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真乃天纵之才!绝望吧!

  “许文昭,你把这些账目做得花团锦簇,整整几千册账本,各种开支收入等等,每一日更是有几百条数据。”沈浪道:“你想要把真相掩盖在这些繁杂的账目之中,真是异想天开。”

  “你把账目做得再花里胡哨也没用,我只管抓住核心数据伯爵府每年的收入和开销便可。”

  “玄武伯爵府有四大进项,封地的粮食,蚕丝,望崖岛的铁,盐!”

  “伯爵府的开支也主要有六项,人员俸禄,上缴封君税赋,两千七百军队的军费开支,各种节日庆典极其招待贵宾开支,日常生活物资之采购,封地工程建设。”

  “你贪墨的重点在于,重复性的人员俸禄支出,封地工程建设,日常生活物资采购。”

  “当然,这只是你早期的贪墨手段,到了后期你野心越来越大,竟然把贪墨之手深入了伯爵府的军队和盐铁之中。”

  沈浪厉声道:“同样是两千七百左右的军队,步兵,骑兵的构成也没有多大变化,将物价变化,武士俸禄变化都计算其中,为何这支军队的开支每年都在增加,而且增加得越来越快?”

  许文昭脸色苍白,听到这里大声道:“伯爵大人,我就算再丧心病狂,但我根本没有权力插手伯爵府私军,说我贪墨军费,简直是可笑。”

  “对,你是没有权力贪墨军费。”沈浪冷笑道:“但是,每年军队的战马,铠甲,武器等等都会有折损,都会换装。那么这些淘汰的兵器,铠甲等等到哪里去了呢?”

  许文昭道:“当然是回炉重新锻造了啊?”

  沈浪大笑道:“那为何冶炼作坊的铁产量,没有见到这笔增量啊,或者说每年的增量越来越少了啊。”

  沈浪又道:“还有,玄武伯爵府封地财政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盐和铁,为何每年的产量都在明显下降呢?”

  许文昭道:“那我哪里知道啊?”

  沈浪道:“那是因为每次交接盐铁的时候,都是由你经手的。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将这些盐铁产量漂没了,然后你将这些盐铁占为己有,私自去买卖。”

  “哈哈哈。”许文昭大笑道:“你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完全是自我揣测。”

  “证据?”沈浪冷笑道:“你太贪心了,这些被你漂没的盐铁也需要用麻袋装,也需要用竹筐装,也需要用马车,船只运输。盐铁产量下降,麻袋和竹筐的采购量也应该下降才对,但是没有,反而还增加了,这就是证据,这就是你露出的破绽。”

  接着,沈浪将表格上的数据一样一样指给伯爵看。

  “岳父,这上面的各项数据,清清楚楚。”沈浪道:“您只看一眼,便可一目了然。”

  伯爵大人接过沈浪报表的时候,双手是微微颤抖的。

  他虽然性子软,但会看人。

  一眼就看出了沈浪胸有成竹,许文昭的色厉内荏。

  所以,还没有看这份报表就已经能够判断了。

  但是真正看到这份报表的时候,伯爵大人还是震撼了。

  沈浪竟然能够将账目数据做得如此之清晰,各种收入,各种开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哪怕他这样的外行人,也一眼就看得透彻了。

  就凭借这份本事,实在是了不起啊。

  而且更聪明的是,他根本不理会许文昭做的那些假账,根本不去纠缠于细节。

  而是直接抓住伯爵府每年收入和开支这两样根本数据,任由许文昭将账目做得花团锦簇也没用。

  然而,许文昭账目中的漏洞,还是被沈浪抓出了无数处。

  每一样都是真凭实据,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比如前年的春节庆典,伯爵府比往年多采购了一千瓶酒,但事后又根本没有喝完,这一千瓶酒又被拿去退掉了,然而只退回了七折的钱。这一进一出,伯爵府就损失了几十金币。

  这许文昭捞钱的手法,真是花样百出啊,让伯爵大开眼界。

  伯爵大人浑身颤抖翻阅着沈浪的这些报表。

  内心又是愤怒,又是惊艳和欣喜。

  愤怒当然是因为许文昭。

  而惊艳和欣喜,则完全是因为沈浪。

  没有想到啊,这个女婿竟然如此聪明,如此了解,仅仅一夜之间就把这些账目查得清清楚楚。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伯爵大人不精通算术,完全无法想象。

  从中看出,伯爵大人也是一个了不起之人。

  此时他本应该完全沉浸在愤怒之中,因为他遭到了背叛,伯爵府竟然损失如此之大。

  但是,他却有多余的心思因为女婿的出色而高兴。

  “让林先生来。”伯爵大人下令道。

  片刻后,林老夫子来了。

  “你看看,这是沈浪昨夜做出的账目。”伯爵大人道。

  林老夫子接过之后,细细翻阅。

  然后,他完全惊呆了!

  首先是对许文昭贪污的数量震惊了,但他对此还是有一定心理准备。

  然后是狂喜,许文昭这个蛀虫终于完蛋了,一切终于水落石出了。

  最让他惊讶的是这份全新的账目。

  他先抬起头看了沈浪一眼,然后又埋头看这些报表。

  这,这怎么可能啊?

  仅仅一夜之间啊,沈浪竟然真的将所有账目查得清清楚楚。

  这,这怎么做到的啊?

  完全匪夷所思啊!

  外行看了,还并没有觉得太了不起,林老夫子是内行人。

  所以,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他内心的震撼。

  “如何?”伯爵大人道。

  “天才,天纵之才。”林老夫子躬身道:“恭喜主公,天将英才于我玄武伯爵府中。这等算术天赋,这等算账方式,老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伯爵大人微微一笑,朝沈浪道:“不可骄傲,知道吗?”

  “是。”沈浪道。

  然后,伯爵大人目光望向许文昭,寒声道:“我二十几年来,我对你和何等倚重?我知道你手脚不干净,但水至清则无鱼,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啊!”

  伯爵大人很难得发怒的,而此时他真是暴怒了。

  许文昭脸色苍白,双股战战。

  他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呼吸了!

  后背的冷汗不断爆出,整个身体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伯爵大人厉声道:“事到如今,许文昭你还有什么话说?”

  许文昭拼命地喘气。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认罪,认了就完了,一定要顽抗到底。

  他要等到背后那些大人物救他。

  而那笔他藏起来的金币,就是保命之根本。

  许文昭猛地一咬牙道:“伯爵大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伯爵府财政亏空,就想要从我们头上下手?直接拿下我便是,为何还要在我头上泼脏水?”

  伯爵大人气得浑身发抖,拍着手中的这几十页纸道:“这些,难道还不是证据吗?”

  许文昭道:“抓贼抓脏,你们口口声声说我贪墨了三万金币?那些金币在哪里呢?证据呢?拿出来啊!”

  “抓贼抓脏,说我贪污,那些金币呢?在哪里啊?在哪里啊?”

  “沈浪不学无术,心术不正,想要拿着他乱写的东西定我的罪?我死也不服!”

  “伯爵大人,我只是被你雇佣的,我并不是伯爵府的奴仆,伯爵府是没有权力私自处理我的,我身上是有大越国功名的!”

  什么叫困兽犹斗,什么叫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这就是了。

  许文昭将这一切丑陋画面上演得淋漓尽致。

  伯爵大人真的是气得浑身发抖。

  他没有想到,人一旦撕破脸皮之后竟然是如此之丑陋。

  人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是他平时太过于宽容,使得贼子对他失去畏惧了吗?

  许文昭大声高呼:“大家都来看啊,沈姑爷要翦除异己了,有人要对我们这些伯爵府的老人动手了。”

  但是,许文昭贪污的那笔金币去向最为重要。

  伯爵大人握紧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茶,压下心中的火气,平静道:“许文昭,交出这笔金币,念在二十几年的情分上,可以饶你不死。”

  现在伯爵府面临的财政危机,只有伯爵大人心中最最清楚。

  如果能够挽回这笔金币,就能大大缓解。

  这下子许文昭心中更加笃定,这笔金币才是他的保命符。他的命不值钱,但这笔金币对伯爵府却非常重要,当然对他背后那些大人物也有巨大之吸引力。

  许文昭大声道:“我没有贪污,如何交得出金币?这一切都是沈浪在栽赃陷害,望伯爵大人明察,免得寒了伯爵府一众老人的心啊。”

  许文昭拼命想事情闹大,闹得人心惶惶。

  伯爵府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定团结,他要想办法弄得人人自危,反正中饱私囊的又不止他一人。

  沈浪上前一步,淡淡道:“许文昭,你刚刚断送了最后的生路。”

  许文昭冷笑道:“反正我没有贪污,你拿出证据啊?你拿出我贪污的金币啊?”

  人不要脸则无敌了。

  “我会让你死得瞑目而又惨烈的。”沈浪蹲了下来,道:“你还别说,我真的知道你的秘密藏金库在哪里?”

  “你做梦!”许文昭笑道。

  他的秘密藏金库就只有两个人知道,他和长子。

  连他妻子都不知道,沈浪死也不可能知道他的藏金地点。

  想要讹诈我?当我许文昭三岁小儿吗?

  沈浪从怀中掏出了这张纸条,递给伯爵道:“岳父大人,我们就一起去这个地方,去看看许文昭先生的秘密金库吧。”

  伯爵大人接过一看,惊喜道:“浪儿,真的能够追回这笔金币?”

  如果真能追回,那真是立下大功,大大缓解伯爵府之财政危机了。

  沈浪道:“百分之九十九!”

  伯爵大人大声道:“金忠,金晦,你们带领一百骑兵,押着许文昭去挖掘他的秘密金库,一切听从姑爷调遣。”

  ……

  注:谢谢闷騷尛神棍的万币打赏,谢谢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