份上,求您看在夫人的面子上,求您看在我二十几年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伯爵大人又猛地将他一脚踢开。

  他真是彻底被伤透了心。

  许文昭又跪爬到沈浪面前,拼命磕头,哭泣哀求道:“姑爷,都怪我许文昭瞎了眼睛,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我蠢不可及,我狼心狗肺,求求您看在我年迈的份上,饶过我一条贱命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姑爷,只要您饶了我这条狗命,从今往后我给您做牛做马,做猪做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